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1傳訊)1

(我們是Laitos,) 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你們今晚來到這個團隊來尋求真理。那是一個需要去尋求的強有力事物。容我們說,我們為這種尋求所能提供的全部就是我們卑微的觀點,真正的真理是你們會在你們內在發現的事物,因此我們敦促你們去冥想。

此刻,我們將向你們提供給我們所擁有的,不過我們這樣做僅僅是希望去盡我們所能地為你們服務。就好像一個自助餐所提供的一樣,拿走我們為你們擺出來的食物。你可以將吸引你的食物都放在你的盤子裡。那些不適合你的食物,留在後面讓別人來享用他們吧。我們僅僅希望去增加你尋求真理的經驗而不是去阻礙那種尋求。

我們很高興在今晚被呼喚來講一個故事。我們很高興你們做出這個決定,因為我們覺得在此刻這是最適合這個團體的。你們的成員中的一些人會覺得這在他們的通靈過程中有幫助,我們同意講一個故事會有助於樹立信心。它會有助於建立一致性。我們想就用這個故事開始。

我們給了這個器皿單獨的一棵樹的圖像。樹幹的褐色映襯著樹葉的綠色,因為這顆樹有著濃密的葉子。從遠處看,樹葉看起來就像在樹上一頂巨大的毛絨絨假髮一樣。只有當一個人接近這棵樹並靠近看,他才能看到個別的樹葉。這棵樹又大又高。甚至當和你們一樣的一個人靠近這棵樹並向上看它的時候,那些葉子還是相當遙遠的。然而,你可以假定在這些樹葉中間有一些縫隙,因為,當你仰望這棵樹的時候,你可以看到樹枝中間的陽光。因此你知道這棵樹的華蓋是可穿透的。

你還有其他的一些線索可以告訴你這些樹葉是個別的。你知道隨著季節的變化,當這些樹葉變成它們美麗的紅色、金色和橙色的時候,它們會個別地從每一個小樹枝和枝幹上落下來,為地面鋪上地毯,用它們的美為大地增色。在春天你可以看到在小樹枝上形成的極小的結節和葉芽,它們將會在即將到來的季節裡變成新的多葉的華蓋。

因此,即使你離這個華蓋很遠,遠遠地在地面上仰望,你可以獲得一些線索: 關於它的建構和個別部分的鑲嵌圖案,它們組成一個整體。

這是個關於一棵樹的故事。這是個關於觀察者的故事。這是個關於尋求和觀點的故事。這不是一棵僅僅生產樹葉的樹。它也是一棵產生食物的樹,當食物還在樹枝上時,這種食物是無法被利用的。這種食物是在樹枝上形成的,恰恰如此,它被這棵樹所滋養。來自大地的養分經過樹根經過枝幹系統向上運送,來自陽光的養分照在樹的頂端,它創造了化學光合作用的過程並滋養這棵植物,這些養分都滋養了果實。

然而,除非果實離開了這棵樹,果實是無法向那些在地面上的人們提供食物。果實中的種子無法生長除非他們同樣離開了這棵樹。在這裡,我們希望將我們的通訊轉移到Jim實體上。我們是Laitos。

(Jim傳訊)

我是Laitos,我現在與這個器皿在一起了。我們一直在談論的那棵樹是太一造物的一個部分,它用一種獨一無二的方式表達它自己,它與直接地包圍著它的環境相互聯繫著。就如同我們通過名為L的實體談到的一樣,我們提到這棵樹是如何以一種週期性的方式讓樹葉脫落的,它同樣也以相同的方式讓果實脫落以便與它周圍的環境分享這種相互作用。

當它這樣做的時候,它很像在一個大型合唱團中一個成員。在森林中的樹木家族的成員們獲取陽光、雨水、風,還有各種動物提供的肥料,它們生產果實和樹葉,季節更替,它們大多數時候是一樣的,僅僅在經過整個夏季發生了成長後 才會有某種程度很小的改變,增加了更多的枝幹和樹葉,於是那棵樹就在大小和形狀上變得更大了,雖然它仍舊保持原樣— 足夠被一個年復一年追蹤它的成長的人識別出來。

這棵樹可以從近處被觀察,容我們說,當一個人檢查各種樹葉和樹枝,樹幹和樹皮的時候。你的確可以使用你的顯微放大設備對這棵樹的每個部分進行檢查來揭露一個先前沒有被看到的 住在這種多葉環境中的各種各樣的生物的活動的世界。

一個人同樣可以移到離這棵樹上方一個很遠的距離上,這樣這個樹-狀態就消失進入代表這棵樹的一致性整體環境之中,或者說,一座森林,並成為一個有起伏波動的各種色彩的廣闊區域。

我們現在將我們的通訊轉移到Carla實體上。我們是Laitos。

(Carla傳訊)

我們是Laitos,現在與這個器皿在一起。這棵樹就坐落在它的位置上,沒有樹木靠近它,對於那些在旅程中碰巧遇到這棵樹的那些人而言,它是值得注意的。一個漫遊者偶然遇到了這棵樹。他是一個科學家。他凝視著這棵樹並看到了大自然的一個奇觀,這促使他問道,為什麼這棵樹長得如此巨形而龐大,它如此寬闊地揮動它的枝幹以至於它周圍沒有任何事物能夠長到可以比較的大小。他對它進行了目測,估量了它的尺寸並繼續前進。

但是,這棵樹看見什麼?

另一個旅行者路過了。他靠近它,他必須對它進行了素描並把握了他所感覺到的使他感動的精髓。最終,完成了他的禮敬,收起他的畫板 繼續前進。

但是,這顆樹看見什麼?

另一個旅行者路過了,凝視著這顆樹。他是一個歷史學家,它知道這棵樹。它是幔利橡樹(Oak of Mamre)2。因此,它看到的不是樹而是亞伯拉罕休息的地方。當他凝視這棵樹的時候,他想到的是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布的宏大和豐富的故事,他想到了帳篷、背叛、源自謊言的家族、莎拉的笑聲3。他繼續前進。

但是這棵樹看見什麼?

現在我們將這個通訊轉移到名為S的實體上。我們是Laitos。

(S傳訊)

我是Laitos,我現在與這個器皿在一起了。我們通過這個器皿在愛與光中向各位致意。我們繼續這個故事。

現在,碰巧通向這棵樹的道路向過路人展現了一副相當驚人的景象,一個年老的、莊嚴的、多少有點多節疤的實體。但在較遠的一邊,這棵樹有一個部分很少被看到,因為它位於山的上部,它多少遠離了道路,它有點被雜草堵塞住;不過,人類眼睛視為的雜草,這棵樹卻不這樣認為。

現在,即使對於偶爾走過這條路的旅人,他們不知道也沒看見這裡有一個老人, 他的年齡很大了,長期地處於悲痛中,長期地處於孤單中,他倚靠在樹上休息並尋求一些安慰。這棵樹對於他是一個遮蔽物,一個他可以從與這棵樹的這種相互作用的關係中找到某種慰藉的存在。他一天天地坐在那裡,在經過許多個漫長的年歲以後,他開始感覺到與這棵樹的一種默契的感覺,這種感覺已足夠使他以為自己與這棵樹分享了他的某些覺知。也許這棵樹同樣也與他分享了自己的某些覺知,這是他的想像嗎?

這棵樹所擁有一種時間感與人類身體所有擁有的時間感是不一樣的。毋寧說,它是一種有節奏的,與季節流逝相關聯的,不急不躁的時間感,而且,它體驗的時間是這樣的— 每一個片刻都被充分地吸取其中蘊含的禮物。那個年老的人在這種覺知中發現了一種活在當下的方式,這對於他是在負擔重重的生活底下的一種解脫。然而,他並沒有發現能夠讓自己完全地沉浸在這樣一種存在的方式[屬於這棵巨大的樹],這棵樹一直是如此多人類活動的見證者。他不能是因為他在自己身上對一些將要發生的事情的仍有一種期待,一種希望。容我們說,在他的生命中,他無法克制地向前傾,並處於對於這個期待要被實現的希望中。那期待是什麼,這對於他並不總是清晰的。他希望,他希望,但為了什麼而希望?

現在我們將通訊轉移到名為R的實體上。我是Laitos。

(R傳訊)

我們是Laitos,我們現在與這個器皿在一起了。我們給了這個器皿一個樹下的紅色摩托車的圖像,這個器皿不知道從哪裡處理它。這個器皿尋求一個故事,那個故事看起來不在那裡。我們將通訊轉移到名為G的實體。

(G傳訊)

我們是Laitos,我們與名為G的器皿在一起了。老人靈光一閃,他有了一個對即將發生的事物的預言。他不理解這個預言。當他在他的意識中看到這個機器時,他感到困惑了。他喜歡紅色。他看到了輪子。他知道輪子與移動有關聯,因為在他的文化中,他見過帶輪子的馬車,他理解它更易於將事物從一個地方移動到另一個地方,更易於讓人們從一個地方移動到另一個地方,如果移動與輪子有關聯的話。

他感到困惑,因為在他的文化中 他所熟悉的運輸方式是一個帶輪子的運輸工具與某種動物[被套在運貨車上]聯繫在一起的運輸方式。 他是一個有信心的人,然而,他知道在這裡所看到的是某個很重要的事物,因為他知道有形的世界中所有事物都存在於無形的世界。他對於能夠成為見證者,看見這幅紅色運輸工具的圖像,非常地感激。

現在,這個老人沒有任何人可以與之談論他所看到的事物,因此他將這幅圖像留在他的腦海中,可以說是,就好像它是一個來自無形世界的 非常個人的且非常重要的禮物。時光流逝。前往東方的大篷車在它們行進的路上經過這棵樹,在時間中的某個點,當這棵樹正在播撒它的種子的時,一輛大篷車經過了。

大篷車中有一個年輕人,他被這棵樹印象深刻。他對於植物的生命、植物界以及植物的生長模式做過一些研究。他對這棵樹留下了如此深刻的印象,當他看到這棵樹的種子已經落下時,收集了一些種子並將它們帶在他身邊。

現在,這個年輕人是一個相當勤勉的年輕人。他旅行穿越了歐洲和亞洲的一些部分並再次返回。雖然他的旅行一直在陸地上,他有個異像: 在水上旅行並看到位於他[在歐洲所居住]的城市的西面的巨大水域的另一邊的景象。

我現在將這個通訊轉移到我左邊名為T的實體上。我們是Laitos。

(T傳訊)

我們是Laitos,我們已經收到了這個器皿為從我們這裡收到的調節作用而向我們表達的致謝,因為他請求了很強、很強的能量。

我們再一次回到那個問題,「但,那棵樹看見什麼?」它已經見過科學家。它已經見過藝術家。它已經見過叫做亞伯拉罕和莎拉的人。它已經見過一個老人和阻塞道路的雜草。這棵樹已經見過一輛摩托車。它已經見過一輛大篷車裡面的一個年輕人。在它古老、古老的歲數中,它已經見過很多、很多的事情。

但是,在它的存在中,有任何事情改變了嗎?在它的存在性中,對所有這些事件,對所有這些已經歷過的日子,它有考慮過嗎,它有懷疑過嗎?它在那裡,它是年老的。它有它的循環週期,它已經掉落它的樹葉和種子。它的樹蔭已經被享用過了。它的美麗已經被見證過了。但是,那有改變這棵樹嗎?

這棵樹知道,它僅僅存在。這棵樹向著天堂為它的存在性而歌唱。 它喜歡那賦予生命的雨水。它喜歡太陽。它喜歡如它所是地給出自己。 這棵樹看到了什麼?造物?生命?存在性?這棵樹看到什麼?

我們是Laitos。我們現在將我們的能量轉移到L2實體上。我們是Laitos。

(L2傳訊)

我是Laitos。那個老人夢見了一首歌,歌是這樣唱的:

哦,大樹,歷經你所生活的世世代代 告訴我 你看到了什麼, 告訴我 你看到了什麼。

這顆樹在他面前閃現了過去的、現在甚至未來的圖像,在那裡他看到城市的變遷,道路的發展,甚至交通工具,那些奇怪的機動化的交通工具,他夢見了過去,現在和未來。他不僅僅看到了城市的演化,他還看到了人類的演化。天空中行星與恆星的變換。太陽和月亮的移動,他感覺自己像那棵樹一樣扎根了,然而他向外和向上延伸,同時在時間和空間中進入宇宙的無限領域中。

它聽到了在宇宙和眾多銀河中迴響的Om的聲音。Om!

我們是Laitos,我們現在將這個故事傳回L1。

我們是Laitos。這是一個關於一棵樹的故事。這是一個關於尋求者的故事。

這是一個關於觀點的故事。這棵樹看見什麼?存在性。尋求者看見什麼?行動性。什麼被看到了?它們是相同的事物。當一個尋求者服務造物者,你的行動性和存在性就是同一個事物,是相同的事物。這棵樹通過成為一棵樹服務造物者。這個房間裡的你們每一位通過成為一個人類存在而服務造物者。

你們每個人都服務於造物者。然而你們用稍微有點不同的方式來看待這種服務。有時候你們能夠感知服務— 彷彿你就是那棵樹、彷彿你就是造物者一樣— 存在、生活、演化、見證。有時候你通過行動、通靈、寫作、擁抱、微笑和愛來服務於造物者。行動性和存在性是相同服務的兩個觀點。

當你因為你僅僅存在而沒有行動 而感覺到你沒有進行服務時,我們敦促你們重新考慮。造物者不會將祂自己切分為兩個觀點,祂不會用一根從中間劃下來的黑線而如此完整地區分兩者的輪廓,而這個圈子中很多人會這麼做。 享受那些你能夠是一棵樹的時刻,如同你享受那些你是積極主動的時刻。

[磁帶第一面結束]

(L1傳訊)

現在我們想要結束這個故事,因為當你們在這個傍晚聚集在這裡時,這是一個學習的時間,在這個學習的過程中我們希望通過詢問是否有任何人有簡短的問題來貢獻我們的力量,在該問題上 可以提供我們謙卑的觀點。我們是Laitos。

我有一個問題,Laitos。問題是關於當通訊被轉移到我身上時,我幾乎感覺不到調節作用,它感覺起來非常稀薄。摩托車的圖像在我的腦海中停留了一段時間,我能做到最好的 就是描述它,但是我卻感覺不到任何其他我可以用來環繞它的言語。所以我的問題是關於當我發言時 我連接進入到這棵樹的過程。如果你可以在這上面進行評論,我會對此很感激。

我們是Laitos,我們的確可以對此進行評論。你的調節作用就是接收到那個圖像。接收到這樣一個圖像是你的一個特別感覺,為了讓你理解這個圖像,我們力圖讓你提前適應這個圖像,以便它變得舒適和安全的,它的確是一個我們的通訊提示。明亮的紅色,它是很明顯的,而且它是顯著地是不一樣的。我們感覺這是充分的,我們很高興你看到了這個圖像並傳遞了它,因為這是一個學習的時間,我們講的故事是打算作為一個學習通靈的機會 以便於掌握某個立足之處,用一些言語圍繞在圖像周圍,並將其傳遞到團體中。我們認為你最好不要接受太多的操作,而是允許你自己繼續進行。

我們會說你做的很好。我們充分地回答了你嗎?你想要對此補充另一個問題嗎?

是的。在摩托車的圖像之前,它看起來是來自左邊的某個地方,當Jim實體還在發言時,我看見風中的一棵樹的圖像,許多樹葉落下,輪轉掉落大地 接著返回樹上。在那一刻 我是否拾起要傳遞給Jim的概念?

我們是Laitos,我們會說,這個圈子的每個人都在同一時刻拾起那個概念,而一次只有一個人在發言。每一個人都可以在同一時刻談論那個概念,然而這對於這個團體或以後收聽這個通靈會議的那些人並不是非常有幫助,因此你們每個人輪流發言。但是如果你願意,你們每個人都會拾起相同的頻率。 摩托車的圖像是一個對你的調節作用,另一方面,你也可以拾起我們的頻率並跟隨它,就好像你可以讀一本書而同時另一個人在敘述那本書。

我們能進一步地回答你嗎,我的兄弟?

不用了,謝謝你。我想說的就是,我對L1的工作以及通過L1說出的言語非常感激,他在擔當主要角色上真是做得很棒。

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我們為你的工作,同樣也為整個團隊的工作而感謝你們,因為這是一個統統的努力。我們為項鏈上的每一顆珠子感到喜悅。請問我們能再為一個簡短的問題提供我們的服務嗎?我們是Laitos。

[沒有進一步的問題]

我們是Laitos,我們發現這個圈子在此刻已經滿意了。我們喜歡乘著你們愛的洋流,以最有效的方式環繞這個通靈圈子。我們現在 帶著我們將再次見面的知曉而離開你們。這為我們帶來了服務的大喜悅。感謝你們在這個晚上呼喚我們,祝願造物者的愛與光 在你們整個尋求的過程中與你們同在。 Adonai,我的朋友們,Adonai。


  1. [footnote start]

    對人名的指定或者在一次通靈會議開頭的小括號部分表示這個人在這次會議中擔任資深管道的角色。

    [footnote end]
  2. [footnote start]

    維基百科關於幔利橡樹的解說是:「幔利橡樹,也稱為Sibta橡樹和亞伯拉罕橡樹,它位於幔利西南2公里的Hirbet es-Sibte,它是一顆古老的書,傳說它標記了亞伯拉罕紮營的位置。據估計這顆橡樹有大概5000年的年齡。這個橡樹古蹟在1868年被Archimandrite Antonin Kapustin[為了俄羅斯教堂]購入,並在附近建立了聖三一寺。這地地點之後便成為俄羅斯朝聖者的一個主要的景點,它是唯一在希伯倫地區正常運作的基督教聖壇。」

    [footnote end]
  3. [footnote start]

    亞伯拉罕的故事在《聖經》《創世紀》第十七章以及往後的部分被講述。

    [footnot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