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傍晚的問題,Q’uo,與《活出一的法則-102:外部工作》有關,這是Carla正要開始工作的一本書。她想問你們是否有關於外部工作,外部的催化劑的任何的建議呢?那些外部催化劑是在我們經歷生活、日常活動、各種類型的體驗的過程中,我們每個人所經歷的,這些經歷都向我們提供了催化劑,我們很希望在處理轉化這些催化劑為經驗。

你能否給她任何適合考慮的靈性原則?沿著這些線索可以幫助她開始並繼續撰寫《活出一的法則》的第二冊。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歡迎你們,在為祂的服務中,我們今晚來到你們中間。一如既往,能被你們的團體呼喚是極大的榮幸,我們希望我們可以給Carla實體在外部工作的主題上提供一些想法,這些想法也許會證明是好的資源。

在我們開始之前,我們會請你們每一位聽到或者讀到這些言語的人使用他的分辨的能力,從我們所說的那些事情中拿取那些似乎有共鳴的部分,並將其他部分留在後面。這將使我們能夠提供我們的服務而又不會有侵犯你們的自由意志或者打擾你們的進程的節奏的可能性。我們感謝你們這方面的考慮。

我們欣賞這個器皿一絲不苟地設置她的意願,她的意願是,在這個工作集會中所有的概念來自於我們 而非來自這個器皿。更進一步,我們欣賞這個器皿不嘗試猜測我們會說什麼。這兩個因素都幫助我們能夠對這個主題進行論述,否則根本進行不下去,由於這個器皿也是發問者,當處於這樣的情境中的時候,傳訊資料被污染的可能性會更大一些。然而,在目前的情況下,我們感覺可以隨意地說我們能說的內容。我們感謝這個器皿用這些方式來照顧傳訊的過程 使其保持純淨而不被個人的觀念所稀釋。

這個器皿曾經好幾次向叫做Mick1的實體表達她的感覺,她覺得在她有能力提供有益的信息之前,她需要更深入地進入對外部生活的催化劑的沉思中。這是因為該器皿有個畢生的習慣,即在任何的情境中 首先注意它形而上的面向,其次才是去注意實際的情況,也就是說,即將到來的催化劑的情況。

若一個人希望保持持久而穩固的形而上調音;希望成為平安、愛、喜悅、感恩與慈悲的可靠、值得信賴的通道,這種思考方式是非常有幫助的。

然而,對於這個特殊的器皿管用的東西卻與這個器皿說的「地面上」的情境很少關聯,這個器皿打算去寫的那本書全部都是關於那些發生在地面上的事情,發生在接踵而來的催化劑的濃稠部分。

我們甚至會對這個器皿說,她有一種對看起來發生在外部世界的物質性事件和情況不夠尊重或未給予充分關注的傾向。這是由於這個器皿的壓倒性傾向,她自動地根據諸如鍾愛、傾聽等等與靈性原則有關的樣式來重新配置那些進入她的五官的事物。

再一次,如果這個器皿是在寫關於內在工作的內容,這些價值觀念是可以被談到極好的事情。然而,這裡的努力卻是去寫關於好比婚姻、子女、父母以及關係中的困境等等的人生之核心體驗。

我們鼓勵這個器皿放下她關於外部催化劑的那些先入之見,當催化劑進入到察覺的範圍時,做為一個人,停止讓觀察的機能壓倒對催化劑的直接與瞬間的敏銳反應。走出一個實體的個人偏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然而,為了彌補覆蓋在這個器皿的物質性催化劑之上的重度形而上的靈光,需要去做的就是:讓開。

帶著創造力和想像力進入那些強烈的情感中,進入那些尖銳的痛苦中,進入一個被外部催化劑淹沒的人的無助裡頭。那些希望去讀一本涉及婚姻、子女、父母、工作等等議題的書籍的實體,他們都有深入的、沒有被回答的問題。在催化劑的衝擊面前 他們感覺失去了控制,我的姐妹,他們大部分沒有妳的天賦,而妳的天賦如此深入地根植於妳之中 以致於妳甚至沒有察覺到它,妳能夠將物質性催化劑的細節引入到一個強調形而上面向的模式中,而這些面向正是被一種特定模式的外部催化劑所強調的。

這個器皿在今天的稍早時候曾寫到關於健康土壤的問題。她讀到了一本叫做《從土壤到胃部》的書,作者是一位叫做潘妮的實體2,這本書說到當一個人躺下來,躺到地面上,一個人會看到所有生命的種類,它們是一個人站立與步行穿過草地時無法看到的。

當一個人將手伸入土壤去為一座花圃除草時,他看到蠕蟲、甲蟲、蛞蝓以及形形色色的微小的爬行生物,它們中有一些在外表上是異乎尋常的,有如此多的生物在地面上爬行以致於這個器皿寫道,它們就好像在舉行一場派對。這是一個非常忙碌,非常活躍的環境,就是那些甲蟲、蛞蝓、微生物創造了有益、健康的土壤,使得種子能夠長成健康茁壯的植物接著提供有良好營養的果實。

正是用這樣的方法,在寫到外部催化劑的時候,必須降低你的高度並接近地面。因為只有當你對你能感受到的最沉重和最陰暗的情緒跪下來的時候,你才能夠開始創造途徑 進入並理解收到外部催化劑的經驗。

我的姐妹,誘惑在於你可能在進行的同時去解決各個催化劑,然而那是本末倒置的。進入到一個正在處理人際關係或處理工作困難的人的苦痛中,或者進入任何你希望去探討的若干主題。就這個工作的完整性而言,你從一個觀察者移動到經驗者,這是核心的過程,同時允許這些催化劑帶著你們地球人常見的那種力量與功率進入你裡面。

我的姐妹,在此刻我們會提供給你們的原則是: 與身體合一、與大地合一、 與沉重的催化劑[沒有被智慧、一種遠見感或更廣闊的視野所稀釋或緩解]合一。

我的姐妹,你已承受過你所需要討論的每一種催化劑。的確,在你自己的生活中,你已經有對這些催化劑的完整和強烈的體驗了。但是,我的姐妹,進入這些經驗中未經刪減與未經加工的情緒,對於你是很困難的,因為就好像我們說過的,你的天生與固有的天賦就是帶著你的意願和存在的每一根纖維移動到更高的位置上。

這種心智轉向的優點是顯而易見的。缺點卻不是那麼明顯,因為在如此快速地將外部催化劑進行再創造並變成能被一個靈性尋求者觀察到的催化劑的過程中,那種未經思考的情緒化反應的明亮強度已經被刪除了。

這些情緒對你感覺起來就好像你處在一個會讓你感覺到幽閉恐懼症的封閉場所。於是你打破了直接經驗的劇烈痛苦的封閉。如我們說過的,你的這種偏好有很多優點。它允許你用可以各種產生服務他人的結果的方式來穿越你的人生。然而,也包含了一種損失,我們要請你去探究那種損失。

有一些人會從[G實體在這次會議之前的討論中所稱的]「心智的臨在」的層面發揮作用,那些人已經在能夠充分使用物質界人生的方面取得了不可估量的進展。然而,容我們說,對於一個幾乎在經驗發生之前就會創造出這種心智的臨在的人,會有一種現實感的損失。這就好像通過你恆常的形而上的立場,你對生命所產生的察覺會有一種夢的特質。

我們並不是說你沒有你的完整性。我們是說你無法在那個距離上對在物質世界中擊打一個肉身存有的催化劑進行寫作,你也無法與在處理外部催化劑的過程中尋求幫助的那些實體建立聯繫。

我的姐妹,你要求自己去做的工作並不在你的舒適區之內。你的舒適區是將生命視為一場清醒的夢、一個幻象,進而寫出各種解決方案。光是想到要跳入那種受苦的經驗[由一個自殺性的、憤怒、絕望、無助或無望的人所承受], 妳就有一種輕微的厭惡感。

因此,我們會請妳去調查那些未加工的與未被馴服的感覺,儘管它會使妳不舒服。只有從個人的經驗上,妳才能打開這份禮物[屬於靈性與妳與生俱來的能力],和 那些受苦的人連結。

你喜歡想像耶穌實體正在進行教導或他被高舉進入雲海並揚升。你不喜歡想像他在客西馬尼花園中流汗流血的樣子。當你準備(寫作)時,花些時間待在那個花園。

一如既往,我的姐妹,在你每一次準備去寫作時,我們非常鼓勵你祈禱並請求幫助。就好像你為通靈準備一樣地為你自己調音,設置你的意願並將你自己完全徹底地奉獻給你希望提供的服務。然後,當你已經做好準備的時候,帶著信心前進吧,一步一腳印,它必將帶領著你到達你的目標。

我的姐妹,我們同樣推薦,在你寫這本書的過程中 可以嘗試走到外面,進入大自然的世界,即使只是坐在你的門廊上感受一下微風。感覺大地中 你的本質 是重要的。去感覺你與地球的子宮連接,感覺你自己是完全具體化的,這是有益的,這也會幫助你進入人類的狀況中。

幫助就在那裡。禮物就在那裡,然而,為了讓你自己成為那些受苦之人的一個真實可靠的聲音,你得要努力工作了。

我們現在將從這個主題轉到在場的人們心智中也許會出現的任何問題上。現在是否有另一個問題?我們是Q’uo。

Q’uo,我有一個問題。當顯意識的注意力被帶入更高的能量中心時,當進入更穩定、更聚焦、更安靜、更微妙的意識狀態時,在身體的呼吸模式會受到怎樣的影響?

我們是Q’uo,我們瞭解你的問題,我的兄弟。我們會說,我的兄弟,當一個人找到途徑進入更高的意識狀態時,他的呼吸的趨勢是, 呼吸在身體內的起點會越來越低,於是當一個人更加進入完整意識的狀態時,他在吸氣時不僅僅是通過肺部的頂端或甚至通過整個肺部,而是向下深入到 從紅色脈輪吸氣,這樣當呼氣時,他的胃部甚至會發生移動。思想狀態越發的平靜,呼吸也就越深。

然而,它卻不是某個必須要實現的目標,雖然深度呼吸,感覺吸氣一路向下進入到腹部,呼氣從腹部一路向上是有價值的,在這種呼吸總有一種微妙的物質層面和形而上層面的相互作用。就好像當你微笑時 你改變了你身體的化學作用,所以當你加深你的呼吸時,就改變了你的肉體載具的感覺基調。

我們能進一步的回答你嗎? 我們是Q’uo。

非常感謝你Q’uo。如果呼吸循環的頻率的減少,也許甚至會導致呼吸的中止,這表明了什麼呢?

我們是Q’uo,我們瞭解你的問題,我的兄弟。那個停止的時刻,當氣息被呼出而不需要立即進行另一次呼吸的時刻,是一個離開物質性存在的假期。它是進入無時性、無限、永恆的一個入口。那停止並不是徹底的,在那停止中,心臟仍在跳動,脈動流過身體。但是,當那停止發生時,無論是自然地或者是通過瑜伽訓練,它是一個體驗無時性的機會。當不再需要吸入或呼出時,有一種極大的平靜和釋放,對一個體驗到呼吸停止的嚴肅尋求者,即使它發生在一瞬間,它仍是一個珍貴和有幫助的資源。

事實上,呼吸是一種榮耀,因為生命就在呼吸之中,在呼吸之間的意識的停頓中,也有一種光輝。

我們能進一步的回答你嗎,我的兄弟?我們是Q’uo。

不用了,謝謝你,Q’uo。

現在請問還有另一個問題嗎?

[沒有進一步的詢問]

我們是Q’uo,我們再一次與這個器皿同在。因為看起來我們已經用盡了這個團體此刻的問題了,我們再一次被呼喚參予這次的工作集會感到快樂並為此感謝你們。我們為你們的美麗和對於服務的渴望的真誠而感謝你們。能與你們談話是一種榮耀。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 Adonai。Adonai vasu borragus。


  1. [footnote start]

    Mick是Carla對她的丈夫Jim McCarty的暱稱。

    [footnote end]
  2. [footnote start]

    Penny Kelly, N.D., 《從泥土到胃部,理解地球與你的健康之間的連接》勞頓,密歇根州,百合山出版社,2001年。

    [footnot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