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今天晚上的問題,Q’uo,是關於為什麼男性遍及整個歷史並一直到現在都如此害怕女性或女性原則?一路下來,每一個宗教看起來都似乎有某種方式制服女性,於是她們無法參與神職工作、主持宗教儀式以及貢獻各種各樣的服務儀式。我想知道關於女性原則如此讓男性感到威脅的原因。你能給我們一些那方面的信息嗎?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歡迎你們,在為祂的服務中,我們今晚來到你們中間。我們為你們能留出時間和能量來形成這個圈子並尋求真理而感謝在這個尋求的圈子裡的每一位。能被你們的圈子呼喚並與你們分享我們的一些想法: 關於男性與女性原則以及男性與女性在你們的文化中分享第三密度的體驗時所遇到的困難,這是我們的榮幸和快樂。

然而,一如既往,我們會在發言之前會首先請求你們每一位,當你聽到或讀到這些言語時請使用你們的分辨力與洞察力。它將協助我們能夠在說出想法的時候知道你們每一位都已經對你們會跟隨什麼和釋放什麼負起責任。

確實,我們無法在每一次我們發言時都正中紅心,知道你們會跟隨共鳴與意義將幫助我們。如果我們的言語無法與你共鳴或者看起來對你的進程沒有多少關聯,請毫不猶豫地放下它們。我們對你在這方面的幫忙非常地感激。

我們首先對生物上的女性和男性與原型上的女性和男性之間的差異做出一些觀察,因為每一個實體內在都有女性原則和男性原則,無論他在生物上是男性或女性。

通常來說,男性/女性的動力學是你們第三密度的地球-世界的極化環境的一個非常強有力的部分。第三密度是一個選擇的密度,在這個密度中,環境中配備了動態的對立:男性與女性,炎熱與寒冷,潮濕和乾燥,光明與黑暗,照耀與磁吸。

更進一步,值得注意的是,男性和女性並不是精確地對立。他們是互補的。當他們通過聚集在一起創造新的生命時,當他們為自己和他們的孩子創造自己的世界與家園時,他們的能量是互為補足的。在男性和女性之間的夥伴關係是互補性能量的配對關係,它將帶入那些介於男性和女性之間的能量。

對於第三密度的一個指導性的圖案是在卡巴拉中被知曉為生命之樹1的圖案。 那棵樹是一個圖像,它被創造為根部在天堂中或在超越地球的層面,而它的分支伸出來向下進入到地球-世界。那麼,用它所起源的宗教的行話來說,這棵樹是從天堂向地面生長的,它有三根柱子。它在左手邊的分支全部屬於女性原則的屬性,在右手邊的分支全部屬於男性屬性。在中間的柱子上,或樹幹上蘊含的屬性則是男性和女性原則之間的動力關係的一個功能。

現在,我們不用去探究據稱是男性和女性的那些特性。相反,我們會轉向基本的概念,即男性能量是向外探尋的能量,女性能量是等待被探尋的能量。男性能量是尋求去知曉的能量,女性能量是藉由直接洞悉和直覺,已經知曉。

這就彷彿男性原則挨餓並渴求太一無限造物者的直接覺知,不過 用盡他全部的心,全部的能量和力氣,使用他每一個祭司的屬性,男性原則還是被生命之書拒絕在外。

另一方面,女性原則安住於一種歇息的狀態,用一種直接的方式覺察無限和永恆的能量。月亮通過女人的血液而歌唱。季節的循環在她內在迴響,當女性懷孕並在她內在承載著新生命時,生物性的女性就被賦予了對生命之海洋的親密覺察。

男性原則,用盡他所有的能量和支配性的力量,僅僅能夠接近這個生命之海洋,坐在岸上並為女性所包含的神秘而感到驚奇。Jim實體曾說的那些文化性的偏見的基礎就存在於男性[生物的男性以及原型的男性原則]無力觸及他的目標 – 要去知曉。

就和女性的能量一樣,男性的能量有他的位置。而這種向外探尋和控制的能量對於感知靈性的道路[從根本而言]是不靈巧的。男性的奇想是,如果他用足夠的活力與堅持來尋求,他就會知曉真理。然而 生命之書是一本無從知曉的書。

真實的靈性真理存在於言語和邏輯之外。它充滿了神秘和自相矛盾。這並不意味著它不是真理,而是位於幻象之外的真理,而那真理最終必須被單純地活出來,於是尋求者成為他所尋求的事物並允許真理流過他,如同女人允許永恆與無限之江河流過她。

如果你願意去研究你們星球上的那些與大地最接近,[就學習更多文明社會的文化方面而言]複雜性最少的文化,你就會發現男性和女性經常會一起被稱為薩滿。確實,在一些原住民部落中,女性是領袖,而在那些女性是領袖的文化中,有一種合作和夥伴關係的概念。

一個文化越多地承認女性能量有一種領導的角色,在那個文化中 以下情況就會越多地被發現: 由一個圈子討論議題和採取行動,透過夥伴關係、所有成員合作與協調一致的工作;而進一步解決他們面前的[無論是什麼的]問題。

因此,當我們回到你的問題的實質部分時,你會看到當我們談論男性和女性在肉體中的顯化時,我們並未真正地談論男性原則和女性原則。無論那個文化是屬於一個原始的簡純或一個都市的錯綜複雜,特定的事情都具有支配性的影響。

當男人和女人來到一起而創造了一個家庭時,要去生育並撫育在兩個人之間創造的後裔的是女性。女性形體上通常是較小和較不強壯的,她的雙手包紮孩子的傷口,她為了養育家庭而做菜,打開她的心 無止境地關心和憂慮家庭中所有的成員。

當她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她有一種傾向讓男性支持這些行動,男性會找到辦法帶回家庭需要的食物、庇護所和衣物。

一個人無法因為這種安排而責備男性或女性,因為對於女人,無論她會做什麼, 就生物性而言,她必須拿出(幾乎所有)時間來生育孩子。這個中心與關鍵的事實傾向在男性與女性之間製造出 看起來是一種不平等的夥伴關係。

實際上,男性/女性的傳統的角色: 一個女性的「不工作」和一個男性的「工作」,看起來當然是不平等的。一個人努力增加金錢,另一個卻不這樣努力,於是越來越多地,你們的文化會用那個活動所賺取的金錢來評判該活動的價值。

我們注意到,在很多你們的高度文明的文化中,這種傳統的角色已經趨向消失了。女人和男人一樣必須去工作來付賬單。因此,男人和女人會一樣地離開家,前去做那些為了照顧家庭並滿足家庭需要所必須去做的事情。然而,這並不會阻礙男性和女性的思考回溯到性別之間的中心區別,即只有女人被賦予了顯化新生命的奇跡。這個事實,在其全部的榮耀及其全部含義上,依舊是單純的。

現在讓我們看看,當男性領悟到他在創造並支持一個家庭上的責任時,生物男性的感覺方式。在一個更加單純的社會中,這樣的配對和這樣的創造一個家庭是單純地被假設會發生,然而,當一個文化變得更加複雜、更加世故的時候,男人和女人可選擇的選項幾乎無止境地增加了。本能的能量逐漸消失,而實體們也越來越聽從每一刻的渴望。

在一個更簡單的社會中,在生命中沒有任何事情會被認為是不重要或缺少神聖性,反之,在一個更複雜的社會中,很多事情被視為與神聖、聖潔、神性事物沒有任何關係。

在一個原始社會中,父性是神聖的,母性是神聖的,樹木是神聖的,動物是神聖的,河流運送的河水是神聖的,被雕刻為工具的樹木和被用做柴火的樹木是神聖的,火也是神聖的。這些簡單的事物,全都是神聖的,創造了一個環境,在其中沒有無聊,只有舞蹈,一種有形和無形事物的舞蹈,一種與自然、元素、季節、白天和黑夜,以及進入活出生命之中的所有要素的舞蹈。它是一次被視為一個整體的生命,整個生命、全部的生命都是神聖的。

我的朋友,我們請你們考慮你們的生活。你會將所有你做的事情都視為神聖的嗎?因為在我們看來,事實就是這樣。水現在從一個水龍頭中流出來,而不是從一個被拖拉的水桶中倒出來的,然而它仍舊是神聖的。因為有了空調的庇護所,火熱的太陽就那麼令人生畏了,然而陽光和它的溫暖仍舊是神聖的。而你卻遠離與神聖的直接接觸了。

全部的元素、森林、野生動物、火與水,呼嘯的大風,所有這些能量都非常直接地影響著一個原住民。在很多相對未開發的鄉村裡,那裡沒有電,沒有水,沒有基礎設施的各種元件,而在你所居住著的複雜社會中,它們都是你認為理所當然的事物。

在那樣的環境中,看見男性和女性之間的分配的合適性,看見這種分配不是一個對立的事情而是一個互補的事情,會比較容易。要看見所有人的善良(長處)更是容易得多。

我的兄弟,當你注意到女性被壓制的漫長歷史,我們與你的意見是一致的。在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中,這些宗教一起都有種偏見,祭司的職位會被分配給男性而不是女性。

考慮一下塔羅圖案中的人物形象,心智的賦能者2,她的面紗下庇護著生命之書,我們相信你們已經掌握為什麼存在這種偏見的精髓了。真相是,靈性的知識被賦予女性原則,不是做為一個講述的人物,而是做為一個承載的人物。 並不是說生物上的女性比男性更通曉靈性事物。而女性的最深精華、原型上的天性,包含一種對真理的直接感知方式,對於這種真理,男性可以無止境地去領會,卻永遠無法完全地揭露它,因為這真理存在於奧秘之中,女性對於這種奧秘感到舒適,而男性卻不會。

男人在無意識中感覺到這種情況,而扭轉這種情況的最容易和最直接的方式是支配女人,她包含那把通往生命之奧秘的鑰匙。它不是一個合理的行動,不是一個理性的決定。正如Jim實體說過的,它是基於恐懼的。然而它不是對任何一個女人的恐懼。男人恐懼他們將永遠無法被授予真理,而他們將一直依賴包含著真理的女人。

因此,有股能量供奉並尊崇那包含真理的理想女人,同時也將女性從顯要的臺座上推下來並踐踏她。因此,從古至今的各種社會中,發展出一整套對該偏見的合理化。在一些極端的情況下,如同你們可以在中東文化中看到的一樣,有一種存在已久的信仰,認為女人在生物性上是較低等的,虛弱無力的,也沒有能力照顧她們自己。

從而,你會看到太一無限造物者預備好的合作和協作的能量被推翻了,取而代之的是缺乏一種平等,甚至更深的缺乏是一種對真實平等的可能性的信仰。

我的兄弟,請問關於這個問題是否有後續的詢問,或者 關於這一點 你們希望我們更進一步談論些什麼?我們是Q’uo。

不用了,謝謝你,Q’uo,那已經非常好了。

現在請問是否有另一個詢問?我們是Q’uo。

D說他正在經歷他所有脈輪變暗的過程。他感覺就好像有一種來自負面導向實體的超心靈致意,是那個負面實體引發了這種情況。他想要知道在考慮這個問題時涉及的靈性原則。請在不侵犯他的自由意志的情況下提供任何你們可以給予的信息。這種能量的性質是什麼,什麼是對它最佳的防禦呢?

我們是Q’uo,我們瞭解你的問題,我的兄弟。我們感謝你向我們詢問此刻在你的生活中涉及的這個議題。

如你所知,我的兄弟,在這一點上有很多事情我們無法討論,因為在你此刻的靈性過程中 這個情況位於前線和中心,即使不考慮靈性的活動,它同樣也是你整體上的個人生活一個議題。

我們可以談論超心靈致意的概念以及它是如何運作的。無論超心靈致意的起源位於一個人自己的人格之中 或者它來自一個外在實體[它不是正在體驗超心靈致意的實體],超心靈致意都是通過在一個人的人格中,或者,[如果你願意]在一個人的靈性本質中,尋找裂縫來發揮作用的。不同的實體有不同的弱點區域,無論它們是肉體上、情緒上或是靈性的。

例如,這個器皿的弱點很大程度是在肉體之中,因此,如果這個實體體驗到超心靈致意,很可能就會顯化為,[如果你願意這麼說] 一種身體上的不適的增強或放大效應,於是一點點痛苦就會變成一個巨大的痛苦。

如果弱點是情感上的,小小的煩惱就會變成大煩惱。

如果在心智的區域內有弱點,擔心可能會變為強迫症,或者恐懼變成偏執狂。

對於D實體,他的裂縫碰巧很大部分位於肉體載具上,結果,這個實體就會在組成一個人的心智、身體和靈性的那個部分體驗到增強或逐漸升高的扭曲。

有兩種途徑是我們可以用來檢查這個情況的。首先,我們會祈請合一的靈性原則來指出對超心靈致意的最常見的解決方法不是去逃離它或嘗試修理這種致意,而是去擁抱那種表面上的攻擊能量。

當實質致意發生時[好比D實體正在體驗的],這個合一的原則可以引領一個人去擁抱那個情境 在其中有一些脈輪變得暗淡,並進行詢問,不是去詢問如何阻止它發生,而是詢問這樣脈輪變暗的禮物是什麼。這種麻煩或不適在其褶層中包含的禮物是什麼呢?仔細考慮這一點並在沉思中盡量地打開那個禮物,這是好的。

當然,為了在一個超心靈致意上工作,有一些步驟是一個人可以採用的,這些步驟主要包括將自己對準一個人可以察覺到的最高和最佳的原則,並接著根據那個原則向超心靈致意的能量進行挑戰。

[磁帶第一面結束]

(Carla傳訊)

我的兄弟,一個人在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可以採用的另一個方針3是在肉體載具上注視那個被超心靈致意增強的裂縫並與你們社會中的那些療癒者以及[一個人可以讀到的]療癒的信息一同工作,這兩者會在涉及[那些容易用這種方式被增強的]身體扭曲上給予更多的開導。

例如,當這個器皿發現在她的消化系統中有一些弱點時,在很多年嘗試各種飲食後,她找到了那些最佳地滋養她特殊的肉體載具的食物。 那種思考,工作身體,由於那是正在被扭曲的部分,因此易受超心靈致意侵入,它可以是一個提供許多可能性的途徑。

再一次,我的兄弟,在所有的尋求中,作為一個靈性上的鍛煉而不是作為一個世俗的或肉體上的鍛煉,與這點一同工作吧。對那些與你自己發生共鳴的路徑保持敏感,我的兄弟,在所有的事上去尋求那些天生就屬於你的指導,這總是好的。

要求你的指導靈系統在你的夢境中與你交談,如果你希望去寫日記,那就與你的指導靈系統進行對話,當你坐在電腦前或坐在一張紙和一支筆的前面時,寫下你要問的問題,接著寫下進入你腦海的下一個思想。開放那些小徑[它們聯通 你和你的指導靈、天使和高我]吧,無論如何,你想望去思量這個指導靈系統,因為你真的有一個指導靈系統,我的兄弟,所有人也是如此,它一直準備好提供幫助。然而它必須被請求。在你的內在必須有個願意去聽見的通道。

最後,我的兄弟,如同在所有事物中,我們都推薦進入靜默之中的時段,這樣你就可以聽到指導靈的寂靜而微小的聲音,這樣你就可以在理性思維無止境的考量中休息,將你自己交託給太一無限造物者的直接陪伴之經驗中。因為, 造物者就在你的心之至聖所的靜默中等待著你。

現在請問是否有最後一個詢問。我們是Q’uo。

我沒有了。

我們是Q’uo,覺察到我們已經耗盡了這個團體今晚的問題了。從某種程度上,我們為此感到遺憾,因為我們非常地喜歡我們之間的對話。然而,這個管道的能量和這個團隊的能量正在衰微,是我們離開的時候了。今天傍晚 請容許我們再說一次 我們多麼喜歡與你們在一起呀,我們多麼感激能被要求加入你們的團體,我們發現你們每一位是多麼地美麗,你們能量體的美麗色彩結合在一起創造了這個神聖空間,你們在其中尋求去知曉真理。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Adonai。Adonai vasu。


  1. 這個圖形的一個影像可以在 www.wyldwytch.com/weavings/articles/pagan_path/pages/tol.htm 上看到。William E. Butler的作品包含了對這個圖形的優異討論。因為這個圖形對於三個不同的教派— 基督教神秘主義,猶太教神秘主義和自然巫術(Wicca)神秘主義— 都非常重要,在這個領域的閱讀需要謹慎小心地進行。Butler的作品屬於基督教神秘主義教派,被使用在西方白魔法儀式中。相比於其他兩個研究這個圖形的分支,Butler對這個圖形的討論與Q’uo群體對它的使用最為相容。 

  2. 心智的賦能者是Ra群體對(埃及)塔羅牌的第二張主牌的名稱,這張牌是女祭司。它包含一個女人的圖像,在她的面紗底下將生命之書的一半遮掩起來了。 

  3. 方針是在航海中的一個方向,尤其是指船頂風航行的方法。在本文的情況中,「另一個方針」與「另一個角度」是相同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