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第一個問題來自N: 「該問題是關於這條我正處於其上、新的靈性道路。想知道我如何到達我現在所在的地方,為什麼花了如此長的時間才到這裡,我現在需要去什麼地方來繼續前進以利用我正在學習的大部分事情,並完全地喚醒我的靈性 以便於在服務他人 和實現自己的靈性需要方面最有幫助。」

「該問題是關於這條我正處於其上、新的靈性道路。想知道我如何到達我現在所在的地方,為什麼花了如此長的時間才到這裡,我現在需要去什麼地方來繼續前進以利用我正在學習的大部分事情,並完全地喚醒我的靈性 以便於在服務他人 和實現自己的靈性需要方面最有幫助。」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歡迎你們,以祂之名 今天我們來到你們中間。我們想要感謝叫做N的實體 安排了一個尋求圈子邀請我們的謙卑意見 關於她的靈性發展和在此刻她所關心的一些問題。能在此刻與你們交流是我們的榮耀和榮幸,我們為這個有所服務的機會而感謝你們。那是對我們的一種大祝福。

然而,一如既往,我們會要求 叫做N的實體和任何其他可能聽到或讀到這份資料的人 完全地承擔起你的分辨力的責任。你們也許並不認為你們擁有一種充足的分辨力。然而,我的朋友們,你們的確擁有。現在對你合適的事物 今天就將用某種方式與你產生共鳴。它將不會看起來似乎單純是有趣的。它將看起來幾乎就好像我們在幫助你們回憶起已經知道的某件事情。因為洞見在所有的時刻都在所有那些集中注意力的實體們的邊緣上震顫著。

如果某個事物沒有與你產生共鳴,那麼請將它放下 並轉向下一個想法。如果我們所提供的事物對你沒有幫助,請轉移到下一個指導的源頭 和下一個靈感的來源上。因為造物者真的有很多的聲音,我們僅僅是其中的一個。如果那一點被理解了,它將幫助我們能夠完全放心 可以提供我們的觀點而不會侵犯叫做N的實體的自由意志或以任何方式干涉她神聖的尋求過程了。

對於那些感覺到他們僅僅是在不久前才獲得靈性認識的那些人,他們總有一種需要去趕上的感覺。這是在我們繼續前進之前會進行探討的一種感覺,因為在去趕上的焦慮中 缺乏一種心智的休息、安靜、平靜,而我們不希望你們失去這些品質。因此,我們所分享的意見是:當下瞬間為每一個尋求者找到完美的位置 去接受新信息。

沒有一個起始負載的信息量,是你需要以某種方式學會的;因為靈性的成長不是一門課程,不是一系列智力上令人滿意的課程,當它們被學會時就足已支持靈性的尋求者。確實,情況並非如此。

無論你可能會回想起哪一個靈性上鼓舞人心的實體,我們向你們保證,如果你去詢問那個實體,當那個實體活著的時候,他是否曾經實現過完全的領悟並因此沒有任何更多需要去學習 和更多需要被完成或尚未完成的事情,那個你所鍾愛的實體會大笑著說,「在所有我認識的人當中 我是最小的一個。我是最愚蠢的。我欠缺大多數的恩典。」

在某種程度上,那就是該器皿在與電腦一同工作時 所體驗到的方式了。她曾經覺得如果她能夠充分地學習,她就能夠在電腦上 做任何她想望去做的事了。她去學校並參加電腦課程,在所有那些課程結束時,她最終了解到 因為這種特殊的電子小玩意的工作方式,總有更多要去學習的東西。將總會有新的光和生命進入電腦和電腦科學的世界。

在靈性生活上,這是完全相同的。在覺醒的瞬間,一個人會發現他自己同時是一個靈性的嬰兒 和一個非常成熟和有悟性的人,帶著人生體驗和關於情感、境況、關係等得來不易的知識。 因此,我們請你們和所有那些仍然對靈性尋求感覺到有一點新鮮的人 在每個早上醒來的時候帶著該知識:就是今天了、這一天、這一刻,當下都在你面前。

美洲的印第安人覺得新的一天的黎明是部落中的每個人和每個成員的一次新生命的黎明,我們認為這是絕妙地真實的。你們的人類種族能夠在你們生命中的每一個清晨重新開始並開始新的生活。因為就好像太陽會帶著新的光線和榮耀升起一樣,你同樣把所有在此生中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帶到當下瞬間,並在今天展現出來。

對於你能夠注意一天中所發生的事 並且能夠拾起那一天的各種同時性和主題的方面,你所擁有的東西對你是充足的。因為以某種方式 似乎催化劑以某種樣式到來,而祝福與美麗也同樣通過樣式到來。你可以看見你的苦難樣式和快樂樣式。

叫做N的實體感到好奇 什麼事物讓她花了如此長的時間來覺醒;如她現在已經在她的人生晚期發現,她現在不再年輕了;如果她在年輕歲月就遇到這些不同尋常的認識,這些認識本來應該已經轉變她的生命了。 而我們會對你說,我的姐妹,叫做保羅的實體說 那條引導你回家的道路是一條漫長而蜿蜒的道路時[^1],他已經抓住了一片真理了。那條道路不會因為蜿蜒曲折變得比較不確切。在你的道路上的每一個轉彎都把你帶到一個位置,在那裡你需要去收集經驗、深深地感受那被感受的情感、經歷催化劑、平衡這些情感、為它們排序,開始更多地理解你自己並學習如何愛自己。

如果有一個鑰匙是覺醒所依賴的,它就是開始愛你自己以致於足以讓你感覺到你值得被自己認真看待的那個瞬間。你們人群的文化並不鼓勵覺醒 或鼓勵一種基於覺醒的 對生活規範的承諾,即在每一天都為靜默、祈禱、奉獻提供時間。

我的朋友,不要認為你年輕的那些年是浪費掉的時間。因為在人生中 沒有任何事物是不神聖的。沒有什麼行動、感覺或苦難的片斷是不神聖的。的確,在靈性的途徑上 你無法犯錯。因為每一次 你在一個你的高我沒有預料的地方轉彎時,就靈性而言 你就走入一個你未曾見過的鄉村區域,在那裡 造物者同樣已經在你之前去過 並向你提供了一個接一個的 為保障可靠性而重複的機會,這樣你就可以拾起那塊拼圖 也就是下一個尋求的目標。

叫做N的實體談到焦慮感,對於前進、對於學會那些需要去學習的事物,對於獲得那引領她通往洞見的豐富知識等等的焦慮。我們覺得 我們完全地理解這個實體的焦慮來源。實際上,它是一種對成長、分享、成為的渴望。那是一件好事。

然而,焦慮是一種相信幾乎沒有時間剩下的想法的能量。而我的姐妹,當下瞬間的確是無限的。去沉思在空間/時間中時間的進程和形而上時間之間的區別是好的,前者是在你每天的日常生活經驗中 從過去到現在到未來的時間流逝,而後者是,如這個器皿可能會說的一樣,造物者的時間。

在形而上的領域中,在那裡 想法就是事物,而你作為一個人靈是永恆的公民,所有時間都是一體的,所有時間都是現在。因此,從那個觀點來看,每一個人靈或在投生中的尋求者都同時存在於兩個世界中。每個靈魂都是在時間/空間的世界和空間/時間的世界之間的一個界面,前者是無限與永恆的,後者是一個非常類似你們電視節目一樣的虛幻實相,在其中 造物者為你設置了一所學校,在其中 你就可以研讀愛的課程了。

在這所教室中,在顯意識和潛意識心智之間有一層厚厚的面紗。這意味著 在日常、清醒的自我中 沒有真正的認識,不認識一個人的真實身份為太一無限造物者的一片火花或一部分[其本質是全息的]。

這種活躍性存在於你的身體的每一個細胞之中。你的每一個細胞的核心都是愛。就是光基於愛的行動創造了這個貌似真實的 第三密度靈魂的學校。你已經進入這個精煉廠,這個熔爐,因為你渴望去做至少兩件事情:你渴望去學習,渴望去服務。

當你承受苦難並作出選擇反應你的渴望時,服務他人或服務自己,你就在進行工作去重新平衡[容我們說] ,並且滿懷希望地去改善你在愛、智慧、力量之間的平衡。

你所體驗的這種日常幻象是第三密度的一個進行中的禮物。它是一個禮物因為只有在這個被面紗蒙住的幻象中,僅僅當你在智力上不知曉萬物的正確性和你看到的所有事物的統一性,你們才可能深切地做出衷心的選擇。而如果你如在其他的經驗密度中的那些實體一樣 完全地知曉你是誰和為什麼你在這裡,這些選擇就不會以如此的情感深度發生在你身上了。

很多次地,有一種議程被構建於一次投生中,在其中 投生性的課程被你,你自己,在投生前就已經設置好了。這些投生的課程可能會充分地包含各種樣式,這些樣式一直到生命的稍後時期才會把你拉入靈性尋求的強烈階段。這是因為,為了讓你完成[如N實體所說的]這些在投生前就存在的樣式,當你之所是的實體在社會和人際關係中 實現那些人際關係的樣式 並完成在尋求者的年輕時代擺在他面前的那些快樂任務時,將個人的靈性放在後面的爐子上(暫時擱置),比喻而言,這是必須的。

的確,在叫做N的實體開始與一系列的發現和事件建立聯繫之前很久,大量的靈性價值就已經被產生出來了,這一些列發現和事件把她帶到更有意識的認識中,關於以一種聚焦而有條理的方式尋求真理,她對這個過程的渴望程度。

對於任何感覺到他們在人生中很晚才開始研究如何好好生活的人,我們認為你完全不算晚。他們對自己而言是精確地準時的。他們一直溫和地堅持著 直到所有的樣式都已經被實現,而他們現在知道,這個研讀的時間到了。

當(你)研究好變得更睿智和更有愛心時,有豐富可利用的 鼓舞人心的讀物。我們向所有那些由於這般龐大的資料 而多少感到害怕的人保證,書籍和言語是極好的工具。我們在通過這個器皿發言的過程中使用它們。當一個人看著新的資料或重新查看舊的資料時,總會有個新的想法或在想法之間的一個新聯繫產生出來,因為任何靈性上有啟發的事物 在每一次你閱讀它的時候都將是新的,無論你閱讀它多少次。這是因為隨著你在自己的理解中前進時,由於你在自己的靈魂成長中已經有進步,你一直在用一種新的、不同的方式在聽那些相同的言語。

雖然如此,比起言語的這些微薄供品要遠遠精通得多且深刻得多的東西是被裝入靜默之中的信息和靈感之禮物。讓我們談一下靜默,因為實體們很多時候都會有一連串關於冥想的問題:什麼是冥想最好的方式,如何經常去冥想,如此等等。我們對每一個人說,這是一個被賦予你的資源。在你希望去冥想的日子裡,在你希望去沉思想法的日子裡,也許你是希望去嘗試將那些想法分配給一中特定的能量,一個脈輪或一個議題,這樣你就可以開始瞭解自己的學習、自己的催化劑和成長的樣式了,而在這些時候,靜默就將是適合於你的選擇了。這些決定是由你做出的。但是我們請你考慮為自己創造一個生活的規範,在其中 你確保它包括冥想和沉思的時間。

如果我們能夠用概念通過這個器皿進行交流,我們所提供的言語相比之下會是蒼白無力的。我們用心靈感應的方式給予這個器皿概念,但這個器皿無法提供概念。她必須接著將我們的想法的整體轉譯成一種線性的詞語和句子的形式。當這種轉譯過程發生時,總會有大量丟失的部分。因此,我們會建議叫做N的實體和所有尋求的人,把靜默中的工作整合到每一天,這有著一種驚人的優勢,因為在靜默中 你的潛意識完全對藉由概念溝通的指引開放。

因此,即使你並非有意識地知曉已經獲得這種洞見,你將發現它將其自身融入你的生活中並向你表達它自己,這樣你就會看到你的確已經獲得洞見。你已經以某種方式找到一個更寬廣且更廣闊的視角。它是如何發生的呢?我的姐妹,它在靜默中發生。它在當你詢問的時候發生。那是一個與靈性上的指引一同工作的非常重要的關鍵點。請務必一直都尋求指引。

這裡有一個自由意志的議題,在其中 那些愛你並希望用一種無形方式幫助你們的實體,如果你不邀請他們,他們就永遠都無法進入你的生命中。在任何時候如果你們真的希望與我們談話,請知曉你必須要做的 僅僅是提出要求。我們不會向你們提供任何言語,我們將提供一種包含很多想法和很多觀念的振動,它們被調整以適合於你潛意識的進程。那就是指導靈的工作方式了。詢問,你就將收到。但是,你是否有意識地知曉那種接收是完全不確定的,因為大多數情況下,實體們不會真正地察覺洞見的時刻,而僅僅會在他們活出生命的時候,在生命中看到這種洞見的映照。

我們在這次會議早些時候已經說過,成為一個自我察覺並有意識地極化的靈性實體不是一個積累知識的過程。的確,你可以在任何點開始繞著任何提供了洞見的宗教信仰、靈性系統或哲學的邊界進行閱讀,你將發現到達那統一的核心是可能的,在那兒 一切事物都是一,從一條路和從另一條路進來都是確切的。你將最終覺察到 你生命中的所有事物都是完美平衡的,而你就是在太一無限造物者手中的一個樂器(器皿),你做好準備去演奏那因為你的天賦和你服務的渴望而流經你的音樂。這就是所有那些尋求在行星地球上服務的人的情況。

你的任務通過你去承擔任務的意願而被磁吸到你身上。很多一開始似乎並不是你服務任務的一部分的事情會被證明是在你的道路上必不可少的轉彎:如果A沒有發生,那B就不會發生,雖然B是不幸的,你必須穿過B,這樣你才能繼續前進到C、D、E。當你處於轉變過程中的那個時刻,你如何才能看見該樣式和事物的次序呢?你幾乎絕不能看到樣式。的確,這些靈性暗夜的經歷是你去喚起你的信心機能的美妙機會。

宗教人士使用「信心」這個詞語的方式不是我們要用的方式。我們並不是在談論對於特定的教條系統有信心 或者對於先知、聖徒、大師們的言語有盲目的信心。我們是在談論對一切都好和一切都將是好的 抱有信心。當你知道這將會是 以人類的措辭說 一個相當混亂的情況時,這就是你給自己的禮物 來幫助你在這種情況的邊緣上著手開始說:「我知道一切都好」。那些言語將給你插上翅膀,這樣你就能夠用它們翱翔進入那神秘、悖論、未知之深淵。

你不必須要看到樣式。你不必須要變得睿智。你僅僅要去喚起信心並要求自己保持心的開放,這樣你就可以愛,這樣你就可以收到其他人的愛的供品了。因為當你去愛的時候,我的姐妹,來自一個非常反應迅速的造物的結果反饋是如同那在水面上的麵包一樣 十倍、百倍、千倍的返回。

當你去愛的時候,你將被超越一切想像地被愛。的確,所有實體在靈魂層面上已經被那些來自於你們自己的行星的無形世界中的實體所愛著,你們也被來自其他的星球影響圈的其他實體愛著,他們因為你們的本性、美麗、你們的天賦和服務的希望而被吸引到你們身邊。請知曉你們被一團天使般和正面存有組成的雲所包圍著,它們愛你並僅僅希望去幫助你覺醒,幫助你學習,幫助你帶著熟練、靈巧、喜悅去服務。

現在容我們問 關於那個詢問是否有後續問題呢?我們是Q’uo。

是的,我覺得我可能是一個流浪者,希望你們能夠確認它。

我們是Q’uo,我的姐妹,無論有什麼價值,你的確是一個流浪者,也就是說,為了在此刻有所服務,在行星地球的意識轉變時刻,伴隨該行星本身從第三密度轉換到第四密度的過程,你選擇從一個較高的密度來到這裡。

請問對於這個詢問是否有後續問題呢,我的姐妹?

是的,我擔心在過去的一些年間的改變樣式中 我已經深深地傷害某個人,我想知道因為離開我的丈夫而造成的傷害 是某種類型的業力活動嗎,或者是否實際上將有更多的業力包含在我的行動中?

我們是Q’uo,我的姐妹,覺察了妳的詢問。讓我們在更具體地回答關於妳的人生中的業力問題之前,注視業力本身。走到一起的實體們在他們開始投生前就已經規劃他們的人際關係。也許在整個人生的過程中,那兩個實體之間的能量都不會完全地獲致平衡。當有不平衡存在的時候,阻礙平衡的事物就是缺少寬恕。

因此,當我們談到涉及一個人際關係的業力時,我們實際在談論兩種不同的業力。我們在談論你靈魂道路上的業力和你的伴侶的靈魂道路上的業力。現在,假設你進入到這次投生,你的渴望之一是與這個實體一起工作並找到更好的一種愛與理解的平衡,勝過你上一次遇到這個實體的狀況;你就擁有持續不斷的挑戰 去清理你自己的能量,於是你對這個實體的愛就變得乾淨與清晰,如同一個美麗噴泉的清澈水流一樣地流動。

為了讓你在自己的內在找到關於這個實體的愛與光的噴泉,你經歷了一個深刻的寬恕過程。現在,肯定地,寬恕的開端經常是顯而易見的。你寬恕那個忽略了你、虐待你、或者在其他方面無法滿足你的需要的實體。這實際上 相對容易做到,尤其是如果你每一次都堅持去寬恕,你對於這個特定實體的記憶的循環就會在你自己的意識中被活化或被觸發。

最終,你能夠帶著某種平靜凝視這個是你的伴侶的其他自我,你會說:「我沒有怨恨,只有愛。只有感激。我只有榮耀和尊敬要獻給你。我希望可以幫助你,無論你在做什麼事情,如果我無法幫助你,那麼我祝願你安好。」 隨著那個工作結束並退到一旁,接下來你就開始寬恕的真正工作了。每個實體最難推銷的對象就是自己。你能夠用有益的觀點、改進自我的方法等等的事物推銷給幾乎任何人,但是當你開始看著自己的角色、你自己的隱秘的想法和自己糾結而混亂的情緒時,甚至完全地掌握情況,你都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開始,更不用說去寬恕這個情況。不過 那就是你停止業力之輪的方式了:你寬恕。

所以 我們會建議,我的姐妹,當你的生命與這個實體聯繫在一起的時候,為了停止你人生中的業力之輪,每一次那扳機被拉動時 把你彈射回關於你的行為的有害想法;你一次又一次地寬恕自己,這對你是有必要的。寬恕那些想法。寬恕另一個實體。寬恕那個情況。最重要的是,寬恕你自己。

我們不會輕看在投生(肉身)中 實體做出的承諾。我們意識到有大量與真實的關切聚集在打破一個承諾[好比婚姻誓言]的周圍。我的姐妹,在另一次投生中,在另一個文化中,當你面對相同的情景時,你可能就無法擁有從有害的情景中釋放自己的奢侈了;該奢侈允許妳去整理該情景的形而上的鬆散線頭。你很有可能與這個實體待在一起,你的生命就轉向一個不同的方向。而你仍舊會發現,甚至在那樣的情景中,去獲得領悟與洞見,這是可能的,因為實體在任何地方都能夠學習,都能夠服務。

然而,我的姐妹,當一個人感覺到他處於一種無法改變且有害的情況中,而他已經做了他能夠做的所有事情卻沒有任何成效時,去收拾他的包裹並將自己從這樣一個人際關係的每日摩擦中解脫出來,這的確遠為簡單許多。 無疑地,當你真的離開一個像那樣的人際關係時,會感到一種極大的解脫,因為你不再因為你之前一直忍受著的苦難樣式 而每天遭受猛烈衝擊。

然而,你仍舊將自己打包在那個袋子中!因此你從你的心中之心知曉,因為你不能去平衡與這個實體的樣式,將會有其他的人際關係發生在相同主題的周圍,它們將在你的生活中冒出來 並為你再一次提供相同的工作。它可能不是一次浪漫的人際關係。它甚至可能不是一種個人的關係。有很多很多種方式,通過它們 你能夠再一次地收到供你成長的的催化劑,(先前)由你與前夫的配偶關係所代表的(催化劑)。

然而,向前推進的關鍵是信任一個人的判斷並確認一己的決定。這是某種你深深感覺到要去做的事。你怎麼可能做錯呢?如我們之前說過的,沒有錯誤。因為就好像新的GPS導航儀會告訴駕駛員在哪一個轉彎處轉向一樣,如果你錯過了一個轉彎,GPS會重置 接著告訴你如何從一個新的地點到達你想要去的地方。

就形而上而言,你站在堅實的地基上。你沒有犯錯。你沒有罪過。你沒有做過某種事情,而它以某種方式需要被你的配偶[其他自我]所祝福。你需要去寬恕自己,寬恕那個情況,寬恕那個情況的所有方面,包括你的前夫。那寬恕將在你的造物中停止你和這個實體之間的業力之輪。

那個是你前夫的實體有責任執行同樣的工作。你無法為他做這個工作。關於這點 你也許永遠無法與他有一場令人滿意的討論,因為這是一個相對先進的概念,即一個人可以實際上向前移動 而不再將全部的一生都困在一個人應該或不應該做什麼事的考慮。

所以 我們會建議你,我的姐妹,做這項非常嚴肅的寬恕工作,接下來深呼吸一次,挺起你的肩膀並擁抱新人生。

請問現在有後續詢問嗎?我們是Q’uo。

我沒有任何其他問題了。非常感謝你們。

此刻在這個圈子中 任何人有一個問題嗎?

我這裡沒有問題了,Q’uo。

既然那樣的話,我親愛的朋友們,是時候了 我們收拾自己的包裹並離開這個器皿和團體,一如既往,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我們感到榮耀。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 Adonai。Adonai。


~ 通向你的門 那條漫長而曲折的路 ~ 它永遠都不會消失。 ~ 我一直看著那條路 直到它引我來到這裡。 ~ 來到你的門前。 ~ 那個大雨滂沱 瘋狂多楓的夜晚。 ~ 留下一個淚水聚積成的水池。 ~ 為什麼讓我站在這裡,告訴我為什麼。 ~ 多少次我孤單一人 多少次我淚眼滂沱。 ~ 你永遠都不會知道 我嘗試走過的許多路 ~ 但它們仍舊把我帶回那漫條長而曲折的路。 ~ 你讓我在這裡孤立太久太久。 ~ 不要讓我一個人在這裡等待,帶我去你的門口。 ~ 不要讓我一直在這裡等待,帶我去你的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