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view] 今天的問題,Q’uo,關係到一個過渡時期,我們在第三密度稱之為 死亡,無論是過渡到下一個密度或是過渡到死後的生命。我們想知道你是否能夠告訴我們一些事情,某個實體正在經歷死亡過渡時期,而這個過程會如何影響他周圍的人。你們能不能告訴我們,這個過程會如何影響那些被留在後面的人,其朋友和家人?人們如何才能受到鼓舞去支持彼此、支持那個正在經歷死亡過渡時期的人?接下來,對於那個經歷死亡過渡時期的人,請告訴我們一些關於那個過程是如何運作的事。這個人如何回顧— 或者他會不會回顧— 那個被他留在後面的世界?他會期望即將到來的世界嗎?你們能不能同時就空間/時間和時間/空間的方面,並就那個經歷死亡過渡時期的人會體驗到什麼,從這幾方面來講述這點?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我們在祂的服務中來到你們中間,並回應來自你們的尋求圈的呼喚,關係到從幾個不同的視角來看死亡過程的信息和想法。我們十分高興能夠被呼喚,我們感謝你們, 為了這榮耀與榮幸、獲得允許和你們分享我們的想法。

一如既往,我們請求你們負起責任,分辨我們的想法,哪些對你們有益並看起來和你們有共鳴,哪些想法對你們沒有任何效果。如果我們有一個想法似乎和你們沒有共鳴,我們要求你們把它放下。我們不是高於你們的權威。毋寧,我們是你們的同行尋求者。如果你願承擔起責任,把那些對你們真有幫助的想法篩選出來,留下那些對你們沒有幫助的想法,那麼,我們將感覺能夠更自由地分享我們的想法,而不用擔心我們會侵犯你們的自由意志或你們演化的神聖進程。我們衷心地感謝你們在這方面的考慮。

我們相當頻繁地使這個器皿微笑,當我們表達對於你們詢問關於死亡的問題感到有些吃驚時,我們可以感覺到她在微笑。我們已經發覺,你們人群通常對於那個主題不會感興趣。無論他們對於死亡可能有怎樣的好奇,似乎都被埋在文化禁忌的覆蓋物底下了。這通常不是一個你們人群會感覺舒適的主題。因此,我們非常高興能夠在這個主題上、和你們分享我們的想法,我們為這個機會而感謝你們。

這個器皿的兩個好友剛剛失去了他們的母親,這個器皿最近成為了他們周圍的家人和朋友的團體的一部分。這兩個實體,兄弟和姐妹,他們從1960年代早期就一直跟愛/光研究機構有聯繫了。因此, M以及B1實體和這個器皿還有Jim實體之間的友誼是非常親密又深入的。

結果是,這個器皿和Jim實體在兩天的期間中、花費了也許六個小時來完成你們文化的步驟:為一個生命的結束找到安慰與舒適,並找到那個實體的善良、美德與美麗;該實體是他們好友的母親,那個已經穿越大門進入更大生命的實體。

(在電話鈴聲響起的時候暫停片刻,接著電話被掛斷)

我們是Q’uo,我們再一次與這個器皿在一起。在體驗這個儀式和共同參與的過程中,那些愛這個靈魂的人把每一絲可能的安慰都塞入這觀摩和葬禮的儀式化之回憶中。在已聚集的該團體中,幾乎沒有人覺察到那個實體臨在的接近性與親密性,而那個實體的身體躺在其棺材中展示、供家人和朋友哀悼。沒有人覺察到這個實體還活著並且是葬禮進程的一部分。如果真相被知道了,這樣一種認識甚至可能不會讓人感到舒適。

在葬禮上獻上致詞的牧師想像E實體,即M和B1實體的母親不再痛苦、並與她的主耶穌·基督在一起。這些事情令人安慰,然而,就實際的情況來說,這並不準確。

肯定地, E實體已經體驗到她所期待見到的、摯愛救世主的歡迎。然而,在時間/空間中,各種事情以一種非地域性的方式發生。E實體是葬禮的一部分,她一如既往地好奇、希望看到每一個人穿著什麼,每一個人如何談話,以及他們說什麼東西,總之,她享受這聚會,並體驗到極大的愛、情感、感激,由於如此多善良的人抽出時間和精力聚集到一起。

我們發現你們的文化和死亡沒有那種關係,允許安慰的因素增長超越某個位置。實體們感覺,在某種程度上,他們需要莊重而嚴肅,即使那個實體已經病的非常嚴重,非常年老,並且已經以很多種不同的方式、在幾個不同的層次上,已經做好準備去繼續前進了。有一種下意識反應,感覺這是一件令人悲傷與負面的事件,並且如果那個人能夠活下來,不知怎的,這會是更好的事情。

再次地,就一個時間/空間的立場來看,這是一種笨拙的、甚至是未開化的態度,容我們說,沒有把時間/空間的不可思議的經驗納入考慮, 尤其當一個人已經受到侷限,如E實體已經因為中風以及諸如此類的原因而無法說話。因為這個女人能夠繼續前進、進入到下一個經驗,這件事仍舊被認為是令人憂傷的。

當我們通過這個器皿的心智、觀察最近獻給E實體的葬禮,那就是你們對死亡的經驗在我們看來是什麼樣子了。

我們對這股巨大的愛致敬,這股愛進入為E實體所舉行的這些儀式。我們只是認為,如果該文化能夠和肉體死亡的觀念更舒適地相處,並能夠把任何關於死亡是靈魂的一種終結的想法從這個事件分離開來,在你們的人群中,葬禮將會變成慶典,而憂傷就會包含更大量的喜悅。

進入投生中經常是多少有些創傷的,不僅僅對於生出孩子的母親,對於孩子同樣如此。有一場令人驚恐又倉促的旅程,從溫暖而肥沃的黑暗進入寒冷的手術室的眩光之中的。有開始呼吸的必需,而它本身就是令人痛苦的。接著有些屈辱, 當醫生和護士確認新生兒在正常呼吸,清理乾淨和諸如此類的事情的時候,伴隨著一些處理、輕拍、撥動,甚至摑耳光等舉動。

當那個過程已抵達其終點,當一次投生的模式已經完結,而造物者已經呼喚那個實體離開此生時,在進入更大生命的大門過程[這個器皿慣於這麼稱呼死亡]中,再次地,在塵世這一邊的部分有時是令人傷痛的。

可能有一場持久的疾病。當一個實體正在死亡的時候,經常會有一種可感知的困難。我們向[這個器皿曾稱為]臨終關懷運動1的智慧與慈悲致敬。因為這些臨終關懷的工作者接受訓練、把死亡視為一個過程的一部分,不只是一個結束,還是一個開始,這種態度已經幫助很多的家庭以遠遠更加明智與實際的方式來對待死亡的神秘。

陷入失去了摯愛的朋友或親人的悲傷之中,要忽略這事實是很容易的,這事實即是:對於那些依然居住在地球的陸地球面上的人來說,死亡不是任何形式的一種終結,而是一個結束點。對於那個已經死去的實體,會有一種非常平順的過渡,除非該死亡可能是突然的、或是未曾預料到的,於是在死亡上有些困難。對於一個生病並覺察到生命正在偷偷溜走的實體,感官會慢慢變得暗淡,而生命力在逐漸衰退,死亡是毫不費力且受歡迎的。

死亡會被一個瀕臨死亡的實體以各種各樣的方式體驗到,取決於那個實體的能量有多清晰。當這個器皿在十三歲死亡了一小段時間之際,無須無論什麼的努力,因為這個器皿在實際死亡發生的前兩周就已經處於死亡的地步,她充分地覺察到,擺脫痛苦並向前移動到一次新的冒險是一種極大的祝福。2

在這個器皿過於深入地進入到死後體驗之前,她就被告知、她實際上不能待在那裡。她實際上需要決定:要嘛再次使用那個她留下來的身體進入此生,要嘛作為一個嬰兒,以正常的方式開始另一生,因為她還有要去完成的工作和要去學習的課程。這個器皿決定返回到她留下來的肉體載具之中,她確實仍舊帶著極大的喜悅和感激而使用那個肉體載具。因此,這個器皿在它面臨肉體死亡的時候完全沒有文化性的偏見,她是無懼的。

無論如何,你們的人群中的絕大部分因為恐懼他們將停止存在而繼續受到局限。因為你們文化所擁抱的、所有精美的言辭和華而不實的儀式,在其中,有一種對於真實信心的缺乏。在這一點上,我們簡單地說,你們每個人在時間開始於空間/時間中展開其卷軸之前就存在了。不僅僅在你的肉體歸於塵土之後,在地球本身歸於塵土之後很久,你仍將存在著。

一些實體在失去一個摯愛的實體的時候,能夠穿越他們悲傷的過程,我們現在查看一下在其中所涉及的樣式。並不是說有一種真正的損失,因為與自我和那個已經穿過死亡大門的人之間的動力關係相連的能量會繼續活在那些被留在後面的人的心智、心靈、情感之中。

如果你是正在悲傷的人,一個最難處理或掌握的事情就是:在死亡中沒有真正的損失。由於自己和已死去的那個人所共享的時光、這段隨著時間而成熟的人際關係沒有盡頭。那種人際關係的準確與真實的情況是:它持久存在著。

有句話說得確實很對,一個摯愛的實體變成你肩膀上的一個天使。這經常是非常真實的,尤其是對於父母和孩子。如果在父母的部分已經有對孩子的熱愛了,在他們身上,就將可靠地有一種能量留給那個被珍愛的孩子了。如果那個孩子能夠記得請求那個摯愛存有的感覺,極大的安慰就能夠進入顯意識的心智之中。

這是一個非常主觀的建議,我們並不期待所有人都能夠應付這一點。雖然如此, 就我們所知,它是如此的。這個器皿肯定覺察到一些依偎在她心中的實體,由於他們對這個器皿的熱愛,以及這個器皿對他們的熱愛。她的母親、父親,尤其是Don實體,都親密地在她的心中之心舒適地休息,並成為她力量的一部分、她根源的一部分,以及構成她之所是的一部分。在那裡有一種動力關係— 在工作方面增強了她。

我們會鼓勵每一個失去親人的人去接觸那依然存在的人際關係,如果你們有可能可以做到的話,在其中有氣力。那些實體相信你,他們支持並鼓勵你,他們仍然將那滋養性、慈悲的理解留在你身邊。好好善用那一點。不要趕走對於那些摯愛者的回憶。相反,感激你的每一位先祖,不僅僅以記憶表達感激,或許甚至可以加上對話。

去進行一場想像中的對話,這經常是有益處的,當事物出現在你的腦海中,而你發現某個已經穿過那扇死亡大門的人是有幫助的,它也許不是如此虛幻。現在就跟他們談話吧。你可以想像他們會說什麼,或者對話可能光臨你,這是一場真實的對話。

從某種意義上,你能夠和任何一位、在任何時間活過並和你的生命接觸過的人做這種工作。當你曾經和某個人建立了聯繫,那種聯繫將永恆地存在著。你可以信賴它,你可以在其中歇息。除了失去了那個你曾習慣於該實體的肉身陪伴,沒有任何通過死亡而造成的損失。

這點並不會使得告別一位摯愛者變得容易。肯定地,如B2實體先前說過的,在V實體失去雙胞胎之一的類似情況中,有一種物質上的損失,也有同等的形而上損失,儘管它這很難衡量的。因為那個實體即是V,就DNA的聯合意義而言。當一個人是同卵雙胞胎時,這樣一種死亡在體驗上是特別地錯位的。即使情況是失去異卵雙胞胎之一,在人際關係上,他也和其雙胞胎有一種獨特的連結,因此失去一個雙胞胎是特別困難的。這就好像某個東西從你身上被撕裂開來,有一個流血的傷口。它並非肉體的血,毋寧是心中淌血,也就是情感。這些情感已經受傷,那兒有刺痛與痛心的不舒適— 來自於該損失的衝擊。

造物者不會把任何祂摯愛的孩子拋在一旁而沒有安慰。這安慰的來源從指導靈系統開始的,那是你的存有的一部分。你的高我等待著你請求幫助。這個器皿稱那個高我為聖靈。無論你如何稱呼你的指導靈系統,我們建議,當你和死亡打交道的時候,你需要用一種非常核心的方式來使用指導靈,並記得一直跟祂要求新消息。

因為,如果你正在悲傷,你移動地非常迅速。你踏上了一場旅程,比你通常喜歡的速度更快、快上許多。當產生任何種類的改變[就你的價值系統、或好或壞的改變]之際,這是每個人都會踏上的一場旅程。

那個已經離開的實體改變了每一件事情,因為那些能量從你個人的(人生)方程式被抽走了。尤其是他(她)曾和你非常親近,這會留下一個巨大的空洞。沒有任何其他人能夠替代那種友誼或那個實體對你的感情,因為每兩個人之間都以一種獨特的方式聯繫在一起。

因此,當你嘗試去幫助某個失去(親人)的實體時,你肯定能夠通過你的臨在, 用你的好意、情感、有益的言語來安慰他們而讓他們轉移注意力。這些是實質性的禮物— 給予一個已經失去的實體。然而,你無法取代那個已經離開人間的實體。只有時間的進程將允許那個悲傷的實體趕上它已經體驗的巨大改變。

我們從這個器皿的記憶看到,當她的母親死去時,那是非常突然的。死亡即刻發生而沒有痛苦。這個器皿知道她的母親希望在年老的過程帶給她疾病和機能喪失之前就離開此生。

這個器皿就是負責佈置榮耀母親之儀式的人,她是母親意志的女遺囑執行人。所以,這個事件一發生之際,這個器皿就陷入數天的安排追悼儀式、把家人聚在一起並經歷葬禮的過程之中,這些事情在追悼儀式完成後才結束。在那個時候,該器皿接下來的工作就是清理一個極度複雜又麻煩的財務情況,並緩慢地、逐漸開始清理母親的世俗事務。

處在所有這些事情的過程中,這個器皿並不悲傷。這個器皿在她母親身體還健康的時候,就如此清楚瞭解她渴望向前進入更大的生命,以致於這個器皿能夠感覺的惟一情感是快樂和替母親感到高興。

幾個月之後,當這個器皿在醫院裡接受手術的時候,直到那時,這個器皿才終於能夠想念她的母親的臨在、感覺悲傷,並開始那個已經如此長時間擱置的療癒過程,因為當時各種事件進展太快,以致於她的情感尚未來得及回應。

對於想幫助一個悲傷者的實體,他們可以做的一件事情是允許那個人在其穿越悲傷與完結的過程中,進行適合他的步調和表達。有些實體可以在你們的幾個月時間內做到這點。其他實體卻無法在少於幾年的時間中走完這個過程。在穿越那個過程中、每一種步調和選擇對於那個實體都是正確的。

因此,你可以單純地通過傾聽、肯定、理解來安慰某個悲傷的人。即使你感覺到這個人也許太難過了,或者也許你希望你可以做某件事情使這過程容易一些,我們鼓勵你,允許那些實體擁有一段難過的時間。那也許是他們通過這個過程的最佳方式。

讓這個過程變得舒適,這不是必須的。那個悲傷的人無論處在怎樣的不舒適中,讓那個人知道並感覺到你和他們同在,你在祈禱中擁抱他們,你的心想著他們,並遣送愛與光的使者給他們,這是很有幫助的。

而那些短暫的時間,那些微小的憶起片刻來到那些去愛的人當中,是有幫助的。肯定地,因為這個器皿覺察到V實體以及她失去了親人,將有一種持續不斷的思想流穿過她,因為這個器皿有一種憶起的循環,也許會在一天的時間中反覆進行三或四次。

使用你自己那個憶起的部分、送出那些想法,不要對任何人提及它,甚至不要對其太認真、以致於跟你自己提及這件事。在任何想起那個失去親人的摯愛朋友的時候,傳送一份祈禱給她。

如果你失去一位親人並且想望在祈禱中和那個已死去的實體同在,同樣的方法是有效的。在祈禱中,一切都是同時發生的。當你想到禱詞的時候,它就獻給了那個在內在層面中經歷死亡和轉變的過程的實體。沒有時間的損失。沒有延遲。當你祈禱時,那個想法已經抵達其目標,幫助是立即的。無論你祈禱任何事物,要知道,該幫助是立即生效的。

信賴那一點,因為該回應在你自己的心/身/靈系統中受到保護。安慰與你同在,它和這個器皿放在胸前的手一般地接近。當她觸及心輪上方的皮膚,祈禱就已經獲得答覆。在你形成你的想法之際,幫助就已經在路上了。

敲門,它將被聽到;尋求,你將會找到;詢問,你將收到回答。這些都是形而上的事實。依靠它們。它們將安慰你。

你無法證明它們。你僅僅能夠「知道」它們。B2實體清楚地瞭解我們的意思是什麼3。知曉它們,完全信賴它們。它們將對你有極大的幫助。

你所視為困難的情感的事物就是那個悲傷的實體要穿過那個適宜過程中、需要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因此,看看你能夠做什麼好讓那個實體感到的不適、憂鬱、難過都是沒問題的。在接納現況中歇息吧。當你不再為這個悲傷者的情緒而感到不安和心煩意亂之際,那種接納將登錄在那個悲傷者的心中。除此之外,就是單純地允許那個人以她自己的方式,根據她自己的情況,並以她自己的步調穿過那個過程了。

[磁帶第一面結束]

(Carla傳訊)

你們問到,就時間/空間的觀點、這個過程看起來是什麼樣子。我們很高興給予你們關於這問題的一些信息。我們確實得做一些挑選和選擇,因為我們不想要以任何方式侵犯(你們的)自由意志。

從時間/空間的觀點來看,一個在投生之外的實體選擇進入投生,接著選擇離開此生,差不多都在相同的空間[4]進行。所以,這就彷彿有一個由高我和自我一同創造的人生之泡泡,他們在這些要點上達成一致意見:就服務和學習的意義,此生將要完成什麼工作,什麼業力要被平衡,怎樣的人際關係要被喚起以便於為此生創造出適當的苦痛。

那麼,從時間/空間的有利位置來看,當實體返回更大的自我或靈魂光流[如這個器皿對更大自我的稱呼] 的時候,當你拜訪已經分開多年的老朋友,你會有那種從未離開過的感覺。如果那種關係是個良好的關係,它會以某種方式恰好在它中斷的地方重新開始。對於你的靈魂光流,那個返回的你完全不是一個浪子,反而是一個回家的英雄。

你們每一個人都擁有大量的勇氣,你們已經通過投生把那種勇氣完全展現出來。這是一場具有很高水準的冒險。你可能忘記醒來。你可能忘記去執行你的使命。你可能錯過你想要去學習的課程。

當你從一個投生中返回並查看你已經創造的樣式,你可能發現你已經錯過一些機會,以致於事後看來,你會對錯過它們感到可惜。無論如何,每一次投生都是完美的。(宇宙)沒有錯誤。

當你從地球上的這次的人生幻象的體驗回家時,會有一種在你的體驗上的完整性,它在之前是不存在的。你已經將把新信息的一份收穫獻給太一無限造物者。這是一個喜悅的時刻,就彷彿你從未離開過一樣。

在死亡的過程中,有最後一件我們要說的事情,那就是,就在通往智能無限大門或這個器皿所稱的更大生命的入口,有一個交叉口,在那裡,死亡已經發生,而剛剛死去的那個實體的意志仍舊跟人生中的信仰系統聯結在一起。因此,實體們將傾向於在死亡的時候看到他們希望去看見或期待看到的無論什麼事物。對於那些是基督徒的實體,那景象會包括耶穌實體,瑪麗亞實體— 耶穌的母親,或者在基督教的故事中、有意義的其他聖人或實體,他們是許多基督徒在貫穿整個人生中持續獻上祈禱的對象。

對於那些不傾向於聚焦於某些人格的實體,可能完全不會有任何的圖像或景象。可能簡單地出現環境的轉換,就好像你從一個屋子裡走出來,接著走入另一個屋子而沒有任何種類的時間或意識的損失。

死亡點看起來像是在空間/時間中、塵世實相中的一個瞬間。然而,從時間/空間的角度來看,那個所謂的死亡時刻,可能花費相當長一段時間並在時間/空間中佔據一些空間,在這過程中,自我的各種各樣的線程與面向以一種放鬆、舒適、輕鬆的、不慌不忙的方式被收集到一起。

一旦自我已經被收集起來,所有的心靈上的連接都被完成,結局已經被發現,希望和留在後面的摯愛實體們待在一起的自我的那個部分已經這麼做了,接著該實體自己重新加入該靈魂光流。

再一次,通過與指導靈系統的交流,自我決定什麼樣的治癒是被需要的。某些轉世會讓一個人有點破敗不堪— 就心靈層面而言,於是要完成能量上的療癒。

跟塵世的療癒不同,這療癒的重點在於允許事物達成平衡,而非主動地或在能量上做任何事情。那兒有一種讓幫助進來的允許,再一次,這可能會花相當大量的空間—你們會稱為時間— 來完成。

一旦這個療癒的過程完成了,就有一段時間來沉思,造物者從那條靈魂光流之內最深入喚起的東西是什麼。你現在應該如何服務?你應該如何瞄準那些課程—在你的能量系統之內,它們將繼續地把你帶入一個越來越清晰與平衡的狀況。然後,就是考慮下一步應該發生什麼的時候了。

自然地,在這個時候,在你們人群當中,那些死去的人將相當有可能可以畢業了,因此,他們對於下一步要做什麼的選擇會戲劇性地擴大。

我們相信這是一個很好的暫停位置,接著詢問是否有任何後續問題,或者現在你們有沒有任何其他的問題。

收割的過程和死亡的過程有什麼區別呢?你們剛剛談到了畢業和更多的選項,所以,無論一個人經由死亡從肉體形態轉變為形而上形態,還是從肉體形態轉變為第四密度身體的形態[無論它的結果是甚麼],我無法明白它們的區別是什麼?

我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畢業的過程和死亡、重生的過程是不一樣的,因為,如我們說過的,當一個人已經畢業了,一個人在可以使用的選項方面擁有遠遠更自由的範圍。

如果一個人即將死亡,而他尚未準備好畢業,也就是說,如果一個人正處於該週期的中間,在死亡的時刻所存的能量沒有呼喚畢業。那麼涉及的選項就是:要嘛留在內在(次元)平面中,要嘛再一次進入行星地球上的第三密度的人生中。

如果一個人通過他的心智狀態,能夠在他死亡的時刻,或者,容我們說,他的心靈狀態而呼喚畢業的能量,一個人會經歷正常的死亡時刻的體驗和療癒的體驗,當所有那些體驗都已經發生了,高我和該自我會一同決定,現在就是踏上光之階梯,看看一個人是否可以畢業。

現在,這些光之階梯是一種比喻說法,由Ra群體[這個原則的一部分]所構想的,嘗試去描繪一個非常嚴謹的運作程序,無形的朋友(守護者)小心謹慎地守護著它,在其中,一個實體被給予了一個光的不同分層的建構,從第三密度的最高層次開始到第四密度的最低層次。

這種分層是被完全均等地展現出來的,因此不會有一種感覺:「哦,我現在正接近第四密度了。我將必須努力去通過它」。單純地有一個走入光的邀請,直到光感覺起來過於強烈為止。接著,你會被建議退後一步,接著停下來看看是否那一階就是對你來說可能是最佳的光— 給予你最佳的舒適感和喜悅感。

在某種程度上,如果你會願意接受那個建構,畢業的過程就是找到屬於你的位置。

一旦你已經決定這就是你感覺最舒適的地方了,你接著就會獲得你是否已經畢業進入第四密度的信息。如果你已經畢業進入第四密度了— 關於該過程的這一點, 我們不得不有些含糊— 你第一次被給予關於這個新密度的視野,以及你在其中的位置。你仍舊是你自己,而你已經丟掉那些人格的碎片,它們是你帶入此生之中的,因為它們在那一世之中是便利的。雖然如此,在本質上,你精確無誤地就是你。

你會發現在第四密度中。很容易讀取所有實體。你知曉每一個人。甚至在你進入第四密度的投生之前,你就已經知道這是一個發生了極大改變的環境。在這個點,你仍舊處於中陰身,但是,你現在已經移動到第四密度,在你選擇想望去做哪一件事情之前,你擁有空間對那兒感覺舒適。

從第四密度的位置開始,相比於第三密度,你的選項更多了。在第四密度中,你能夠選擇你想望跟怎樣的團體一同工作。你可以選擇成為一個流浪者、立即返回第三密度,如同B2實體曾經做的事情一樣,他和一些朋友在這個行星的第三密度畢業的時候,僅僅發現他對摯愛的人類種族的關心不會讓他休息,直到他已經盡其所能地呼喚了盡可能多的人跟隨他進入一個更大的生命、更廣闊的遠景、增強的服務與學習的機會。

你們擁有留在第四密度、進行學習的機會。你們擁有機會進入如這個器皿所稱的無形的領域,或第四密度的內在層面,並從中學習,相比於第三密度內在層面的環境,第四密度的內在層面是更加精細的,它被一個遠為有趣的、不同實體的混合族群所填滿,因為第四密度之光的性質是不同的,接著,信息的可能性要遠遠豐富得多。

請問我們可以進一步回答你嗎,我的兄弟?

作為模糊的答案,它相當好了。還有一件事:一些人在瀕死體驗中看到了一座光之水晶城市。我自己實際上已經看過它,但不是在瀕死體驗中。我越來越頻繁地看到它。你能告訴我那是什麼嗎?

我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再次地,我們將必須保持含糊。然而,關於這個建構,我們能夠說一點東西。

該建構恰恰就是那樣的。它是很多、很多、很多人在心智中對第四密度的認識,有太多的人把它保留在一種私人的景象之中。它不是第四密度本身,它不是行星地球本身。但它是以一種特定方式被編碼的信息,具有水晶的特徵。就你們的空間/時間的體驗而言,它正在一天一天地被建造起來,因為有很多人已經開始畢業,已經開始擁有一種第四密度的存在性,。因為他們的選擇,這種存在性和第四密度的地球無法被看見,這樣,就不會對那些仍然在使用行星地球的第三密度的實體有任何的干擾。

直到第三密度的模式在行星地球上完結之前,第四密度的實體的存在都不會是明顯或公開的。雖然如此,這種能量、這些菁華和新地球都是非常真實的。

既然對於人類心智來說,不可能想像兩個地球彼此相互貫穿而又不會以任何方式彼此干擾,該建構就產生了。它是一種大眾意識的建構,非常類似你們的(某些)UFO,它表達了一種實相,它超越人類心智的顯意識之理解,但它沒有超越人類種族作為一個整體、其無意識的覺知。

想像一下,第四密度是多麼強有力呀,它在此刻和第三密度彼此貫穿。它至少和第三密度一樣地真實,對於那些只用肉眼看的人,第三密度似乎就是實相的總合。因此,第四密度需要被表達出來。

對於那些已經和更深的心智建立聯繫的人們,將有可能浮現某種景象的版本。能夠看到它的人,在數量方面將會增長,甚至,如B2實體所說的,他們能夠去那裡並和該信息一同工作。

很好。你們已經跑了非常長的距離。這個器皿的情況如何?

我們是Q’uo,我們很高興你詢問了那個問題,我的兄弟。無疑地,現在就是交出對這個器皿的控制,接著對這個器皿和團體告別的時候了。

我們感謝你們每一位,為了你們的本質清晰度和甜美,為了你們的振動之美,感謝你們要求我們加入該冥想。我們感謝你們,因為能夠和你們分享我們貧乏的言語。再次地,我們請求你們輕盈地看待它們,如果你們可以,就使用它們,如果它們對你們造成任何困擾,請把它們留在後面。

我們為了這個尋求的集會而感謝你們。它真是一種快樂。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光、力量、平安之中離開你們。 Adonai,我的朋友。我們是Q’uo。


  1. [footnote start]

    大量關於臨終關懷的信息的可以在www.hospicecare.com 這個網站上被找到。在網絡上搜索「臨終關懷」(hospice) 也可以獲得更多好的信息來源。

    [footnote end]
  2. [footnote start]

    Carla在她13歲的時候、在腎衰竭之後死去。大約兩分鐘之後,她被醫護人員救活了。

    [footnote end]
  3. [footnote start]

    在2006年2月26日的傳訊記錄中,Jim代表B2詢問Q’uo以下這個問題:「我們需要獲得一些信息,關於如何獲得一種心之語言,這種語言是B2可以理解的,允許B2分享他對自己和他人的感覺是什麼。」 在談到關於「你自己那個和心一起思考的部分」的時候,Q’uo說,「覺知的那個部分,雖然完全不是邏輯智力性的,卻是極為明智的。實際上,跟思考相反,它的力量是一種知曉的力量。」B2也是今天集會的尋求圈的一部分。

    [footnote end]
  4. [footnote start]

    Carla:這個措辭讓我困惑。然而,在對它的沉思中,我想到了,如果時間/空間正如Larson假定的,它是空間/時間的倒數,那麼理論上,在時間/空間中的空間是一條僅僅朝一個方向流動的河,正如同我們的時間,而那裡的時間是一個場域,正如同我們的空間。

    [footnot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