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view] 到底什麼是時間旁軌, 它是如何被創造的?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所知曉的Q'uo原則, 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光與愛中問候你們. 在祂的服務中, 我們今天來到你們這兒.

我們要感謝你們創造這個尋求圈, 並邀請我們分享想法給你們. 一如往常 我們請求你們極度地警覺 監視妳對我們想法的反應; 如果似乎有些共鳴 請自由地使用我們的想法; 如果沒有任何共鳴 請把它丟掉. 如此 將允許我們自由地講話 無須擔心會冒犯妳的自由意志 或 侵犯你的靈性過程的完整性.

你們今天詢問時間旁軌的本質, 我們先前曾對這個團體談過這個東西. 沿著你們的地方區域[你們所稱的太陽系], 創造這樣一個轉軌或另類的軌道; 這個邏輯跟你們設置鐵路轉轍站是相似的, 當一列火車因為這個或那個原因 失去起初的引擎動力, 站務人員就必須將它拖到旁軌. 地球的時間旁軌原本預計在你們的1998年結束, 然後連結返回太陽系的主要軌道. 因為你們這個團體, 還有許多其他的團體貢獻的能量, 這個時間旁軌得以繼續作用, 銜接你們太陽系的正常邊界與你們地球的發展.

或許用橋樑的概念來解說比較容易, 舉例來說, 有一座橋橫跨一條河, 它的中間可以機動分開, 當有一艘高聳的船隻要經過 這座橋就要分開高舉讓它通過. 這是你們的時間旁軌的基本狀況, 它瀕臨一個關鍵時機, 那座橋需要打開來允許其他的交通工具與能量橫向通過.

讓我們明確地討論這個時間旁軌的本質, 它跟這整個地球無關, 整個地球不受阻礙地進入第四密度. 活躍的第三密度系統被鼓勵繼續大約10到12年, 這條旁軌可以實質地在空間/時間中保持暢通. 也就是說, 藉由許多團體的祈禱、冥想、觀想, 產出無條件愛之能量, 這座橋得以繼續維持交通, 讓那些想要覺醒與做出極性選擇的人們通行; 我們認為這座橋的最後開放時間將是2012年的冬至. 這個時間點不能說是精確的, 我們不知道最後一個實體何時能夠通過那座橋. 許多實體的選擇涉入這座橋的維持工作. 若越多人開始覺醒, 選擇通過那座橋, 開放時間將延長更久; 同時 越多的守護者將站在那座橋的兩邊, 一方面持守與定錨第四密度之光, 另一方面榮耀與祝福勢微的第三密度之光; 於是有更飽滿的收成. 這是創造時間旁軌的完整核心.

現在 讓我們談談為何這個時間旁軌的存在是必須的. 較高與較低能量之間有個無可避免的分隔, P與B實體在這方面的知識遠勝過這個器皿. 當第四密度正完整地滲入第三密度, 第四密度的能量逐漸增強 同時第三密度的能量正在減弱, 每個地球人的振動變得越來關鍵, 這關係到一個人的肉體能否存活與正常運作.

第四密度的能量重度地從上下兩面滲入第三密度, 在這樣的環境中, 尚未做出選擇的第三密度實體承受一波波的能量擊打. 這些能量波浪完全是正常與良性的: 它們是第四密度清晨的覺醒過程的一部分. 雖然如此 這些能量的副作用是 鼓勵地球人增長極性. 如果一個實體稍微地選擇服務他人, 這能量創造強化的機會讓他選擇更深入、更堅定的服務他人; 相同的 對於那些服務自我的實體 也有增多與顯目的誘人機會去選擇服務自我之路.

對於那些不想做任何選擇的實體, 他們的生活方式正是第五(負面)密度實體們熱中維持的狀態.

所以 一方面你們擁有用意良好的守護者, 他們凝視你們地球族群在畢業之前的困難時期, 他們選擇創造一個強化的機會, 容我們說, 好比一道最後防線. 流浪者來到這裡, 有些待在這兒超過五十年, 有些待了四十年、三十年等等. 除此之外, 最近二十年間, 有些實體從第四密度的角度來切入這個問題, 好比P實體就同時啟動第四與第三密度的能量. 這些實體也希望維持這個機會 盡可能地讓更多的實體在時間真的用完之前順利收割.

另一方面, 來自第五負面密度的投機份子發現這個星球有個不尋常的特徵 那是他們想加以利用的. 他們已經好一段時間這麼做, 一直持續到現在.

這個狀況我們以前說過, 地球人口不是只有那些原生住民; 你們地球的人口大多數來自其他不及格的第三密度行星週期. 地球上許多人在過去不是透過先進科技摧毀他們的行星 就是為了這個或那個理由 無法在原生行星上完成正常的第三密度週期. 因此, 地球上的人口來自許多不同的行星來源.

這意味著 你們必須試圖整合許多不同的潛意識觀點或原型系統. 你們地球的人口不具同質性, 由於各個族群[來自不同的行星來源]的巨大差異 彼此要達成溝通非常地困難. 雖然如此, 第三密度地球整個賭注是看看講著萬種語言的不同團體能否鑄造成一個全體擁抱地球的族群; 全體都覺察到真實的狀況—需要選擇服務他人或服務自我; 並且所有人都渴望復原或重建地球, 好讓過去的集體業力得到平衡. 有許多實體過去曾積極參與先前行星的事務, 透過他們自己的選擇, 火星遭受嚴重破壞, 馬爾戴克甚至完全被毀滅.

在重建地球族群的過程中, 首先也或許是帶來最大災難的實驗來自亞特蘭提斯. 許多實體記得在先前行星的經驗, 重新創造一個高度的科技水平, 例如水晶科技. 同時 有些實體開始在亞特蘭提斯掌權. 這些領導者並未擁抱服務他人的理想, 轉而擁抱所謂的有條件服務之路, 這其實是一條服務自我的途徑 外加許多服務他人的花言巧語. 這一個情況起初是天真的, 那些當事者用了大量的合理藉口與複雜的思考來辯護道德規範的某些例外, 好比允許自己侵犯那些被視為比較沒價值或不聰明實體的自由意志. 這種模式—排除與操控那些被視為比較劣等的實體—即是離開服務他人極性的起點.

由於這些選擇, 那些曾在其他行星創造災難的實體們 開始在地球上頭創造第一次災難, 造成亞特蘭提斯大陸沉沒. 智者與聰明人— 也就是說 那些正面與負面極化的實體們— 設法遷移到其他大陸, 他們的數目足以使這些能量從未離開你們地球的振動. 如果你們檢驗人類的書寫歷史, 你們可以看見帝國的模式: 建造、維持, 與最終無可避免的毀滅, 一次又一次地上演.

在這個重複、自我毀滅的行為模式中, 那些觀察地球的實體們找到機會去利用這個時間旁軌. 因為如果正向實體們[好比你們團體]無法清空時間旁軌上頭的人口, 負面實體就很有希望保持時間旁軌的運行, 接著它不再與主軌道相連.

機會的大門很快就要關上了, 雖然如此 那些相信自己處境合宜的實體們可以選擇不極化, 單純地留在地球上, 看著它從第三密度倒回到晚期第二密度. 那些實體不再有第三密度的生氣, 不再有自由意志的力量去選擇服務自我或服務他人. 他們會成為本能的、大猩猩類型的生物, 雖然長相跟人類相向, 然而, 他們將單純地成為某種奴隸, 他們過生活的方式就跟你們現在經驗的蠻像的: 一個沒有太多變化的生活, 一個不關心與星球系統和諧相處的生活, 只關心家庭與自己所屬的族群, 只想著如何保護家庭與該族群的資源 與 防衛自己的家庭與族群.

這個器皿開玩笑地稱呼這些第五負面密度實體為”太空海盜”, 他們的心智只想要持續地收割食物, 叫做恐懼的食物. 你們可以看見在當前文化中的政府系統所創造的恐怖氛圍.

因此 對於每個想要幫助行星地球的人們, 首要的目標是表達這個選擇的狀況, 無須關切人數有多少, 只要關切自己做出適當的努力. 如這個器皿所說, 將消息放出去 散佈到全世界! 分享星際邦聯的資訊: 這是個選擇的密度 還有時間做出那個選擇.

在這個時間 其次的努力是對地球自身的關切, 在接下來的數年間, 將變得越來越重要 甚至將比警醒這個星球的人群更為重要. 在這個星球上 有許多、許多實體的領悟之路跟覺察到地球的憂傷困境有關, 基於一個事實: 你們的文化與生活方式正逐漸地摧毀這個星球的存活能力. 渴望去改變這個模式是一把鑰匙, 可以啟動許多實體做選擇的意志; 許多實體的能量無意識地與復原、看管、無條件愛之能量連結, 主要是針對地球自身, 比較少的部分針對地球人.

此時, 以上是我們對於時間旁軌的認識, 這個狀況不會持久存在. 無論如何, 我們強調沒有嚴重到無法平衡的擾動. 不過負面實體那邊確實有場孤注一擲的賭博, 如我們剛才提到的, 他們嘗試綁架這條時間旁軌.

將資訊廣傳到全世界是最好的平衡方式, 讓這場賭博無法成局. 無論如何, 這些負面實體最佳的幫助不是其他的負面實體, 毋寧是那些沉睡的人們繼續無憂無慮地睡下去.

我們了解當一個人凝視這個狀況, 有可能在他內心創造出一股憤怒, 甚至是暴怒. 我們鼓勵你們每一位輕柔地看待這整個局面, 讓它從你的背後滑落. 這不是妳應該拿起的負擔, 這不是一個你可以負責或控制的東西.

就你們服務的能力而言, 你們擁有的主要是深化的覺察, 知道要選擇什麼, 如此深入地選擇 以致於你的餘生成為一場喜悅. 如此完整地選擇 以致於你不再需要花時間質疑信心是不是答案? 服務是不是答案? 或 這種服務要比另一種服務更好等等. 當服務他人的選擇是絕對的, 有一種知曉伴隨而來, 那是一個超越計畫的知曉, 這份知曉使妳覺察你的確沒有能力控制任何事物 除了妳自己的渴望、你自己的意志, 以及你自己的堅持.

你們是堅定站立的守護者與光之定錨者, 保持那座橋的暢通, 藉由你們的振動與思維, 放射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 你們是感染特使, 用妳最高與最佳的愛去感染人群. 見證妳提供愛的機會, 你將發現, 當妳嘗試這麼做, 在每條路上都有阻力, 在這個相當激進與極端的時機[你們週期的盡頭], 這是越來越無可避免的現象.

我們認為已提供足夠的資訊回覆這個問題; 此時 是否有進一步的詢問?

你剛才說的聽起來跟Psi-Corps1有點同時性的關聯; 首先我想知道創造這樣一個時間旁軌是否違反了自由意志變貌? 結合你先前描述時間旁軌被創造的過程, 這聽起來像是一場在地球上進行的實驗. 你們能否詳細解說?

我們是Q’uo群體, 並覺察你的詢問, 我的弟兄. 服務無限造物者的星球邦聯確實在地球上重複實驗許多次, 當時我們了解如果地球實驗沒有成功, 有許多實體必須前往一個新的行星系統重新開始. 所以 我們提議創造這條時間旁軌, 這個器皿稱之為某種少年感化院. 單純的構想是增加收割量, 同時打破某些顯著的恐懼糾結, 在你們相當地方性的空間/時間區域中 有著非比尋常的恐懼量.

我們感覺這個實驗涉及大量的風險, 但也感覺有可能將許多、許多實體帶入一個良好的環境, 讓他們有可能做真實的選擇. 就這個基本意圖來說, 這個實驗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從先前不可能有時間的狀態, 平空創造出一段純正的、可靠的選擇時間. 無論如何, 如同任何的實驗, 它有不同的階段: 開始、中間、結尾. 開始階段是你們星球的史前時代, 你們從歷史中可以看見中間階段. 現在 你們正凝視這個實驗的結尾.

因為創造出時間旁軌, 有多少先前無法收割的實體現在可以順利收割, 我們不可能說具體的數字. 但我們可以說 因為所有實體的努力[不管是地球原住民、長老種族、walk-in族群、流浪者], 確實產生了額外的收割量.

終點正快速地接近中, 因為能量正從第三密度猛烈拋出 它不是移動前往第四密度 就是返回到晚期第二密度[某些實體準備遷移到另一個行星系統 再次開始努力穿越第三密度]. 這些負面實體[這個器皿稱之為太空海盜]成功的可能性幾乎是零. 我們極度懷疑他們能夠帶入足夠強度的恐懼 去再次創造這樣一個糾結 使得多數實體完全避免覺察自己是第三密度實體. 你們地球人群的傾向不會做這種選擇, 毋寧保持足夠的混淆 允許正常收割程序的沉澱作用, 他們脫離時間旁軌, 接著進入一個新的第三密度初級教室.

我們是Q’uo群體, 我們感謝你的問題, 我們還有能量接受最後一個問題.

這個問題是: 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如何表達創造力? 你們如何表達創造力, 好比個體透過藝術形式表達美?

我們是Q’uo群體, 並覺察你的詢問, 我的弟兄. 在我們今天發表沉重的評論之後, 我們覺得你的這個問題至為幽默. 曾經有一場屬於美好與真理的實驗, 它叫做行星地球. 時間旁軌實驗, 也就是你們的行星學校, 我們以巨大的創造力、愛、關懷 精心打造的一所學校.

所有涉入這個造物與維持這個星球在特別的環境的實體們, 他們的用心就是很好的例子, 說明如果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選擇守護一個空間/時間連續體[好比你們的太陽系], 全體成員能創造出怎樣的美.

一般而言, 讓我們單純地說 當群體創造時 創造物的能量跟個體創造時差不多是相同的. 但創造的時間將戲劇性地延長, 因為該群體的全體成員的共通性必須被聚合與平衡, 在一個持續的週期中 增進每個成員的自我覺察與焦點, 於是 當該群體選擇保存或創造一個美麗的存在, 所有參與的成員的理念都得到最充分的實踐.

在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之中, 每個實體都立即知曉其他實體心裡想的東西, 而未知的部分是一個模式. 當實體們在很深的層次與彼此密切交通, 所有成員互相連結的動力關係逐漸創造出一個模式; 從這個共通性的模式中 浮現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的創造成品.

我們了解我們只搔到這類問題的表面, 我們很高興在未來的時機透過這個器皿繼續提供我們謙卑的想法. 我們感謝這個器皿與在座每一位創造這個尋求圈. 我們真的很歡喜, 得以分享你們的振動與冥想之美. 再次地, 請求每一位守衛妳的思想, 我們不是完美的, 我們沒有渴望成為你們當中的權威. 但我們至為快樂地分享我們謙卑的意見.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 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 Adonai. Adonai.


  1. [footnote start]

    美國科幻影集Babylon 5當中的人物. 延伸閱讀: http://en.wikipedia.org/wiki/Psi_Corps

    [footnot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