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view] 今天的問題,Q’uo,與通靈有關。我們有一群人想要學習如何通靈以便於服務他人,從明年開始Carla將會啟動一個通靈的圈子。他們有些擔心,這些擔心是關於通靈的危險、關於一個人的意志被一個強勁的通靈源頭所影響、以及關於在一個人的靈光中出現破洞的擔心。是否有一些你們能夠與我們分享的靈性原則 可以幫助那些希望去通靈的人們保護自己 並在這樣的努力中服務他人?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在為祂的服務中,我們今天來到你們中間,我們感到謙遜與感激 為了你們邀請我們加入你們的尋求圈。你們允許我們凝視你們個人的能量體,凝視你們的靈光的美麗調和與和諧一致,為我們看到的美麗 我們感謝你們,你們的靈光創造了這個高聳的神聖空間,威嚴而宏偉。

一如既往,在我們講述你們的優秀問題之前,我們會請你們每一位用分辨力的耳朵來聽取我們所說的內容,同時察覺在你個人的尋求中的共鳴途徑。我們所說的內容中 有一些可能會正中靶心,有一些卻可能不會。如果我們沒有為你正中靶心,請將我們的想法留在後面 並挑選那些與你們共鳴的內容,因為它們是我們獻給你們的禮物,它們將為你們提供資源和工具來加速你們在心/身/靈的進化步伐。

我們感謝你們對吸收的內容進行識別並小心謹慎,因為我們不願意成為你們道路上的一塊絆腳石,我們僅僅是一個在此刻進行服務的風中之聲。

我們有興趣地觀看著,這個器皿已進行撿選的程序 再次提供一個通靈的圈子。 我們發現這是有趣的:警報聲正在這房子附近的一輛救護車上響起1,同時我們拿起這個問題,在引介你自己或你的人格外殼進行通靈[傳遞好比我們這樣的實體的想法]的服務的過程中 是否會涉入危險?

答案的一個層次是未知的,因為事件根據一種無法事先被知曉的韻律而落下。然而,我們可以一般地說,在一個通靈圈中工作的實體完全沒有遭遇到任何身體、心智或情緒上的危險,這會是一個極其稀少的事件,的確,它是一個在這個器皿的經驗中 未曾發生過的事件。

這個器皿一直誠心誠意地創造通靈的圈子,這些通靈圈堅持遵守我們的請求和 我們憂傷的兄弟姐妹[在服務於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星際邦聯的其他部分]的請求。

也感謝你們詢問考慮這個問題涉及的靈性原則。如此經常地,我們會收到不帶有靈性詢問的保護殼的問題,於是問題本身的能量就從一個恐懼的空間出發了。當我們遇到這樣一個問題的時候,對於那個詢問一個來自恐懼空間的具體信息的實體,在不侵犯他的自由意志的情況下,只有非常少的信息是我們能提供的。

在那些情況下,我們無法提供具體的信息。然而,甚至是最具體的信息,當它被請求靈性原則這件衣服所覆蓋時,它就成為一個讓我們心懷感激 可以處理的問題。這樣我們就能夠在這個主題上發言了。

這個器皿先前說過,在這個週末的友誼與研究的過程中,通靈的能量通過組成通靈圈子的每個人的調音方式而被攜帶進入該通靈圈。因此,讓我們多少討論一下這個調音的概念 以及當你為該器皿調音時 你在調音什麼東西。

所有在第三密度裡面的實體都是器皿。你們每個人都取用生命的呼吸,把它吸入你的肉體,你把它呼出並形成一些言語,它們創造能量— 憑藉妳的想法在彼此之間結合或排斥。當然,言語是受限的,言語能夠用一種理性或智力的方式來傳遞信息,然而它受限於被使用的言語的定義、起源,以及當實體們自己聽到這些言語時 在實體的心智裡面的含義。

然而,作為器皿,你們擁有一種分享你的感覺的振動和心中的愛的方式,即使你只是遞鹽過去或在街上向一個熟人致意。通過你對於你是誰的察覺和憶起,你可以說出最普通的言語而帶著你的心之愛的祝福和靈魂的最深慈悲送出它們。在你可能會將一種多麼熱切與純淨的愛的振動注入你最簡單的溝通上,無論什麼樣的限制都沒有。

這個器皿讓我們回想起了一個叫做Anne2的女演員講述關於她的丈夫Mel的一個故事。他用她在某種程度上感到有點粗野的方式接觸她,她說:「我的身體是我的樂器!」接著他說:「你能為我彈奏幾節嗎?」每一次你張開嘴巴時,你都在彈奏你的歌曲並廣播你的靈性狀態。

因此,為了成為樂器(器皿),為了練習成為音高更真實、音調更流暢,並在那(訊息)進入產出音調的過程中 一直保持更加純淨,你們不必須在顯意識的覺知中去拉入我們的振動或一個實體的振動。

有時候我們了解到 諸如察覺你們的思考和想法這樣的指導,以及它們如何被轉譯為言語,會引起你們變得自我覺察並無法是自發性的。我們不想要這樣的效果。我們的確說,關於成為一個更好的管道 牽涉的偉大靈性原則是對一切都好的知識,在你自己的皮膚之內感到舒適。

如果一個實體的心充滿了信心,當這樣一個實體說話時,會有天使的翅膀拂過的聲音。那些聆聽這樣一個聲音的人會簡單地說:「哦,你有悅耳的聲音」,或者「你的聲音有如此的靈魂或音質」。不過 我們對你們說,對於記得他們是誰、在那菁華中歇息 同時知曉一切都好的那些人,那天使的翅膀拂過的聲音會貫穿他們的聲音。沒有伸手去拿或向回拉的需要,而是簡單地在你從一天移動到另一天時 跟隨共鳴的途徑。

你不知道在未來你可能會被問到什麼問題。你不知道你的腳將長到適合什麼尺寸的鞋子。不過 將會有發生在你身上的暗示與提示,說著:「是的,你有個任務。是的,你可以執行這個功能。」最終你將學會信賴天使翅膀拂過的聲音,信賴那來自靈性的細微暗示,那火焰的瞬間— 下降的鴿子將真理和洞見帶入內在之心並在那裡扎根,在那裡生長。

當我們繼續談論成為器皿的話題時,請瞭解如果你對加入這個通靈圈並不感興趣,我們的言語仍舊同等地適合。因為所有人都同等地是太一無限造物者之器皿。在準備實體成為管道的方面,我們說多少次都是不夠的。

對那偉大的合一之靈性原則 我們有個理解:邏輯和洞見的蔓籐從那合一的原則中生長出來,並結束於暗示你此刻恰恰就在你需要在的地方。無論外在的圖畫可能看起來是什麼樣子,你們都將繼續處於一種在其中進行服務的卓越狀態。因而,當你們進入學習通靈[一種轉譯的藝術]之範疇的開端時,對於這種服務的合適態度就是,你們是在合適地方和合適時間的完美存有。所有的努力都可以停息。所有對一個人應該變成更好以便於通靈的感覺都可以停息了。

我們覺察你們如何透過人格的縮短鏡頭看待自己。你不一定會為了追尋不可能的夢想具備的優雅和勇氣而讚揚自己。你僅僅看見受苦、表面的缺乏成功、無價值感,而難以承擔如此宏偉的重擔— 基督身分的斗篷。你問自己:「我如何能夠假定自己是神聖啟示的一個器皿?」

我們反過來問你們:「你是否想像你比地球上的任何其他實體都更有犯錯傾向?」無論透過我們的評價 還是透過你們自己的,我們都不是在尋找完美的人。我們尋找你們的器皿的振動。有些實體沒有在我們可以與之相互作用的振動能量的範圍內振動。我們將永遠無法與那些實體建立一種通訊。因此,當你開始把自己考慮為一個管道時,允許你自己成為真實的自我。因為,你必須基於你真實的自我之上建造— 不是一個你自己的理想化版本,不是一個,如這個器皿所說的,在週日帶著帽子和手套的最佳自我。穿著短褲與汗衫的那個自我即可勝任這個任務。

這個器皿已經對這個團體談到開放一個管道給諸如我們這樣的外部能量 在這過程中固有的危險。所以我們在某個程度上來談論這點。

如我們說過的,你們每個人都是一塊水晶,一個有能力接收光、轉換3光並發出光的器皿。在形而上的世界,光就是信息。的確,你們的電腦科學家將會樂意地贊同光是信息,因為被用來產生你們電腦處理的信息的東西就是光。正是如此,你們是光的一個接收者、轉換者,一個廣播者或輻射者。

你之所是的水晶是可以被調音的。當一個新器皿開始嘗試其翅膀時, 容我們說,很快就會對他已經能夠接收的特定通訊的感覺變得熟悉。危險在於因為一個進入的能量感覺上是對的,便假定這個能量必定是你希望去接收的能量。這就是為什麼這個器皿使用挑戰程序是有效的原因了。這就是我們將要與那些希望在某種深度和細節上學習成為我們的器皿的實體討論的事情。

當一個器皿以他最深信的原則之名義挑戰一個靈的時候,負面靈體無法成功地繼續停留在管道的靈光之中,只要這樣說就足夠了,那個進行挑戰的原則就是那個實體的生命支點;而那個負面靈體能夠使用和正面源頭相同的無限造物者之愛與光,因此它能夠與正面源頭有相同的感覺。

以愛之名挑戰,一個無法在愛中振動的實體就必須離開。這也許看起來是一個你要去相信與依賴的 非常纖細和脆弱的事物,而我們對你們說,從共識實相的視角來看,所有涉及成為器皿當中的事物都是纖細與脆弱的。因為你們的科學家尚未創造出儀表去測量在通靈中被使用的振動。如果他們能夠擁有那種儀表,那些相信科學的人就會有更為科學的方式[他們可信任的方式]來理解通靈。

在缺乏這類儀表的情況下,我們只能說,當你們調音時,你們在調頻經過一些收音機頻道,那些頻道不是你們希望去接收的,當你已經將自己調頻到你內在最高和最佳的部分時,當你已經將那個部分結晶時,當你已經向通訊開放時,接下來你就會堅定地站在形而上的土地上 挑戰可能想要通過你說話的靈。

值得注意的是,這個器皿從未在沒有一個支持團隊的情況下 尋求與外在源頭通訊。更應注意的是 這個器皿已經進行通靈有三十三年了,這個器皿從未受到傷害。這安全網,為了平衡與調整涉及通靈外在源頭[好比我們]的能量,是串聯電池的原則。一個電池不足以支持諸如我們這類通訊的一次宇宙性的通訊。需要至少兩個串聯的電池連接在第三個電池上,第三個電池就是器皿自身了。

在一定的程度上,你們有越多個串聯電池,可以被發展的能量就會越多,管道自身可以吸入一個更強有力的信號。然而,當你拓展你們團隊的人數時,如果沒有謹慎小心地保持你們共同的心智態度 和你們共同的心之渴望的一致品質,你們將會發現,你們實際上在削弱該電池系統。

一些大型團體[好比這個團隊]是宏偉的電池。你們在這整個週末中 不知不覺地 你們所擁有的振動在統一與和諧中散發出來 已經對即將到來的第四密度網格產生了可觀的影響。它已經感激地用你們混合的靈光所產生的那些美麗振動將它自己纏繞起來了,它已經把那些振動的絲線織入愛與光的網絡之中,你們行星上的愛與光之網變得更加強健了。

另一個涉及成為一個良好管道的原則是清空一個人的口袋,去掉那些小我的人造物,它們作為一個群體會稱它們自己為驕傲。智能不會造就一個偉大的管道。詭辯不會造就一個偉大的管道。知識和學問不會造就一個偉大的管道。

造就一個偉大的管道的事物是謙遜,它既不帶有驕傲的性質,也不缺乏自我價值感。造就一個管道的事物是獻身於服務,不僅僅在今天或持續到明年,而是在你穿過這個幻象進入更大的生命之前的每一次心跳。造就一個偉大的管道的事物是允許一個人等待的耐心。

你們也許已經注意到 在我們今天通過這個管道說話時 有幾次顯著的停頓。在你們匆忙的文化中,如果另一個實體停頓了太長的時間,大多數實體有強烈的願望去結束他的句子。有強烈的願望去繼續正在討論的對話或解決問題。然而,通過這些正在盡其所能地工作的器皿,有非常微妙而層狀的力量涉入我們能夠進行的最佳通靈。時常地,相比我們的言語,通過那些靜默時期被傳遞的事物對於管道的體驗而言是更必要的,對於尋求去體驗的圈子而言是更必要的。

肯定地,有些時候我們說:「我們現在要進行一次引導的冥想。」接著我們為你們設置了一副圖像或一個詞語去進行沉思之後暫停。接著靜默就不會讓你們緊張不安了。不過在通靈中,一個器皿必須願意去安歇。

在音樂中有一個休息的符號,接著就會有某種被稱為「總休止符」的東西— 這個符號看起來像一隻小鳥的眼睛,在音樂的手稿中,它通常會在旁邊帶著一個「GP」。在那個點,正在被一個人或合唱隊或唱詩班所唱的歌曲會結束它的樂節,有一種回聲反射出來 進入那個神聖空間 在其中 歌曲被歌唱著 。接著,總休止符就被允許開始,它允許最後一個音符迴響並逐漸減弱。如果一個人正在使用諸如一個管風琴的樂器,在下一個詞句或樂句之前,會有在管風琴上變更音栓的需要,於是就有一種不同的能量作為歌聲的伴奏,這同樣需要花時間。

當我們停止給予這個器皿一些概念時,她並不知道什麼時候將收到下一個概念。因此,她學會擁有完全的耐心。完全的耐心的技藝被這個器皿學會已經有很長時間了。的確,她並不覺得她已經完善該技藝。而我們會說,因為她的服務經過了很多年的重複,即使我們的沉默持續兩到三分鐘——有時候的確是這樣的。她也不會變得心慌了。靜默是通靈的一部分。

讓自我沉浸於靜默之中,這是一個微妙而精巧的技藝。我們相信這是一個值得花時間的服務。如果我們不是用一種和我們的心的根部一樣深入的熱情來相信這點,我們就不會在這裡了。就我們所知,它是將觀念嵌入你們人群的數據流最有效率的方式之一,它對於靈性進化的加速可以是有幫助的。

我們毫無疑慮地知道我們通過這個器皿或任何其他器皿所說的內容 沒有任何事物是新的。的確,有人說過:「太陽下沒有新鮮事。」4 而潛在真理的永恆智慧是一個如此簡單的故事 以致於它逃脫理性的掌握。你如何才能將你自己與所有生命(beings)的合一性內化呢?你如何才能將表面的不完美和最終價值的悖論內化呢?

在你們心智的日常工作日狀態下,也許你無法做到。而我們呼喚所有那些作為器皿的實體,想望改善他們自己 逐漸領悟到他們是誰,因為你們每個人都是器皿。你們每個人都是來這裡接受、祝福、輻射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

你們每個人來到這裡 在完全而衷心的平靜之中接受其他人的愛的給予。因為我們會對你們說,作為一個器皿,你們需要能夠聽到讚美並簡單地說:「謝謝你。」你需要知曉你沒有責任去成為一個「特別」的人,你僅僅要成為自己,因為你自己是完全地充足與完美的。實際上,當你形成渴望去成為一個器皿時,於是我們的信息就匹配你們的器皿了。

最後,也許我們會說,有一個包含在通靈之中的原則,這個原則為 接納(我們)已經給予的東西。你們每個人之所是的人類 擁有對生命體驗的一種驚人儲備。你已經在你的生活中形成很多極好的觀點,你們也許在過去已經在需要的時候 非常有效地向他人提供這樣的觀點了。

當你們作為一個管道 遇到你們已經有一個觀點的問題時,你們將那個觀點放在一邊,這是需要的,因為那個問題並不是你作為一個人類存有而遇到的。那個被你遇到的問題將被一個源頭聽到,這個源頭將通過你回應這個問題,而那個回應不來自於你。把人類的觀點放在一邊 並滿意於 通過你的器皿而進入的內容,無論它是什麼,這在其自身就是一門藝術。

現在我們請問關於這個特定問題 是否有來自這個團體的另一個詢問,這樣我們就可以在我們轉移到[這個團體中可能會有的]其他問題之前 精煉這個問題。我們是Q’uo群體。

是的,我有一個問題。肉體在通靈時會緊張嗎?

我們是Q’uo,覺察妳的問題,我的姐妹。我們通過這個器皿提供的通靈屬於一種在其中 肉體上完全不會產生緊張的類別,除非提供自己作為器皿的實體變得憂慮,由於這種憂慮,實體會產生正常的、人類的、身體上的反應,好比說,也許是一種升高的脈搏或血壓升高之類的反應。

包含在成為一個管道中的緊張不安會相當快速地在通靈的學習過程中通過,因此,我們會說 只有極少的 或完全沒有緊張被包含在這類型與星際邦聯源頭的有意識的通靈中。我們並不嘗試將你們的調音移動到一個更深的層次,或者讓你們進入如這個器皿會說的出神狀態。當你們向我們提供你的器皿的時候,我們對於你的器皿是完全滿意的。因此,沒有額外的壓力來自我們通過你的器皿發送的外部振動。

更進一步,一個團體的電池能量,當它以一個圈子的方式工作 並察覺到能量的混合,同時用視覺化觀想和完全的接納依靠於那種能量的混合時,它創造出一種強有力的附加振動上的穩定性,這種穩定性同時作用於被團隊中 各種管道接收到的能量及其產出的能量。

這個器皿經常評論,當有一個優秀的團體坐在那裡時,該工作集會不會讓她感覺較不好,不會感覺較沒有活力,而是感覺更好和更有活力。這是因為一個團隊的混合能量,當它們和諧一致地工作時,就好像那麵包和魚餵飽五千人一樣,在那兒 有一些麵包屑和一些魚片,它們被分開 接著分享,為全體創造了一種富足。

在超越你們自己的靈光的單獨振動 並與其他人的靈光無懼的聯繫,這其中有極大的力道。你們每個人都是一道強力的光。的確,你會對於在日常想法的起伏中 你持有何等無限的力量感到吃驚。然而,當你們在一起時,你們是以指數級地 更加強而有力。

愛的能量一直與那些嘗試在服務他人中進行通訊的人們很好地調合。一旦他們已經把小我擋在門口,就會有一個神聖空間被該通靈圈創造出來了,這個神聖空間在通靈進行的過程中會促進健康的重新平衡和情緒的穩定,這樣你們每個人都接收了彼此靈光的禮物。

每一個人都有獨特的強項。那些強項和禮物是你們在這圈子中傳遞的事物。肯定地,你們每個人都在傳遞那些你們也許不認為是長處或禮物的東西。然而,在一個通靈圈的神聖空間中,那些事物會視為諧波,它們將會增加你們向彼此提供的禮物的美麗和音色。因此,一般而言,實體將在通靈圈子的體驗結束時感覺非常好,也許比他們在剛開始這個工作時所感覺到的 要更好。

我們能進一步地回答你嗎,我的姐妹?

那就足夠了。那個回答好極了。謝謝你們。

我們感謝你,我的姐妹。在我們剛剛回答的那個主要詢問上,現在是否有另一個後續問題呢?我們是Q’uo。

是的。通靈的技藝,無論是出神通靈 還是有意識的通靈,如我所理解的 和我在自己的生活中看到的,具有極大的好處的。在最近的一百年間,它看起來似乎在向著出現更多通靈的方向發展,尤其是在最近的三十年到四十年。隨著我們現在很快就要離開雙魚座時代 接著進入寶瓶座時代,隨著地球媽媽進入早期的第四密度,好比說,一直到下個四十年、五十年或一百年,這種特別信息傳遞的媒介可能會如何改變,它在效果上 你們能預測有任何顯著的改變嗎?

我們是Q’uo,覺察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我們同意你 在過去數十年時間中 你們的文化對通靈程序的瞭解有一種增大。然而,我們會向你們提供的概念是,在第三密度中 從來沒有哪個時候 這個程序是不在進行的。在其他的時代,這樣的通靈被視為是先知、神諭、預言家、算命者的作品。實體們塑造他們的通靈的努力方式極大地依賴於周圍的文化。我們認為,自從你們的密度的開端起, 諸如我們這樣的源頭,以及內在層面源頭,都提供了大量與實質的信息。

你們的第三密度的通靈過程上的體驗不大可能改變超出這些人與生俱來的改變的範圍。這些人指的是生來就帶有較薄的面紗並擁有更多的能力用一種顯意識的方式來處理潛意識資料,他們的人數逐漸增多。 這意味著在即將到來的日子裡,通靈也許會有更多的成功時刻,它們會準確地提出對於周圍文化的思想過程可能是新穎的觀念。

的確,隨著這個器皿多年以來與我們進行的工作,我們已經發現我們更加能夠通過她來介紹新的觀念,也就是說,那些她尚未想過的觀念。當然,只要這個星球上的第三密度的人群繼續存在,在這種特殊的禮物被提供的方式上,將不會有一種海量巨變5

讓我們在一定程度上 談談這個問題— 第四密度會如何發生在行星地球上。去想像某個一個人從未見過的事物,這是困難的。把第四密度的地球對比第三密度的地球 我們能夠向你做出的最接近的解釋是:每一個密度都是一個幻象。這些幻象套疊在你們行星的能量場之內。因此,第二密度的地球和第一密度的地球一樣是你們可見的,因為看到諸如那些密度不會困擾你們。當然,你們看到你們自己的密度。

我的兄弟,對於第三密度的實體們,當第四密度散佈於你們自己的密度時,看到第四密度的全景會非常令人感到混亂(錯位)。因此,直到你們行星的第三密度人群在這裡結束其工作之前,都將不會有第四密度的顯化。

想像這樣一個遍及你們星球的巨大人群是如何收縮 接著消失,這對實體們是非常困難的。而我們會對你們說,投生到這裡的實體將會越來越多地是那些(身體)雙重啟動的實體,直到最後,憑藉最大的或然率/可能性的漩渦來看,在大約你們的一個世紀的時間之內,將不會有純粹的第三密度實體生活在你們的星球上。

那些雙重激活的身體是更加能夠看到是否有進一步投生在這個星球上的必要性。他們將開始自然地避免生育小孩。於是,在那個點之後,通過一個相當快速的過程,該星球上的第三密度的人口將用一種自然與有機的方式確實地縮減,因為有種覺知:黃昏來了、傍晚就在眼前,而那事工已經完成。

那些現在來到這個行星的人,不再對與這個行星的人們一同工作來將他們帶到形而上的畢業感到那麼大的興趣了,他們越來越多地對平衡你們行星所穿著的這件多少有些磨損和破爛的衣服感興趣。在你們行星的人群中 很多人有一種句大的需要去提供一種恢復給全球的大自然。這是因為在你們的人群中 有如此多的人過去曾經對他們的星球製造了傷害,因為他們還沒有能夠打破這個習慣:把地球視為某種要去剝削開採的東西,一再地重複那種進行破壞的傾向。

因此,會有那種渴望 通過做一些謙卑的事情來平衡所有全球範圍內的殘留業力,那些事情是諸如恢復土壤品質、恢復空氣品質、恢復水的品質,以及如何用這一種方式來生活,即在你們日常生活的每一個面向,你們理解你們的行星 和所有那些在其上生活的人都在一起跳著太一之舞 好榮耀太一無限造物者。

我們能進一步地回答你嗎,我的弟兄?

是的,請,但不是在那個特定的主題上。你們之前提到我們當中有些人— 我將不去假定你們是特別地談論這個圈子 還是在全球範圍或第三密度的範圍— 他們將永遠都不會與星際邦聯的任何實體建立聯繫,因為他們落在你們的振動之外。你們能在那一點涉及到這個團隊的方面 多詳述一點嗎?請。

我們是Q’uo,相信我們覺察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有大量各式各樣的廣播電台正在廣播,當你在汽車上或家裡打開收音機時,你可能會從談話的電台調頻到古典音樂電台,到你們的全國公共廣播電台,再到搖滾樂,爵士樂,嘻哈音樂,冷爵士樂,前往音樂和思想的所有不同流派。類似地,在你們星球上 有些實體擁有一種個人特徵的調音,它們與我們剛剛提到的那些可能的選項一樣地寬廣。

因為你們希望成為星際邦聯的管道,你們已經創造了我們為了與你們進行通訊而需要的振動的層次。這就是一個「物以類聚」的主題了。如果你們不是與我們的振動相容,你們就不會對先前從我們的源頭通過這個器皿進行的通靈產生反應了,你們也許同樣對聽過的其他器皿的通靈有反應,這些器皿也具有這種特定類別的傳訊標誌,這個器皿稱之為「星際邦聯的傳訊」。

有一些通靈的源頭並沒有選擇將自己識別為星際聯邦的源頭,例如那些源頭已經傳導過來的本文,這個器皿稱之為《新典範之手冊》6。那些管道確實接收星際邦聯的源頭,不過,他們並不想要用一個諸如Q’uo之類的識別名字染色他們的通訊,他們沒有用那種方式來表達自己。然而,他們是在星際聯邦的能量或振動範圍內振動的。因此你們早已把自己整理好 並已經開始選擇你們想要的廣播電台,它是Q’uo的廣播電台或另一個星際邦聯的源頭[可能更佳地適合你們的需要]。

我們能進一步地回答你嗎,我的兄弟?我們是Q’uo。

最後一個問題— 這是一個無聊的問題 但我想要知道答案。服務於太一無限造物者的眾星球邦聯,這個詞語的字母易位造詞是:抄襲的(COPISOTIC)。星際邦聯有沒有任何實體會以任何方式、以任何形式因為那個特別的想法而被冒犯?

我們是Q’uo,我的弟兄,我們發現那個想法很令人滿意(copasetic)。

[大笑]

非常感謝你們。

我們感謝你,我的弟兄。我們是Q’uo,現在請問是否有另一個詢問呢?

是的。在幫助恢復星球上,我們如何能夠學會更好地與植物提婆和自然精靈一同工作?

我們是Q’uo,覺察妳的詢問,我的姐妹。因為能量正在衰微,我們發覺無法向你提供這個問題應得的答案長度,簡單地說 提婆已經你們一同工作了;它們的心的確是憂傷的,因為人類沒有看到它們、沒有感覺它們,沒有與它們一同工作。當人們最終知曉那些樹木與灌木都是活生生的實體時,就有喜悅從每一棵樹木和灌木中躍起了。

因此,我們簡單地說當你開始知曉這些植物靈的真實性時,那些連接將開始深化,你與它們之間的關係也將變得繁茂。

現在有最後一個詢問嗎?我們是Q’uo。

是的,Q’uo。我正在嘗試創造一個通靈者的團體,它是在一個有經驗的通靈者監護下。我們同樣覺察到 通過這個管道有大量的工作已經被帶入了。那種特別的通訊會染色正在被創造的管道,關於對這種染色樣式的預期上,是否有任何應該關注的事項?

我們是Q’uo,相信我們理解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新的管道將用他們已經聽過的相同方式[由更有經驗的管道提供那些概念] 來表述或轉譯被給予他們的觀念,這是不可避免且無害的。的確,一次通靈聽起來與那個人說話多少有些不同,容我們說,這種傳統是值得尊敬的,因為,的確古時候的先知同樣用與他們說話的風格多少有些不一樣的風格來發言。不僅僅是經過很多個世紀,而是經過了你們時間的數千年,這種傳統被繼承下來。這個器皿的說話的正式用法呼應多少有些古老的通靈風格 或者,容我們說,先知風格,它們已歷經世世代代流傳下來了。

相比於管道在日常生活中說話的詞彙和風格,它更多是那個被使用的能量種類的一種工藝品。有一種莊嚴和神聖感環繞在通靈體驗周圍。在對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服務中 和在對那一刻的察覺中,有種將一個人全部的存在都放在一邊的感覺,於是你需要去說的言語 就是被給予你的言語了。當那些言語流過時,它們與你共鳴,感覺起來是神聖的。因此,當新的管道將那些接收到的觀念轉譯為言語時,就有一種自然傾向去提供比日常生活稍稍升高的風格;透過作為一個器皿的莊嚴 傳導那些想要協助人類發展的想法。

會有那種覺知,即某件特別的事正在發生 而人類需要提供能量來讓那種感覺成為通靈的一部分。我們發現所有這一切都是有益的,的確,值得注意的是,這個管道仍然擁有大量的通靈之工藝品,那些措辭和風格,是她從那些教導她的資深管道那裡學到的。然而,在很多年的通靈過程中,一直精煉她自己的風格,也許是一種標準化,因此她自然地 一次又一次地重複許多措辭。

當新的管道成為有經驗的管道 並自然地超越他們的老師時,他們同樣將找到自己的風格,這種風格可能會包含很多他們從老師那裡學到的風格元素,然而將不可避免地 包含越來越多數量的新穎措辭 在特定的情況下表述事物的更喜歡的方式,它們基於那個特定的管道的天生的性格和特質。

從我們的立場 我們不會說新的器皿重複有經驗管道的風格是有問題的。毋寧說,我們認為,困難存在於,新的器皿對通靈的產物感到滿意,而這些產物似乎是某種他們可以用人類的觀點知曉的事物。

將這樣關於通靈本身的觀點放在一邊 直到通靈的集會完全結束之後的一個點,這是好的,(否則)它會引起一個新進器皿的痛苦,並感覺到 也許他完全沒有通靈 而僅僅只是在從他人類的記憶中 重複他在其他通靈資料中 如此經常地聽過或讀過的措辭。

如果一個實體可以對這樣的重複保持不害怕,那麼就不會有無論什麼傷害了,它僅僅是學習通靈的一個自然的步驟。

我們能進一步回答你嗎,我的兄弟?

不了,謝謝你們。

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

我們發現這個器皿的能量和團體的能量衰微了,因此我們將離開這個器皿和團體,我們因為你們的陪伴的喜悅 和你們探尋的心 而感激你們每一位,你們探尋的心引領著你們留出時間並創造出一個神聖空間,在其中 你們可以學習、成長、服務。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Adonai。Adonai。


  1. [footnote start]

    在我們開始這次會議時 一輛救護車駛過了。

    [footnote end]
  2. [footnote start]

    該器皿提到的夫婦是:安妮·班克勞馥和梅爾·布魯克斯。

    [footnote end]
  3. [footnote start]

    transduced的意思根據www.dictionary.com 是 從一種能量形態轉變到另一種。

    [footnote end]
  4. [footnote start]

    《聖經》《傳道書》1:9-10:「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後必再行。日光之下並無新事。豈有一件事人能指著說,這是新的。那知道,在我們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

    [footnote end]
  5. [footnote start]

    Sea change在www.dictionary.com 中的解釋是:一場驚人的改變,在外觀上的改變,經常是好的改變,或者任何重要的轉變或變更。

    [footnote end]
  6. [footnote start]

    這本書[Handbook for the New Paradigm]可以在www.nomorehoaxes.com 網上下載。如果一個讀者希望有這本優秀小書的一份免費副本,他們可以寫信給 info@nohoax.com 索取一本。

    [footnot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