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view] 團體問題:Q’uo,這一周的問題和這世界的狀態有關,我們這些身在其中的人所感覺到的狀態。我們想要知道,你們是否可以給出一個見解,只是一般地描述可茲利用的能量類型,讓那些想望去成長的人們使用,以及那些能夠在某種程度開放心輪的人如何可以接收這些能量;以及在我們的日常生活、成長的樣式、催化劑的額度、處理催化劑的能力等方面,我們可以期待什麼,然後,對比那些也許在開放心輪有困難的人,他們也許完全無法做到那點,由於無法對這些能量打開他們的心,他們可能期待的體驗類型是什麼呢?你能告訴我們關於這些能量的情況,和人們帶著和諧和沒有和諧的情況下,如何能夠去體驗它們?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致意。能和你們在一起,這是我們極大的榮幸和快樂。我們感謝你們呼喚我們加入你們的尋求圈。你們使得我們能夠對你們有所服務,藉由請求我們跟那些尋求知曉的人,分享我們的想法。那是我們謙卑的渴望。

我們向你們保證,我們非常清楚地覺察,我們不會透過任何方式成為你的一個權威。我們只能分享我們的意見,我們必須要求你們在你們聆聽我們的想法之際,使用你最謹慎的分辨力。請僅僅拿走那些和你個人有共鳴的內容,而將其他東西留在後面。我們不願成為你們面前的一塊絆腳石。我們和你們一樣,是同行的尋求者,我們歡喜地分享我們的經驗和意見。為了讓我們以一種自由的方式分享,所以,我們要求你們小心謹慎地分辨,關於你接受什麼東西好在你的進程中與之一同工作。在我們與你們的關係中維護意志的完整與自由,這對我們是一件非常神聖的事情。我們感謝你們在這方面的考慮。

對於你們的體驗、在所有的數量級層次上遭遇的能量,要給你們一個完整與詳細的描述,這將是一個耗盡心神與漫長的過程。宇宙是一個振動的宇宙,目前這麼說就夠了。此刻,肉體載具是一個相當遲鈍的器皿,而妳在其中體驗人生,相比於其他的一些動物族群,牠們在接收那些可以被聽見或被品嚐的東西、或者感知那些通過嗅覺而被感知的事物等等(,則更為敏銳)。

這些非常簡單的振動不是要被忽略的。你的肉體載具的溫度和舒適度對你們的存有的思考過程不時擁有一種強大的衝擊力,使得你幾乎完全地聚焦在這些非常簡單的能量之中。

覆蓋這些純粹肉體經驗上面的東西,好比天氣多麼暖和、是否在颳風、是否在下雨等等— 所有這些都是非常特有的振動性花束,要獻給你的肉體,以及你的情緒體和心智體,還有一些形而上的能量是你們行星與生俱來的,它們不會因為時代的結束或那一類的考慮而特別地受到影響。在你們的宇宙的這個特殊密度中,你們擁有一種特定的振動式結構,在其他密度中也是如此,這組八度音程的密度 創造了你知曉和看到的宇宙,還有那個互補的宇宙,它是無形的,而它對你產生的越來越多的效應,就這層意義,它是可以被感覺到的。

你在能量體之內工作的同時,這些能量和你連結在一起。太一造物者的無限愛與光持續不斷地流經你的身體系統。這能量因為在能量體中的一個脈輪或光芒之中的缺陷或過度激活而被纏住,或者,也許一個脈輪單純地因為在那種特定類別的能量之內的嚴重扭曲而完全地阻塞。

因此,甚至在一個人轉入考量所謂的時代之結束及其專門化的振動波之前,他就已經生活在一種個人化的能量漩渦中心了:那些到來的能量,那些流動經過的能量,那些你通過你的想法、意願、行動給予祝福並允許它從你那裡繼續前進的能量。或者,你會關掉自己的光嗎?那是由你來決定的,它跟時代的結束沒有任何關係。

這些都是日常的能量,它們的確夠有挑戰性。它們旨在幫助你接收你所需要的催化劑,為了創造出那些推動你向前進的選擇。你在任何時候都擁有機會去加速你的靈性演化之步伐,藉由使用你的心智、情緒和、身體的資源,以一種受過鍛鍊的方式使用。我們一直鼓勵每個人創造和創作者的感覺去注視每一天,彷彿你正在看著一副空白的畫布並決定你想要畫什麼。

當你經驗生命的時候,生命中會有大量的內容似乎是無法妥協的,除了如實接受發生的事情之外,無法以任何方式來處理。然而,總會有一種創造性的方式來找到在那種模式中所內含的愛、感恩、喜悅,無論該模式是多麼的困難。

它可能是,你看見那個時刻之中的愛,來自於圍繞著那個情境的美,無論它是物質上的美麗,還是在情緒上、有某種關於那個情境的東西令人感動。

也可能會是,你是那個時刻中、唯一的愛,那個時刻為你創造了一個極大的機會,去適應你真實的振動,並與那個情境分享那種振動。它可能不會改變外在的情況,但是在那個時刻,你對能量的使用,你的能量支出已經締造了不同,你不僅僅在圍繞該情境的氛圍中應用愛、締造了不同,而這樣的能量支出還在行星地球上增加了愛的基金。因為當你的能量消耗到達道德選擇的層次時,它不僅僅有助於你的靈性演化,還迴向給人類種族。

除了這些普通的能量,它們在你人生中的每一天連續衝擊你,就彷彿你是非常巨大的海洋上的一艘小船,同樣地,行星地球和周圍的行星也正在被星系的能量連續衝擊著,這跟一個事實有關:地球,如你對這個活生生的存有的稱呼,隨著其恆星系統,旋轉盤旋進入一個空間/時間的新區域,這是它先前從未旋轉進入的區域。

在空間/時間和時間/空間中,這是一個新時代開始的時間。這是一個帶有不同種類能量的時代,雖然這種能量和第四密度或天堂世界的觀念不是在物質上相關聯的,它比你們知曉為光子的光粒子包含了更多的光。因此,在這種到來的能量中,有著更多來自新時代的信息。

為了簡化這個討論,我們將嚴格地聚焦於我們稱之為第四密度的時間/空間的時代。 嘗試把一個物質性身體和一種理解蛻變的物質性方式捲入討論中,這對我們是不可能的。你們將必須把它當作我們認定的真相,我們的意見是:肉體死亡和蛻變的過程是一個自然的事件,當轉換的自然時間到來,它是非常容易發生的。瀕死過程是困難的[如這個器皿已經說過幾次的],但是,實際的死亡是非常容易的。

我們要求你們不要使自己擔心諸如在第三密度的振動被第四密度的振動所滲透的事件中、可能發生在你身上的那些困難或者挑戰性或導致死亡的情況等等的基於恐懼的想法。這不是我們看到在你們地球世界中正在發生的事件。就形而上的世界中、事情的自然運行來說,我們此刻沒有看到一種可能引起全球性大災難的可能性/或然率漩渦。你們的行星已經收到足夠的愛與理解,來自圍繞地球的很多很多個團體,它們正嘗試和地球交流愛、關心,以及使命感、夥伴關係的感覺。

我們確實看到一種可能性,並且我們會鼓勵你們用你們看見的所有有益方式去回應,阻礙你們的一些領導人的託詞藉口,這些領導人被他們所無法解釋的能量所吸引,朝向衝突的行動,(可能)會成為一場物質界的世界末日。

大自然在此刻並不需要所謂的地極轉移,因為地球的人群在草根階層上、正迅速地覺醒。他們當中很多人無法解釋它,無法談論它。他們沒有足夠的自信,以致於他們無法對正發生在他們身上、發生在他們周圍的世界的事情說些什麼。

他們身上正在發生的事情是,他們正在覺醒並且正在了解到他們自己的良善和其他人的良善無法依賴於統治方式,而只能依賴於自我和周圍的地方區域中的其他自我,因此,越來越多地,人們會開始覺醒於合作與和平的可能性,在政府和更大文化的雷達範圍之外做事。

我們相信,當有愛的人們找到其他有愛的人們,並形成了一些地方的團體以便於解決在生活的所有不同領域中的局部問題之際,有一種極大的可能性,這些愛、光、合作的口袋將開始快速擴散。

然而,不管某些人為製造的世界末日的可能性,在此刻的景象是一副早已發生的一個畢業和收穫的時節的圖畫。你們有很多人已經畢業了。在過去的三十年間,你們已經收到了來自你們自己的第四密度流浪者,這些流浪者是通過正常的生殖的步驟而來到的孩子,他們已經從你們現在的第三密度畢業了,由於他們是第四密度中的居住者,他們已經知曉自己可以利用的所有選項,自然而然地,他們決定了,就服務他人的意義,他們想要做的事情就是馬上回到行星地球並幫助這顆星球上的其他人,將他們的意識轉變到和第四密度的能量相容的價值系統。

當你開始適應於一種無懼的態度,以此面對來自第四密度的振動,以及許多正在加速進程,或容我們說,幫助進程適當成熟的能量波— 來自該器皿知曉的中心太陽;對於每一個實體,就有越來越多的可能性,即將發生在他們身上的體驗將是實質性的。它們不一定是沉重的,因為沉重取決於你在情緒上如何對應到來的催化劑。然而,第四密度能量的特質是一種最為透明、誠實的真理能量。

在這種能量的光之下,或者容我們說,在這種能量的影響下,在心智中已經被禁閉起來的那些東西,因為它是無價值的、不受歡迎的,它們將從那內在密室的陰暗深處移動到外在顯化之中。在你的生活中,將有一個情境或在你的生活中,將會有一個人,或者僅僅是一個內在的思想過程,它將向你展示自己的這個隱藏部分的形狀和你對其所擁有的基本感覺。那就是理解如何與這些到來的能量一同工作的關鍵了。

抵抗是無用的,如這個器皿記得的,在《星際迷航》中,博格人說過很多次的話。這些能量擁有一種預期的效應,幫助那些嘗試去覺醒的個體們看到那些自我之陰影部分的外形、質地、風味、特性,而那些自我的陰影部分尚未被你的圓桌白騎士招募進來。

記住,騎士身份是戰士所達成的身份。在和這些能量一同工作的過程中,把你自己視為光與真理的戰士,讓你自己變成兇猛的。不要害怕去凝視那內在的謀殺者、內在的說謊者、通姦者、內在的懶人,或者無論什麼其他的扭曲、帶著所有的疾風驟雨能量襲擊你的注意力。在風中站立,在雨中榮耀並感謝吧。

當你感謝這個催化劑的時候,你就從自己身上釋放了驕傲與自負了。你正在清空你的心智口袋,清掉你在日常生活的世界中擁有的所有工具,它們被預期去修理東西。你從自己身上清空這些工具,因為那擊中你的事物無法從第三密度的層次上被處理。它需要從第四密度的層次被處理。關於這意味著什麼,不用去擔心,我的朋友們,因為你們已經以很多不同的方式聽過它很多、很多次了。你是愛,你是光。你是一切萬有。你並未前往任何地方。你永遠不會有危險。

當你開始感覺到你的靈魂光流之永恆和無限的特性,當你了解到你在此時此地、 明確地要被這真理和閃耀之光衝擊的時候,那種了解將幫助你堅定你去利用這個機會的決心。你無需為你看到的、在你生活中發生的事物負責。你的責任範圍是在於你對回應它的方式。

這不是一個殉道的呼召,我的朋友,毋寧,它是一個合乎道德行為的呼召。它是一種把人生視為一場靈性的、神聖的遊戲之鼓勵,在這場遊戲中,你嘗試去把自己從那個靜止點移開,在那一點上,你既沒有非常地愛其他人,也沒有非常地愛你自己。我們鼓勵你做出一個選擇。如果你想望以服務他人的方式極化,開始凝視著他人,了解到你在這裡是來幫助他們,正如同他們在這裡要來幫助你一樣。對這個創意性問題開放你的心智:你會種下什麼樣的、可能有幫助的種子呢?

對於那些在此刻無法開放心輪通過那些活動的人們,你也問到關於他們感覺到那些能量的時候的體驗。那些實體被分成了兩個非常明顯不同的類別。我們首先簡略談談那些單純尚未覺醒者的類別。他們還沒有極化,因此他們無法體驗和提出這個問題的該團體相同層次的生活。他們完全地捲入經歷生活的局部性文化過程中了。

這樣的實體相當有可能完成畢業與收割,因為畢業和收割的能量和無條件之愛有關,它不是一場書本導向的考試。它不是一個信息導向的區域。期末考試將單純地就是(衡量)你死亡的時候的振動。如果它是一種第四密度的振動,你將會畢業。如果你的振動仍舊涉入世俗的事情[就地球的立場來看],你將繼續在一個和地球類似的行星上花費時間,直到你熱忱地、飢渴地,想要更多,於是驅動你超越那個所謂的特殊盒子。

無論如何,那些尚未覺醒的人很可能體驗大量的疾病和縮短的壽命,因為他們在處理那些擊打身體、心智、靈性的能量上遭遇困難,這些能量充滿了真理,當身體、心智、靈性複合體尚未能夠承受真理,或甚至尚未了解真理看起來是什麼樣子,就會招致困難。

這在某種程度上是不幸的,不過,就另一方面,對於這一個實體,已經在某種程度上決定在此刻不去做有意識的靈性工作,這是自然隨之而來的事物。當一個實體已經決定不前進的時候,無可避免的,該實體開始後退。

我的朋友,你們看,很多信仰上的基要主義者對於他們的教條與教義非常死板地遵守,無論在什麼宗教與政治系統,都有適用的人,他們收縮到恐懼之中,並傾向以黑白分明的方式來看待所有事情,而事實上,這真的是一個彩虹般的宇宙,不是只有黑色、白色、不同漸層的灰色,而是最令人吃驚的、明亮度與創意色彩的組合,因為實體們擁有情感、表達痛苦,並在所有類型的能量交換中發現越來越多的真理、越來越多的光、越來越多的恩典的時候,這樣,他們所理解或感覺的事物會開始變得一致,他們開始取得了一種形而上的高度了。就是這種工作開始裝備一個人以第四密度的方式去處理第三密度的催化劑。

當然,最後的類別就是那些服務自我導向的實體們,他們已經決定,他們通向造物者的道路就是去越來越純粹地愛他們自己,並且吸引那些將幫助他們的實體到自己身邊,然後推他們去工作,容我們說,如同奴隸或非常順從的僕人一般。你可以在諸如你們的軍隊和你們的某些教會之類的組織之中、看到這種結構。

服務他人極性之真理和服務自我極性之真理是同樣可行的:既不更多,也不更少。因此,某些實體選擇服務自我的極性,這並不令人吃驚。我們不屬於那個極性,我們從未被吸引去接近那個極性。我們已經發現,這個特定的恆星系統的造物者擁有一種朝向服務他人的偏好,而我們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而我們發覺,服務他人是一條更筆直、更強健的路徑,當一個人走在這條路上的時候,這一條路在工作上有更多樂趣,並且產生一種更大的收穫。它是比較筆直的道路,我的朋友,因為一個人不必在某個位置不得不去轉換極性。因為負面的極性只能走這麼遠了。雖然如此,從一個正在服務自我和服務他人之間選擇的實體的立場來看,這是一個非常可行的選擇。

對於那些未曾開放他們的心輪的人,因為他們拒絕這麼做,那就是一個服務自我的實體的有意識選擇了,正在到來的振動(對他們)將不是特別地麻煩棘手。這樣的實體已經長時間地選擇把自己置於最嚴格的戒律底下。情緒性的影響對他們沒有作用。任何方式的失控對他們沒有作用。因此,他們會非常良好地應對一種驚人數量的困難催化劑,因為他們必須在其渴望中,真正堅定地愛自己,並且非常有自信,在他們能夠在那種非常困難的極性上取得無論怎樣的進展之前、保持如此。

我們完全沒有看到全球的大量地表被那些已經做出服務自我選擇的實體濃密地充滿。然而,那些已經做出服務自我選擇的實體有一種尋求世俗權力的傾向,同時也尋求內在的力量,因此他們傾向於創造統治的系統,為了某些人的利益、趨向於奴役一些存有。我們要求那些想望去進一步考慮這點的實體在頭腦中帶著那些特定想法來凝視著這個世界場景。

該詢問提到,從地球人群的視角來看地球的狀態是怎樣的。我們無法很好地回答那個詢問。我們並不擁有地球上的人群的視角。我們擁有一種多少有點超然的視角,它看見該樣式的完美。

我們看到經濟(系統)伴隨著這個不可避免的轉變時期正在進展。我們鼓勵每一個人了解到他們是強有力的。你們每一個人都是一顆太陽,光芒四射、無限並流露愛。當你在聚集的暮光中坐在這個圈子中的時候,感覺你們綜合的愛之力量並讓它從你們開放之心(放射)祝福這個世界吧。

我們為這個詢問感謝這個團體,現在請問是否有另一個詢問。我們是Q’uo。

我在大概兩個多月前做了一場肺部手術,我全時間都處於極度的疼痛中。我每週去看我的醫生。我先前去過針灸師那裡,並將在這一周返回那裡。我將要開始去咨詢一位專門從事疼痛管理的社工,我預約了一位疼痛專家醫生, 在三周以後去見他。我正在做所有可能(有幫助)的事情。關於我能夠做什麼來緩解這種疼痛,有任何其他的建議嗎?

我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我們為這個問題而感謝你,當你在經歷苦難的時候,我們願獻出我們的同情,如同我們獻出同情給所有受苦的人。我們不會建議你的疼痛不是真實的,這樣是在侮辱你。我們的確建議的是:無論它感覺起來可能會是多麼可怕、劇烈,就能夠保持內在不受你正在體驗的不舒適的影響的意義來說,有一些考慮的方式、用以思考你正在感覺到的事物,它們是有幫助的。

首先,我們會鼓勵你去考慮的資產是你自己熱愛生命的氣力。如果你喜歡待在某個地方,待在那裡的不舒適就會變少了。因此,在你的心智中,要求你內在的觀察者比過去更多地注意到那些小事。因為就是在那些小事中,神聖狀態最為頻繁地展現它的面容。

凝視著一片草葉。凝視著一片樹葉的形狀。當陽光斑駁地透過森林並觸及你的皮膚的時候,注視那陽光的品質。看著某個東西的色彩,它在你內在創造出一種感覺,無論它是一副畫或是在一面牆上的一種顏色或一小點裝飾物。注意到那個瞬間,當你回應並知曉你是一切萬有之舞的一部分,而你所看到的事物僅僅是那等待著你的東西的一部分,它等待著你的回饋。

不要感覺你自己是一個處在痛苦中的實體,而是這支舞蹈的一部分,這舞蹈難以置信地複雜卻是和諧的。讓你的精神超越你身體的局限。你的宇宙越寬廣,身體上的疼痛就越小了。

其次,為你自己發展一種意願。當這個器皿碰巧處於大量來自肩部、脊椎、頸部、手臂的神經性疼痛的時候,在大量的搜尋之後,找到一種有益的意願聚焦,因為這個器皿的基督徒背景,以及她對於科幻小說的熱愛,她選擇了兩個聚焦點。一個意在拿掉身體上的恐懼。另一個意在拿掉心智上的恐懼。

為了拿掉身體上的恐懼,這個器皿使用了《聖經》上的一條引文。那條引文的意思是:「如果我活著,我活在基督中,如果我死去,我在基督中死去。因此,無論我活著或死去,我都在基督之中,而基督在我之中。」1 這句話一直允許這個器皿返回一種無懼的狀態。無懼是和痛苦一同工作的關鍵。它是十分有幫助的。

另一個聚焦點改編自星艦迷航的第一版的簡短措辭:「信心,最後的邊境。」2 它有助於提醒器皿去拾起信心,躍入信心之中,把自己投向信心,不要等著被說服。那就是情緒上的無懼。它對於這個器皿就夠用了。它很可能不會滿足其他人。我們使用這個例子,因為這個器皿允許我們使用,因為它顯示出你可以進行的工作種類,為了鍛煉心智,好在和痛苦打交道方面成為一個運動員,。

剩餘的資源單純地是與認識到某些痛苦是值得注意的,而其他痛苦單純地是噪音而不是信號。我們確定,你正在探索的那種疼痛管理的方法將會為你提供很多很有幫助的資源。

此刻有另一個詢問嗎?我們是Q’uo。

我們在地球上擁有數個文化傳統,它們已經發展了一段時間了,但有一些(文化的)趨勢卻是相當恆常不變的。在我們地球上的眾多文化當中,大多數都是在這裡發展的嗎,或者是由那些來自其他第三密度行星的人們從主要地區帶來的?

我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你對「文化」這個詞語的使用,我的兄弟,讓我們很難在我們的討論中變得準確。或許,我們會回答了一個你並未詢問的問題,為此,我們表示歉意。

所有來到地球的、各種各樣的星球團體的根本與基礎的屬性是足夠地不同,以致於他們構成某種動態關係,如果被錯誤的彈奏,就是一串鏗鏘碰撞的音調。如果被正確地彈奏,就是一支勝利的交響樂。你們的人群確實在其原型心智的一些面向上是顯著不同的,位於一個種族或行星團體和另一個種族、行星團體之間,。

在你們的很多的人群中,令人遺憾的事件的狀況是一個來自火星的特殊種族和行星團體,它曾在亞特蘭蒂斯工作過,經過許多次歷史的重複之後,此刻正在地球上經驗權力,並在世界舞台上鞏固它的地位,遠遠超越行星地球對其統治權的自然時間的感覺和思考的方式。我們無法稱它為一個文化,因為你們的行星(人群)尚未允許文化發展到某個點,在那兒,行星地球各種各樣的原型心智開始以它們許多的共同點來合作;(存在這些共同點)是由於所有人都是行星地球的公民,所有人都已經透過投生的大門來臨。

在許多的行星實體和作為結果的種族團體中,你們尚未領悟到合作的可能性,那幫亞特蘭蒂斯人[容我們如此稱呼他們] 的選擇已經沉重地涉入陽性的侵略性和開戰與征服能力的優勢之中了,而這已經扭曲了這個星球上的所有實體所要給出的禮物(天賦)了。

在你們的行星上的確存在的文化是那些分佈在這裡和那裡的小小點,在那些位置,你將會注意到有一種發光和正面的能量,這已經被很多人討論過了。這樣的靈性活力的中心可以被那些開始尋求直接體驗這種能量的人所發現。常言說得真:當學生準備好了,老師就會出現。

我們鼓勵你們考慮成為創造一種文化的過程的一部分。檢查一下,你對於下列的文化知道多少:你自己的家庭文化、你的城市文化、你所在地理區域的文化、如其所是的,你的國家的文化?那已經失落的事物可以再次被找到嗎?現在沒有聽到的歌曲可否再一次被唱出來?什麼樣的圖畫、尚未被老師和權威人物們所鼓勵的東西、可以被畫出來?當人們沒有為了成為集體的一分子而放棄他們的創造本性,當人們沒有花費時間於那些沒有創造力卻讓人舒適的事物上,於是沒有變得麻木,在你們人群的原型心智之中所潛藏著的創意可能性會是什麼?

請問現在有最後一個詢問嗎?

我沒有問題。我想要說感謝你們,為了你們以往的言語、那些能量,為了所有對於我一直在打交道的痛苦情況的幫助。我非常地感激。

我們是Q’uo,我的姐妹,這是我們的榮幸。

現在有最後一個詢問嗎?我們是Q’uo。

[沒有進一步的詢問]

若現在沒有進一步的詢問,那麼我們將離開這個器皿及其團體,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每一位。 Adonai。Adonai。


  1. [footnote start]

    引文來自《羅馬書》14:8,「我們若活著,是為主而活。若死了,是為主而死。所以我們或活或死,總是主的人。」

    [footnote end]
  2. [footnote start]

    原初的《星艦迷航, Star Trek》的開場字幕是以 「太空!最後的邊境」的文字開頭,《星際迷航》次世代系列也是如此。

    [footnot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