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Laitos。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歡迎你們。今天 我們感到快樂和榮幸 能與這個器皿和你們每一位在一起。我們非常榮幸和高興能夠與這個發展(通靈)管道的團隊一同工作。我們想感謝你們每一位向這個服務貢獻了你們自己。與你們每一位一同工作是我們的希望。一如既往,在所有我們通過任何在場的器皿所說的內容中,請拿取那些與你們產生共鳴的觀點與概念,並將其他的留在後面,因為我們不願意成為任何人的絆腳石。我們感謝你們這方面的考慮。

我們想在這個下午講一個故事。我們將從這個器皿開始沿著順時針繞著這個圈子移動,我們將嘗試與你們每位一同工作。當你們沒有通靈時,我們請你們繼續為你們的器皿調音,感覺那繞著圈子以順時針方向移動的能量,並依靠著那共享的順時針運動之能量,它為團隊中所有人強化該通訊。

我們想實驗在每一次轉換通訊時 避免識別我們自己的身份,而讓故事前進,這樣就可以提升故事的連續性。然而,如果你們任何人希望去表述:「我是Laitos」,作為你個人與這個能量的工作的一部分,這是完全可接受的。

很久以前 有一個非常特別的天使,它漂浮在你們星球的天堂中的一朵雲上。她非常想要成為一個人並投生到地球上生活。因此她去問領頭天使 是否有可能離開她的雲朵並進入地球層面的塵與土的世界,因為她認為 也許能夠在投生的時間中服務愛的目標。

我們現在將這個通訊轉移到叫做G的實體。我們是Laitos。

(G傳訊)

當她來到領頭天使的面前... 解釋她想要完整地經歷在地球上的生活時,領頭天使詢問她:「既然你攜帶了一種女性的能量,你在地球上想要保持作為一個女性的存在,或者你想要體驗地球人認為的 與女性相對的性別呢?」她想了一會兒,她說:「哦,我想要在可能範圍內最完整的體驗,我知道作為一個女性能量攜帶者是什麼樣的感覺。在這次地球上的人生,我想要攜帶男性能量」; 因此領頭天使說:「就這樣吧。」

領頭天使問道:「你知道關於地球上的環境氛圍以及不同的文化方面的一些事情,所以,對於你想生活在地球上的什麼地方,你有什麼偏好嗎?」這位天使說:「我知道所有天堂世界的壯麗領域,我知道這裡是多麼的舒適 和在這裡生活感覺是多麼好,因此我想體驗一個對我不是那麼輕鬆的環境。」

領頭天使問道:「那個地方可能在哪裡呢?」該天使回答:「我想要進入一個最黑的叢林,它位於地球人所稱的赤道,那裡非常的熱,它不像這裡那麼舒適。」於是領頭天使說:「就這樣吧。」

領頭天使問道:「對於這一次 你將在地球上生活的一生 你還有任何其他的請求嗎?」

我現在將這個通訊傳遞到我左邊叫做C的傳訊者。

(C傳訊)

這個想要成為人的天使遇到的下一個問題是:「你想要投生在一個什麼類型的家庭中?」該天使陳述:他想要學習愛的課程— 那就是前往那裡的原因。因此,一個能讓他體驗到極大的困難的家庭將是這個小天使想要投生進入的家庭。因此,領頭天使給出了選擇,它將這些選擇擺在了這個小天面的面前並說:「你將可以從好幾個家庭當中挑選。我建議的一個家庭是已經丟失了一個小孩的家庭,當你進入這個家的時候,它將不能給你很多的愛。」

小天使接受了領頭天使的建議 接著說:「這就是我將要出生的家庭。」這個小天使能夠提前看到它的人生,它看到了將發生在他身上的主要課程。當他看到這些事情時,他對於將會擁有的 即將到來的投生感到興奮。他知道他會有一個妹妹,將在他之後出生;他將能夠將父母給予他的一些愛給予妹妹。

領頭天使也向這個小天使顯示他的妹妹將有身體上的困難,小天使感到非常激動— 即將和他的妹妹一起學習愛的課程。

唯一還沒有做的事情是選擇死亡的型式,它將在這一生結束的時候出現,這會是個困難而又需要在進入投生前被注視的選擇。所以 領頭天使建議小天使查看可得的不同選項並看看哪種死亡的形式會適合他並且在這愛中的最大課程 利益他。

他考慮一個最佳的課程是學習如何去寬恕。因此,小天使選擇了一種死亡,死在他所愛的人的手中。這樣,他就能夠學會對失去生命的寬恕了,這會是愛的一個最偉大的課程。

我現在將這個通訊轉移到叫做L1的實體。

(L1傳訊)

領頭天使對小天使說,「你將會從事一份非常困難但是卻非常值得的活動。可能會有很多的時候你在地球上從事這個活動將感覺起來十分迷惘。我會給你一個天賦將你帶回到你是從哪裡來的回憶。這就是歌唱的天賦。」

所以領頭天使也說,通過這個進入投生之中的行動,你將為我們帶回有益的知曉與知識,[聽不見]因此做你所能做的事情吧,於是小天使就下降到一個區域中,一個部落領域,在她將要與之一同生活的人們的歌聲的陪伴下,在擊鼓、吟誦和歌唱中,(他)出生了。

這些是她的部族用來幫助實現在他們在叢林地區中的生存,在這裡 周圍遍佈著危險,從叢林中的野獸到其他有敵意的部落。

這個年幼的天使在這個團體的傳統中長大了,並成長為他們稱為「戰士」的類別,從他最幼小的年紀開始 他就學會了與武器、戰鬥打交道,並且在叢林環境中生存。

我現在將這個故事繼續傳遞給我左邊的傳訊者。

M說她會將故事傳遞給T

(T傳訊)

隨著這個年幼的天使在它的文化和環境中成長和發展,它開始注意到 在所有的美麗的事物中 散佈著很多在他的生活同樣需要去注視的 痛苦和不協調的區域。他所體驗的存在有著極大的敏感度,生活的痛苦與醜陋 美麗與快樂並列著,造成他(經歷)從憤怒和混淆到難以置信地渴望平靜、愛、理解,在兩者之間來回擺盪。

這種能量的混淆導致他開始失去對歌唱的記憶,這原本是通向他真正的遺產一張門票。但同時間 這種混淆植入了一種巨大的尋求和巨大的渴望 去找到某種方法去將他的生活從混亂中帶出秩序。

我現在將要將這個通訊傳遞給D。

(D傳訊)

我們是Laitos,現在與這個器皿在一起了。我們暫時地打斷這個故事來讓你們每一位確信,正在向你們每一位提供 你們之前談論的調節波,因此,無論你是否能夠在這個特定時刻 接收到我們正在提供的銘印,請確信我們正在與你們每位一同工作,我們感覺你們每一位都在進步。

我們會從叫做J的實體那邊重返天使的故事。我們是你們知曉的Laitos。

(J傳訊)

作為年輕的男孩,當這個天使正在學習自己所處的部落的生活方式時,發現他正面臨著族人的需要,他的環境的需要,自己身體的需要,需要餵養他的身體,維持它的舒適,而這與他來所自的地方形成對照,在那裡除了存在之外,他沒有需要,沒有對他的要求的外部壓力,這導致了他的存有中的巨大痛苦和不適。然而 在同時間,他開始忘記他是從哪裡來的,他正在開始忘記天使的領域— 他的起源。僅僅在當他睡著的時候 在夢中,他才會記起來。

每一天,當他發現自己越來越深地成為一個人類,成為了一個部落的成員並處理地球上的生活的恆常需要的時候,他感到了一種加深的悲哀在他的內在生長著。一天晚上,他夢見自己記得了歌唱,在天堂中的歌唱,記起了他自己的歌唱,或者 那真是他自己的歌唱嗎?他沒有將自己視為一個男孩,他將他自己視為一個極為美麗的生靈,那美麗從他的聲音中流出來,因為,當他再次醒來的時候,記起了那個看起來對他是如此真實的夢境 以致於覺得他能夠放聲歌唱了。

於是,他在他的部落中開始歌唱。首先他在不會被人發現的地方一個人歌唱,因為他對此感到難為情,他不知道這樣的唱歌是否會被接受,因為對於他的族人而言 用這樣的方式放聲歌唱是不自然的,而他卻感覺到這樣做是必須的。

但是,有一天,另一個人聽到了他的歌,他不得不去面對關於他的歌唱的問題,這首歌的起源和意義。

我們現在將這個通訊轉移到左邊叫做L2的實體。

(L2傳訊)

有一個反覆聽他唱歌的人是他的小妹。聽他的歌給她帶來了快樂,當她這樣告訴他的時候,他就會為她而唱歌,因為和他的妹妹在一起時他會感覺安全,自從小妹出生起 他就一直在照顧她,照料她身體上的困難。她很多時候都被局限在小屋中,因為她無法移動。因此,當周圍除了他妹妹之外沒有任何人 他在小屋中唱歌時,她就是唯一聽到他唱歌的人。她鼓勵他散播他的歌。

他對這樣做感到猶豫,但是他覺得,在他的小屋的小小圈子裡,他是這個圈子的一部分,那些與他最臨近人們是會可以接受他的歌唱的。她的妹妹渴望與他一起歌唱,也這樣鼓勵他。

所以,他們一起在所有的事物中間歌唱,在來來往往的人群[過著他們的生活和忙於他們的事]中,兩個人站在一起,她站在他旁邊,在小屋的團體中,他們僅僅毫無憂慮地放飛他們的靈魂,因為他們兩個是在一起的,他們彼此支持。

人們一開始並沒有注意到,但是一個接著一個,人們停下來聆聽那歌聲,當一個人停下來的時候,另一個人也停下來了,他們站在一起聆聽,這又吸引了另外一個人,最後在他們周圍有了一個非常小的團體,人們完全都不介意,實際上,他們喜歡站在那裡微笑並看著著兩個小孩在享受自己,因為他們的光從他們自身湧出,並流向了聽眾們,聽眾們欣賞(感激)這光,這光也餵養了他們,很快地 每一個人都開始跺腳或擊掌,並與這兩個孩子一同微笑、大笑。

我們將這個通訊轉移到R。

暫停

(Carla傳訊)

村民們問這個男孩他從哪裡學會了這美妙的歌曲,年輕的男孩回答:「我在一個夢中學會了它,或許 我在一個夢中記起了它,我不知道。我不確定。我僅僅知道這是我的歌。唱我的歌感覺很對味。」

「這首歌是什麼意思呢?」一個村民問道。再一次,年輕的男孩說:「我不知道,但我感覺當我歌唱的時候 愛通過我傾瀉而出,不知怎的,我知道在我們困難的時候,它述說那些輕鬆的時光,我知道 在我們是貧窮和吃不飽的時候,它述說治癒。它述說公正和善良,因為我在唱歌的時候,感覺到這些能量從我身上流過。」

我們現在將轉移到叫做G的實體上。

(G傳訊)

隨著時間的流逝,這個年輕人和他的妹妹 成為這個部落中受到高度尊敬的對象。然後 有一次當他們在許多小屋當中的[為這樣的聚會清理出來的]中央空地上唱歌時,一場可怕的暴風雨如此快地到來了,電閃雷鳴,在年輕人的妹妹能夠回到她的小屋之前,回到他們和父母一起居住的小屋之前,一個巨大的閃電導致一根樹幹落在她的身上,她即刻地被殺死了。

年輕人為失去她的妹妹而感到深深地傷心。部落的酋長指控這年輕人將這場災難帶到了村子,因為這個年輕人的音樂和歌唱與部落裡的其他人的是如此地不一樣。

年輕人對此感到深深地悲傷。他已經失去了妹妹。已經失去了他在部落中擁有的聲望。他感到被背叛;在部落中生活對他來說變得越來越困難了。有一些人相信酋長;他們大多數都相信酋長。他開始被迴避,雖然沒有什麼法令要求他被迴避,但是他甚至被自己的父母迴避。

現在我將傳遞給我左邊的叫做C的管道。

(C傳訊)

當父母都開始忽視他時,他的心開始關閉,認為他在這一生中已經完全失敗了,不知道他應該如何繼續前進。因此,他決定獨自進入叢林中並準備在那裡死去,他希望死去,因為他已經不再有任何要為之而活著的事物了。

在徹底地心碎中,他不知道應該如何繼續,他在雨中,陽光下走了幾天,他不知道要去哪裡。他繼續前進 直到他來到一條大河。在這一生中他沒有見過這條河,他想:「這就是我要死去的地方了。我將走入這條河中,於是知道如果我死去,我的死亡就是命中注定的,而如果我活下來了,那麼我就會繼續活下去。」

他曾被部落中的族人教導過 擁有一個光榮的死亡是重要的。如果你死在大自然的手中,你的死亡就是光榮的了。他除了已經被教導過的事情外 並不知道任何其他事,因此他費力地走入河中,決定躺在河水中漂浮著,盡其所能地順著急流飄下去 看看會發生什麼事,希望他的生命可以被拿走,因為在他的心中 他無法感覺到愛了,再一次,他不知道如果沒有任何種類的喜悅 他應該如何繼續活下去。

現在我將這個故事給到我左邊叫做L1的管道。

(L1傳訊)

當他順著那條河流漂流下去時,來到他的部落探索過的區域之外 他並不認識的地方;他可以感覺到不一樣的水流,有些將他向前推動,有些是將他向邊上推動,但它們似乎使他向上浮起,但最後,在看起來似乎是很長的一段時間之後,水流將他移動到岸邊的一塊空地上。他就躺在岸邊的那塊空地上了。

他站起來環顧四周,他發現自己在一個傳教士的居住區中,這是他之後才瞭解到的。這些是有著不一樣膚色的人種,來到這個區域的人們,他們看起來非常不一樣,穿著非常不一樣。那個時候他並不理解他們正在那裡做什麼,但是之後他瞭解到這是一個傳教士居住區,被送到這片大陸上是為了與這片大陸上的人們建立聯繫並提供幫助。

因此他就被推入一個完全不一樣的環境中。在那個居住區 有些人知道一些他的語言並能夠和他進行一點交流,他們輪流與他談論他們擁有的關於這個世界的其他部分的知識,他們也談論關於他們靈性的存在。

因此他們將他帶到這個傳教士的區域,在那裡 他們正在建立一所學校,他成為這種努力的一部分,他沒有忘記他從哪裡來和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

換磁帶

(L1傳訊)

…支持他並鼓勵他學習新的事物,那些就他之前在森林和叢林中受到的教養而言 他從來沒有想過的事物,諸如閱讀、寫作,一系列全新的可能性和經驗在他面前展開了,這讓他感到興奮,這使他不再希望在河流中飄走並死去。

我現在將這個故事傳給我左邊的傳訊者。

(M傳訊)

在這個器皿觀想的時候 這個年輕人[對於這個器皿而言]現在看起來似乎已經到了一個青少年的年齡。他開始變得特別地喜歡與一位傳教士的女兒在一起,她很大程度地 讓他回憶起曾經如此深愛的妹妹。他和傳教士的女兒一起度過了很多時光,這個傳教士的女兒擁有的財產、文化、習慣與他以前曾看過的差異非常大。她的衣著和玩具在外觀和呈現上有著女性化的特徵,這是他在其部落的教養中沒有體驗過的,它們在他作為一個天使的存在的更深位置上響起了鈴聲,而隨著他與這個傳教士的女兒度過的時間,他對其女性特質有了更深的夢境,傳教士女兒的玩具、衣服、女性的方式在他的夢中活過來了。

他們歌唱,他們舞蹈,變得美麗,變得比他在物質層面上所體驗到的生命更加宏大,他想為他的新朋友重新創造它們,給她禮物回報她已經給予的禮物,一開始他不知道如何去做這件事,但是他記起了他起初在部落中的戰士訓練,他知道如何使用他的工具製作那些他從未習慣的事物,現在他了解到他能夠使用他的技巧 去為傳教士學校裡的孩子們製作美麗的玩具和禮物並以此作為造物者的喜悅與愛的進一步的表達。

我們現在將這個故事傳遞給T。

(T傳訊)

當這個年輕人開始更舒適地融入他的新生活,融入他的一些天賦禮物和才能的開放性回憶,他開始感覺到更加有信心了,他在新的生活中利用這些無意識的工具並表達它們,他同樣變得更加願意學習這個新生活並整合現在就呈現在他面前的那些更新的天賦了,他對此也更加有興趣了。

當他這樣做的時候,他開始增長他對這種新語言的知識了,那是傳教士們的母語,他開始探索在他們的想法和行為背後的更多原因。

換句話說,他正在拓展他的覺知、他的意識,這兩者既是就他物質生活方面而言,也是就一個更大的生命越來越進入他的意識方面而言,雖然他仍舊將這過程的許多部分視為一場霧或某種清醒的夢。

他將自己放置在似乎是一場旋風的事物之中,如果他踏入其中,它會讓他參與到他自己尚未認識的事物中,並允許它們表達並依次將更多的察覺、更多的生命、更多的記憶、更多的熱情帶入他的人生中。這就好像他在某個門檻上,選擇已經被提供給他 以保持這種可能性為一種潛能,而他在任何時候都能夠領取它,雖然在這個時刻 他可以舒適地管理生活 以此方式來繼續他的人生,或者 他可以踏入那旋風中,雖然他並不具體地知曉那旋風將會將他引向哪裡,而同時他知道它會如他所知曉地大大地加速他的生命,或者有可能如他所知曉地完全地改變他的生命。

我現在將這個故事傳遞給左邊的那位紳士。

長時間暫停

(Carla傳訊)

時光流逝,年輕人已經不再那麼年輕了。隨著年歲的過去,他已經找到在新的環境中適應生活的方式。偶爾在夢中,有時是在清醒的異象中,他會想起一首歌,而他卻不願意將這首歌唱出來。因為難道部落不是已經決定這首歌曲不是正面的,不是一首愛之歌?他難道沒有因為他妹妹的去世而受到他們的責備?

他變得更加地離群。他的思想經常飄得很遠,一天晚上 他祈禱更多地理解他的生命的道路,這條道路一直是如此地十分奇特。就好像回應他的祈禱一樣,在一個夢中,他和妹妹說話了,彷彿她仍舊完好無損並且完全地活著,她看起來是如此真實,對他而言。

我現在將通過叫做J的實體繼續這個故事。

(J傳訊)

他的妹妹以雙臂抱住他並安慰他,她知道在這麼多年的時間中 他是處於多麼巨大的痛苦之中,她在他的耳邊低語並告訴他:「你已經被賦予歌唱的天賦,無論你多麼害怕去唱出你的歌,你必須將你的歌唱出來。這就是為什麼你會來到這裡,這就是為什麼你選擇了這一生,要把這快樂的禮物帶給地球。」

當年輕人醒來時,他開始帶著更多的聚焦和決心而生活,雖然他仍舊對於要走上什麼樣的道路感到害怕並對於應該如何將他新發現的領悟和生命的目的展現出來感到不確定。但他確實記得的一件事情是:在這個他是其中一部分的傳教士任務中,他是如此喜歡這種服務 以致於在他們會在每一周歌唱那些古老的讚美詩,儘管那些讚美詩對他的理解而言並非是自然的,他還是從中獲得了極大的喜悅。

他記得這種喜悅並感覺到這就是他的道路— 這條喜悅之路從他的歌唱中流露。因此,他允許自己在這些服務中唱這些讚美詩,一開始他悄悄地唱,一開始他非常地不安,因為他不想要被發現了。但是,隨著時間的過去,當沒有負面反響的時候,他開始更大膽地歌唱了。他開始從存有的深處歌唱,於是,一個渾厚的男中音出現了,這聲音表達了他在其存有中所知曉的愛。

我們現在將這個故事傳給L3。

(L3傳訊)

他自己深厚的聲音在他裡內共鳴著,它感覺到這種共鳴的方式不僅僅在聲音中而且是在靈裡發生的共鳴,在這共鳴中 他感覺到了造物者壓倒一切的愛,每一次當他歌唱時,就像是回憶起家鄉的感覺;當他歌唱時,一開始是小聲的,然後聲音越變越大,最後歌唱變成了他,他變成了歌唱。

恐懼消融了,歌聲填滿曾經被恐懼所佔據的空間。他開始為自己而歌唱,因為他為自己而歌唱,他不再害怕歌唱,所以當他為自己歌唱的時候,其他人也感覺到恐懼消失了。其他人聚集在他周圍並與他一起歌唱。他獨自一人歌唱,他在街道上歌唱,他能夠感覺到這種力量伴隨著他的聲音從他身上流過並將他與其他人連接在一起。

在這歌唱中他逐漸變得穩固,歌唱和他一起成長,他也因為歌唱而成熟。他在歌唱中開始進行漫遊,可以說是,在森林中走很長的一段路並從他自己的靈魂歌唱,有時他的歌唱會與動物們以各種各樣的方式協調一致。鳥兒和青蛙會成為他的合唱的一部分,通過他的歌聲 他與造物的其他的部分聯繫在了一起。它以一種方式結合在一起 感覺起來就像一個聲音;他不再只為自己歌唱,或者從自己而歌唱,而是 他從地球本身來歌唱,從造物本身來歌唱,造物通過他而歌唱。

當他展開歌喉時,愛的靈魂,地球的靈魂,就從這美麗的共鳴之聲當中流出,其他人會怎麼想已經不再重要了,因為他知道他是誰了: 一個給予母親的禮物,給予這讓他居住的地球,給予他在其中被養育的叢林的禮物,給予他的姐妹的禮物,不僅僅是生物性的姐妹,而是在這個傳教士的村莊中 以及在他自己的村莊中的靈性姐妹,他開始想要再次見到他的家人。

他想去看看他所有的家人,不僅僅是他的父母,還有曾經說過他壞話的酋長,他對這些曾經將他排除在他們的心之外的人感覺到如此強烈的一種愛,因為他知道他們是他的家庭的一部分。他深深地愛著他們。

接著歌唱帶著他穿過叢林 並帶著他回到他出生的家鄉。他的父母看到他,當他們聽到歌聲的時候,他們就知道是誰了,他們來到村子邊上,他們看到他來臨,立刻就知道是誰了。他的母親流出了眼淚,第一個跑向他,他的父親,一開始還不相信,跟著她跑了過來,他們與他擁抱,他們說:「我們很抱歉」。他說:「沒有什麼需要抱歉的。我愛你們。」

他們與他一起返回村子的中央,他們說:「這就是我們的兒子」。不帶任何的羞愧,他們宣告了這一點。

我們將這個故事傳給R。

長時間暫停

(Carla傳訊)

每一個來到地球並進入肉身的靈魂都來自光榮的雲朵,如被知曉為威廉實體所說的。每一個地球上的實體都曾經是一個天使般、平靜的、沒有壓力的存在。每一個尋求的靈魂都穿上了一套骨肉的衣服,因為他真正地希望去服務。每一個尋求的靈魂都帶來一首歌,那將幫助他記起他是誰和為什麼他進入這個地球的泥濘與塵埃中,每一個靈魂都走在他的道路上,有時候會被接受,有時候則被迴避,我們請求每一位都相信那未知的愛之歌。

我們是Laitos,我們為一場傑出的工作集會感謝這個團體。這讓我們確信你們將再次與我們坐在一起,我們將非常期盼那與你們每位一同工作的快樂與榮幸。

現在,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 Adonai。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