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作為這次通靈圈集會的資深通道)

我們是Laitos,我們在愛與光中抵達。我們在今晚加入你們來分享我們對恩典這個主題的分類與看法。

在語言中恩典是個普遍存在的詞語。在你的語言中 它有很多不同的細微差別與內涵,很多不同類別的意義。但是它們全都共享一個基礎的要素,在我們今晚在這個圈子輪轉的過程中,我們將嘗試去梳理它。

這個器皿將要努力應付的恩典面向是動態美的圖像或感覺。時常地,如果某個人談到美這個詞語,進入一個人頭腦的是強烈卻靜態的圖像。恩典是美的動態的表達。當一個人以一種強烈或特別平衡的方式服務或存在時,恩典就是這樣一個人的一種表達與顯化。它是一個人正在用一種非常平衡和有效的方式說話或服務的記號。我們現在將通訊轉移到叫做L的實體上。

我們是Laitos,我們現在與這個器皿在一起。恩典是神聖的。你們星球上的萬物都是神聖的。你們星球上的萬物以它們自己的方式都是美麗的。當一個人在他的一天的行動中用一種我們談到過的動態方式四處移動時,恩典是神聖中的美的一種表達。它包含那些動態的行動,那些真理的知識在心中說:「這是神聖的。」一個人接著從一種簡單的活動進入那個活動之中的恩典。它是一個人的自我和造物者的[自我的]融合。

我們會說,恩典幾乎就是一種行動的傳導。當一個人跟隨著造物者的意志而行動,一個人會在他或她的行動中找到神聖。一個人就進入了恩典,一種造物者之美,一種合一之美,將一個人的意願和造物者的意願校準之美。

當出現關於恩典的用途的問題時,背景起源於叫做R的實體的傳訊1。這個詞語被使用因為他釋放了自己,並將自己交託於造物者的力量而不是交託於他自己的頭腦的合理化思考:「我應該做什麼,我應該說什麼?我不知道我能不能這樣做。」他沒有被給予準備時間,來不及變得焦慮。他單純地行動,在那行動中他倚靠信心,知道他在進行服務。在信心的服務中,他將自己與造物者的意志校準,在造物者的意志中,他進入恩典,進入了美。

我們現在將通過Jim實體感知我們的概念並說話。我們是Laitos。

我是Laitos,我們以這個器皿之名向你們致意。我們迄今為止已經通過各種方式談論恩典。我們現在聚焦於恩典為陷入困境的尋求者鋪平道路的特性。當一個人沿著追尋真理的道路前進時,他會發現道路上有一些地方,容我們說,要通過是比較困難的,因為一種或另一種特性不僅僅被包含在道路中,也許同樣也在尋求者之中,所以,一個尋求者會用對他而言 獨一無二的方式,通過看起來會暫時阻礙尋求者在道路上的進展的途徑,對特定的挑戰、刺激物、催化劑做出反應。

當尋求者發現進一步行動有阻力的時候,在經驗中有了困難,在思想中出現困惑。聰明的尋求者會退回到內在,回到用於冥想的「房間」裡。尋求者會嘗試去在我們稱為道路的地方,容我們說,將混亂的時刻排序和洗牌,這樣他就可以發現一條道路,這條道路將允許他發展與前進。

當尋求者放棄了對自我的人格的渴望,將人格放在地面上,並將自我交託給造物者時,容我們說,這是達成目標最有效的方式,該尋求者比較喜歡更高的資源並將自我放在這種更高源頭的保護中。當它帶著一顆真誠的心而被完成的時候,尋求者很多時候會被這種品質的恩典所充滿,它以某種方式指引尋求者超越困難,牽著他的雙手,並用一種安全、穩當、沉著的方式移動他的雙腳。這樣,困難就不會如同蒙上陰影一般如此難以戰勝,尋求者會在他的心中找到一種寧靜、一種恩典,在他的腳步中找到一種節奏的優雅,於是尋求者就會沿著道路進一步前進了。現在我們將這個通訊轉移到Carla實體上。我們是Laitos。

我們是Laitos,通過這個器皿在愛與光中向每一位致意。恩典的真正核心,就好像在你們的人群中很多個世紀以來一直使用的一樣,是作為一個贈品、作為服務你們的一個禮物。

在基督教的神學體系中,恩典指的是 並非應得的、完整的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 在造物者被視為一個愛的造物者的觀念中,它是一個中心概念。

我們已經通過很多方式給出這個概念。我們已經說過造物者用一種無限、沒有阻礙的愛,絕對地與全然地愛著你們每個人。這種愛不是應得的,它無法被賺取。單單憑藉恩典,它是你們每一位的恩典,如同它是我們每一位的恩典一樣。這種知曉是你在無批判與無限制中被愛著,是自由的感覺的基礎,那些被愛著的人們會開始知曉它,他們因此開始知曉真正的愛是什麼。

你無需積聚愛或者慈悲。你要做的僅僅是進入到內在的祈禱房間,冥想、崇敬和感恩就在那兒發生。穿過那扇門進入太一無限造物者的臨在就是在造物者的愛與恩典中去知曉、體驗、歇息。

對於你們這樣的實體,活在第三密度的世界中,經常受到誘惑去認為所有事物都必須被賺取,沒有什麼是可以免費得到的。你們很多人都曾有過這種經驗: 必須去賺取你們父母的愛,一個家務接著一個家務,一個稱讚接著一個稱讚,一個讓步接著一個讓步。那種愛是不穩固的,那些強烈要求他們愛的證明的人永遠都不會完全地滿足。他們[被要求提出證明]同樣也不會在愛中感覺到放鬆。只要愛是有條件的,永遠都會有另一個條件。可衡量的愛總是有個盡頭。

而理則的愛卻是無法衡量的。它是無限的,永恆的。你們都是太一無限造物者的相同的愛的布料的織線,你們是祂的生靈。因此,在你們周圍的世界中,你們都是太一造物者的生靈,你們是祂的臉,聲音,祂的手和腳。你一直都有機會去表達這種無條件的愛,好讓你愛的那些人自由,不再恐懼你的批判,不再恐懼會失去你的愛,他們也可以自由去成為他們本是的生靈。因此,恩典旋轉編織它的光與愛,從無限造物者而來並經過你,進入一個渴望著那種愛的世界。我們現在將這個通訊轉移到叫做G的實體上。我們是Laitos。

我們是Laitos,我們現在與這個器皿在一起。這個房間裡的每個人都聽過一首讚美詩—《奇異恩典》,它的歌詞是對恩典的一個恰如其分的描述。這首讚美詩是作者是紐頓先生,你們一些人也許知道這首讚美詩是如何出現的故事。他是一個奴隸販子,有很多年,他帶著數千名從非洲大陸抓來的人去美國賣掉他們。在他的生命的某個時刻,他的心敞開了,他看到他過去的錯誤方式,這首歌《奇異恩典》也由此而來。2

恩典是一種存在於宇宙中的一個真實特性。當一顆心打開的是時候,即使只是打開了極小的一點點,吸引力法則就會生效,恩典就會讓那個已經打開了心的人發生轉變。

恩典是靈性世界的烹飪油。當烹飪油在鍋底伸展開來的時候,麵糊被放在鍋子裡,接著鍋子被放在爐子上,烹飪油就會允許並促使轉變的過程發生,這個過程會防止餅粘在鍋子上。恩典是靈性世界的軸承潤滑油,當它被加到軸承上時,它就能讓輪子自由地轉動而不會被卡住了。恩典是噴灑到嘎吱作響的鉸鏈上的油。它讓事物在靈性世界中自由移動,並允許事物發生轉變。就好像這個器皿之前說過的一樣,恩典是一個禮物。來自無限造物者的禮物。我現在將通訊轉到S。我們是Laitos。

我是Laitos,現在通過這個器皿說話。因此恩典是一個驚人的特性,無償的、免費的。它是靈性生活真正的煉金藥。它是一個人永遠無法忘記的事物。有一種感覺被體驗到。它是一個人可以真正地去渴望的事物。然而,如同某個人說過的,它只會如溫柔的露珠歇息在大地上一般地到來。它無法被強迫。它無法被賺取,也無法通過正確的努力而辛苦地贏得。

有一些人會在一段時間中嘲笑恩典的體驗。有另外一些人他們獲得的恩典體驗非常的少,持續的時間也非常短,接著他們會發現自己再一次在日常生活的困難中經受折磨並忍受靈魂的暗夜。在諸如這樣的時刻中,恩典僅僅是一個記憶,但這個記憶能夠支持不斷地努力來工作那容器,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是那樣的容器。

雖然一個人無法賺取恩典,他卻有很多可以做的事來阻礙通向恩典的入口,這是真實的,大量的靈性上努力的經驗都致力於消除這些障礙物。因此,關於這種最珍貴的、最神聖屬性的恩典,我們可以提供的觀點是,它是一個給你的資源。甚至在那些最黑暗的時刻,看起來幾乎不可能獲得的恩典的時刻、那些嚴苛的催化劑的時刻,還有那些無人能逃脫的靈魂的磨難時刻,恩典是一個希望,恩典是對你的一個承諾。在這種光中,那些艱難時刻可以不再被簡單地視為一個深入骨髓的負面事件,它們也可以被視為準備一個容器的機會,這樣它就可以更合適,或者更少地阻礙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那就是恩典的真正要義。

硬幣的另一面是,當一個人正在經歷那些恩典的片刻時,一切都好像是在輕鬆和舒適中無負擔地得到的,如果一個人能往後退半步並提醒自己 這同樣是一個暫時的情境,它也將要過去,這是好的。正是那知識 不僅僅會對自我有所幫助,也對其他那些尚在疑惑和絕望中徘徊的人同樣有幫助。

因為當你從高處看一眼那些受苦之人,當你看一眼那些(進展)較少的個體們,他們無法分享那個你容易接收的恩典,直到你能夠伸出手,也許是感覺到一點點他們的負擔,也許是允許一點點在你周圍自由地聚集的愛與光被傳送給他們,你才是為他們做了一些事情。

甚至會有一個時刻,那時你會遇到的問題是,你自己對恩典和感激的持續體驗是否要被犧牲來進入[我們所尋求的]服務他人。耶穌-基督的道路就是這樣的,他自願地獻出自己並讓自己承受巨大的痛苦和折磨,甚至到最後 情勢引導他宣告:「天父呀,禰為什麼拋棄了我?」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服務,都是為了愛其他自我而做的。

我們認為具有最高價值的恩典,不是什麼一個人可以保留給自己的事物,它卻是一個人可以在一個共同的人群中,在一個尋求的靈魂的共同宇宙中分享對其感受的事物,我們自己是這些尋求的靈魂的一份子。恩典是一種經驗,一種非常非常偉大的體驗。它是一個情境,一個崇高的情境。但是,對於一個尋求以最謙卑的心去服務的人而言,希望或意願無止境地停留在恩典中是對自己不利的。

我們現在將通過轉移這個通訊到叫做M的實體 來結束我們的尋求集會。

我們是Laitos。這個圈子中的每一位已經努力將我們的想法和概念用如此優美的方式進行轉譯,我們為此非常快樂。請問這個圈子現在是否有任何關於恩典或者其他任何主題的問題呢?

我感到一個問題湧上心頭。讓我看看我能否在這裡將它用語言表達出來。在我看來,恩典是一種情境,如果它被給予了,一個人是絕不會拒絕的,然而如果去沉浸在其中,就會有一點自我-中心了。我想知道擁有一個恩典的情境或者處於恩典的情境中,在它的性質上,是否總是一種對他人的服務呢,或者是否有些時候 一個人必須進入到犧牲的面向中?

我們為你的問題感謝你,我的兄弟。如果這個器皿正確地理解了這個問題,問題是 完全地或持續地沉浸於恩典中會是一種服務他人的表達。這樣說對嗎?

是的。

這個器皿對於正在被轉移的東西的看法是,那並不是必須的情況。「恩典」這個詞語同樣也包含了連接到造物者的工具,朝服務自己和服務他人極化的人都可以得到它。當一個人在存在性的演化中開始著手於他服務的道路時,持續地沉浸於恩典中並不屬於一個或另一個極性。

事實上,這是一個正在連接的人可以做出的選擇,這樣一個人一定會接受被恩典所授予的恩典時刻。從時間/空間的這個角度,你可以選擇去做事或成為,不管你正在做事或正在成為,你的恩典方式永遠在那裡。我們僅僅需要去認出它,伸手去拿它並接受它。

我們能否進一步回答你?

不用了,謝謝你,那個回覆是有用的。非常感謝你。

有任何其他的問題嗎?

[沒有進一步的問題。]

我們是Laitos。我們現在要離開這個團體,我們極其享受這次拜訪和它的吸引力。我們將在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Adonai。


  1. [footnote start]

    在這次工作集會上,R並沒有要求去做一個管道,只是做為一個電池參加集會。然而,在集會的進程中,S還是將通訊轉移到給他了。雖然這對他是完全是一個意外,R還是盡力傳遞了他接收到的信息。S在集會後告訴他,他的表現充滿了恩典。R問這是什麼意思。由此,這次通靈圈的集會主題就產生了。

    [footnote end]
  2. [footnote start]

    想要去進一步閱讀關於John Newton (1725-1807) 的故事以及他的讚美詩的人可以造訪這個網址:www.anointedlinks.com/amazing_grace.html

    [footnot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