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view] 今天晚上的問題是:這個行星充滿了眾多與造物者、(宇宙)造物、靈性探尋相關的模範、道途、理解,每一個都易受到各種各樣不同詮釋的影響,大多數是在極性上是混雜的。有廣大的靈性資訊系統,都在自我之外,舉幾個例子,好比一的法則、基督教、佛教、印度教、新時代的思想,它們都有印刷品,或以某種方式對自我溝通。一般來說,在真理的尋求者與從自我外部而來的真理的資訊之間的理想關係是什麼呢?一個尋求者如何才能放置這種資訊於自我的內在 [這樣它就可以對於內在的唯一真實權威變得透明 而不會成為一塊絆腳石]?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歡迎你們,在為祂的服務中 今晚我們來到你們中間。我的朋友,能被請求加入你們的尋求圈,這是一種極大的榮幸,在這個主題上— 尋求者與外部的資訊和靈感的表達之間的適當關係— 我們很高興能與你們分享我們的想法。一如既往,我們會請你們每一位在聆聽我們的想法的時候使用你們的分辨力。如果我們的想法看起來對你們是有益的,那麼請用一切的方法與它們一起工作,但是如果任何想法看起來並不是特別地有幫助,我們會請你們將那個想法留在後面,因為我們不願意成為你們道路上的一塊絆腳石或者打斷或妨礙你們靈性演化的進程。我們非常感激你們使用這種分辨力,因為它讓我們分享我們的想法時感覺舒適,不用擔心我們可能會以任何方式侵犯你們的自由意志,我們感謝你們這方面的考慮。

今天晚上的問題與一種適當關係有關,尋求者與他可能聽到或讀到的各種各樣的來自不同來源的事物之間的關係;這些來源提供了哲學的、形而上學的、靈性或宗教的思想系統以及[容我們說]被提議的信仰系統。從我們剛剛對你對分辨力的使用所給予的建議 你很可能猜到了,一個實體信奉任何的思想系統 以致於尋求真理的過程到了停止的程度,我們並不覺得這是合適的。這一點的理由有好幾個,當我們談論這個有趣的主題的時候,我們將從幾個不同的方向來討論。

作為一個基本的前提,我們會聲明,你們每個人有擁有你們可以寬鬆地稱之為真理的事物,它在你的存在之中被安全地保存著並小心地儲藏著。你是一個受造物,你是神性原則的一部分,在你身體的每一個細胞中都展現著真理。在你之內和之外的造物是充滿真理的。你居住在一個從內在和根本上都充滿真理的環境中。

同時,從你投生的最開始,你的文化的能量就一直在忙碌於將一系列傳統式的外在真理,也就是,你們文化的真理,逐漸灌輸到你的內在。你通過聆聽父母和老師而學會了如何考慮你自己,他們向你提供了一個你可以去追求的標準之細目清單,因為它 你就可以感覺正常了。

我們並非貶低這個層次的外在真理。對一個人。如果他希望穿越一次投生而不去妨礙周圍那些人的情感,學習任何社會的慣例是對他有幫助的。然而,這些外在習俗的真理並不會開始提出更深入的問題,關於本體、菁華、目標。

那麼 希望去超越慣例的尋求者,就會被那些相同慣例的假設所吸引 去學習和閱讀那些由過去的智者所留下的智慧的言語。再一次,我們並非批評或貶低對形而上或靈性的主題的研讀— 就好像提問者所指出的一樣,在嘗試去超越工作、休閒、家庭的慣例 以便於發現一個更深的目的、一個更深的自我的菁華 以及一個自我身份的更深知識的過程中,有大量的有趣和引起爭論的想法要去考慮。

該練習[容我們說] 考慮哲學家和靈性作者的想法,經常是非常有幫助的,將心智帶入一系列的焦點,每一個焦點都會拓展觀點並深化共鳴和清晰的感覺。

為了從事這樣的學習,使用智力是必須的,智力和智性食物為心智準備了一個精緻而整齊的佈景。有馬要去騎,那是智性想法的馬,在那匹馬上,有一些地方要去,要去訪問各種實體的各種有趣的想法。我們已經多次通過這個器皿說過,智力是一個給你來使用的有用工具,它不是要被忽略或被留在後面的。然而,被捲入到智性追尋的一般實體,他們會有一種傾向去允許那匹馬駕馭他們,而不是成為那匹馬的主人。也許去考慮馬在現代的等價物,好像一輛車,會更有幫助。一個人不會希望車子選擇你[坐在這輛車裡]希望要去的地方。一個人成為車的主人並用最適合於那條旅程的速度來駕駛那輛車 去他希望去的地方,這個人就是明智的。

因此,我們強烈地建議,讓邏輯智力推理的過程成為尋求者對其相當清醒的一個過程,這樣尋求者就不會在言語和觀點的遊戲中被席捲 以致於真理不再是尋求的焦點。

尋求者擁有他尚未覺察的工具,我們現在查看一下那些工具。我們經常建議實體們在他們尋求時 跟隨共鳴的道路。無論尋求者正在聆聽或正在閱讀的 是我們的言語,還是其他任何作者或演講者的言語,我們都鼓勵尋求者跟隨那共鳴的道路。

你的共鳴道路是獨一無二的。無論你的老師是如何睿智 或者作品是多麼有啟發,一個假定的老師或作者提供給你的 作為思考食糧的每一個事物都與你產生共鳴,這幾乎是不可能的。理想上,那些你所跟隨的概念將是那些當它們第一次被讀到或被聽到時 就會在尋求者內在喚醒一種回憶的事物,就好像尋求者已經知道那個概念 並很高興再一次被提醒並記起它一樣。

在這種尋求共鳴的過程中要被記住的是,語言的性質是固有地受限制的。它是雙重受限。首先,它的局限在詞語必須被串聯在一起來組成句子,句子要被串聯在一起組成段落,如此等等。每一個詞語都有一個支持性的推論的小宇宙,它會因為每一個詞語被放置在其中的想法流動的線路之上下文而讓詞語的集合變得豐富。然而,它依然是有限的,它是固有受限的。

它們第二次受限是因為心智不是根據文字 而是根據概念來運行的。概念是無限的。然而,它們僅僅能夠被人類的心智所表達並通過一個轉譯的過程進入言語的外在顯化之中,這個過程差不多類似一個廚師攤開一個概念的生麵團,用點心刀切割它,將單調的文字進行塑形,並將其烘焙成轉譯好的概念。毫無疑問,大量內容在轉譯中丟失了。

然而,言語有一個可取之處,那就是當它們被發音時,它們參與人類的呼吸。當思想集中的尋求者嘗試新的想法並盡可能地用他的人類心智努力思考時,說話的行動是一個能夠深入原型心智並產生比言語更多成效的行動。因此,言語的特有結構是神聖的,呼吸是神聖的,所以,在與啟發性言語一同工作的過程中,有一種真福涉入其中。

如提問者稍早談到的,述說造物者之名的習慣看起來是個非常強有力的靈性練習,它產生了大量的結果。提問者使用的造物者之名是「太一無限造物者」。其他的實體可能會使用諸如耶穌,佛陀,阿拉,羅摩之類的名字或眾多其他神明的名字中的任何一個,這些名字相似地都擁有攜帶一種菁華和一種能量的能力,這種菁華和能量要遠比表面上赤裸裸的語音和發音重要得多。這是因為,將這些字母用固定的方式放置在一起來形成詞語的組合和對人類呼吸的使用創造了深入原型心智的道路,並從心智與意識的根部之中非常深的地方喚起共鳴。

在佛教的教導中有個古老的故事,一個聖人在他的嘴裡含著石頭二十年才學會變得沉默。我們欣賞這種努力— 為了獲致該能力以包含靜默 並在靜默中感覺舒適。在靜默中,沒有必要用一個點心切割刀去處理概念,那些概念用靈性的安靜而微小的聲音對深邃心智表述。在靜默中,沒有必要在智力的機械上工作。在靜默中,一個人可以休息並允許真理從不可見的無限升起並進入意識,那不可見的無限 即是尋求者之心和相似的宇宙之心。

因為有不同類型的尋求者,他們有不一樣的習慣和想法,我們無法提供一條適合於每個人的可靠道路,就找到正確態度朝向靈感的文字和信息而言。一些實體與哲學性結構有種舒適的關係,能夠沿著很多條道路行走 而不被優美表述的言語的魅力或苦行僧合意的建構所影響。其他實體對於[一個人可能感覺的]美麗、智慧或者深奧的事物的不可言喻之品質是極其敏感的,於是在他自己的過程之內,可能受到誘惑性美麗建構的過度影響。

對於第一類實體,在一個壓倒性地美麗的宗教或者靈性系統中,他們幾乎不會有被席捲的危險。對於第二類實體,他們有種危險:丟失自我 而在自己的頭腦中 去認同那一條思想的途徑。

習慣於一條思考的方式,在其中工作並排斥所有其他的想法或思考方法,這是不是有幫助可能引起爭議;因為 難道不是所有的道路一定會通向太一無限造物者?難道一種尋求上的純粹和聚焦不是更容易去實現對一個宗教的教條或一個特定哲學系統的局限性使用?

我們會建議,在這個第三密度的靈魂學校中 跟隨大量的靈性系統的任何一個來實現可收割能力,這是完全有可能的。然而,你的問題比可收割能力的問題要更加深入。你的問題達到了靈性演化的核心,就是因為那一點,我們認為與所有外在的文字與文字系統聯繫在一起 最有幫助和最適合的方法是有意識地與它們一同工作,全時間在文字、想法、比較等等的周圍創造一種寬敞度,它會給予靈魂不可言喻、難以形容的、本體的空間,因為在每一個啟發性的字彙之間,有大量不可言說的事物,它們創造氛圍,在其中 言語就可以迴響著真理之聲了。

用輕鬆和笑聲來對待靈性尋求者的學習和思考的全部事務,這其中具有很大的智慧。叫做R的實體之前說過,當十多年過去了 而他的靈性尋求已經成熟的時候,他對於產生問題並在他對真理的尋求中獲得答案已經變得越來越沒有興趣。去知曉真理的強烈渴望開始逐漸地轉變為成為真理的強烈渴望,這的確是靈性上成熟的一個標誌。

這不是說,沒有真理或者沒有任何需要去尋求的事物。恰恰相反,我的朋友。然而,被尋求的事物是自我之心。通向真理的旅程看起來好像是一條外部的道路,一種在外面的追尋,簸選他人尋求的收穫 好找到一己的真理。然而,到最後,在尋求者的心識與經驗中,各種各樣的事物開始消散,直到真理本身逐漸上升到意識的表面,於是領悟發生了。那種領悟即這是一個完美的世界,這是一個打開大門 通向未知的完美環境。

在第三密度中,超越所有你知曉和相信的事物,存有那最終覺知的光榮,那就是 一切都是不可知的,萬物都在述說太一無限造物者。一個悖論緊跟著一個悖論,神秘與神秘流動著 並在一的人周圍創造模式。強有力與榮光的觀點與圖像穿過覺知,最終,當尋求者對自己變得透明,他在自己的最核心找到無條件愛的意識之際,那愛創造了他,那愛創造了宇宙;就在那愛中,他與周圍的一切,有形的還是無形眾生,都成為一。

我們願鼓勵,不管渴望怎樣的尋求模式,一種對於尋求實體的速度感和節奏感。它並非一定要一個人在自己身上施加一種限制:每天或每週要有多少時間花費在尋求上 和多少時間花費在冥想上的一種確定的學習速度。因為實體們是永無止境地上下波動的。在一個尋求者的人生中的某個時刻,把自我填滿新的思想,這可能是必需且有用的。而在另一個時刻,避免學習可能是非常明智的。一般而言,我們會說,在使用智力和使用靜默之間,需要有個平衡。因為在靜默中一個人可以允許心智,用一種聚焦和有意識的方式,安置已接收到的信息和啟發。

對於不只希望思考偉大問題的尋求者,日常的靜默肯定是個強健的資源。因為超越思想之處棲息著真理。超越智力之處棲息著洞見。超越知識之處棲息著靈知。

尋求者的旅程是神聖的,一個美麗的旅程,它經常是困難的旅程。有很多個光與影,成長與等待的季節,一切都是同等有益的。相信你自己,相信你的共鳴感,然後享受你的尋求、你的問題、你的答案 以及進入一次人生中的所有事物,這是一次通過靈性的方式與興趣而活出的人生。

在我們向其他問題開放這次會議之前,請問關於這個詢問是否有後續問題呢?我們是Q’uo群體。

關於主要的詢問,我這裡沒有後續問題了,Q’uo。

我們是Q’uo,覺察到我們現在可以開放這次會議給其他詢問了。請問現在有另一個詢問嗎?

Q’uo,我有個來自一的法則資料的摘錄。Ra說:「衡量一個實體的光芒活動層次即是這個相遇點的所在, 也就是南極外在能量與內在螺旋的正極能量相遇之處。當一個實體逐漸逐漸變得更加極化時,這個相遇點也會向上移動, 這個現象已被你們人群稱為亢達里尼... 嘗試提升這個相遇點,卻沒有實現這(提升)所依賴的磁力學之形而上原則 將招致巨大的不平衡。」

我不能弄得非常明白,Q’uo。我想知道你們能不能定義「這(提升)所依賴的磁力學之形而上原則」是什麼?

我們是Q’uo,覺察你的詢問,我的弟兄。磁性的原則與極性有關。一個極化的領域的力道是那同時欣賞磁鐵的陽極和陰極之力道,因此在南極[如他們對它的稱呼]與北極— (實體)尋求通過智能無限的大門獲得資訊或靈感,兩者同樣都有優點和價值,這是要被理解的。

經常地,對靈性食糧又饑又渴的實體們單純地在能量體中一直嘗試去移動得更高、更高、更高,向上進入到更高的溝通、高等智慧、高等信心、等等,他們卻沒有對來自南極、地球自身,透過能量體流入的那種能量給予相同額度的關注。

被認識為Ra的群體建議,當一個人尋求去打開更高脈輪時,同樣必須繼續對較低脈輪的健康和振動給予充分的榮耀、尊重、注意,去欣賞、榮耀那來自太一無限造物者,通過太陽並進入地球的子宮 接著從地球向上穿過腿部和脊椎底部的脈輪系統的底部的無限量供給的能量。對這種能量及其暗示的所有必死性和局限性,需要有一種持續和同等的感激,因為,的確,必死性是一種限制,一個尋求者在行星地球上的存在就參與了這種必死性與局限性。

如此 這成了一件甜美許多的事:活著並知曉去完成一個人在地球層面中的有限任期。那麼,與其因為地球上的東西是幻象而輕蔑它們,叫做R的實體建議,一個人為何不擁抱、享受並參與那轉瞬即逝的事物,品味並歡慶每一個脈輪中的能量。性慾、人際關係、團隊關係— 所有這些能量都是值得的,所有這些能量都需要日常的、體貼的維護,以便於當太一無限造物者的能量從地球以向上螺旋的方式移動時,每一個脈輪閃耀並完全向著太一無限造物者的能量開放。只有當這種向上的運動充分就位並運行順利時,尋求者接著才能夠通過智能無限的大門呼喚那來自時間/空間的無限與無形的世界之靈感。

我們可以進一步地回答你嗎,我的弟兄?

那(答案)非常令人滿意,謝謝你們,Q’uo。

我們是Q’uo,我的弟兄,我們非常高興我們是令人滿意的。請問現在是否有另一個詢問呢?

Q’uo,我有另一個問題,尋求澄清來自一的法則資料的一部份。在那個資料中,Don問道關於在塔羅牌圖像中 獅身人面像的彎曲雙腿,Ra回應說:「該姿態意圖展示兩個項目, 其中一個是畫像中 時間-充滿的角色的雙重可能性。在時間中 休息是可能的,進展也是可能的。如果嘗試混合這兩者,該筆直、移動的腳將大大地受到彎曲之腳的妨礙。」

你們能簡單地定義一下在這個段落的「休息」和「進展」的意思是什麼?

我們是Q’uo,我的弟兄,容我們說,這是一個漫長的故事,但為什麼這個圖像是此刻你的過程中的一部分,這是有些原因的,因此,我們必須將這個疑惑留給你的工作。我們很抱歉,但我們必須跳過這個詢問。

在我們離開這個器皿之前,有最後一個詢問嗎?我們是Q’uo。

我這裡沒有,Q’uo。

最後一個問題來自於我,Q’uo。這個問題來自一個「朋友」。這個「朋友」想知道是否被叫做自慰的活動消耗了本來可以為更高脈輪活動所用的生命能?

對於這個問題有兩個答案,因為有兩個層次的自慰。你們的物種的肉體天生就有性慾,它對性慾有一種天生的能力。如果一個實體不自慰,當時間到了 性能量被累積到了需要釋放的位置時,自慰就會在沒有任何幫助的情況下發生,它將發生在一個夜晚做夢的時候 或者那種性質的某件事。因此,在那個層次上,當有一種性能量的積累 而又沒有與另一個伴侶的合適的釋放方法時,自慰對於為了形而上工作所保留的能量額度或自我的菁華幾乎沒有影響。

然而,有一個合理的觀點認為,就自我奉獻於靈性尋求而言,在其中有個魔法的面向,對於那些尋求者,他們想望把本來會在性釋放中用掉的能量貢獻於捲繞線圈[容我們說]上,這個面向是可以被他們所取用的。

然而,性本身可以被用來表達正面極性和敬拜太一無限造物者,無論是通過手淫或是通過與另一個人的性交,它是同等正確的。在這件事上頭,心智是卓越的。取決於一個尋求者如何感覺他的性慾,他可能發現工作這點是更巧妙的:避免個人受衝擊的性表達,保留他的性能量為了捲繞魔法線圈,以獲得該經驗。 或者,取決於該實體和他的人格 以及他感覺其身體的方式,他可能發現創造一個靈性上奉獻的自慰是更有幫助的,在其中 目標是去體驗那種性高潮,那即是太一無限造物者的穩定狀態,它是不可表達與無可言喻的無條件愛之強度,那就是在性高潮核心處的狂喜了。

身體是心智的造物。我們願鼓勵你的朋友不要去聚焦於性,直到他可以聚焦於他是誰,如何表達他的菁華,以及如何去感覺最有共鳴的方式以管理他在紅色脈輪性慾方面的人性。

我們能進一步地回答你嗎,我的弟兄?我們是Q’uo。

沒有了,該朋友(嗯哼!)謝謝你們。

我們是Q’uo,我們為這些至為有趣的問題感謝你,我的弟兄。我們感謝這個團體中的每一位留出時間、關注、愛。尋求真理。叫做R的實體說,他不真正理解我們是如何僅僅因為你們聚集在一起尋求真理 而發現你們擁有如此的勇氣和完整性,不過 我們對你們說,我的弟兄,一個能夠真正地將他自己當成造物者的一個值得和有價值的部分的人,這的確是稀有的實體。

在你們位於行星地球上面的夢境中,這個尋求真理的目標之中有價值,這完全不是明顯的。我們發現 當諸如你們自己這樣的實體如此做的時候,這是一件美妙的事情,我們為這種努力而感謝你們。我們無法告訴你們 當你們一同創造這個神聖空間時,你們調和的靈光是多麼美麗呀!

現在時間到了,我們帶著感謝、祝福和我們的愛離開這個器皿和團體。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 Adonai。Adonai Va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