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 Ra。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我們現在開始通訊。

在我們開始這場集會之際[一的法則卷三開端],我有幾個相當重要的、非短暫性質的、問題要提出,以及一個有點短暫的問題、為了與他人的交誼、我感到有義務要問。

首先是澄清關於收割的最後疑點,為了我們的朋友利奧·史普林克 而問。我懷疑是否有實體在監督收割的過程,如果有,既然一個實體已經可以從他的紫羅蘭色光芒決定收割程度、為什麼這種監督是必須的,以及它是如何運作的。是否需要某些實體監督該收割(過程)?或它是自動進行的?可否請你回答這問題?

我是 Ra。在收割的時節、總會有一些收割者。果實會如其所將是地形成,但必須有些監督以確保這個收成被放置在應然的位置,沒有擦傷或瑕疵。

看顧收割的那些實體有三個層次。

第一個層次是行星的,也可以稱為天使的。這類的保護者包括該實體的心/身/靈複合全體或較高自我,以及被該實體之內在尋求所吸引的、那些內在層面的實體。

第二類守護這個過程的個體屬於邦聯,他們擁有此榮耀/義務、站在光/愛之階梯的邊緣[的小地方],以確保那些被收割的個體不管是多麼困惑或無法與較高自我接觸、將不會為了任何原因跌倒或墜落,除非是其光的氣力(不足)。這些邦聯的實體會接住那些跌落的人、把他們歸位、好讓他們繼續進入光中。

第三類看顧這個過程的群體、你們稱為守護者。這個群體來自於比我們高的八度音程,他們做為荷光者、以此方式服務。這些守護者以精巧、近乎苛求的辨別之傳播方式、提供精準的光/愛放射,如此每一個實體的精確光/愛振動能被確認。

因此、收割(固然)是自動發生的、根據那紫羅蘭色光芒的放射、決定收割標準、這是不會改變的。然而,圍繞周圍的幫助者可以確保妥善的收割、好讓每個實體都有最充分的機會表達它的紫羅蘭色光芒之自我狀態。

謝謝你。接下來的問題 我覺得是短暫性質的問題;然而,這是一個密集研究 UFO 現象的朋友問我的問題。 如果你認為這問題不重要或太短暫,我們可以跳過,但我曾被問到,第四密度的[容我們說]飛行器如何可能到達這裡,因為當你接近光速時,質量趨近無限。我們已經談論過靈性質量的增加,而這一個問題僅僅是,從遙遠星球躍遷到這裡,這過程如何在飛行器中被完成。我的問題則是,到底為什麼會需要飛行器?這不是一個重要的問題。

我是 Ra。你問了幾個問題。我們將依次回答。

首先,我們同意這題材是短暫的。

其次,來自遠方點[依照你的術語]的個體、大多數不需要飛行器。該詢問自身需要你們還沒擁有的理解。我們將嘗試在可以陳述的範圍內陳述。

有一,有些第三密度的實體學習使用飛行器往返各個恆星系統, 他們所受到的限制是你們理解的。無論如何,這些實體學習到使用氫的方式、與你們目前的理解不同。這些實體依然花很長的時間[在星際間]四處移動。然而,這些個體能夠使用降低體溫的技術 延緩肉體與心智複合體的過程、以抵擋長期的飛行過程。好比那些來自天狼星的實體就屬於這個類型。

還有其他兩個類型:

一類是來自你們自己銀河系的第四、第五、或第六密度,他們能夠存取一種能量系統、可以使用光速為一種彈弓,接著到達任何想望去的地方,以你們的觀點,幾乎不花任何可感知的時間。

另一類的體驗是其他銀河系的第四、第五、第六密度,還有一些位於你們自己銀河的實體,(他們)已學到必要的人格修練,將宇宙看待為一個存有,因而能夠單憑思想,就能從一個地點移動到另一個地點,具體化必要的飛行器,以包圍該實體的光體。

我假設大部分的獵戶集團的降落屬於後面類型的體驗。這是否正確?

我是 Ra。獵戶集團參雜兩種:倒數第二與隨後的種類。

為什麼需要一個載具來達到轉換交通的目的?當你們,早先以 Ra 的身分前往埃及,你使用鐘型的飛行器,但你以思想來製作它。你能否告訴我為什麼要用一個載具,不乾脆具體化身體就好了?

我是 Ra。該載具或飛行器是那個思想形態、我們集中心力在上頭、得以作用為一個動力器。我們不會選擇去使用我們的心/身/ 靈複合體做為這類工作的焦點。

謝謝你。我想要做個聲明。我確定我在這方面有些偏離。這個問題對我很困難、因為我不真的知道我在說些什麼。但在我看來,你可以告訴我哪裡說錯:我們有七個形體,每個對應到光譜的七個顏色,創造這七個形體的能量是一種普遍類型的能量、它流動進入我們的地球環境,然後流經七個能量中心,我們稱為脈輪,以發展並完善這些形體。

接著這是… 這每一個形體多少與我們的心智配置有關聯,使這些形體完美以及全面的內流(能量)是心智配置的功能之一。透過心智配置,我們或多或少會阻擋內流的能量、它創造這七個形體。你能否評論我剛才講的內容之錯誤、並且更正我?

我是 Ra。你的陳述大體上是正確的。使用「心智配置」的術語、卻是過分簡化、在你們的密度中、內流(能量)被阻塞的過程。心智複合體與靈性複合體、身體複合體的關係不是固定的。因此阻塞可能發生在靈性與心智之間,或身體與心智之間,在許多不同的層次上頭。我們重申每個能量中心都有七個子顏色,為了方便之故,讓我們這麼說。是故、靈性/心智阻塞與心智/身體的阻塞綜合在一起、以幾種不同的方式、可以影響每一個能量中心。由此、你可以看見平衡與進化過程的微妙特質。

我不大確定這條詢問路線將會帶來有益的收穫。無論如何, 我要問這問題、因為在我看來、可能其中有一個連結。

在這本書,大金字塔的秘密的背面,有幾幅埃及繪畫的複製品, 某幅畫顯示幾隻鳥飛過水平的實體。你可以告訴我、這是什麼、是否與 Ra 有任何關係?

我是 Ra。你所說的繪畫是許多作品的其中一些,它們扭曲了該教導,即我們對死亡的感知為通往進一步經驗之大門。這些扭曲關切那些特定性質的考量,即處理所謂的「死亡」的心/身/靈複合體。以你們的哲學,這或許可以稱為諾斯底主義:也就是相信一個人可以透過仔細感知與強調的活動、概念、標誌來獲致知識和一個適當的位置.。

事實上,肉體死亡的過程 如我們已經描述的:在其中、援助隨時可得,對於死者週遭的人而言,在死亡時唯一需要做的是:放下那個離開肉體的實體,即使悲傷,(仍)讚美這個過程。透過這方式,已體驗肉身死亡的心/身/靈得到協助,而非透過各種可感知的、仔細與重複的儀式。

你稍早曾提到能量中心的旋轉速度。我假設這是能量中心阻塞的一個函數,當能量中心的阻擋減少、旋轉速度就越快,然後表示內流(能量)越大;我的假設是否正確?

我是 Ra。你有部分是正確的。在前三個能量中心,這股能量完全不受阻的情況下、將產生旋轉速度。然而,當該實體發展較高的能量中心時,這些中心將會開始透過形成水晶結構來表達它們的特質。這是較高或更平衡的能量啟動形式,能量的空間/時間性質被轉化為規則化與平衡的時間/空間特性。

你說的水晶結構是什麼意思?

我是 Ra。在較為發展的實體中,該肉身複合體的每一個能量中心都可視為具有特殊的水晶結構。每個都有些不同,正如在你們的世界、沒有兩片雪花是相同的。然而,每個都是有規律的。

紅色能量中心通常是車輪的形狀。

橙色能量中心為包含三個花瓣的花朵形狀。

黃色中心又回到圓形,許多個切面,如同一顆星星。

綠色能量中心有時被稱為蓮花形狀,水晶結構的頂點數目取決於該中心的力道。

藍色能量中心或許能有上百個切面、並且能夠大量閃耀著光輝。

靛藍色中心、一個較為平靜的中心,它有許多基本的三角形或三個花瓣形,儘管如此,一些行家已經平衡較低能量中心,得以創造出更多切面的形態。

紫羅蘭色能量中心的形狀變化最少、有時被你們的哲學書籍描述為具有千個花瓣,因為它是該心/身/靈複合體變貌的總體。

就在此刻、我的靛藍色中心有個感覺。如果這個中心完全地被啟動、完全沒有阻礙,那麼我就不會有任何感覺?

我是 Ra。這個詢問,如果回答的話,會侵犯混淆的法則

緊接著肉體死亡之後,你曾說[我相信這麼說是準確的]主要被啟動的形體是靛藍(體),接著你說它是形態製造者。為什麼是如此?你可否回答?

我是 Ra。這將是此次工作集會的最後完整的詢問。

靛藍體可以視為智能能量的類比。在微觀宇宙中、它即是理則。心/身/靈複合全體的智能能量 從智能無限或造物者中拉拔出它(自身)的存在。這個造物者是要同時在大宇宙與小宇宙之中被理解, 如同我們曾說的,(造物者)具有兩個特質:尚未賦能的無限,它是智能的— 此即是一切萬有。1

自由意志已賦予兩者能力,這兩者是我們全體之造物者與身為共同造物者的我們,偕同具有意志之智能無限,這意志可以被靛藍色體或形態製造體所汲取,它的智慧被用來選擇適當的位置和經驗的類型,給予這個共同造物者或子子理則、你們如此隨意地稱之為一個人。

我是 Ra。此時接受任何簡短的詢問

有沒有任何我們可以做的、好使該器皿更舒適或改善該通訊 ?

我是 Ra。一切都好。你們是謹慎認真的。我的兄弟們,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那麼,向前去吧,在太一無限 造 物 者 的 大 能 與 和 平 中 歡 欣 慶 祝 。 Adonai 。


  1. Ra 說:「這個造物者是要同時在大宇宙與小宇宙之中被理解,如同我們曾說的,具有兩個特質」,這指出一個清單、有兩個項目 (假定是智能無限的位能與動能層面)。然而,在第二段是否有第二個項目是不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