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view] Jim:今天晚上的問題與情緒有關。我們將愛與恐懼辨識為相反的對立面,我們想知道是否所有其他的情緒,例如嫉妒、憤怒、疑慮、貪婪、貪吃等等,它們都是愛與恐懼的某種程度的混合物嗎?我們是否能夠正面地使用這些原以為的負面情緒呢?如果我們工作這些情緒,我們是否可以從中獲得一些益處呢?當我們觀察到我們日常生活中經歷的各種情緒時,我們可以使用什麼樣的靈性原則呢?

(Carla傳訊)

我們是Q’uo原則。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歡迎你們,在為祂的服務中,今晚我們來到你們中間。今晚,感謝你們呼喚我們加入到你們的尋求圈中。能被你們呼喚是我們的榮幸,在關於情緒、愛與恐懼的主題上,我們非常高興能與你們分享我們的想法。

然而,一如既往地,在我們開始之前,我們請你們每一位聽到或讀到這些言語的人,當你們從我們的想法中挑選那些你們希望作為你們靈性道路的資源而使用的部分的時候,請使用你們的分辨力與洞察力。請你們跟隨共鳴之路。如果有一些想法無法與你們共鳴,那麼請毫不猶豫地將它們留在後面。我們只是希望成為你們的一個資源而不是一塊絆腳石。我們感謝你們這方面的考慮。

今晚你們詢問關於情緒的問題。我們發現在你們的人群中,那些希望過一種靈性導向的生活的人們經常會認為情緒是不值得欣賞和不光彩的事情。然而,從我們的觀點,你們感覺到的情緒是有著龐大價值的禮物。既然心智在(各種)想法中跳躍,它通常是被邏輯和智能所統治的,而心在(各種)情緒中跳轉,它通常並不帶有任何形式的智力的成分。因為情緒是心的禮物 起源於你們的意識的最深處和根部。

因此,當你們努力去思考情緒時,你們可以嘗試去認為情緒在時間/空間中有它的實相,因為情緒源自你的意識,而非你的智力或心性。每一個人都有一個不同而且獨特的心智與個性。然而,作為你們星球的第三密度的人類種族的成員,你們共享一個內在意識。你的嫉妒和另一個人的嫉妒有著相同的能量。你的愛與另一個人的愛在某個固定頻率上有著相同的能量。是情緒而不是思想統合你們的人群。

現在,在意識的根源,也就是[這個器皿稱之為]原型心智的地方,情緒是可以被繪製成地圖的,就好像你們大陸的水道可以被繪製成地圖一樣。有各種類型的情緒的河流,既有那些你們稱之為正面的情緒,類似喜悅、狂喜和快樂,也有你們稱之為負面的情緒,例如貪婪、貪吃和淫慾。然而,每一種情緒,從它最扭曲或最極端的顯化開始流動,經過一系列的移除扭曲,直到最後 所有的情緒都會流入海洋,你們稱之為理則、無條件的愛或至福。

這個器皿一直努力沿著某種準繩或直尺 嘗試用愛與恐懼的比例來定義情緒,這個器皿也假定愛與恐懼是基本的對立情緒1。我們認為,雖然這樣的想法之中有些真理,但是這樣的想法卻是在嘗試將360度的情緒圈起來並壓縮到一條二維的直線中。容我們說,這種嘗試本身就是一個扭曲的模型,我們或許會建議用一個更有用的模型來思考情緒。

在某些方面,情緒可以依照互補色的方式來感知。例如,那些希望去裝飾他們的牆壁人們,他們會找到一個顏色轉盤,在上面顯示著互補的色調。在轉盤上會看到的各種顏色的反差是動態對立的。我們發現這個顏色輪盤的概念在探討情緒方面是有用的。

然而,依我們的拙見,嘗試去為情緒的顏色附加重要意義,那是不正確的,例如有種說法是,某人正覺得很「憂鬱」(blue),藍色的感覺、顏色和那種情緒之間很可能有個關係。然而,將「感到憂鬱」連結到藍色脈輪或藍色能量中心則是不正確的,同樣你不能認為一個「膽小」(yellow)的人主要運作中心是黃色光芒,或者一個「嫉妒到臉都綠了」的人主要從心輪(綠色脈輪)運作。 在這個意義上,顏色與情緒之間並沒有聯繫。它們無法被附加到任何一個脈輪或脈輪上。然而,當思考情緒時考慮互補色是一個有用的練習,如果一個人追蹤可能會降臨的某種特定情緒,這樣他或許能開始發展出一整輪的情緒。

觀察情緒的一種方法是去看在這個情緒中愛在哪裡。例如,如果一個人考慮嫉妒的情緒,愛的情緒會清晰地被看到,在嫉妒的情緒中那個激發一個人嫉妒的事物是強烈地被愛著的。因此,嫉妒在其紅心有愛,而它卻被失去那種愛的恐懼所染色了。所以,這種愛的能量是與最初的愛的自由、輕鬆的感覺是不一樣的。

我們會建議一個人可以有一些互為補充作用的情緒,於是他可以從情緒的車輪中心取出那些輻條,該中心就是無條件的愛,這個器皿會稱這愛為如基督一般的愛或攜帶基督意識的愛。

從那原初的愛或原型心智中的至福之海中噴湧而出的是360度圍繞著個人特質的自然光芒。

另一個評估情緒的方法是去注視意志、渴望或期待的機能。在每一天的生活中,最清晰的面對情緒的方式是去對一個人的渴望、意志或期待的目標保持透明而不依附結果。然而,正是個體沒有能力保持不依附結果而製造了大部分的扭曲的情緒反應。因而,如果一個人純粹地愛另一個人,如果在愛中沒有任何形式的依附,當他的愛的目標選擇進入到自我與另一個自我之間的關係中,這只會成為那個不依附的實體一個喜悅的源頭,他知曉另一個自我正在做什麼他或她喜歡的事情,他或她都是如此地被愛著。然而,很少有實體能用這樣的方式保持不依附。

如果一個人檢查他靈性生活的實質,在投生中的實體會依附(特定)結果,並且會有各種扭曲、期待與渴望,顯而易見,這是一種祝福,因為這些渴望與期待的元素創造了感受情緒的潛能,並用一種新的、不同的方式使意識參與其中。

另一個在觀察情緒時很重要的元素是你們稱之為判斷的機能。一個尋求者如果感覺到他的表面情緒是正面的,他會傾向於不評斷,而如果他自己的情緒似乎來自自我的陰影面並表達內在的黑暗,他卻會相當地批判。現在,如果一個人查看一個顏色轉盤,一個人不會判斷深暗色比那些淺亮的顏色低劣,而是看到所有的顏色的區域在一個人的配色方案中都是被需要的,這樣才能創造一個令人愉快的和諧。例如,一個人不會避開使用棕色、灰色、黑色和深藍色的(暗)色調,相對於大地色系中的柔和而較淺的色彩而言,好比淺棕色,淺灰色等等。所有這些色彩在構建一個讓你個人覺得愉快的環境方面,都具有相同的價值。

當一個靈性尋求者變得越來越成熟,每一個經驗都是另一個機會,去工作一個表面情緒並精煉或淨化那個情緒,將其作為一個自發性、純淨的情感而貢獻出來,既不帶任何批判、也不要求自己去成為一個只感覺到正面情感的人。 在一個不成熟的實體身上,每一個情緒升起時,它是混亂而無秩序的,還帶有與信號相反的高度靜電干擾或噪音。因此,做為一個靈性尋求者,每一次一個情緒升起時,在你對它的感覺中你可以努力既不對它畏縮迴避,也不向它傾斜靠攏,你的目標是不對那個情緒做任何事情,而是允許它沉入當下此刻的意識中。

當你對表面的情緒表達尊重和榮耀時,你允許它們變得開闊,並開始向下滲透而穿過第一層的衝動性與自我批判。容我們說,當你給與自己空間與時間,讓這個情緒來向你講述它的故事,你會沉入你自己內在意識的根部並開始能夠感覺每一個情緒為一個更獨特、純淨與清澈的色彩。

某種持續不斷對原型心智的沉思可以幫助尋求者評估並考慮他所擁有的情緒經驗,這是有可能的,甚至是很有可能的。例如,在生命之樹的圖形象徵中,有各種各樣的情緒被連接到中間的柱子,女性的柱子和男性的柱子。沉思那些你每天經驗的情感可以安放在生命之樹的圖形2中的哪些位置,這也許是有趣的。

類似的,如果一個人傾向於星象學,那麼各種符號與黃道十二宮的複雜細節對一些人在理解自己的情緒方面是一種真實的幫助與資源。

最後,就好像這個特別的團體在過去已經做過的一樣,通過對(埃及)塔羅牌的22張圖像3的工作來凝視情緒的世界與意識的本質,這是有可能的。當一個人注視每一個概念複合體時,一個人可以開始看見各種情緒之間的關係。

這是微妙的工作,我的朋友,意識的本性屬於矛盾、神秘和無限的領域,因此你是不會對智力所提供的答案感到舒適的,因此智力總是試圖在一個人的生活或者無限太一的造物中尋找對情緒的優雅和整潔的解答或者尋找情緒的階層性。相反,就好像你們星球的河流與湖泊,它是個一直流動,一直改變,一直演化的水域系統,容我們說,情緒也是太一造物者的意識的循環系統。

你們詢問在思考情緒時可以使用什麼樣的靈性原則,我們會向你們提供合一的原則。你們全都是一。你們確實分享一個本能的、基礎的、真實的,關於情緒材料的覺知。你們相互共有的那些情緒,它是某個值得信賴的事物。沒有什麼你能夠感受到的情緒是其他人不會感受到的,無論是在你感受到該情緒之前或之後。

在某種程度上,情緒和智力的工作相比有更多的一致性,由於邏輯的本性,智力似乎有更多的一致性。然而,為了任何渴望的事物,邏輯可以被編纂並製造為詭辯的原理闡述,而情緒卻頑固地就是它們本來的樣子。一個人可能會嘗試去篡改一個情緒來使它變得與原來的樣子不同,然而,篡改或者嘗試去調整你不喜歡的那些情緒,並不會創造一種有技巧的處理情緒的方式。相反,一個人如果足夠的信賴每一個情緒而能夠給予它空間和時間,在其中情緒能清晰地在你的覺察中表達它自己,這樣那些情緒就會開始為你獻上回報,也就是超越線性(思考)的一己的感覺。

你是無限的存有。而相比在你持續地帶著尊重而無批判地去凝視每一個情緒時你所能體驗的感覺,你的心智表面的日常生活情緒遠為蒼白與無力。

那位名為L的實體早些時候說過,在她進行她的工作以及為他人的服務的過程中她遇到了一些人,他們從她的內在喚起了對那些非常清晰的憤怒情感的記憶。她要做什麼來處理這些突然的、衝動的憤怒呢?她會努力去鎮壓或者去壓制它嗎?她會給與這憤怒足夠多的榮耀以至於她會用一種不屬於服務他人的方式來表達這憤怒嗎?她應該如何來處理這突然的、衝動的憤怒的感覺呢?在每一個靈性尋求者的每一天的行程中,這種情況會一次次反覆地發生。

看起來似乎負面情緒並沒有什麼有用的功能,而好比喜悅、讚賞、浪漫或友善的愛等等正面情緒,它們都是感覺良好的情緒,它們幾乎不會被評估或批判。雖然如此,當你與正面情緒一同工作時,同時保持注意力是非常有幫助的。因為就好像負面情緒一樣,表面的正面情緒也僅僅只是其強度、透明度和生命力的開端,而對於一個尋求者,當他聚焦於這些類似喜悅的表面的正面情感,並允許它們拓展,就好像我們和你之前說的一樣,讓它們圍繞著自我的營火,隨著他經驗自己的過程,講述它們自己的故事,這些正面情感的禮物才會到來。

同樣地,當你體驗到表面上的負面或者陰影的情緒時,注視這些表面情緒並允許你保持對這些表面情緒的察覺,這是相當有有用的,不要因為注視它們是令人不舒服的而將它們趕走,不要說,「好吧,這不是我,我永遠都不會如此的負面」,而是相反去凝視情緒上這個深暗顏色,並要求它變得清晰、精煉它自己、變得更加純淨。

那位L實體問,「那麼負面情緒的用途是什麼呢?我們能使用它們嗎?」我們會認為,甚至表面上最黑暗的情緒的價值與表面上最正面的情緒的價值都是相等的,在它們的價值上,它們都是一切萬有的一個有效的、受榮耀的部分。你們是一切事物、每一個情緒。因為你們每一個人都是太一造物者的一個表達[如果你願意],每一個情緒都有一個屬於它自己的位置,幫助你自己在此生中創造一種對太一造物者的表達,越來越多的平衡和越來越少的扭曲。

就好像我們多次地通過這個器皿很說過的一樣,就是在類似憤怒這樣的較深色的情緒,當對它精煉和淨化被允許時,它會創造出剛毅、力量、決心,還有長期忍耐與不屈不撓的能量,並成功贏得你投生的目標。如果你還沒有在你的內在用一種更純淨與更精練的狀態來表達那種驅動性能量,當自我正在經驗的煉金爐或熔爐中被精煉的時候,你就不會擁有對自我保持耐心的能量。

這個器皿在今天的早些時候曾在《聖經》的一條引言上進行工作,那條引言說,那位叫做耶穌-基督的實體來到這個世界並不是來審判這個世界的,而是這個世界或許是通過他而被拯救的。4 我們會建議在你工作負面情緒時,你可以慈悲地對待你自己,如同耶穌實體一樣地慈悲。耶穌對於和那些不會犯錯的人一同工作沒有興趣,他喜歡與那些扭曲的人們,那些正在受傷的人們,那些正在受苦的人們,那些處在困惑的黑暗中人們一同工作。當你允許每一個情緒在你的意識中找到它的合適位置時,讓那完全無批判的氛圍成為你工作的態度,同時你要求自己在內在提供一個持續性的環境,在其中那些被榮耀、被尊敬的情緒可以逐漸被淨化、精煉。

那麼,你的目標就不是去平衡各種情緒直到沒有情緒存在,而是用各種方式來體驗每一個情緒,並允許那些情緒從混濁與困惑的形態進入到一個地方,在那裡每一個情緒都是寶石般的色調。寶石有從黑色到白色以及兩者之間的全部的顏色。對那個特定的寶石,每一種顏色的美麗都是獨一無二的。你的情緒就如寶石一般。當你能夠允許黑暗、泥濘與衝動性逐漸地從每一種情緒的核心與精髓中蒸發,你就會好像一個挖掘礦石來從中開採自我的寶石的人,而該寶石是妳與所有人類同胞共有的。當你內在的那些能量被淨化時,你的扭曲就會越來越少,你的平衡就會越來越多,我們開頭討論的恐懼的成分也會越來越少。因為,太一偉大的原初思維就是在每一個正面或者負面情緒核心的那個情感,這確實是一個正確的觀察。就我們所知的範圍,這是一個值得信賴的表述。情緒的每一個色彩都根植於愛,無條件的愛、不批判的愛、徹底與絕對的愛。你越發頻繁地在與情緒工作的結束時返回到愛中,並允許愛溢出並漫過所有其他的考慮,在這個工作中你就會越發的強有力,允許自我綻放。

你們每個人都如同一朵花。如果一個人查看實體的每一個能量體,他會看到每一個脈輪無疑就好像一朵花,這朵花有特定的形狀,還有特定的潛能會變得更加鮮艷、更多花瓣、更完全地綻放。因此,你可以將你與情緒的工作視為就好像你正在和舞蹈、音樂或詩歌的能量一同工作一般。

允許各種邊界瓦解,這樣你就會開始感覺到在正面和負面情緒之間的連結。在你工作於平衡每一個情緒的過程中,當你變得越發的無所畏懼,越發的靈活,你就會允許你的能量體的那些脈輪變得更加的鮮艷、更飽滿地綻放,更清晰地表達,也更加有力量。

我們會用力量的概念來為對情緒的觀察進行總結。如果一個實體並不努力去做靈性上的尋求,他也不嘗試去用某個方式弄明白他是誰,他為什麼在這裡,對於這樣一個實體,一般來說情緒會保持相當地渾濁和不清晰,因為對於一個並沒有領悟到情緒代表禮物的人來說,他的確不會有任何誘因去進行必須的工作來開始精煉並淨化這些真實的、有無窮意義的情感,它們是你做為愛的生物的本質性存有之光芒。

[磁帶第一面結束]

(Carla 傳訊)

我們已經很多次通過這個器皿提到的平衡練習,我們願再一次簡要地談到它,因為它是工作情緒的一個非常有用的方式。

一切不是太一起初思維的事物,在其本性上都會產生扭曲。扭曲不是一個壞的詞語。扭曲也不是一個侮辱的詞語。顯化中的萬物都有扭曲,甚至你能想像的最高和最好顯化也是一樣。如果沒有扭曲,就不會有(宇宙)造物,因為造物本身在它被顯化的方面就是一系列嵌套的扭曲。因此,一個人並不是努力去完全消除扭曲,而是允許扭曲變得越來越一致,將斷斷續續與泥濘模糊的色彩轉變為雷射光與珠寶。

平衡練習的工作就是單純地去找到每一個將你今天的生活從某種預設的平衡變為一種不平衡或扭曲的反應的觸發物,無論這種反應是所謂的正面的還是負面的。

觀察自我內在的那些事物,觀察一個人偏離他的中心的過程,和你自己談論自己。當你允許那些那些情感再次被查看,甚至被深化,接著,當你允許那表面上對立面的情緒發生時,就好像顏色轉盤的一個顏色的對面你會看到的一個互補的顏色一樣,你就可以通過鼓勵向表面的負向和表面的正向情緒賦予相同的尊敬來減輕你自己內在的扭曲。

就好像我們之前說過的,這是一個微妙的工作,但是,從瞭解你自己,瞭解你是誰的方面而言,這就是你來到這裡要做的工作,通過開始去體會一種越來越深刻的存有的真實性,於是你就可以成為一個比過去的你更為堅定的光之勇士。每一個情緒都有它的位置。情緒的表面僅僅是它們的開端。

當你們與這些情緒工作來理解使你成為你之所是的每一個要素時,我們祝願你們能找到那最佳的探索歷程。你會發現所有的情緒,一旦被淨化,它們會一同和諧地工作來將你創造為一個人的存在。人的本性就是道德導向的,他渴望去服務、愛、知曉。信賴你的情緒會幫助你學習這些事情。從靈魂的層次對待每一個實體,當你與其他人聯繫時,信賴他們內在的情緒,它會與你自己的情緒共鳴。

在我們離開這個器皿前,請問是否有任何問題或者有這個問題還有後續的疑問嗎?我們是Q’uo。

[暫停]

既然看起來我們已經耗盡這個團體今晚的問題,接下來輪到我們釋放與這個器皿和團體的連接了。我們想再一次感謝你們呼喚我們來到你們的尋求圈。它是一種喜悅,我們非常的感激你們每個人從忙碌的生活中精巧地挪出時間和空間來一同尋求真理。你們用渴望和憧憬所創造的這個神聖空間是一個美得令人震驚的事物,我們同樣為此而感謝你們。

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這個器皿和團體。我們是你們所知曉的Q’uo原則。Adonai。我的朋友,Adonai vasu。


  1. [footnote start]

    在集會的今天,Carla正在寫一本涉及工作生活的情緒與苦難的書。

    [footnote end]
  2. [footnote start]

    追尋這條思考的線索的一個很好的網站是:www.tarotpedia.com/wiki/Tree_of_Life W. E. Butler的書《魔法師,他的訓練和他的工作》也包含了對這個象徵圖形的十個站點的一個清晰和全面的解釋。

    [footnote end]
  3. [footnote start]

    《一的法則》卷四有大量內容致力於探索這二十二個圖像。

    [footnote end]
  4. [footnote start]

    《聖經》《約翰福音》3:16-17。這條引言的上下文是:「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因為神差他的兒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

    [footnot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