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想知道,對於一般的尋求者,尤其是對於一個想要學習如何去成為一個器皿的人,幽默的價值是什麼。

(Jim傳訊)

我們是Laitos,我們在愛與光中通過這個器皿向各位致意。由於那隻叫做匹克威克1的貓一直在舔叫做Jim的實體的肘部,這個通訊在啟動上有了一些延遲。對於你們稱之為幽默的概念的談話而言,我們感覺這是一個合適的開始,你們所稱的幽默我們會將其視為一種遠近透視感,一個已經從它的位置上被移開並侵佔了另一個位置的東西,把它放入正確的位置。

你們的人群經常分享的幽默時常是挖苦(嘲笑)另一個人。那種我們會在其中找到快樂的幽默是那種將所有人視為一體的幽默,這種幽默也許會對一種與合一多少有些脫節的觀點進行評論,並用一種不會造成傷害卻會提醒所有人 我們都是太一造物者的組成部分的方式來恢復完全的合一。

現在,我們並不是想要說所有的幽默對一個人的視野或者遠景的感覺都有恢復合一的能力。但是,從一般的意義上,幽默是一個找回平衡的裝置,它傾向於將一個已經從正確的位置上 也許是毫無根據地發生了偏移的事物,恢復到常態或恢復到一個正確的位置。

對於真理的尋求者,道途上的朝聖者,幽默和發現幽默的能力[在各種各樣的情境中]是無價的。因為會有些時候,腳步走錯了,眼睛看錯和耳朵聽不清楚。為了聽到那些沒有被聽到的事物,為了去看到那些沒有被看到的事物,為了去走一個人希望去走的腳步,他必須將自己恢復到中心的位置。幽默就是一個很好的方法,將自己恢復到這個位置上。

它提醒靈魂— 自己和太一造物者有著合一感,真的,沒有任何步伐不是在太一造物者的範圍之內。 當那些看起來困難的時刻接近而又必須經受困難的時候,那麼,這同樣可以被視為太一造物者的一種體驗。如果用一種堅持不懈與持續尋求的方式來看,那麼,這樣的幽默感可以是一種良藥,容我們說,它可以治癒看起來發生故障或狀態不佳的東西。

現在,我們將轉移到叫做L的實體。我們是Laitos。

(L傳訊)

我們是Laitos,我們與這個器皿在一起了。這個器皿感覺到我們的能量在她身上的壓力,而她卻沒有很好地看見我們想要她採用的 伴隨我們的能量的途徑。我們相信這有部分原因是因為她被這個主題深深地吸引了,在這個時刻她更喜歡去聽而不是去工作,但是她還是希望有所服務並堅持這樣做。

我們給她了一副有奶油從頂部融化的一疊煎餅的圖像。她不知道怎麼去處理這幅圖像,這讓她感覺很好笑。它看起來對於你們很多人都是很好笑的。這個娛樂並不是嘲笑她的,她與你們分享了這個圖像。

這個器皿同樣發現,她能夠在先前的會議中通過我們的概念非常容易地說出觀點而毫無困難地開始通訊,這是有趣的。我們的言語從她身上傾瀉而出。而現在,就在這裡,情況似乎是[稍早被Jim實體提到的]斷線了。用這樣的方式,幽默同樣被表達出來 並被這個團隊分享,而通過這種方式 幽默也帶來了某種形式的合一。

而同時,這個實體有一點點不安,因為雖然她繼續說話並表述我們的概念,她感覺她仍在與我們的能量鬥爭,她感覺她並沒有表達出我們想望去傳遞的觀念。然而我們希望她確信 她現在正非常清楚地說出了我們的信息,就在此刻。

現在,對於這個器皿覺得無法相當好地理解在信息中 我們嘗試去傳遞的要點所在,我們覺得最好允許她解除這種不安,因此我們將暫時從這個器皿身上解除我們的能量。雖然我們在過去曾經將我們的球,可以說是,扔到了中間,我們現在將不會這麼做了,我們會用一種迂迴的方式將它傳遞給圈子裡的下一個器皿。因此,我們希望將我們的能量傳遞給叫做M的器皿。我們是Laitos。

(M傳訊)

我們是Laitos。通過這個器皿,我們想要將幽默描繪為一種恢復性的力量。如果你願意的話,想像你自己在一個球體中。你是一個無限小的點 位於正中心處 。在你們第三密度的幻象中經常發生的情況是 你從這個點向著你認為合適的任何的方向延伸你的能量。第三密度是選擇的密度。從這個有利位置,你擁有無限數量的[你可以做出的]選擇。但是做出一個選擇就會有一個代價。

如果你願意,想像從這個球體的中心延伸出來一條跟隨著你的細繩。當你選擇了一條道路去探索時,細繩就被附著在你身上了。

幽默經常會讓你再一次回到中心。它帶著你回到你的球體的中心。幽默是一種讓你接地,讓你重置你在你的道路上也許被弄得太嚴肅的事物的方法。記住這點是重要的: 小我的一個正字標記是感覺自我很重要。除非我們嘗試不同的道路,要沉浸在幻象中是很容易的事。時常地,在幽默中我們會找到一種回到中心的方式,這樣我們就可以帶著在我們的旅程開始時所擁有的生命力再一次跳出來。這是一種收回我們已經耗費的能量並重新開始的方法。

從球體中心的觀點上看,那些你發覺好笑的事情 和你們星球上的人們發覺幽默的事情 實際上 常常是將你與他人分隔開的事情。在我們的有利位置,我們可以看到全球。我們能看到,實際上,一切都是好的。因此,雖然我們的幽默的標籤有時可能是不一樣的,我們實際上的確分享了那個事實,那就是幽默對於我們同樣是一種恢復性的力量。

我們現在想利用這個機會將我們的通訊傳遞給叫做T1的實體。

(T1傳訊)

我們是Laitos,我們與這個器皿在一起,我們已經和他在一起有一段時間了。因為當叫做M的實體開始說出我們的概念時,同時我們給了這個器皿一個他已經在人生中看過的景象。在你們的劇場的場景中,你們有司空見慣的喜劇和悲劇的面具,這些面具是你們所有人都知道的。在這個你們在其中生活和移動的戲劇的場景中,你們學習,你們成長,你們同時穿越了所有的喜劇和悲劇的體驗。在其中有你們的課程。在其中有你們的機會。在其中有平衡,這平衡將幫助你從你的低處移動到高處並再次返回到中間位置。因為這就是平衡。

你們具有那種幽默的天性的偉大的劇作家和那些藝術家在[你們稱為的]「古時候」就已經用許多方式談過這些事了,它們也出現在你們今天的電影和情境喜劇中。我們想起你們最近一直上演的一齣特定的喜劇劇集,一個名為「宋飛」(Seinfeld)的人的喜劇。看看那些無意義的事情是如何被宋飛製造成喜劇吧。這部劇集給很多人帶來了快樂。它給與了疲倦的頭腦一個平靜和休息的時刻。

那些深深地尋求同時被他們的尋求所困擾的人,因為他們如此勤奮地尋求,他們同樣必須用一種消遣和輕鬆的氣氛來平衡。當一個人正在觀看棋桌上的兩位大師的時候,從棋桌向後退是有益的。從那個有利位置你會易於同時看到兩邊、看到各種機會和可能的行動,比起被捲入棋局的那些人,從那個位置看起來會更加清晰。

這僅僅是一個你採用的遠景,它沒有壓力。喜劇在你們的生活和我們的生活中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位置。造物者就是一切。在造物者中有著從阿爾法到歐米茄,從喜劇到悲劇以及在兩者之間的所有事物。

我們現在將這個通訊轉移到叫做T2的實體上,我們是Laitos。

(T2傳訊)

我們是Laitos。在另一個方面,當造物者用各種各樣的形式與面向出現時,從祂的存在性的更加集中性的面向到祂外在的能量、物質和形式的領域的存在性,幽默的較高形式也可以被認為是造物者的一種顯化或表達。當祂在這些各種的表達中顯化以便於對能量和物質的各種形式與層面的途徑進行協調時,祂表達或體驗了一條學習的曲線,這種學習的曲線是一種新的現象,可以說,在造物者更集中化的顯化之中,這是某種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當祂注視著這種種協調作用時,表面上也許會有一種不完美的感覺,或者看起來似乎是支離破碎的而缺乏一致性。但是從更集中化的觀點來看,它僅僅是合一的另一種反映途徑,但還帶有一種更深入的覺察— 造物者就是所有的單一顯化。

作為造物者的一個更為外部性的顯化,當個體的意識將事件或者情境看作將會喚起幽默的事物時,他就有機會去看到同一的可能性和在造物之中心確實存在的合一。

我們是Laitos。我們現在將這個通訊傳遞給叫做S的實體上。

(S傳訊)

我們是Laitos,我現在與這個器皿在一起。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強調了幽默可以用很多種方式來看待,並且幽默有很多功能和面向。

幽默提供遠景(觀點)。

幽默提供治療。

有一些事物也許被視為悲劇性的事物,還有一些事物也許被視為 具有一種更可接受的配置並因此被視為喜劇性的事物,在兩者之間,幽默提供了一座橋樑。

幽默同樣可以從一種稍微更加深入的觀點被視為,容我們說,造物本身的一種基礎特色。

就這一點而言,它顯示出了造物的一個我們稱之為悖論的特性。在我們回到 造物者之心的漫長的旅程的許多個階段上,一個人會用很多種方式體驗這種悖論。例如,一個人會將其作為意圖和結果上的一種不匹配而體驗到它。一個人正在沿著道路行走的時候在一個香蕉皮上滑到了。從特定的視角上,這可以被視為是幽默的。現在,總是會有一些經歷,從一個特定的視角來看,它們可以被認為是有趣的,而從另一個視角來看,它們會被視為是一點都不有趣的。一個在香蕉皮上滑倒 屁股重重地跌在地上的人,他也許不會感到這有什麼有趣的,直到在這個時間之後進行回顧的時候,才能想起自己的那個多少有些滑稽的姿勢的一副圖像,在那個時候他將會發現能夠暗暗取笑一下自己,這是一個有療癒作用的經驗。

然而,我們想要對你們說的是,幽默的正確的使用需要某種敏感性。在另一個人無法看到幽默的一個情境中提供幽默並非總會產生治癒或減輕另一個人的負擔的效果。另一個人可能感到被輕蔑;他可能感到他沒有能力加入到快樂中,而這件事本身就好像一個審判施加在他身上或以某種其他方式沉重地壓在他身上 [當他尋求找到他的道路的時候]。

因此,幽默的正確使用肯定永遠都是一件微妙的事。對一個人感覺到他自己處於其中的情境採用某種比例關係,這是好的,對於造物終究有非常熱切的一面的這個事實保持敏感,這是很好的,而那些具備有限智能並奮力嘗試去找到他們的道路返回到自己的無限源頭的人們,要從他們當前佔據的那個非常有限的位置上找到那條路,他們的確會遭受責難[如果你願意這麼說],而這絕對不是某種可以被取笑的事情。

當幽默可以被分享的時候,樂趣就會發生了。因為幽默最首要的關鍵就是一種分享的經驗,尤其是對於在地球上服務他人的那些人。黑色笑話、當面大聲哄笑,可以說,這些不是走在服務他人的道路上的實體會贊同的事。 幽默是一個分享的事件。作為一個分享的事件,經過精煉以後,它真的可以作為一種重要而關鍵的功能: 照亮尋求者的道途。

在這個位置我們將通訊提供給叫做R的實體。我們是Laitos。

(R傳訊)

我們是Laitos,我們在愛與光中 向這個器皿致意,我們給出了一幅圖像: 一頭鹿被車頭燈困住了。我們發現這個器皿一片空白。

(Carla傳訊)

我們是Laitos,我們現在與這個器皿在一起,通過這個器皿 我們在愛與光中各位致意。好吧,我們轉到那堆煎餅的圖像,我們繼續凝視這個概念— 在靈性尋求者的生活和(通靈)管道的生活中 笑與幽默所占的席位;在那個概念上,你形而上的食物是有你生命中的各種各樣的情境和那些情境為你創造出的議題而組成的,你查看那些情境和議題並從中選擇你的回應。在任何實體的生命中 經常會有一堆情境,這些情境通常不是特別地美味。煎餅是由濃縮的麵粉製成的,它擁有對你有益的維他命。也許添加了一些會幫助你消化的麩皮。但是,麵粉是乾的,即使麵粉被準備得很好,在那些麵糊尚未煮熟的地方沒有任何中間沾濕部分,這煎餅嘗起來是乾的。

假設你的工作的情境有一些讓你困擾的元素。在盤子裡有一個煎餅,它也許是熱的,也許是有營養的,但是它不會如此容易地被吃下去。

也許下一個在煎餅堆上的煎餅是一個你已經與之工作很多年的個人問題。也許你發現自己一而再 再而三地努力控制你的脾氣。也許,一而再 再而三地,你發現自己習慣性地掉入一種考慮自己哪裡也去不了的模式中,而非帶來任何純正的新信息。它是一個沉重的煎餅。它落在工作情境的煎餅的頂上。

接下來,第三個煎餅掉下來了,再一次,它給你帶來禮物,營養以及幫助消化。但是,這個煎餅,同樣— 也許是一個與另一個實體之間的人際關係的煎餅,它有其麻煩的方面— 它在嘴裡是乾的,枯燥無味的。嚼呀 嚼呀 嚼,你仍舊覺得無法輕易地吞下它。這些在你的生活中堆積起來的情境,因為它們對於胃腸是如此難以消化,它們超出其恰當的位置比例了。

然後 放上能讓煎餅變甜和變濕潤的奶油,接下來是放在奶油頂部的糖漿,也許還有一點鮮奶油。這些就是嘲笑自我、看到你的情境的諷刺性 並喚起更廣闊的視野的方法了,於是 突然間煎餅變得非常容易下嚥了。這形而上的一餐消化起來就會容易得多了,而笑聲更進一步地幫助消化。

有兩種能夠衝破緊繃情緒的堤壩的治療性能量:眼淚和笑聲。當它們沒有包含慈悲的禮物時,兩者都可以是有毒的。但是當它們包含了慈悲時,它們都可以成為「基列的乳香」,那種慈悲是願意帶著一種輕快的步態和對觀點敏銳的耳朵而穿越各個情境、關係、問題。

當淚水被允許流下從而衝破了緊握不放的痛苦堤壩時,它們預示了一種對情境的軟化,並創造了從痛苦釋放的可能性,因此,淚水可以成為一種重啟按鈕,它會讓一個哭泣的人恢復到一個更加廣泛更加寬闊的觀點,在其中事物不會看起來那麼差了,在其中 那引起痛苦的局部性暴風雨之外的廣大的區域就可以被看到了。

類似地,取笑自我並有時候取笑[一般而言的]世界及其荒謬,這同等地是一種治療、增強、授予力量以釋放被卡住的情感,並將一個會笑的人恢復到正常狀態的預設配置以及他對世界和自我的正常觀點法。

在靈性上很容易變得停滯和卡住,那會有無數個理由。但是,對於那些緊繃的情感有一個通用的解決方案,那就是運用笑聲和樂意去喚起幽默之神以便於那個重置按鈕可以被按下。接著,轉變為經驗的催化劑的食物就可以被處理,膳食現在就可以做好了,於是,內在的存有,為了吃這個食物而進入肉身的靈魂,就可以消化那一餐並進行一次恢復健康的散步,穿過大自然的美麗小徑,看看那些比人類更偉大事物— 天空,風,樹葉之美。

[磁帶第一面結束]

(Carla傳訊)

當該練習幫助靈魂 使其能夠更深地呼吸時,一種平安的感覺就降臨了。胃口已經獲得滿足。磨坊裡的穀物已經被加工。直到下一堆情境的煎餅放到盤子上 給能量體享用之前的一段時間中,只有靈魂、美好和太一無限造物者。

我們現在將這個通訊轉移到叫做Jim的實體上。我們是Laitos。

(Jim傳訊)

我是Laitos,我們通過這個器皿在愛與光中向各位致意。現在請問對於我們談到的這個主題或這個週末中的任何其他主題有任何詢問嗎?

你們在幽默的主題上講說得非常好。笑是幽默概念的一種具體顯化。然而,對於好比給一個小孩撓癢產生的笑聲,它不一定源自於幽默,那又是怎樣的呢?

我是Laitos,我們覺察妳的詢問,我的姐妹。一般而言,笑可以被視為實體用來釋放一定額度的,容我們說,多少讓人有些難受的壓力和被壓抑之情感的方式。在很多的情況中,如果被撓癢的小孩是足夠年幼的,他會單純地用笑來表達被另一個實體觸碰的快樂。然而,通過撓癢釋放笑的過程,當它在若干年後發生在較年長的實體身上時,它同樣可以反映在物理身體中 特定的位置儲存的緊張,而撓癢的現象允許這種壓力釋放。

回應你會稱為幽默笑話的笑聲同樣可以減輕並釋放一定額度的精神上或心理上的不安,它們可能被儲藏在心智複合體中的特定配置。笑的能力,釋放任何類型的壓力或緊張的能力,可以被視為一種非常有幫助和有益健康的能力。因為它讓心/身/靈複合體清除了此類的糾結並允許太一造物者的智能能量用一種不受限制的方式通過該心/身/靈複合體。

有進一步的詢問嗎,我的姐妹?

這種幽默和笑能移除每一個脈輪的阻塞嗎,或者 它也許是專注於一個特定的脈輪?

我們是Laitos,我們覺察妳的詢問,我的姐妹。有各種各樣的脈輪或能量中心涉及不同類型的,容我們說,幽默或對精神上或心理複合體的糾結的釋放。然而,精確地找到涉及的具體能量中心會允許該實體在那個中心上進行一種有意識的工作,接下來就有希望允許一種通過那個中心的更加平衡的能量表達,對於一種特定類型的幽默的笑就是在暗示工作可以在那裡被完成,而實際的笑聲,那麼,就是在顯示出一條路而非達成完全的釋放。

有進一步的詢問嗎,我的姐妹?

沒有了。謝謝你們。

我們是Laitos,我們感謝你,我的姐妹。現在有另一個詢問嗎?

[暫停]

我們是Laitos,看起來我們已經耗盡這一次的詢問了。我們再一次感謝你們允許我們通過每一個新的器皿說話。能這樣做是我們極大的快樂和榮幸。我們稱許每一位已經完成的進度,正如你們會說的,我們期待一個未來的機會來使用每一個新的器皿。

現在 我們將離開這個器皿。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各位。Adonai,我的朋友。 Adonai vasu borragus。


  1. 匹克威克(Pickwick),Carla與Jim的一隻十歲的橙色斑貓,它有一種不停地去舔人的根深蒂固的習慣,當地著名的一隻管不住舌頭的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