我們如何才能實現更好地調音(調頻)。我們如何才能達到我們最高和最佳,更高和更佳的狀態呢?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Laitos。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歡迎你們,在為祂的服務中 我們今天來到你們中間。一如既往,我的朋友,當你們工作我們的觀點的時候,請你們在我們所提供的內容中 拋棄任何看起來對你們沒有幫助的事物,因為我們不是那些擁有高於你們的權威的實體。你的分辨力是非常重要的。請守衛你自己的靈性演化和你的進程。在你的尋求中,跟隨共鳴的道路而不是跟隨任何無論什麼的權威,不管這種權威是其他人還是我們自己。我們感謝你們的這方面的考慮,因為它允許我們發言而不用擔心我們可能會侵犯你們的自由意志。

我們非常高興與每一個器皿一同工作,我們希望每一位都知道,當我們提供我們的想法的時候,我們將一直為每一個器皿調整通訊的舒適性和清晰度,這個吸引我們的注意力的優秀的主題是如何在你自己的練習中讓通靈的過程更有效,或者就好像叫做卡蘿的實體闡述的,如何成為你之所是的 最高和最佳的、更高與更佳的狀態。

最高和最佳的狀態不僅僅對每一個管道都是獨一無二的,在一個管道的當下經驗中,它也是獨特的,在對這方面的理解上,叫做卡蘿的實體是正確的。一個靈性上成熟的人的標誌就是對一個實體典型地應對生活上使用的振動之規律化或標準化。然而,甚至在靈性上最成熟的人當中,其調音也會因為活在第三密度生活中 (隨著)各種事件的自然起伏而出現變化。

在某個程度上,對於我們以及所有第四密度還有第五密度的實體,這同樣是真實的。在第六密度中,在基礎性的調音中出現引人注意的變化,這是不大可能發生的情況。

無論每一天的調音(過程)是什麼,在那段特殊時間,它比較可能偏離這個人最高和最佳的理想(狀態),相較於調音已經完成而言;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鼓勵你們每個人在敞開自我去通靈之前 要通過調音的過程。

我們現在將這個通訊轉移到叫做Jim的實體上。我們是Laitos。

(Jim傳訊)

我是Laitos,我們通過這個器皿向各位致意。當每一個實體通過調音的過程時,會有以一個器皿去進行服務的渴望,它會激勵那個實體向著,容我們說,在完成調音過程方面,最高的優秀標準發展。這種渴望,在我們看來起到基石的作用;在其上 這種服務被構建起來。

這種渴望是源於實體的存有的最深部分;無論一個人會如何看待他的存有的最深部分,知性、靈魂、心會結合在一起去添加存有的能量、存在的能量,容我們說,那是一個實體將會體驗的第一次通靈。

當這個渴望接著被傳送到實體的顯意識心智時,它會開始用各種各樣的方式讓自己顯化出來,這樣實體就可以收集它的力量,收集這種能量並將其指向一個特定的方向了。我們將這個通訊轉移到叫做L的實體上。我是Laitos。

(L傳訊)

正如同一個火焰可以通過添加燃料[諸如木頭或充氧的空氣]變得更亮更大,一個通靈者的火焰同樣可以用這樣的方式變得更加明亮,調音也可以通過為通靈者供能的經驗之內容而變得更加精煉。「較好」或「更好」的概念是沒有意義的;只有本是之物。(只要)通靈者帶著一種心的純淨而在信心中說出來的,其中每一個字都已經是完美的。

[剛才嘗試將通訊轉移給R]

(Carla傳訊)

我們是Laitos,我們再一次與這個器皿在一起。當進行通靈時,希望你是更好地或更完美地進行了調音,沒有這樣的考慮,因為在那個時刻 你所提供的事物就其性質上就是完美的,並且是完全可接受的。不過,在準備一個管道的過程中 不僅僅有意願、意志、焦點,還有一己非常個人的 甚至是親密的靈感源頭。

我們現在將轉移到叫做J的器皿。我們是Laitos。

(J傳訊)

我們是Laitos。因此,看起來,當一個人所表達的渴望被更加敏銳地感覺的時候,當你談到意圖或其背後賦予你的力量時,你所使用的表述與言語的力量就更大了。

於是,在這種渴望中,如果你發現那些關心的主題或領域對於你有很大的意義,你對它們有著很大的熱情,這也許就是最好的情況了。用這種方法,你可以更加容易地喚起你所要求的事物的能量,因為它與你的存在更密切地共振並且和你的存有更為匹配。當你與對你呈現的能量相匹配的時候,它就會更容易地流動,更自由地流過你的器皿。

如同以前已經闡明過的,你的意圖之質量對於在你的通靈中造成的口語是重要的。因為,對於什麼是你希望去學習的,或者什麼是你希望去為自己或為其他人進一步地闡明的,當你對這些意圖變得清晰的時候,能量的品質或能量的強度就會因為心智之間的匹配,或者我們可以說,因為心智的會合而升高。

一個人會如何在平凡的日常生活中發現自己,這不會有什麼差別。當你對某個事物幾乎沒有興趣時,你就很難對其保持聚焦。因此,如果你要求談論的話題或在你的通靈的過程中 你所分享的更大的知識和信息是你有興趣的,這是好的。因此,當你正處於這個學習的過程時,選擇你有很大興趣的主題,這可能是最好的,這樣,在匹配能量並造成那些話語— 匹配我們傳送到你的器皿中的想法之脈衝— 方面,你就可能會有一個比較輕鬆的時間了。

我們現在將這個通訊轉移到D實體上。

(D傳訊)

我們是Laitos。正如同一個單獨的樂器可以產生一個美妙的聲音,而多個樂器的能量源頭的共鳴會創造出交響樂一樣;該管道的升高調音的體驗會被精煉作用所提升,該作用與其他和諧的能量源頭校準。該管道的調音強度會隨著這些能量的聯合性與合一性而增大。

我們將這個通訊轉移到T。

(T傳訊)

我們是Laitos。在關於改進調音與改進通訊手段的方式的問題上 已經有很多有用的信息了,但總的來說,在這個過程中會有一些簡單的概念同樣可能會帶來一些啟發。這些概念單純地就是讓意圖變得清晰且純粹 以便於信實地且毫無保留地練習、練習、再練習獻出自我 [在那些知性、心性、意圖相近的實體的陪伴下];最重要的是練習去愛:愛自己,愛在通訊中 造物者使你覺察到的(各種)表達,在自我之中 找到那將你與造物者連接起來的深井,並通過造物者到達祂所有的表達。

這些言語是簡單的,但它們提供了一個繼續這個過程和改進並完善調音的方法,從某種意義上,雖然憶起完美是有值得花時間去做的,就其自身而言,它是一個恆常移動的目標,在這個密度內,它絕無法被充分實現。

我現在將這個通訊轉移到G。

(G傳訊)

我們是Laitos。這個團體中的其他自我已經談到過練習的重要性了。就好像交響樂的樂師通過很多小時的辛勤練習來磨練他的表演,以及運動員通過很多小時的辛勤練習來磨練他的表現並嘗試達到一個目標,這對於一個正在學習通靈的人是一樣的事情。以一個完美調音為目標的工作需要勤奮。

有一種支持這種練習的生活方式,那是一種活在正直中的生活方式。在你們的智慧的書本中,有一個簡單卻意味深長的表述,你們將其視為黃金法則,那就是:「你希望別人對你做什麼,你就對他們做什麼。」1

一個正直的人生同樣在最近一些年非常流行的一本書中被闡明了,它就是由一位Don Miguel Ruiz所著的 名為《四個約定》的書。在一個人需要的完善和磨練一個人的調音能力的技巧上,通過在每一刻、每一小時、每一天,都活出一個正直的生命 而為那種類型的技巧構建基礎吧。

我現在將這個通訊轉移到我的右邊,那個叫做C的實體。

(C傳訊)

就如同地球正向著她的進化而工作一樣,每一個個體都在向著他或者她自己的個人進化而工作,帶著這樣一種理解,我們在今天談到調音就是希望創造一種更加精煉的方式來與每一個器皿進行連接。這是已經被談到的美妙交響樂,它們全部聚集到一起就形成了造物的音樂。

為了清晰地調音以便與我們進行連接,我們請你們每一位將脈輪視為與各個密度連接在一起。身體中的第一脈輪與行星上的第一密度聯繫在一起。在這個脈輪上獲得平衡和清理,一個人就不會對他自己的生存擔憂了。

我們請每一位個體工作朝向平衡其脈輪系統,從第一脈輪開始,接著第二個,接著第三個。當平衡被實現的時候,一個人就不會擔心其他人看自己是如何了。第三密度與自我意識產生關聯。當這個脈輪被平衡的時候,能量就可以向上流動進入第四脈輪了,它是與第四密度發生關聯的,一個人可以在心中感覺到愛。當這種愛被感覺到的時候,你就與第四密度連接在一起了。這是這就是通過層級振動的提升並通過愛連接。一旦該連接被感覺到了,你會知道的。

在談及在朗讀中涉及的Hatonn早些時候的文字時,有一個問題被提出來討論,當與一個已經建立通訊的通靈者連接起來的時候,會產生一個信號。親愛的,在你心中的愛的感覺,這就可以是你的信號。所以我們常說,在冥想中,我們與你同在,(只要)妳帶著對愛的渴望,對愛的感覺。

如我們說過的,在日常生活中 很難保持那個振動。但是,當渴望和意願被設置好 去將振動提升到人類的心中的愛的層級之時,這就是非常容易切實可行了。

我們現在將這個通訊傳遞給叫做L的實體。

(L傳訊)

我們是Laitos。我們從這個器皿擁有的一個圖像開始。 他正站在家裡的一個梯子旁,他的小孫女正爬上梯子 到達一個在他頭頂上方的位置。她轉向他並說:「我比你高。」從某種層面上,她是正確的,但是從另一個層面上 她是懸空的。她的身體不在地面上。

在這裡的課程也許是:為了真正地變高 你同樣需要站在地面上。這也像是一棵橡樹,它越深地扎根到大地之中,它就會越向天空長高,並進入更高的領域。然而,在每一點的橡樹都是一棵完美的橡樹,因此,沒有一種真的較高或較低處,但毋寧是有發展。這裡的課程也許就是集中注意力,不僅僅專注於存在於高處,而且也專注於扎根於較低的脈輪中。就是從那裡,能量進入較高的脈輪。這樣的發展就是平衡、穩定而穩固的。

我們是Laitos。我現在將這個通訊轉移到我的右邊。

(Carla傳訊)

我們是Laitos。調音的過程的確是一個開始和結束於自我的真實本性的過程,它無法被假裝或被偽造,不僅僅自我真實的本性如此,自我的熱情也是一樣。這個圈子裡的一些人,好比這個器皿和叫做Jim的實體已經在調音的程序上進行了很多年的工作了,可以這麼說,他們在很早之前就對調音的程序的形式非常精通了。他們能夠穿過那個程序的各種階段,因為他們在過去就已經發現這些階段是有用的。

然而,如叫做洛芮娜的實體在之前的通靈中提到的,將一個人調音到她自己最高和最佳的狀態包含一個火的元素。火有熱情。對於最有經驗的管道,忘記愛之火的自發性和興奮的重要性 接著變得無精打采 或者被導向去完成一個調音過程的形式,這是很容易的事情。因此,我們會提出的觀點是,為了與一個人最高和最佳的部分進行通靈而調頻,在某些方面,它為了與相關的配對的其他自我進行一次神聖性質的性能量交換而調頻自我是相似的。

讓一個人興奮的元素和推動一個人向著為性能量交換做好準備的元素,它們並不總是會是相同的元素。紅色脈輪的聖餐儀式是調音程序的一個很好的類比,它更多地與物質性的領域有關聯,因此它比較容易從熱情是如何被激發的方面來考慮。

也許只要經過一小段時間,在一個人內在存有之中的熱情因為想到了性交的身體行為的各種各樣的方面被激發,或者因為關於配偶的那些在過去就曾經讓他感到興奮和激動的,無論那是身體特徵或性格特徵的那些事物而被激發。當一個人開始在上主的領地玩耍 [這個器皿是這樣地稱呼做愛] 並與真正會讓人興奮的事物 [不僅僅在過去,而其實在今天和此時此刻] 接觸時,用一個人全部的心聚焦它並賦予它百分之百的注意力,這是必須的。

正是如此,鼓舞、喚起並激起一個人用每一種方式和在所有的時刻去尋求、去看到、去服務造物者的事物,相比那個昨天對你有效的事物,它也許已經變成了一個不一樣的事物。也許昨天一個特定的祈禱會 將你提升到頂點並激起你心中的火焰。也許今天就達不到預期效果了。那麼,當你在尋求調音到你最高和最佳的狀態時,知曉這一點,在你發現那個今天對你起作用的祈禱,發現那個今天提升你的對高我的祈請,發現那個今天激發你的歌曲或觀想之前,了解到現在並不是在調音過程上繼續向前的時刻。

這個器皿經常對這個團隊談到調音過程就好像它是一個有限事物一樣。它不是個有限的事物,就好像你也不是個有限的存有一樣。你是一個振動的複合體, 存在於各種振動彼此的動態協調效果中,在一個支配一切的振動場的保護下;它就是你作為一個實體的振動。在這個振動場中,你的能量處於持續的律動中。當你在著手處理日常生活的選擇和機會時,你的靈光的顏色在改變,變亮,變暗,旋轉得更快或更慢,並與特定的和聲連結在一起。

在調音的過程中並沒有什麼不同。每一次你進行調音你都是一個新的存有,你希望意識到自己,這樣你就可以無限地察覺你是如何提升自己的,你是如何向上移動你靈魂的音樂 並達到在那個特定的時刻 你確實最受鼓舞的振動,你最感興趣和最聚焦的振動。

更進一步,我們會通過這個器皿給出的是,就好像在做愛中一樣,身體的渴望的能量可以被揮霍掉,或者被聚焦並實現可能的最好和最佳的能量交換,所以在為了傳導而調音的過程中,能量可能在它充分聚焦以提升自我之前 就在消耗火焰的情緒中被浪費了。

例如這個器皿,她偶爾會如此醉心於讚美耶穌基督 以致於她進入一種反覆的吟唱:「我愛你,耶穌,我愛你,耶穌,我愛你,耶穌。」這肯定會鼓舞她並提升她。然而,在某種程度上,選擇去聚焦於這樣反覆的吟唱上 多少是情緒上的能量或被情緒驅動的能量會讓這個器皿離開她作為一個太一無限造物者的器皿的最高調音,因為它將那火焰花費在了奉獻上,而不是讓其保持聚焦並通過這種奉獻向著未知開放,這種未知用於穿過智能無限的大門。

因此,很可能昨天對你驚人地有效的調音過程在今天也許就需要一點[這個器皿所稱的]微調。例如,如果你按照某一種祈禱文進行祈禱,它會看起來不是那麼如它之前一樣地觸動你,讓你的思想向著可能性開放吧,會有其他的祈禱文同樣地鼓舞人心並且對你是新鮮的,這樣你就不會對於某個事物過分習慣與過分熟悉 以致於到了它無法再能夠激勵你了。

我們想要為能夠與你們的器皿一同工作的極大榮幸 而感謝這個圈子裡的每一位。它對我們同樣是個美妙的練習,因為我們希望越來越有能力讓我們的振動符合並適應你們自己的振動 並在你們作為管道發展的同時 與你們一同前進。我們向你們保證,當你們與諸如我們等的那些能量一同工作的時候,你們每一個人都的確是在發展中的,我們經過你們並與你們連接在一起,在這個共同的尋求進行合作 去向一個對啟發和鼓勵有種極大的飢渴的世界提供愛的言語。

我們感謝你們用這種方式對有所服務的渴望進行回應。我們能被賦予這個機會— 與你們每一位一同工作,這是一種大祝福。

在我們離開這個器皿之前,我們會開放這個會議進行提問,如果有任何問題的話。此刻有任何問題嗎?

你剛剛談到火焰,駕馭火焰、聚焦火焰 以及用各種各樣的方式支付火焰。當我們結束上一次通靈會議時,我感到巨大的火焰,如果你願意這麼說的話,一種愛的洋溢,我感覺到我必須將其分享給團隊。

[磁帶第一面結束]

…,駕馭與聚焦Vs. 在各種時候為了各種目的而分享。

(Carla傳訊)

我們是Laitos,我們很高興談論那個問題,我的姐妹。有一個未被提出的問題,它是關於你在前一次集會結束的時候的行為是否適當,在其中,你本來可以進一步地保持對那個喜悅的銳利焦點聚焦與精煉,這是有可能的。然而,我們會向叫做洛芮娜的實體確認,這種喜悅的洋溢在這個通靈和尋求的圈子的那些人中間進行分享,這是完全適當的,這個圈子中的人們一同和諧工作並將整個圈子帶到那個喜悅點。

表達喜悅的技巧是一個天賦,它並未被賦予所有人,它是一個極佳的天賦去接受那被自發地和由衷地給予的愛的奉獻。沒有比感覺到另一個人的喜悅和感覺到那種愛的洋溢更大的喜悅了。允許那種喜悅流動的合適時間是那些完成的時間,諸如上一次通靈機會結束的時刻。那個時刻的平衡動態是開始的時刻 同樣是極好的表達喜悅的時刻,實體們聚集在一起,第一次看到並感覺到彼此的振動。這也是個最合適的時刻— 讓能量滿溢,流出來並被所有人慷慨地分享。

我的朋友,在歡迎的時刻,對聚集在一起表達喜悅,在領悟到合一性的那一刻,允許喜悅和與其他人接觸的火焰被分享並流溢而出,這總是好的。

那些對聚焦能量有幫助的時刻 是當你作為一個尋求者,有一個確定目標並有一個確定在心智中貢獻能量的時刻。在那些情況,當你開始構建並聚焦的時候,就在將你的線圈繞成一個魔法的存有了。如果你持續性地允許自我爆發到表達中,那麼要堅持這種線圈的纏繞就是困難的事了。

因此,當一個人感覺到他即將要開始著手開始將自己提升到魔法人格的層次時,聚焦是好的。當你將自己調音成為一個管道,或去奉獻一次神聖的性能量交換,或者去治療,或者去聚焦並將自己帶到你最高和最佳的放射存有的位置時,你都在做這件事。

所有這些過程都受益於思想和情感的持久穩固的、和諧流動、有節奏的動作,它們繼續纏繞線圈直到有一種極大數量的潛能可以被釋放為止,在那個時候,那種釋放是合適的,無論那種釋放是在性能量交換的火焰中,還是在治療者當他要將聚焦的能量傳遞給另一個要被治癒的人時而進行的接觸工作,或者當一個實體嘗試去使用他那個被磨亮的焦點而進行通靈或教導時,或者當一個實體簡單地選擇進入魔法人格中,在那裡安住一段時期,並允許那個被磨亮的焦點 在一種全然的存有的放射中表達自己。所有這些過程都得益於保存能量並進一步地對它精煉和純化。

現在有最後一個詢問嗎?我們是Laitos。

[長時間暫停]

我們是Laitos,我們發現自己通過這個器皿多少有點問題的耳朵聽到一種沉默的迴響,這說明我們已經暫時耗盡了那些出席的人的頭腦中的問題了。

我們想要再一次為能與你們每一位的美麗的存在而一起工作的榮幸 而感謝你們每一位。能夠做這件事情讓我們非常感動,它是非常值得的,我們怎麼感謝你們都是不夠的。

當這器皿再一次在她自己的心智中擁有意願的時候,當我們讀到你們所有人思想中的意願,意願再一次在這個神聖的尋求圈中聚集在一起 以便一同尋求真理的時候,我們希望再一次與這個器皿在一起。 我們將帶著大喜悅與你們在一起。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正如我們發現你們一樣。我們是你們知曉的Laitos。 Adonai。Adonai。


  1. Amit Goswami在他的書《幻想的窗戶;一個物理學家的覺醒指南》中收集了這個黃金法則的各種版本的列表。

    「道德的黃金法則出現在所有的宗教中:

    印度教:這是責任的總結:如果別人對你做的事情將會引起你痛苦,不要對其他人做那些事情。

    拜火教:善唯一的天性是,不要對另一個人做任何對你自己無益的事情。

    道教:對待你的鄰居的收穫的就好像你自己的收穫,你的鄰居的損失就好像你自己的損失。

    佛教:不要用你發現有害的方式來傷害其他人。

    儒教: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耆那教:在快樂與痛苦中,在喜悅與悲傷中,我們應該看待所有的造物如同我們看待自己一般。

    猶太教:所有你自己不喜歡的事情,不要對別人做。

    基督教:你希望別人對你做的無論什麼事情,你都可以對他們做。

    伊斯蘭教:只有當一個人為他的兄弟渴望 他為自己所渴望的事物的時候,他才是一個信徒。

    錫克教:評價別人如你評價自己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