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view] 我們帶入這次集會的問題是這樣的:「當我們在一個傳訊圈子中成為一個通靈電池時,請告訴我們這其中涉及的靈性原則是什麼呢?也就是說,當我們沒有進行傳訊的時候,我們如何通過我們思考的方式和存在的方式為這個圈子提供最佳的服務呢?在你們看來,一些有幫助的觀想是否可以幫助我們成為更好的電池呢?」

(L作為這次傳訊圈集會的資深通道)

我們是Laitos。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歡迎你們。我們此刻來到這裡通過這個器皿的聲音分享我們的信息。這個器皿的概念不會完全沒有任何謬誤,我們自己的概念也是如此,因此,當你們在靈性演化中使用我們的信息時,請你們使用自己的分辨力。將我們的信息同你們自己的感覺和高我相互競爭。使用那些與你們共鳴的信息而將那些沒有共鳴的部分留在後面。

你們的團隊請我們在這個通靈圈中應用我們的能量回應的問題,涉及(一個人)在圈子中處於不活躍狀態的時間,也就是,在你擔當一個聲音管道的兩次時間中的空檔,或者在你選擇去坐在圈子中而非主動地成為一個聲音管道那些時間。因為在所有的時間,你仍舊是一個通道。在所有的時間,你僅僅沒有張開嘴巴並使用聲帶進行振動。

在你的人生中 你從未有一個時刻不是一個通道。只是傳訊(通靈)有它的各種梯度和方法。你們是在這個星球上的鮮活存有,你們的脈輪正在作用,你吸入造物者的生命力並與造物者的生命進行交流。因此,你正在通靈。 甚至是你們星球上最黑暗的靈魂,甚至是一個在昏迷中只有最微弱的生命力的人,或者一個剛剛出生的奮力活下來的嬰兒,它都是我們的能量一個通道,都是我們的光的一個通道。當我們說「我們的」的時候,我們是在說那所有造物之中的寰宇之光。

那些沒有注意到他們自己和他們的靈性上的天性的人,有人曾說,他們是睡著的,他們沒有察覺到流動經過他們的能量。 對於一些人 這些能量有時是非常的強烈的。他們可以用這些流經他們的能量,用那來自於宇宙並進入他們的存在並接著被轉換到行動中的愛與光來完成偉大的事情。

對於那些沒有意識到他們自己是靈性的存有,沒有覺察到他們在這個星球上靈性進化的人,通常,愛與光的能量在他們身上被限制住了。他們作為通道的活動是最小限度的。當一個人在靈性意識上獲得成長並變得與那些能量更加調和的時候,一個人就可以打開在靈性體、理性體和情緒體上的道路了,通過清理光所使用的道路,你會成為一個越來越大的管道,並有更大的容量來允許更多的光流經你。

這愛與光可以被使用的方式,就好像你們星球上的人數一樣眾多。 這個團體中的成員選擇了一種特殊的方法使用這種能量,那就是你們拿取純淨的白光[我們從自己所在的地方傳送到你們所在的地方],接著通過你們的聲音向外流出,這些聲音被你們選擇去描述對這些能量銘印的話語所包裝。

你們所有人都有能力進行這樣的行動。你們星球上的每一個人都能夠做到它。然而,這裡的人只有很少人現在已經取得了對它的一種小程度的掌握以便能夠執行被你們稱之為聲音通靈的行動。

R實體已經嘗試這種聲音通靈,他發現自己於內在為這些印象進行包裝時遇到了困難。然而,那些能量仍舊自由地流過R實體,和它們流過這個通靈圈子的其他每一位成員恰恰是一樣多的。你們都是同樣的電池,不管你是否說話。

在一個通靈圈子中 成為一個電池的意思是什麼?它意味著你奉獻了自己來為光服務。你已經說過:「我在這裡,使用我。」已經讓你自己做好準備並為光的經過準備好了道路,於是那從宇宙而來的光會自由地穿過你的存有並返回到宇宙中,在這個團體的成員之間被交換。

你們每一位都向其他人出借你的能量。在神聖的性行為的練習中,這種能量是在兩個人之間交流;的。在一個團隊[多於兩個人]環境中,這種能量被混合起來並在該團隊中間交流;。聲音管道的能量是通過藍色脈輪進行交換的,它同樣也通過綠色脈輪進行交流;,當你們在進行一種[你們稱之為]愛的服務時,綠色脈輪的能量就在團體中被交換了。

雖然R實體並沒有在他為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服務中使用藍色脈輪,但是他與這個團體中的其他人正在交流他的能量,有很多的能量通過他的綠色脈輪而來。為了讓這種能量交流發生而視覺化這個過程,這是沒有必要的。只要你簡單地說:「我為了服務在這裡」,並允許能量流動,它們就會流動了。

這個我們正在通過其講話的器皿正在感受到一種激動,我們覺得它在這次特定的對話中的表述是很重要的。那是一種沒有距離的感覺,可以說,即使她的身體沒有接觸到任何其他人的身體,每一個身體之間的能量是如此的稠密以致於感覺起來彷彿她的身體和其他人的身體之間已經沒有距離。這是能量的一個編織過程,這些能量是當它們從宇宙中被吸收,通過你的管道 在這個活動中、這個通靈圈的活動中被使用的時候,從一個人傳遞給另一個人的能量。

如果另一個成員被帶入到這個通靈的圈子中,於是你們的數量就會變多一個,只要另一個人也用與你們每個人在服務中貢獻自己的同樣方式在服務中貢獻他自己,能量就會一樣地流動,但是這個人增加的電池使得能量更加強大,也可以說,讓你們創造的實質更加密集。

我們希望通過這個圈子中的下一個通道繼續這個概念,因此我們希望我們的能量通過叫做Carla的器皿被講述。我們是Laitos。

(Carla傳訊)

我們是Laitos,我們在愛與光中通過這個器皿向你們致意。你們在這個圈子中的每一位都從一個獨特的視角與調音進入這個圈子的。你們每個人都通過為你的器皿調音 而為這個圈子做好準備,你們通過在心智、身體和靈性上盡可能最佳的調音 而達到你們自己個人最高和最佳的狀態。

如果你們在這個圈子裡的每一個人都是一個音符,這個圈子混合的歌唱將成為一首合唱,一首和諧與美麗的和弦,這些音符一同流動,一起振動,它在時間與空間中創造了一個場所,那是一個神聖空間,在其中 大家將會一起尋求真理。

那些在一個團體中聆聽的人們的活動並不是被動的,不論團體中是有一個通道和很多個收聽者,還是幾乎所有人或整個團體在工作的時間都參與了通靈。如果在你的頭腦中 有一種概念認為那些收聽者單純地就是接受信息,我們向你們保證 這是一種被誤解的概念。這不是由你的意志或你周圍的那些人的意志決定的。毋寧說,它是由你固有的本性決定的。你不可避免地會成為一個非物質性的圈子或能量導向的圈子的一個參與部分。正是通過你的存有,你在一個特定的頻率上振動,該頻率湧入團體的頻率並幫助創造那團體的頻率。

因此,每一個團體都是獨一無二的,即使其他一個團隊在其他一個時間聚會時團隊的成員都是一樣的,因為你們每個人都有一種不間斷的事件流,它會在每一小時每一天地改變你的振動。因此,你可以意識到,單純地通過你是誰和你為這次會議調音的方式,你的確就是方程式的一部分了。

領悟到一個電池的幫助本性是屬於愛人、保護者和守護者的本性,這也是好的。因此,簡單地去投射愛與感恩給那個正在通靈的實體,仔細考慮完善那個實體的服務的想法,向所有負責保護這個圈子的無形之幫助致謝,向這個圈子本身致謝,這些都是起作用的,因為圈子本身就是一個團隊的存在。 所有這些[對於該通道、圈子、訊息源頭與通訊過程]表達愛的方式都是非常有幫助的。作為一種在愛、感激、感恩和讚美中開放心的指引,它並不需要如此多的視覺化觀想。因此,不是通過視覺化的觀想,而是 成為一個電池的方式即是成為一個活生生的祈禱。

那我們現在將這個通訊轉移到叫做G的實體上。我們是Laitos。

(G傳訊)

我們是Laitos,我們正通過G器皿說話。我們無法更多地強調我們的Carla姐妹剛剛說過的關於振動的內容了,尤其是意識的振動。每一個人都在某個層次上振動,要成為一個通靈團體的一個電池,讓你的意識的振動與神聖造物者的意識之振動處於相同的層次,這是很重要的,因為你是能夠那樣做的。

在你們的(西方)文化中有個名為耶穌-基督的榜樣,他的意識屬於神聖、無限 造物者的意識。我們可以注視他的人生來確定在他的一生中 他做了怎樣的行動和怎樣的實踐、擁有什麼樣的態度 允許他擁有一種與無限造物者如此協調一致的意識。

他對這種校準有幫助的一件作為是研習。你也許在聖經中讀到過,在他十二歲的時候 他就在教導拉比了。

他的另一個實踐是經常地遠離其他人,在安靜的沉思中花費了很多時間。那是你們所有人都可以做到的事情。

他做的另外一個事情是做有益的事工。你們都讀到過他通過寓言傳授的教導。你們讀過他施展的奇跡,諸如餵養上千人。你們讀過他施展的治療。當他的弟子們議論他的行動時,耶穌對弟子們說:「你們可以做比這更偉大的事情。」1

他同樣花時間在祈禱中。祈禱對他是非常重要的。當他在客西馬尼花園經歷他的靈魂的暗夜時,他在祈禱。所以,關於如何提升你的振動以便於你能夠成為諸如這類通靈團體的一個優良電池,你可以將他視為一個榜樣。

成為一個通靈團體的一個電池並不是某個你可以通過對你自己說:「我要為通靈團體成為一個電池,因此我要做這個和那個」而做到的事情,這好比一個人說:「我今晚要邀請我的朋友來吃一頓意大利麵條的晚餐,因此我知道我將會去購物,我將給他們打電話,我將準備食物,招待進餐並在之後收拾乾淨。」 成為一個通靈團體的一個電池出自於你自己個人的渴望,那渴望是對進化的渴望,對你的靈魂之進化的渴望。

對於那些在為參加這類的團體做準備的人,我們同樣想通過這個器皿談論一個會對他們有所幫助的視覺化觀想。我們確信在這裡的每個人的思想裡都有某個人,某個他們認為是靈性上高度發展的一個存有。它可以是這個團隊中的某個人。它可以是某個人 好比耶穌-基督、佛陀、聖雄甘地或者某個你自己知道的人,某個你曾在書中讀到的人,或者某個你已經研習過他的作品的人。

我們推薦你認同這樣一個人,每天花五分鐘坐在冥想中,想像那個存有在冥想中和你在一起。在你已經確定了那個存有並想像你在冥想中和他坐在一起之後,接下來,容我們說,想像你們兩個人一起組成了一個通靈團體。聚焦於和那個存有或那個人在一起感覺是如何的,當輪到你通靈的時候,就好像你向團體出借你的意識一樣,他也向這個團隊出借他的意識,並幫助你恰如其分地清晰表述。

我們相信這會是非常有幫助的。我們現在將這個通訊傳遞到我左邊的那個人,被知曉為S。我們是Laitos。

(S傳訊)

我是Laitos。我們與這個器皿在一起。如果我們要總結一下我們至今所說的內容,那麼 我們認為,做為一個團體的成員,他的單一最重要的貢獻就是去提供一個[我們可以稱之為]愛的存在性品質。所有參與者,無論他們是否說話,都的確 如此運作。

愛不只是某個人感覺到的事物,毋寧說愛是一種個人傳送的可觸知能量。因此,通靈的功能在它最基礎的層面是一個發言者和未發言者以同樣方式分享的功能,這是真實的。的確,這是一個該圈子裡所有人都熟悉的分享,因為在各種聚集的場合中,不管目標是為了共同的冥想、祈禱或感恩,在其中經常沒有言語,而在團體中卻有一種臨在感和一致性的親密感升起,它表達了一種傳遞愛的調和的能力。整個團體達到一個富於表現力的存在性層次,甚至在遙遠的天堂邊際都可以被聽見。

甚至如這個團體一樣的小團體都可以如此強而有力,我們可以向你們保證,做為上述的天堂中的收聽者,我們自己感覺到極大的呼喚 而去回應,即使這種回應僅僅是安靜地將我們的和諧意願與這個團隊的意願混合起來。

現在,擺在面前的問題是,在一個通靈團隊中 一個電池的特定功能是什麼呢?你們已經在一個發言的人和一個不發言的人的概念之間做出了區分。我們希望讓你們確信,對於我們,在最大的意義上,這也是一個非常非常小的差別,一個毫不重要、逐漸消失的差別。因為,除了風的沙沙作響,言語又是什麼呢?它們很快就會消失。如果在一次對話中已經有工作被完成了,所留下來的事物會是一些有著無法估量的更為重要的事物。

有一種整體的自我與其他人的匯聚,以致於那居住於日常生活中的那個小小自我的重要性會極大地縮小了,而對於自我身分更大的可能性的欣賞會大大增強。的確,在所有你說的和做的事情中 這個更大的自我狀態都已經在其中工作。

我們大膽提出一個隱喻,就某種見識而言,在這裡的每一個人的一生似乎是完全明顯可見的,卻不過是一個飛逝的虛構故事,位於那個更加豐富,更加飽滿,更加無所不包的自我的想像之中,在更深的意義上,你仍然是(它)。

自我狀態的效力是給所有圈子中的參與者的一個禮物,不可低估它。它讓這個事件的可能性如實存在。而我們會再一次回到這個小小的差別,假設這是一次聚焦於言語的經驗,言語不能夠被完全排除。(圈子中)有那些發言的人和那些不發言的人。對於那些發言的人 有發言的時刻和沉默的時刻。這樣,發言的功能如何才能找到它的方式呢?它會如何開始呢?它會如何尋求它的量度呢?

我的朋友,我們向你們保證,要發言,一個人首先必須能夠去傾聽,去聽,因為調音是此刻你的經驗中的標誌性事件,它是一個允許要被說的內容來到你身邊的功能,不是彷彿它是你的,而是彷彿它是一個給你的禮物。那就是我們所稱的傾聽了。

現在,為了使這種傾聽完全地起作用和有效,有兩個條件必須被滿足。考慮到我們的存在的特性和我們在靈性進化的進程中已經做出的選擇,我們覺得我們的進程和你們自己的進程是匯聚的,第一個條件是心必須是開放的。 我們不會在沒有承諾在服務他人的道路上發展的成員的情況下, 選擇去工作於類似這個環境的高度形而上充能的環境。對於我們,那就意味著一顆開放和鍾愛的心。

對於這個首要的條件,我們會補充,在通靈的經驗這個特別的環境中,行家的傾聽特徵的特別屬性會在在一定程度上被喚起,實際上,在某個程度上,這種屬性將會隨著這個團體的經驗的增加而增長。[你們所稱的]靛藍色能量中心和這種傾聽有關,而它有一種產生更高能量的能力,該能量以某種形式被一個尋求者認出來,他尋求展示某種特定意義的配置並且已經完成必要工作打開說話的中心,也就是藍色脈輪;於是他可以開始著手於呈現這些意義的配置或者將概念轉譯為語言,表現為可理解的形式,它在你們的文化中更廣泛被認知為溝通。

[磁帶第一面結束]

(S傳訊)

現在,正如你能夠看到的,從綠色脈輪移動到靛藍色脈輪,再返回藍色脈輪,該工作展現出一種多少有點複雜的結構,在每一步中都包含有一些特定的長處。一個人可以通過保持綠色脈輪的心的開放來獲取這種長處,此外,他還可以取得在強化尋求的形式中的長處,我們稱之為靛藍色光芒中心的傾聽特性,而他也會發現在溝通上,在藍色脈輪的區域仍有進一步的工作要被完成。

在此同時,當這個工作繼續時,一個人[具備強健的綠色光芒和強健的靛藍色光芒之能力]還是可以對團體有大量的貢獻。那個與藍色光芒關聯的特定工作,我們發現它很大程度上是一個自信的問題。在這裡的每一個人都完成了打開它的藍色光芒中心的工作。在這裡的每一個人都發現有可能誠實地與其他人溝通。如果藍色光芒的工作並沒有以一種輕鬆或敏捷的步調發展,這對於我們只有很少的影響。

我們是Laitos,我們現在通過將通訊轉移到叫做L的實體來總結我們的談話。我是Laitos。

(L傳訊)

我們是Laitos,我們現在與這個器皿在一起了。我們希望確定我們的要點被清晰地接收了,因此我們想與你們每一位核對看看 是否有我們可以進行闡述的問題。關於我們已經談過的內容 任何人有問題嗎?我們是Laitos。

[暫停]

我們發現這個概念已經在現場各位的心智中穩固地確立下來了。你們對我們的概念有很好的共鳴,我們很高興讓自己同樣作為一個電池 和你們一起坐在這個圈子裡。

我有一個問題,Laitos,是關於你之前描述的概念— 選擇一個實體作為一個宇宙大愛能量之人格化象徵,並接著想像帶著那個人和你一起進入到通靈圈子中。你可以多談一些這個概念嗎?它是說要將你自己對於最高和最佳的服務的理念注入到這個圈子中 並因此賦予這個圈子和團體一個特別的風味,也就是 最佳的你自己?

(L傳訊)

我們是Laitos,我們瞭解你的問題。我們推薦使用一個人物形象,無論是一個歷史人物或曾在世的某個人,做為一個方法 以便與靈性的精通保持一種穩固的連結;某個與你自己有一種靈性掌握上的共鳴的人,某個你敬重並尊敬為老師的人。

我們先前向你建議這個步驟是作為一個幫助。在這個(第三密度)幻象 你的人生中,如果這個參照的老師是一個在該幻象中的扎實人物,而不是你創造的一個建構[作為高我的一個代表或原型的一個顯化],它就不會那麼難以處理。 我們感覺後者也許會讓問題變得混淆並增加了一個複雜性的層次,而它對於一個尋求這種幫助的人並不是必須的。然而,如果你對做這樣一個事情感覺到舒適,它完全是合適的。

我們會建議保持簡單,採取直接的途徑,使用某個與你的心接近的人。一個曾經存在的人可能對於你的頭腦更易於接受,可能更接近你的心,因此設想這個人並將其用在這個練習中對於你會更加容易。

我們需要進一步向你闡明這一點嗎,我的兄弟?

不用了,它很有幫助。我的確發現使用一個特定的人物而不是一個類似於Ra或原型圖案的抽象概念要容易一些。

不用謝,我的兄弟。在這個團體中是否有另一個要點是我們可以闡明的呢?

是的,有。當一個人傾聽的功能達到一定程度以致於他在冥想的過程中獲得了對於問題和它的答案的過程的一種越來越清晰和聚焦的感覺,那個專注地傾聽的行動就會幫助發言者聚焦清晰表述的能力,我想知道這是真實的嗎?我不確定我表述的問題是否清楚,但如果它夠清楚,請試著回答它。

我們是Laitos,我們將試著回答。如果我們沒有闡明要點,我們鼓勵你重新提問。對這個問題我們的回答會是用你全部的能力參與其中 對這個過程總是有幫助的。不管每個人的察覺或相互作用是怎樣的,貢獻給這個圈子的能量是存在的,或者說是有存在能力的。

例如,如果團隊的一個成員是聾的,無法聽到對話,僅僅在冥想中坐在團隊裡,他的能量仍然會被貢獻出來。然而,因為你不是一個最高超的、嫻熟的,純淨的,僅僅散發出造物者的愛與光的存在,當你無法以最充分的程度[集中注意力或聽到那些正在被說出的言語]參與團體的時候,一些複雜情況就會出現。

你們每個人都在輕微地使得你們的通訊有些渾濁,這單純地因為你們是地球上的學生,因為你們是尚在進化過程中的人類存有。專注並聚焦於那些正在被說出的言語並有意識地充分參與其中來澄清那些能量,好讓那些能量真的以一種更和諧的方式流動。 我們要進一步地闡明我們的要點嗎,我的兄弟?

不用了,我想那就是對的方向,非常感謝你們。

不用謝,我的兄弟。這個團隊是否還有另一個問題呢?

[沒有進一步的問題]

我們是Laitos,我們感謝你們在這次集會呼叫我們加入。我們期待在未來向你們提供我們的能量,你們的能量也同樣提供給我們,因為這是一條雙向街道。

現在 我們在太一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在這美麗的日子裡 前進並歡慶吧。Adonai,我的朋友。Adonai。


  1. [footnote start]

    《聖經》《約翰福音》14:12,「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並且要作比這更大的事。」

    [footnot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