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 The question as we quote it is, “There is the phrase, ‘winning over the self,’ which is another way of saying, ‘knowing and accepting the self.’ Is there a similar process that occurs to that of the calling? Do those portions of the self that desire love gain power so that the more the call is made, the more the desire is made until [the] square of the resistance within the self is overcome?”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在為祂的服務中,我們今天來到你們中間。感謝你們呼喚我們來到你們的尋求圈。回應你們的呼喚是我們的榮幸和快樂。我們很高興與你們分享我們的簡陋想法。然而,一如既往地,當你們在自己的靈性過程中前進時,我們請求你們在從我們的想法中選擇撿起某些想法並將某些想法留在後面時 使用你們的分辨力。如果你們留心使用分辨力,那麼我們就可以感覺更加自由地去提供我們的想法。我們感謝你們這方面的考慮。

今天你們問 關於知曉自我和接納自我的過程,或者如G實體提出的,贏得自我。你們想知道是否有一個主導的倍增過程,因此當這樣過程發生時,能量就會變得更強,自我就會更快地被收集起來 進入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

肯定地,我的兄弟,在這樣的推測中是有真理的。然而,認為當你更多地工作的時候會有一個倍增效應,這並不是將自我收集進入開放之心的精確過程。我們將在稍後回到這個觀點,因為這裡確實有一個在起作用的倍增效果。只是它與你的詢問多少有點不同。

目前,讓我們查看這個知曉自我和接納自我的過程。我們會承認 要完全地知曉自我是不可能的。只有在造物的八度音程的第七密度 開始漸漸融入無時性,心/身/靈成為一個心/身/靈全體的位置,自我才會被完全地知曉。這種心/身/靈全體將其神秘的、一直變動的信息提供給第六密度中期的自我,並允許自我的第六密度版本成為高我,接著 提供給第三密度的投生的實體 作為一個有益的信息和指導的源頭。

然而,來自高我的心/身/靈的禮物並不具備一個明確的、有限結構的性質或一個裝東西的盒子。就如同所有實體一樣,它充滿神秘和悖論,因為實體們在無限造物者的影像之中,而無限造物者的本性富含神秘與悖論。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無法說在一個人更好地知曉自己時 會有一個精確的倍增效果。因為那個工作是永遠都不會被完成的。

確實,今晚 和你們談話的我們感覺到,完整地表述我們自己的本性是我們無法勝任的挑戰。然而,對允許自我定義的問題固有於我們的振動或菁華中,我們已經對此感到滿意。

我們必須要建議的是一個關於週期的討論,它是靈性尋求者的一個不可避免的部分,以及在那些週期與自我的中心菁華之間的動力學,非常明確地,該中心菁華並沒有將自我所有的片段都收集起來,不過,它對於自我非常、非常重要;那是自我當中擁有焦點的部分。

或許你已經注意到,在你尋求太一造物者的愛與光之際 伴隨的焦點的數量會有變化。在某些時點,有一種清楚和清晰的感覺,屬於全然的渴望;並且一心一意地尋求知曉造物的真理,同時處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臨在之聖幕中。在其他時候,說那些相同的言語是有可能的,然而卻無法感覺到渴望的強度,因為你已經失去了焦點。

我們將談到的週期有好幾個。第一個是在道路上的新手和接下來在道路上 更有經驗的實體的週期。它以一種無法預測而且相當緩慢的方式循環,因為一旦尋求者覺醒並走上他的靈性演化的道路,並不知道什麼時候第一波的激動會逐漸消失。

初始的激動和那種美妙的感覺是你擁有的具有巨大價值的珍寶,它可能會持續幾年、幾個月或幾個星期。然而,不可避免地,在你自己和那尋求造物者的無限可能性之間的蜜月期會逐漸消失,對於那些曾經讓你感動得幾乎要落淚的理想,可能就只是口頭上的支持了。

這就好像有時 你的能量體是一條奔湧向前的溪流,而在其他時候,卻是一個乾枯的河床。你看著那個激流湧進、水沫飛揚的地方。而在所有水都流走的地方之下,它是乾旱而破裂的,你正處於自己的靈性進程的一個旱季。

在那些乾旱的時刻,希望去贏得自我的尋求者在他的內在擁有一個巨大的資源,那就是他的意志。一個知曉他是有力量的實體的意志能夠戰勝任何自我內在的阻礙,那意志的機能是被記憶所餵養的,那記憶屬於當自我被提升和事物是非常清晰的時刻。

在每一個尋求者的生活中,有些時候 造物者是靠近的,連結是甜美、純淨、強健的。在乾旱的日子裡,對於靈性尋求者而言,記住那些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激流澎湃的時刻是極有幫助的。

這就彷彿你的意志是一根蠟燭,你日以繼夜地讓它保持燃燒。有時這不是必須的,因為世界充滿了陽光。然而,在那些靈魂的暗夜中,卻只有你的意志的蠟燭。感受那在你內在的意志的鋼芯,聚焦於它,讓這根蠟燭在好季節和壞季節中都不斷地燃燒。

我們將談到的另一個週期是身體上的成熟週期。一輩子包含了升起和落下。在那些升起的時候,關於包圍尋求者的共識實相和他在那共識實相中能夠發揮功能的技能,在幾乎所有的時間 都有一條進行中的學習曲線。在這一生的早期時候,經常發生的情況是自我無法被自我所知曉,因為有如此多要學的東西,有如此多要處理的事情,於是尋求者就沒有心理和情感上的閒暇 以一種無牽絆和旁觀者一般的焦點來沉思自我。

在生命的拱形頂點的位置,有一段時間,在那期間在共識實相中發揮功能的能力已經到達可接受的標準,對於尋求者在他的生命中需要去做的事情而言;在那個位置,他開始自由地選擇他的想法並跟隨他的想法到它們可能去的地方。在很多方式上,這是一個受祝福的時刻,然而它也帶有自己的挑戰。

當尋求者確實聚焦於知曉他自己的時候,他獲得很多的信息,它們當中有些是可信賴的,有些不是。這是由於有很多的內在聲音喜歡分享它們在關於你是誰的問題上的意見。那些聲音有些是父母的;其他聲音是老師的聲音或用一種確定的方式指導你的權威人物的聲音,它們滲透你人格的外殼並成為在那裡扎根的思想形態。而那些聲音仍舊是會被聽到的。

它們不是你自己的聲音。就好像任何嘉年華會的哈哈鏡中扭曲的形象一樣,它們是被扭曲的聲音。父母或權威人物都不會知曉你。確實,你,自己正在努力去知曉你。當你向著自己的想法和在你體驗每一天的概念化的過程開放時,這挑戰就是找到你自己的聲音。

當此生進入日落時期,肉體功能衰退,再一次,它會看起來 彷彿一個人只有很少的時間來處理靈性的問題,確實,一些年老的實體的情況是他們會因為衰退的心智而感到困惑。然而,在很多情況中,尋求者的生命的夏天可以一直延續,直到肉體呼出最後一口氣,在死亡時被留下,以便於靈魂可以再次進入更大的生命。

對於一個剛剛開始從成為成年人的學習歷程中解放出來的實體,去意識到已經有一個漫長的、緩慢的學習曲線,這是很好的,這條學習的曲線已經在有機體的心理複合體上,尤其是在情感上放置了可觀的壓力。因此,當尋求者覺醒並開始感覺可以自由地學習共識實相時,開始再一次用包含焦點和熱火之概念的方式凝視內在,這對於他是很好的。

當尋求者開始充分地意識到他周圍的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一面鏡子的時候,在那種領悟中會有一種「太多信息」的感覺。尋求者該不該用完全的真誠將別人對他說的每一個詞語 以及與另一個人的每次互動都視為關於自己的信息? 如果是這樣,隨著時間的流逝,信息就會以指數方式迅速堆積起來。然而,靈性的尋求者真是在一個鏡子的大廳之中。每一面鏡子都是扭曲的,卻給予了某種信息。

一個人如何注視他的自我?眼睛向外看,它們並不向內看。要如其他人看你一般地 看你自己是不可能的。因此,進入這場遊戲中 [容我們說],將每一個人視為你自己的一面鏡子,並對那鏡子正在告訴你的事情進行沉思。

要看入某些鏡子是困難的。如果你正在和一個殺人犯互動,為了將那面鏡子所持有的信息關聯起來,那麼你必須在自己內在發現那個殺人犯。很多時候 你將發現自己在迴避特定的情境或特定的關係,而在那迴避中有更多的信息。

這個器皿在描述綠色脈輪或心輪能量中心時寫道,它就好像聖彼得大教堂一樣,主體的結構曾經是總督的私人禮拜堂,現在它是一個大教堂。1 儘管大教堂的結構是雄偉而巨大的,它因為在那建築前方的廣場的尺寸而顯得矮小。在聖馬可大教堂的照片中,那個巨大的前院總是擠滿了成千上萬的遊客,鴿子在遊客中行走,啄食遊客扔出來餵牠們的任何東西。這是一幅相當準確的圖像,在某種程度上,(代表)尚未被整合到你的菁華自我中的你自己的那些部分。

在這裡 我們可以使用「贏得自我」這個短語,因為當你站在開放之心的那個外部院子的時候,你可以有意地、有意識地進入你自己的內在工作中,當你發現自己每一個漫遊部分的時候,拾起它並將它帶入你的心中。

去愛你自己的那些符合你的理想的部分,這是容易的。然而,棘手的真理是: 自我不只那些理想主義的部分[可以在一個人關於他是誰的觀念的閃亮櫥窗中公開陳列,容我們說],還有更多其他的部分;它們藏在陰影中,尚未被擦亮,尚未被撿起,肯定尚未被認出,它們等待著你的注意。

這個東西不是一個線性過程。這是某種類似家務的事。你會一直回到自我的廣場上 並從那個陰影面認出自己的一個新的部分。接下來就是去贏得自我之心、表達你對它的榮耀和尊敬的感覺 並要求它將自己整合到你裡面的時刻了,這樣它的黑暗就會變成你的長處而非你的弱點。對自我的這場探求將永不會終止。

與那個真理對應的真理是,你已經是一個完美的存在了。你已經是一個心/身/靈全體了。你的存在的最核心之處的火焰與那貫穿你正在體驗的造物之八度音程,在所有密度中燃燒的火焰是相同的。因此。理性心智去知曉它自己的努力的對應物就存在於完美的自我之動態關係中,已經完善的自我,在你內在蘊含的那個自我,尚未被發現的,在大多數情況下 (它是)未知的,未被探索的。

這就是為什麼冥想是如此有幫助的原因。

在冥想中,你已經接受了在智力上你不知道你的菁華或你的本質。

在冥想中,你在未知中歇息。

在冥想中,你不是在嘗試去解決任何事情。

在冥想中,你不再對自己談話,或對造物者談話,或完全不再談話。

在這種腦力心智的停止中,對於希望保持聚焦的尋求者,有一種極大的幫助。 有一個火焰,一個意識,一個偉大的、完全的愛;它是一種巨大的慰藉與緩解— 從你的人格以及所有你認為你知道的事情中逃脫出來,接著休息,被包覆在開放之心的至聖所提供的溫暖毯子中,依偎在在全能者的膝蓋上,除了存在,沒有任何要去做的事情。

我們之前說過我們會回到倍增效果的構想,而這就是我們現在做的事情了。加倍的部分與你嘗試去知曉和接受的自己的部分是沒有任何關係的。它與你的信心有關。因為你不需要去伸手觸及或奮力爭取。你不需要去做任何事情。因為你已經是一個被無限太一所創造的存有,充滿力與美。

當信心是新的時候,要保持信心是困難的。在面對一己的個人缺點時,當它被自己感知到的時候,要知曉一切都好,這是困難的。有如此多去拒絕自己或拒絕自己的某些部分的誘惑,在大多數實體身上,這幾乎是無可抗拒的。然而,既然你已經領會信心,你可以對其堅定不移,在你存有的深處知道,你是好的,用聖經的話說,人是被創造的,上帝看到人是好的,非常好的。[^2]

信心讓你在感知的混亂之中穩定下來。外部的感知會一直帶來衝突。真理永遠是難以捉摸的。不過,當你對自己和你的設計的先天優秀擁有信心時,你就會安然度過因為不喜歡自己的一些方面而出現的危機,你會在暴風雨經過之後發現自己仍然站立著。下一次在你的心、意、魂之中發生惡劣天氣的時候,你會發現不管外部情形如何 保持信心要更加容易了。從那以後的每一次,你都發現保持穩定、信心、平靜會以指數(躍升)的方式變得更加地容易。

信心的機能,這是所有第三密度實體與生俱來的一個驚人機能。我們鼓勵對該詞語本身沉思,因為在其中 存在著數不清的奧秘和無限之光。對某個可以依靠的事物發展信心的機能,無論它是一個人、一個理想、或某個對你有特殊意義的圖像或圖示,這經常是個偉大的幫助。

我們會鼓勵探索那些召喚你的人、圖像、圖示、標誌。如果你發現一個或兩個特別與你產生共鳴,那麼當你工作、當你玩耍的時候、吃飯的時候、睡覺的時候,找到方法將那些圖像放在你的視野中。因為它們會提醒你:你是誰,並且使你更加容易地 重新獲得靈性尋求者以信心為中心的立場。

我的兄弟,我們回到「焦點」這個字彙。一個人很容易將自己感覺為是一大批多少有點聯繫但卻未必是同等重要的部分的集合。我們請你深深潛入到那感知的表面之下,進入到你自己的核心之中— 那核心從未離開過太一無限造物者。深深潛入,帶著愛潛入;帶著絕對的確定和信心潛入吧。

[磁帶第一面結束]

(Carla傳訊)

一次又一次,願你的信心之旅被光充滿。願你在旅程中 擁有晴朗的地平線。

此時,請問這個團隊是否有其他的詢問?我們是Q’uo。

將額外的情緒轉化為心智和情感上的清晰,你願意討論一下它的靈性原則嗎?

我們是Q’uo,我們覺察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情緒被給予的尊敬比起它應得的(尊敬)經常是少得多的,這是因為它們並沒有被視為它們之所是— 深邃流動的河流,而是被視為對於一個平靜有秩序的生活來說,多少有點麻煩的障礙物。

我們在這裡願使用烹飪的類比,我們將大多數實體允許他們的情緒運行的方式與「快餐」做比較。它很容易得到,很容易被吃掉,在食物裡卻沒有多少營養。這就是表面的情緒狀況了。就好像落在硬質土層上的雨一般,它要提供任何有益的信息或去任何地方都是很困難的。它們僅僅撞到了意識並彈開,確實,有時候它們看起來是相當多餘的。

然而,如果一個廚師對食物有極大的熱愛,即使這些食物包含的原料與快餐食品中的內容一樣,廚師還是會仔細地,帶著愛準備它們,那些相同的原料就會產出多得多的營養了。情緒也是一樣。表面的情緒通常是相當混雜的。然而,當一個人能夠與他的感覺共處,觀察它們就好像它們是來喝茶的客人一樣,慇勤而禮貌地款待它們,與它們坐在一起並聆聽它們,接著情緒就感覺到尊敬與榮耀了。這會允許它們越來越深入,並將表面的自我與意識根部的最深部分相互連接。因為如果情緒被允許經歷純化的過程,這就是情緒最終會成為的事物了。

當情緒被純化時,每個情緒都有一種美麗,它是沒有扭曲的純粹情感。因此,我們會說,與其將情緒視為某種要去處理的事情,一個尋求清晰的人需要花時間去榮耀那些看起來如此不方便和多餘的情緒。在身體上花時間去處理情緒是非常有幫助的。情緒會呼喚你,對於這些正在用特定色彩與你談話的客人,當你能夠用與它們坐在一起的方式來回應情緒的呼喚時,接下來那些顏色會逐漸失去表面情緒的混亂特徵並變得原來越清澈。

我們能進一步地回答你嗎,我的兄弟?我們是Q’uo。

是的。Q’uo可願討論一下,在非暴力溝通理論中,正面情感表明一個普遍的人類需要已經被滿足;以及,負面情緒表明一個普遍的人類需要尚未被滿足;這兩者建立的聯繫背後的靈性原則?

我們是Q’uo,我們相信我們理解你的詢問。我們不會對這個陳述爭吵,那就是正面情緒表明一個普遍需求已經被滿足 而負面情緒表明一個普遍需求沒有被滿足。我們完全地贊成第三密度的實體的需求和渴望是普遍性的,因為,確實,萬物是一體的。

關於這個陳述 我們唯一的保留意見是情緒有一層又一層的層次,人類的需求也有一層又一層的層次。因此,就如同一些負面情緒在那方面確實是無法向尋求者提供真相一樣,一些正面的情緒聽上去是虛假的。

從嘗試去理解一個人的情感的意義上而言,將情緒的概念與普遍需要的概念進行比較,這肯定是有幫助的,因為它看起來為一個人的需求賦予一個心理上的確認,這樣情緒就不是一個要去感到難堪的事情,而是給人格之中正在發生的事情的一個需要的信號。也許可以在這裡應用的靈性原則就是萬物一體的原則,就好像嬰兒的哭喊表明它餓了一樣,情緒源自那飢餓的哭喊。

我們會喚起的外部的靈性原則是平衡的原則,它表達了普遍的人類情緒和人類本質的無限與神秘。對於一個願意用他完全的關注與尊敬來穿透每一個情緒的人而言,有各種道路進入一座接著一座的山,並多次地提升人類情緒的品質和純度。

我們是Q’uo,此時,請問是否有最後一個詢問?

是的,Q’uo願意討論一下在諸如羅密歐與朱麗葉之類的 一見鍾情背後的靈性原則嗎?

我們是Q’uo,覺察你的詢問,我的兄弟。但在這個例子中 看起來沒有一見鍾情可以適用的靈性原則。經典的羅密歐和朱麗葉的一見鍾情是實體們在他們十來歲的時候一個故事。在人生中的這個時間,不大可能有來自前世的滲漏記憶或有那種特性的東西可以創造一個靈性的鏈結[在其中 一個人可以凝視那種吸引力]。

然而,是這樣的,一個實體擁有一個網絡,包含他在過去的經驗中 一同工作過的人們的靈魂— 當然,過去是一個無法在時間/空間中支撐的線性詞語。在那循環的時間/空間中,每一件事情都是同時發生的,關係的網絡令人驚訝地廣大。很多時候 當一個實體遇到另一個,一種共鳴就被建立起來,這種共鳴是不可否認的,它通常比一般認為的那些情況深入的多,深刻的多。

在那些情況中,在一次投生中 已經計劃在某種服務或某種投生課程中一同工作的實體們會找到彼此,這是相當可能的。對於一個希望去進行靈性工作的實體,那是一個非常有希望和正面的事情。對於一個你與之一同分享你的禮物並一同探索你的挑戰的人,與其結伴,這是極其有幫助的。

在這方面,我們可以指出,通過數十年的提問,在這個團體中 一直有種趨勢,去探訪一見鍾情或命運多舛的戀人或靈魂伴侶的現象。我們認為,事實上,在造物回歸其完整的靈性重力並返回太一無限造物者之前,每一個人都是彼此的靈魂伴侶。

我們現在將讓出這個器皿和通訊,因為這個器皿正在變得疲倦了。請容許我們說,能夠與你們分享這次冥想並成為你們工作集會的一部分,這是怎樣的一種快樂和榮幸呀。我們再一次感謝你們詢問我們的想法。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 Adonai。Adonai。


  1. 這份資料來自她的書《活出一的法則- 首部曲:我的選擇》路易斯安那,肯德基,愛與光研究中心,2008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