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Laitos。我們再一次與這個器皿在一起,我們[的能量]非常感激能與這個團隊在一起。

再一次,我們開始幫助新的管道的過程,通過使用故事的學習工具。在這個故事上,我們想用一座森林作為開始,這是一個非常濃密的、被樹塞得滿滿的森林,在那裡只有樹木的頂端能夠接收到陽光。樹枝擠在一起,樹葉是如此的濃密 以致於這個森林的地面幾乎無法接收到任何陽光。因此幾乎沒有東西生長在森林的地面上,森林的地面是淤泥和黑色的泥土。

我們請你們想像一副圖畫,一個人站在這座非常黑暗的森林的泥漿中。在不同樹木之間有充足的空間,因此這個人能夠在一條道路上前進。很多不同的道路都是開放的,因為這個人可以在樹林間行走,無論如何 以她感覺合適的方式行走。沿著這條路往下,在這個人視野的遠端有一個極微小的光點閃爍。因此這個人就朝著那光前進。

到此就結束給該器皿的這幅圖像的部分了。你們很多人都可以接收到我們送出的信號。但是與其將球拋到房間中並希望某個人能拾起它,我們希望這個故事通過實際地將球傳給另一個成員來繼續。我們希望將球傳給叫做T1的實體。我們是Laitos。

在通向微光的這條狹窄的道路上,這個正在旅行的人天真地、帶著某種擔心和疑慮前進著。她時而看著那召喚著她的光亮,時而看著腳下,她害怕被絆倒,害怕出現在她的道路上的事物。

當她朝著這道光前進的時候,大樹下面的灌木開始生長了,一開始是很小的,接著變得更厚、更高、更大了。有時它看起來似乎遮蔽了光,但是在她的內在深處的某種事物催促這她向前,希望會有那個到達光的時刻。但是,當她每走出一步,那光看起來好像在她前方後退了。雖然她不知道為什麼,她繼續前進,週期性地在這條路上休息一下,在這些雄偉的樹底下休息一下,這些樹看起來必須努力克服那些灌木,努力克服那些蔓籐和樹枝的纏繞。

我們現在想要通過叫做T2的實體繼續。

我們是Laitos。當這個有志氣的旅行者繼續走在這條道路上時,當她注意到樹下的灌木的密度並敏銳地察覺到了讓道路變得模糊不清的粘稠的淤泥的阻礙時,她開始希望對這條道路進行一些清理,這樣向前的道路就可以變得更加容易。但是她能做什麼來清理那條道路呢?她在內在深處搜尋,不知怎的 她就接收到或發現,她擁有一種去召喚能量和光的能力,她也擁有一種操縱這種能量充沛的光的方法並用它減少那阻礙她的腳步的粘稠淤泥的效應。

她開始在淤泥的表面上行走而不沉入淤泥的深處,這些淤泥極大地阻礙了她的步伐並實際上引起某種相當大的痛苦和困難。她開始召喚這光,一開始她不知道如何使用這光以便於在她的道路上幫助她,但是她從內在的深處感到,這道她召喚的光,單就其自身,將教導她 其正確的使用方法和她如何才能夠增強它的效果以便於在這條道路上幫助她,這條道路是她創造來進行尋求的道路。

我們現在將這個故事傳給叫做M的實體。

我們是Laitos。當這個女人正在努力或者嘗試去處理這種在她的內在奔湧的能量,處理那些被她喚起但卻不確定如何使用的能量時,她看到了那些樹。當她抬頭看它們的時候,這些被密密麻麻地擁擠的樹林有著黑色的陰影。它們似乎快要嚇壞她。

在孤單和氣餒中,她幾乎能看到在樹木中的臉孔,它們命令她回去,命令她離開她的道路。沒有向那已經逼近她一步的恐懼投降,她舉起雙手,她的雙手上帶著那她喚起的能量的奔騰。該能量與那些樹木接觸,那些面孔就消失了。樹木回應了該能量,她能夠接觸著樹木並將她的雙腳從淤泥中抬起來並行走了,幾乎好像是在淤泥的頂上行走一樣。通過那從她的手指流過的能量 接觸那些樹,她能夠向著那光 更快更自由地移動。這是一個讓人歡欣鼓舞的經驗。

將這個故事傳給S。

我們是Laitos,我們與這個器皿在一起了。我們的尋求者現在已經充分地從那讓她的腳步變輕的內在之光中瞭解到,她能夠在這一團混亂中 找到那條通向空地的邊緣的道路,在那裡光充滿了曠野,在那裡 綠草向她點頭。

然而,當他接近那空地時,她發現那光是如此明亮 以致於幾乎淹沒了她。她感覺到那炫目的光太過於強烈。她向後退,再一次尋找樹蔭的保護,這樣她就可以穩定她的步伐。

當她完成這個行動之後,她現在開始在陰影中 從一個足夠安全的距離凝視那空地,她能夠開始測量它。當她這樣做的時候,她看了一眼空地的對面並看到另一個人正站在相對的一面並回頭注視著她。對方是個男人。她驚訝地注視著他出現在空地的對面。

我們現在將這個通訊轉移到Carla實體。

我們是Laitos,在愛與光中 我們現在與這個器皿在一起。當兩個尋求者相互凝視對方的時候,有一個令人震驚的瞬間 屬於純粹的覺察。有一種感覺 同等地渴望向著彼此移動;也渴望尋求森林深處的樹蔭 雙方走向不同的道路。 這兩個對他們正走在其上的道路的猶豫不決、躊躇不定的尋求者,他們之間的聯繫卻比天生的害羞要更強烈。因此,慢慢地,伴隨著心的劇烈跳動,他們在陽光中向彼此走去。停了下來,凝視著彼此的眼睛,他們發現焦慮開始消散 因為他們在彼此的眼睛中看到親切與善良。

他們正在遭受烈日之苦,而他們卻發現當接觸彼此的雙手來相互致意時,那接觸似乎有助於他們忍受那光的亮度。然而,在他們內在卻有種渴望去找到一個不是那麼明亮的地方,因此他們環顧四周 直到他們看到在這塊空地邊上的一個天然座位,由兩棵彼此生長的很近的樹木提供,它們的根部長著苔蘚,用這樣一種方式創造了兩個天然的可供坐下的位置。

他們都向著未知的事物旅行,而他們都被召喚 在未知中前進。雙方都發現 如果不進入森林的深處,向前的道路就是不可能的,因為它似乎永遠朝兩個方向延伸。雙方都已經被那些沼澤地中的淤泥負擔 弄的疲憊不堪,在那些沼澤地中連大樹下的灌木都無法生長。雙方都由於尋找他們通過那些雜草叢生的區域的道路的努力而感到困惑和心煩意亂。他們不明白,為了要接觸到彼此,為了到達那明亮、明亮的光,自己為什麼必須走過泥濘的路 經歷這些困難。

我們現在將這個通訊轉移到叫做R的實體。我們是Laitos。

我們是Laitos。我們在與這個器皿溝通上有一些困難。我們將通訊轉移到Carla實體。

我們是Laitos,我們再一次與這個器皿在一起。我們向叫做R的實體保證 每一次他進入通靈時,即使他看起來沒有發生進展,每一次重複都會掃清道路上的障礙 以便於獲得對我們的想法脈動的更直接的察覺。我們感謝叫做R的器皿,這個圈子裡的每一位為了打磨他們的技巧 好接收我們的通訊和能夠自發地隨著我們的概念流動而運轉,他們都願意使用重複的通靈圈(練習),我們同樣為此而感謝他們。

我們現在將這個通訊轉移到叫做L的實體。我們是Laitos。

兩個人坐在樹林的天然彎曲的位置並問他們自己:「為什麼我必須奮鬥來找到你?為什麼我不能早一些找到你?」

我的朋友,答案是: 一個人必須經歷某種奮鬥來為那些他們本來不會感激的事物做好準備。如果這兩個人太早遇見彼此,他們不會擁有那種能量— 在旅行如此長的一段距離之後 導致他們連接的能量。

這種努力在你們所發現的事物上添加了一種感激,當你們發現它們的時候。

在談論了一段時間關於他們自己的道路之後 這一對了解到這一點,雙方講述了自己的故事。他們知道在他們開始的地方,本來不會被彼此吸引。他們都在尋求,但是他們在尋求別的東西,只能通過在泥沼中行走 開始發現他們自己,他們才能為找到別的東西做好準備,為繼續前進並拋棄那些舊的事物做好準備,這樣新的事物就會在舊的事物的位置上生長。

年老的樹木必須死亡並在森林中創造出坑洞,這樣它們的種子在落下來的時候才能生長。種子無法在它們還被雙親遮蔽的時候生長。萬物榮枯,而造物者繼續前進,持續並永存。

這對戀人,現在從他們所在的地方出發,他們可以一起種植自己的種子。在他們已經單獨地學完了他們的課程之後,他們現在成為一個單元,永遠在一起。無論他們在未來 可能會旅行的道路分別是什麼,他們的能量已經結合在一起。他們出發並將自己的種子種在一起,然後照料它們。接著他們兩個人一同出發並讓他們的種子生長,就好像樹木將會離開而它們的種子將會生長一樣。

在這裡的你們 每一位來到這個圈子的人都已經在你們的道路上旅行過,那些道路將你們帶到你們現在需要在的地方。在這些道路上旅行的過程中 你們必須拋棄一些東西,你們必須學習新的東西。這些能量會生長,它們將跟著你 到你前往的地方。無論你要去哪裡,你都將播撒你的種子。

我們很榮幸能夠和你們一起播撒我們的種子。我們會在這裡與你們在一起,永遠。但是我們現在要離開,然後你們就可以在你們的道路上旅行並成長。我們感謝你們在此刻與我們進行交流。你們的能量是強烈的,我們感激它們。現在我們帶著這些能量離開你們,但我們卻一直與你們在一起。現在就去吧,在任何你們認為合適的地方 散播你們的能量吧。

我們是Laitos。我們在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 Adonai,我的朋友。Adon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