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view] 今天的問題與歧視有關. 不同人種族群之間的偏見的根本原因是什麼? 是否跟以下因素有關: 種族、教條、膚色、國籍、宗教、居住地? 不管是什麼原因, 世界各地都有人群歧視其他不同的人群. Q’uo可否給我們一些想法, 探討主流群體歧視他人 甚至剝奪他人權利的根本原因? 我們每個人能夠做點什麼?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悉的Q’uo原則, 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 在祂的服務中 我們今天來到你們這裡. 感謝你們呼叫我們加入這個尋求圈, 這是我們莫大的榮幸和歡喜. 我們至為快樂地分享我們的謙卑想法, 關於偏見和它的根源, 以及人們發現這樣的情況時 可以做些什麼.

一如往常, 我們請求每一個人在聆聽的同時, 一絲不苟地使用你的辨別力. 只有你自己知道哪些思維對你有幫助. 如果我們的想法對妳沒有幫助, 請將它們丟到一旁, 繼續向前. 如果我們的想法使妳產生共鳴, 歡迎使用它們. 我們感激你考量這個請求, 允許我們清楚地講話無須擔心冒犯你的自由意志.

我的朋友 在與你們談論偏見和它的根源的過程, 我們將談論兩個主要的思想水平, 一個是愛與恐懼之間的動力關係, 另一個是合一意識和形體意識之間的動力關係. 無論如何, 在我們進入那些思想之前 我們想談論一點關於你們地球世界的困境 以及它們是如何產生的.

當這個宇宙比較年輕的時候, 各個世界在比較靠近中心太陽[該器皿的稱謂]的區域漸漸成熟, 每個行星的人口由同一個種族組成. 經過許多行星的許多次畢業典禮, 總有一些實體沒能在畢業時節順利進入愛的密度, 而這些實體需要前往另一個第三密度環境重新做好選擇的功課. 這個選擇是在兩條路之間擇一而行, 右邊是懷著慈悲看待所有事物和存有皆為太一造物者的部分; 左邊是看待所有實體都是能夠服務你的存有.

這是個簡單的選擇, 不需要什麼了不起的才智去判斷什麼時候你是親切的、包容廣闊、慈悲的; 什麼時候你是不親切的、排他性、不慈悲的.

縱然這個選擇很簡單, 你們許多人卻發現不容易穿透這個選擇, 難以穩定地追隨服務他人或服務自我的途徑.

因此, 隨著宇宙日益成熟, 意識散佈到無限宇宙[你們看見的繁星夜空]之間, 一個接著一個星球發現有一部分的族人無法在收割時節畢業.

起初, 答案是簡單的, 將尚未畢業的族人移動到相同星球上的另一段收割時間. 然而 每個星球有著它的週期性, 每個星球都不一樣. 但每個星球可用的第三密度有個上限. 好比說每個星球有特定數量的30瓦燈泡, 當這些燈泡用完了, 就必須採用40瓦燈泡. 更強烈的燈泡代表光的改變, 更強烈的光將無法支持第三密度生命.

結果是, 宇宙開始遷移某個行星的人口到另一個提供二次機會的行星, 他們與當地的原生人口混合在一起, 這兩個族群一起尋求和學習如何做出服務他人或服務自我的選擇.

這是你們星球上的狀況. 你們的原生人口非常非常地少. 幾乎地球上所有人都是為了再次嘗試第三密度學校而前來這個給予二次機會的行星.

每個太陽或子理則都已選擇(各個)行星人口的根本意識將如何表達自己. 我們這裡不是說顯意識的水平, 而是敘述原型心智的水平. 故每個行星種族都有種獨特的風味和品質, 來自原型和神話的層面. 當他們來到行星地球, 各個種族也將他們獨特的原型心智或意識的根源帶來地球.

當你注視地球上的不同人種, 某些看起來相似的人叫做高加索人(Caucasian), 某些人的外表有共同的特徵 他們叫做西班牙裔(Hispanic), 另外一些人長相頗相近, 他們叫做美洲原住民, 以此類推. 他們不只在外表上看起來不同, 事實上, 在意識的根源 他們是不同的. 他們可能從未在顯意識上表達出來, 除了透過藝術、音樂、工藝[可以逃脫語言和分析頭腦的綑綁]表現.

於是, 在這個時候 地球上有許多的種族都擁有第二次的機會, 選擇服務眾生的愛或另一種愛— 轉變為恐懼以服務自我.

我們提供以上想法做為一首序曲, 我們不想簡單地說一切為一, 當然這是很真實的; 我們也想要慶祝你們在神話、文化、原型方面的差異, 每個種族貢獻自己獨特的觀點 加入這一大鍋和諧與合一之湯, 經過文火慢燉 漸漸地調和所有的地球種族成為一體 同時維持每個種族的優異特性.

現在 讓我們注視愛與恐懼之間的動力關係. 許多實體的心思中有種表面傾向, 習慣稱呼某個東西是對的 另一個東西是錯的. 這個傾向從哪裡升起? 它源自於一個人的恐懼, 他跟自己無法和平相處, 缺乏一個穩固的自我感. 他感覺恐懼因為看見自己和他人的許多不同, 而非在愛中看見所有事物皆為一.

這股恐懼是自然的, 無須去譴責它. 首先 當你是嬰兒的時候, 妳的世界就與恐懼密切相關. 妳從子宮的合一與平安中硬是被推擠出來 進入冷冽的空氣 而你尚未學習怎麼呼吸. 妳真是嚇壞了, 很確定自己就快死了. 你的首先經驗很可能是驚恐. 這是一次人生的困難開始, 但這是人生本質的一部分.

自然而然地, 在大多數情況下, 父母親趕緊擁抱並輕晃嬰兒, 使寶寶安心. 但恐懼每個小時在每扇門外等待著, 因為嬰兒無法照顧自己, 當寶寶飢餓的時候 他必須仰賴他人的親切. 當寶寶尿濕的時候 必須仰賴他人給他換尿布. 當嬰兒罹患急性腹痛或長新牙之際, 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處在疼痛中, 只知道自己無法逃離這個受苦的感覺.

漸漸地, 喔 如此逐漸地, 一個人離開嬰兒期 進入幼年期, 恐懼稍微退後一些. 小孩已經學會說話, 他可以問為什麼, 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話來捍衛自己. 但恐懼的模式依然深沉 它並不邪惡, 它是自然的. 一個人在第三密度經歷的一生中, 恐懼就在轉角邊, 在門外, 在床底下, 在廚櫃裡頭: 妖魔鬼怪無所不在. 然而 這股恐懼的真實位置位於出生的經驗和感到無助的經驗.

什麼時候一個孩子曾覺得自己所有的需求都獲得滿足? 什麼時候成長中的青少年能夠量測自己行旅的深度? 我的朋友, 當你抵達成年期之際已遭受許多經驗的擊打. 的確, 許多實體用文明的細薄虛飾[聰明的言語、適當的行為、正確的穿著]來遮蓋自己的痛楚. 但在每個實體的深層心智中蘊含許多個進入恐懼的門戶, 而恐懼有許多朋友. 恐懼能夠製造憤怒; 它能夠製造無價值感; 它能夠製造罪惡感, 還有許多艱難和暗黑的情緒.

當我們在太一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致意, 我們致意的對象是妳的核心. 我們穿透你們人格的軀殼 看見你的靈魂. 你們是美麗的, 你們的美超越任何的言語. 你們在信心的空氣中盛開, 你們的根部接受希望之雨的餵養. 你們強健地屹立著,因為你們存在, 你們的本質無法被否認. 但這些品質必須穿越人格和偏見和恐懼的表面擾動才得以顯現.

我們可以說你們是由愛製成的受造物, 但在許多情況中 妳的經驗並非如此. 在許多情況中 妳並未經驗自己如同一朵完美的花, 而是覺得自己只是一根雜草. 在這個環境中 實體們生活在自己的苦難和恐懼中, 於是瞄準並經驗第三密度的挑戰和課程. 當你移動穿越一次又一次的烈火般考驗, 在某個時點 妳開始有一種純正的明白, 清楚自己真正的身分, 於是說出這句話不再顯得如此陌生和怪異: “我是愛的小孩, 我是光之存有. 我是具有無限力量的生命, 因為我是太一無限 造物者的部分.”

這是怎樣的旅程啊, 從生命的最初直到你首次醒悟意識的合一特性. 當你最初感覺和另一個人合一, 是何等的喜悅! 這是何等的成就啊, 朋友, 當你能夠從和某個人合一的感覺移動到與某個群體合一, 最終 與所有人群[組成這個五花八門的人類大家族]合一.

在每一個角落 都將有個呼喚, 令你恐懼正在發生的事. 為什麼呢? 因為人類的心性有種惰性的傾向, 相較之下 地球能量自身則有種無法平息的進化傾向.

人們傾向對抗改變, 不過改變卻是人生經驗的精華. 人的身體持續地改變, 細胞不斷地脫落 以致於七年以後 人體中沒有一個細胞是七年前的細胞. 人體的外觀也持續在改變, 從嬰兒期到幼兒期到青少年期, 接著前往成年期 中年期, 然後是老年[許多人甚至不想給它貼個標籤 為了不去承認這件事].

到頭來, 每個實體從子宮誕生以後 經過盛開期 隨後進入墳墓, 每個階段都在蛻變; 改變是無可避免的, 然而人們似乎害怕改變. 如果一個人把自我視同肉體, 那麼確實有充分的理由去恐懼, 因為肉體的死亡是無可避免的. 於是, 當一個人面臨改變 他很容易做出恐懼導向的選擇.

當一個人被放到新的環境, 遇見不同種類的人, 他發現自己的世界開始改變. 如果這個人早已做出服務他人的選擇 那麼他傾向看待其他人為一個服務的機會. 良好正面極化的實體看待所有其他人為服務的機會或對象. 負面極化的實體也不會有偏見, 因為他看待所有人一樣有用 都可以服侍自我.

對於那些尚未做出極性選擇的實體, 偏見似乎是個不錯的選擇. 如果”他們”是正確的、可接受的, 那麼 他們生存的方式就是事物應該存在的方式. 當其他人進入”他們”的環境 表達不同的方式, 這些充滿恐懼的實體將認為其他人必須服從自己的思考方式.

現在 讓我們注視偏見實體兩隻腳的另外一隻: 那就是形體和無定形的動力關係 或者說, 差異性和合一的動力關係.

完全可以理解的是 實體們在全時間、任何地方都會受到形體外表的引誘和左右. 你們的五官有意識覺察形體, 妳看見形體, 聽到形體, 碰觸、嗅聞、品嘗形體. 在地表上 沒有一個東西會告訴你在這個世界上有任何形體以外的存在.

此時 回想一下每個人擁有的科學知識是很有幫助的, 你們認為的每一種形體幾乎完全由空間構成. 妳身為一個實體, 是各種能量場將細胞結合在一起, 每一個細胞幾乎全部是空間. 你現在坐的椅子大部分是空間, 但它的能量場保持它的結合性 所以你不會穿越椅子 跌落在地板上. 於是這個幻象維持它的完整無缺.

然而 你的本質跟形體沒有任何關係, 妳的靈魂如何思考也跟形體沒有關係. 再次地, 從表面上看 這個真理是很不明顯的. 難怪你們從這一生的開始就被形體哄騙: 我漂亮嗎? 我富有嗎? 我聰明嗎? 我強壯嗎? 我是否有權勢? 這些問題都是在這個幻象的水平上詢問, 只要問題停留在形體的水平上, 沒有智慧會從問答過程中產生.

在形體中 總有相對性. 如果妳是聰明的 某人比妳更聰明; 如果你是富有的 某人比你更富有; 依此類推. 為了要穿透表層到達真實的第三密度課程, 你們必須穿越形體進入意識中.

意識的家位於我們先前提過的所有空間, 意識貫穿人類身體的每一個細胞, 它穿透地球和天界, 全都是同一個東西. 你們是無限造物者的一片火花, 一個聚焦的火花, 一個觀察點. 你們是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之見證者. 你們來此為了做見證, 去經驗一切, 同時收集這些經驗為了製作此生的花束, 然後將這花束獻給無限造物者.

當我們看見你, 我們不看形體 我們看的是幻象的不同水平 我們稱為振動. 我們看見你們的振動顯像如同片片花瓣 展露無限的美. 每一個怪癖、每一個失衡都把你以這種或那種方式上色; 我們不認為那些是錯誤或過失 而看作是妳個人獨特的美. 對我們而言 你們不會犯錯, 對造物主而言 你們不會犯錯, 你們都在持續地收集資訊提供給造物主.

在這個外部世界中, 你們可以做什麼來緩解偏見的勢力? 資訊的影響作用是巨大的. 當碰到某個不一樣的事物, 脫離偏見的方法就是收集資訊, 接著開始理解這些差異.

當一個人面臨恐懼, 他有許多、許多經驗恐懼的方式. 好比說男人和女人之間的動力關係經常是恐懼的時機 人們以各式各樣殘酷的方式演出自己的恐懼.

當一個人持續地受到恐懼和形體的引誘, 偏見就不斷在他的裡內工作著. 然而 當你選擇活在信心中, 保持一切都好的態度; 現在待的地方就是自己應該存在之處, 然後你可以放下任何恐懼, 於是你的心與意擁有自由的空間 可以去體諒思慮你週遭人的需要.

朋友們, 你的禮物是什麼? 妳如何成為他人的燈塔? 關鍵首先在於知曉你是誰, 同時增強對自身力量的信賴; 然後轉向無限造物者, 雙膝跪下 真誠地說: “無限造物者, 今天我如何服務更大的良善? 請為我展現 禰的道路, 教導我 禰的方式.” 在說完這句禱辭之後 張開你的雙眼 看啊! 一個嶄新的世界現前, 閃耀著各種服務、包容、擁抱的機會.

容我們問, 此時是否有一個後續問題或其他的詢問?

我有一個問題, Q’uo. 你剛才描述不同的種族來到地球再次學習第三密度的功課, 你說這些族群從原先的星球中帶來各自的原型系統; 這情況如何跟地球自己的原型系統搭配? 你可否講述該問題? 我在釐清這個問題上有些困難.

我們是Q’uo群體, 並覺察妳的詢問, 我的兄弟. 當只有一個原型系統就位的時候 它是深邃心智中的一個水道系統, 水流平靜且安詳, 即使最暗黑的情緒流過水道也是單純的.

當實體從另一個行星進入地球的原型能量, 他承載另一個太陽[子理則]的原型能量; 看起來彷彿是相同的基本水道系統. 無論如何 每個子理則都會在這裡和那裡做一些改變. 它們是小的差異, 但全部加總起來成為一系列豐富的小溪; 有時候許多條溪流匯聚產生沼澤地或低窪濕地, 在那兒, 不同文化的暗黑情緒發展成一種比較不清晰、比較不規則的或非具體化的形態.

一個實體生活在首次行星上, 當他落入苦難或喜悅的情緒, 這些水道平滑地流動, 各種神話是一致的. 當另外一種原型心智套疊在地球的基本水道系統[原型心智]上頭, 你們可以看見更豐富的變化, 好比一些有趣的急流險灘和低窪濕地.

當你滲入深沉感覺的表達, 由於地球是妳的二次機會星球 你有能力表達更多種類的情感和細膩的差異, 都是真確的情感. 妳擁有更豐富的選擇去感受你的真實精華; 同時透過不同的原型潮汐[象徵情感]和原型小石頭[象徵影響力]將平坦的河床弄得凹凸不平, 於是造物主增進認識祂自己的機會.

對於正面情感, 這是一個更豐富的經驗. 但由於暗黑情感的特性, 憤怒和恐懼的情感在此易於產生渾濁效應.

結果是, 那些走在服務自我途徑上的實體此時面臨一個真實的不利因素, 因此他們必須敏銳地留意, 找到那些純化情感的真實核心. 不過, 對於那些走在服務他人途徑上的, 他們將這些差異視為大瀑布或溝壑或陡峭小瀑布的不同表達. 當你觀察水從這些溝壑流動時, 接住光. 你可以看見不同的效應如同彩虹一般, 當它們降落穿越你 你開始與這些純淨情感的河流和小溪合而為一.

我們發現這個器皿的能量勢微, 所以我們行將離開這個器皿和團體, 感謝你們每個人的美好振動, 令人難以置信. 我們在你們面前感到謙卑, 你的面紗遮住了雙眼, 使你無法清晰地看見造物主. 然而 你們優雅地、勇敢地、豪邁地向前行; 絕不放棄, 總是願意再試一次, 在每天的早晨重新開始.

一天又一天 你們的美麗令我們震驚, 你們的勇氣使我們驚奇, 我們為你歡呼 我們鍾愛你. 只要你在心裡要求我們深化你的冥想, 我們總會前來協助. 再次地, 我們感謝你們呼叫我們來到你們的尋求圈.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 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 Adonai, 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