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 Ra。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我們現在開始通訊。

可否請你先給我們一個解讀:關於該器皿的狀態?

我是 Ra。如前所述。

謝謝你。首先、我有一個來自吉姆的問題。他說:

「在過去九年、我有過我稱為的前額葉經驗,在前意識狀態中、(時間)在早上醒來之際,正要從睡眠轉變到清醒之間。該經驗是愉悅與壓力的綜合、從前額葉開始、接著如脈衝一般擴散到整個大腦,感覺像是我大腦中的高潮。我已經擁有超過 200 次這類的經驗,並且它通常伴隨著[很少對我是有意義的]聲音與異像。這些前額葉經驗的來源是什麼?」

我是 Ra。我們掃描該發問者、發現一些相關資訊早已公開、關於大腦中這個特殊部分的生理特性。(剛才)描述的這些實際經驗是一些可被經驗的蒸餾物; 經過一段集中的努力,致力於開啟大門或靛藍色(光芒),心智複合體,於是紫羅蘭光芒或聖禮的經驗得以發生。這些經驗是一個開端,當身體、心智、靈性開始在大門或靛藍色水平整合,然後(該實體)不只產出喜悅的經驗、還伴隨著對智能無限的領會。因此,身體複合體高潮與心智複合體高潮逐漸整合,然後準備了適當的大門迎接靈性複合體整合,接著使用靈性複合體為穿梭載具,迎接充分經驗太一無限造物者之臨在的聖事。是故,(前方)還有許多是該發問者可以期待的。

[面對 Jim] 你有沒有額外想問的?

[面對 Jim] OK。

[面對 Ra] 在先前的一場集會中、你曾提到左右耳的音調:左腦和右腦是否和服務自我、服務他人的極性有某種關聯。你可以就此評論嗎?

我是 Ra。我們可以就此做評論。

嗯,請… 你可以開始評論它嗎?

我是 Ra。你們肉體的(兩片)腦葉在使用弱電子能量上是相似的。一個被直覺與衝動主導的實體與被理性分析主宰的實體相比、以極性而言、是相等的。腦葉可以同時被用在服務自我或服務他人方面。

理性或分析的心智似乎有更多可能性、成功地追尋負面的導向, 因為就我們對該事實的理解:太多的秩序,其本質是負面的。然而,同樣的(理性)能力 用來架構抽象的概念、分析實驗資料也可以是快速正面極化的鑰匙。或許可以說:對於那些分析能力佔優勢的實體們、他們在極化方面有更多要工作的。

直覺的機能是告知智能。在你們的幻象中,讓毫無拘束的直覺佔優勢、容易使得一個實體遠離較大程度的極化、因為直覺觀察具有不可捉摸的特性.。如你所見,這兩種大腦結構需要被平衡、好讓經驗催化劑的淨總合為:極化與啟蒙,因為若沒有理性心智接受直覺機能的價值、協助啟蒙的創意層面將被窒息。

左右和正負面之間有個對應關係。圍繞你們身體的網狀能量包含著有些複雜的極化。就磁性而言,頭部與上肩部的左邊區域最常被視為負面極化,而右邊則屬於正面極化。這是你所聽到的音調的意義之起因。

你可願一般性地詳述正面與負面的磁性極化、以及它們如何被應用在個人與星球上? 我想這裡有個相互關係,但我不確定。

我是 Ra。這是正確的,有一個相互關係存在於一個實體[屬於你們的特性]與行星球體的能量場之間,因為所有物質都是藉由磁場的動態張力來建構。存在這兩者之中的力量線 其外觀很像是辮子的交織螺旋,因此正極與負極捲繞並交織在一起,在個人[你們對心/ 身/靈複合體的稱呼]與行星的能量場中形成幾何關係。

負極是南極或較低的極地。北極或較高的極地是正面的。這些螺旋能量十字交叉之處形成主要、第二、與第三能量中心群。你們熟悉肉體、心智、靈性複合體的主要能量中心。第二能量中心點[交叉通過正面與負面中心方位]環繞著你們的(幾個)能量中心。如黃色光芒中心,它的第二能量中心位於手肘、膝蓋、和(肚臍)附近的微妙體中,這些點[以微小的間隔]形成鑽石的形狀、圍繞著身體的肚臍部位。

一個實體可以檢視每個能量中心 找尋其第二能量中心,你們人群中、有些實體工作這些能量中心,你們稱之為針灸。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這些能量中心的位置經常出現例外 以致於這個技術的科學精確度令人質疑。如同大多數的科學(實驗)、嘗試得到精確的結果,卻未能將每個造物的獨特品質納入考量。

要領會能量場、最重要的概念是:較低極地或負極會從宇宙汲取寰宇能量進入它自身。從那一點,(寰宇)能量向上移動 直到與正極螺旋能量[從內在向下移動]相遇、並產生相互作用,衡量一個實體的光芒活動層次即是這個相遇點的所在,也就是南極外在能量與內在螺旋的正極能量相遇之處。

當一個實體逐漸變得更加極化時,這個相遇點也會向上移動,這個現象已被你們人群稱為亢達里尼。無論如何,最好把它想成是宇宙與內在之振動理解相遇之處。嘗試提升這個相遇點、卻沒有實現這(提升)所依賴的磁力學之形而上原則、將招致巨大的不平衡。

怎樣的過程可以正確地喚醒如他們說的亢達里尼並值得推薦, 那會有什麼價值?

我是 Ra。盤繞的大蛇被呼召向上攀升,這個隱喻大大地適合你們人群思索。當你尋求時、這是你正在嘗試的東西。如同我們曾敘述的,關於這個隱喻以及追尋此目標的本質1、有著巨大的誤解。我們必須概括而論 並且要求你了解這樣做使得我們分享的東西用處大為減少。無論如何,每一個實體都是獨特的,為了你們可能的啟迪、概述是我們應得的工作。

我們有兩種能量。那麼,我們正在嘗試,如同實體們在這個八度音程的任何真實顏色中(會做的)、將內在與外在本質相遇的地方,沿著各個能量中心,不斷向上攀升。有兩個方法來逼近這個目標:首先是感知的方法,透過南極 屬於自我的經驗根源被吸引到該實體,每一個經驗都需要被觀察、經歷、平衡、接受,接著安置於個體之中。當實體逐漸在自我接受與覺察催化劑中成長; 這些經驗的安定處所也將上升到新的真實顏色實體。該經驗,不管是什麼,都將座落於紅色光芒並依照其生存價值被考量,如此類推。

對於正在成長與尋求的心/身/靈複合體,每個經驗都將依以下次序被理解:就生存而言,就個人身分而言,然後是社會關係,普世大愛,以及這個經驗如何能產生自由的溝通,接著是該經驗如何與宇宙能量連結,最後是(發現)每個經驗的聖事本質。

於此同時,造物者躺臥於內在,在北極、皇冠早已位於頭頂上、該實體是潛在的一個神。藉由謙卑與信賴的接受、透過冥想與沉思自我與造物者,使這股能量誕生。

在這兩股能量相遇的地方、即是這條大蛇到達其高度的地方。當這股解開盤繞的能量接近普世大愛與光輝燦爛的存在,該實體的狀態就離可收割性不遠了。

你可以推薦一種冥想技巧嗎?

我是 Ra。不行。

在冥想中,一種是盡可能讓心智空白、容我說、讓它止息; 另一種是為了集中精神、聚焦於某個物體或某件事,哪一種比較好或產生更有用的結果?

我是 Ra。這將是此次工作時間的最後一個完整詢問。

這兩種冥想方式都是有用的、為了一個特殊的理由。被動式的冥想涉及清理心智,清空你們人群心智複合體中顯著常見的心智混亂,對於目標是獲致內在靜默的實體,它是有效的,可做為聆聽造物者的基礎。這是個有用且有益的工具,迄今它是在冥想中, 最廣泛有用的類別,相對於沉思或祈禱而言。

有種冥想,可以被稱為具像化,它的目標不包含在冥想本身中。具像化是行家的工具,那些學習到將視覺影像持守在心智中的實體發展出一種內在的專注力、可以超越無聊與不適。當這個能力在行家裡內結晶化、該行家便可以在意識內極化、無須外在的行動而能夠影響行星的意識。這是所謂的白魔法師存在的原因。只有那些想要追尋有意識提升行星振動的實體、將會發覺具像化是特別令人滿足的冥想類別。

沉思、或在冥想狀態中思考一個鼓舞人心的影像或一段文字,在你們人群當中是極為有用的,被稱為祈禱的意志機能也具有潛在有益的特質。它是否確實為有益的活動完全端賴祈禱者的意圖與對象。

此時,容我們問、是否有任何簡短的詢問?

我只問、有沒有任何我們可以做的、好使該器皿更舒適或改善該通訊 ,以及每週兩次是否仍然適當?

我是 Ra。我們請求你們關心這個實體的頸部支撐的安置、因為它常常是粗心大意的。 你們是謹慎認真的,你們的排列是良好的。集會的時間安排[若我們可以那樣表達]基本上是正確的。無論如何,你們是值得被稱讚的、因為觀察到這個圈子裡的疲倦並避免工作、直到全體都在愛、和諧、生命能之中、成為一個存有。這是、並且繼續是、十分有益的。

我是 Ra。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那麼,向前去吧,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大能與和平中歡欣慶祝。Adonai。


  1. #12.31, #15.9, #15.12, #17.39, [#18.6 zh_tw,] 和 #19.20 陳述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