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view] 這一周的問題是如何平衡我們的能量中心,以及在看起來是困難的時候繼續走在尋求的道路上。當我們感到絕望、疑慮,一片黑暗時,感覺起來,好像真的沒有什麼好理由去繼續前進。有什麼方法讓靈性上的尋求者能夠鋪平 這些高點和低點?是否有某種事物是一種指示牌,當我們在對的方向上進行尋求時給予肯定?或者我們只好臨機應變,逆來順受,當事情來臨時,盡我們所能地尋求平衡?當我們嘗試去平衡我們的能量中心的時候,關於我們應該關注的靈性原則之道,Q’uo能夠告訴我們什麼呢?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在以祂之名的服務中,我們在今天來到你們中心。感謝你們呼喚我們加入到你們尋求的圈子。被如此地呼喚是我們的榮幸。一如既往,我們會請你們在聆聽我們的觀點和想法的時候保留你們的分辨力。如果它們不適合於你,請拋棄它們並繼續前進。這將會允許我們隨意發言而不用擔心侵犯你們的自由意志。我們感謝你們在這方面的考慮。

我們給這個器皿一個影像:一條敞開與空曠的道路。這條道路在其上擁有一種活力。它幾乎以能量在歌唱。當你出現在這條道路上時,你會感覺到它的能量,你知道你以某種方式與魔法聯繫在一起了。

這是一條理論上存在的神秘道路,它不是在你旁邊的某個地方的一條道路。這是一條能量的道路。那條帶著潛力而歌唱的漫長又空曠的道路,就是與你的肉體相互一致的脈輪系統,是那肉體的形體製造者。脈輪系統在其構成上擁有足夠的力量,使用這種能量,療癒就能夠被完成了,這種能量同時向身體的製造者或脈輪體提供機會,去選擇一種不同的振動性排列作為典型的脈輪設定。

在這種把能量體看作一條道路的想像中,一個人無法看到脈輪中心的顏色。所以,也許我們能夠沿著這條道路的各個位置放置各個能量的節點在入口位置,我們說,這些一系列已連接的力量站點。進入紅色力量站點的能量,如果被阻塞了,能量將無法繼續前進。如果紅色能量站點被疏通了,能量將以完整而自由的方式沿著這道路移動到橙色脈輪的力量盒子。如果在那個能量的節點中,一切正常,能量將自由而完整地向前移動、進入黃色脈輪。如果那能量的確是自由的,能量將進入開放之心。

當能量到達心的時候,它會經歷一種強有力的轉變。靈性工作的中心在於開放心輪。就是在該道路上的這個點上,我們相信這個問題可以最合適地被觀看。

首先,讓我們完成對脈輪系統的描述,這個器皿對此是很熟悉的。在這條能量節點的線路上,下一個中心是藍色光芒能量中心,在其中,一個人練習並開始能夠舒適地居住於信任、誠實、溝通以及感覺到與智慧混合在一起的真正悲憫能力的領域。這在那個在藍色光芒中工作的實體的內在創造了一種極大的安全感,因此其他人會感覺到自己能夠說出想法而不會被嚴厲地評判。

靛藍色光芒能量中心是沿著這條道路的下一個能量節點。它是那些正在嘗試去從那令人厭煩的尋找中、解脫出來的人們的座位了。就是該脈輪,信心在其中是典型的態度,就在其中,工作可以在意識中被完成。一旦典型的靈性尋求者發現了在靈性上變得更加進步的可能性,它就會開始為自己設置目標。它會開始希望自己達到一定程度的靈性成熟。

大量的催化劑會從對自我的這種期待而來。自我對自我的評判有時可以是非常嚴厲的,尤其是,如果自我從一開始就不公平地或嚴厲地評判自我,因此,正義不是那種評判的一部分。

那麼,典型的目標就是在意識中做功,一個人躍入到那種工作之中,作為一個實體、一個靈魂,渴望變得遠遠更多地察覺、遠遠更充分地領悟。然而,沿著這種能量道路流動的能量是作為一個整體造物的一部分。它既不是從你開始也不在你這裡結束。你在它的流動之中,你的能量體從紅色光芒吸收能量,推動能量穿越所有的脈輪,向上穿過頭的頂部,以一種無止境的能量迴路,返回無限造物者,那能量循環是無限與永恆的。

你將會穿過死亡的大門,不是因為缺少生命的能量。而是因為時間到了,你的肉體載具要退休,接著你穿上你的能量體,並在那個能量體中,作為一個意識和靈魂前進。

然而,肉體絕非不重要的。以我們微薄的意見,那些嘗試在靈性上進步的人最常犯的錯誤就是嘗試去更快地移動,超過身體、理智、情感的有機體能夠移動的速度。對於在靈性上覺醒的初學者,有一種無邊無際的、對於打開內在世界的新技術的熱情,他們現在已經對內在的世界有過一瞥了,於是那個內在世界現在就成為一個他們所渴望的目標了。他們會有一種傾向,要去伸手獲取和努力爭取。

我們會請你們考慮,你們可以停止努力爭取和伸手獲取,並因為對自我的一個更輕鬆、更溫和、更有耐心的態度而變得更有效率,而你正在要求那個自我去穿過這些鐵環。因為,在某種程度上,當一個實體正在開始改變他的生活方式, 以便於與靜默一同工作,並且嘗試在每一個流逝的瞬間中,察覺其無限的可能性,身體、心智、情緒全都在抗議了。

在靈性上處於沉睡狀態是舒適的;現在,自我要求身體坐下並在一段冥想的時間中不做任何事情。身體會起反應,有時是激烈地反抗。可能會有噁心、頭痛的感覺、身體上突然出現的刺痛,或者一種身體正在膨脹的感覺。身體是焦躁不安的,不理解它正在被要求去做什麼事情。不用注視任何東西。不用做任何事。到底是怎麼回事?

因此,在一次冥想練習的最開始,一個人必須去與身體本身打交道。最終身體會對於在冥想中安靜地坐一段時間變得舒適。的確,身體可能最終開始依賴於這些安靜時刻的休息、這種和神聖的交流。

開始一次冥想和意識的練習,在心智方面也可能是惡劣的。頭腦通常的軌道是去找理由不在某一天或某一個小時進行練習。或者它也許會在你坐下來冥想的時候,讓你在腦海中出現那些令人不安的圖像。這是因為就在意識表面底下、存在著一個巨大的區域,包含還沒消化完全的情緒、感覺、想法。當這些感覺和想法在你的內在行為中被複製、重複時,這裡僅僅說到心智的想法和圖像,那些你已經反覆考慮過的觀念和想法會變成思想形態。

當你進入冥想時,這些思想形態能夠作為幽暗的圖像浮現到你的意識中。如果你所有重複的想法都是正面的,那麼小天使和天使們將前來對你致意。另一方面,如果你重複性的思想是基於恐懼的想法,那麼你就會看到令人害怕的圖像。你們的想法是多麼重要啊,除了分享這個特定的事實,我們不知道有什麼更快的方法來向你們解釋這點了。

絕望、沮喪、暗黑的感覺,對於尋求者是絕對有必要的,他想望去經歷精煉廠,以那精煉的火焰清理周圍的塵土,找出埋藏在礦石之中的寶石。你們每個人都已經為自己規劃了強烈苦難的時刻,它們會在各種各樣的選擇中到達頂點,當你著手處理這樣的困難時,真正有助於規律化你的反應的事物是對於這個困難時刻所代表的禮物之記憶或回憶。你和你的指導靈系統創造了這個困難的時刻。苦難被預期成為該模式的一部分,該模式將搖撼你,讓你變得足夠地鬆動,以致於能夠擺脫那些老舊的思維習慣,這樣你就能夠察覺到、那些在過去一直重複成為你的經歷的事物以外的其他觀點。

那麼,當這樣的苦難發生在你身上時,我們願鼓勵一種思想的轉向,於是困難得以被擁抱、被感謝。一旦你領悟到你擁有一份禮物時,接下來,你就可以帶著一種熱切的期盼感覺,把它打開來,看看你最高和最佳的部分可能如何反應。

絕望經常是在最低脈輪之中的一種阻塞,但是它很少會如單一脈輪的問題一樣單純。絕望在其核心是一種對自我的評判。那個陷入絕望之網的實體看著這個世界,看不到任何美麗的事物。沒有辦法脫離一個內化存在的鐘形玻璃罩1。在一個鐘形玻璃罩的裡面沒有空氣。當一個實體感覺不到在生命中有任何美之際,阻塞就立刻發生了。解決方法是如此的簡單,以致於我們會對給出它而感到抱歉。對於處於一個鐘形玻璃罩之中的解決方案就是離開它。

這個週末的早些時候,名為R的實體花了一天一夜前往鄉村,沉浸在大地、樹木、風、太陽和星星的智慧之中。今天,在這個圈子的循環談話中,這個實體談到他不知怎的,為什麼進行一天的避世靜修對他管用,但當他返回時,大地已經以某種方式療癒了他。我們會說,在土地中有一種療癒,這是真實的,但是,我們也會說,R實體和名為亞法隆的土地療癒了彼此。

擺脫一種內化意識的鐘形玻璃罩是一種非常釋放性的體驗,每一個實體都渴望擺脫自我的能力。這類飢渴的解決方法是去釋放你在自己身上施加的束縛。關於你的身份,有什麼東西對你是重要的呢?檢查它,因為它可能是一個阻塞。或者在未來,可能是讓它成為一個阻塞的機會。當你擔心人們怎麼想的時候,它就會扼殺了考慮所有選項的思想自由了。

我們已經主要地談論了一種從負面到正面到負面的搖擺,以及諸如此類事物的負面性方面,因為大多數實體並沒有對感覺到非常正面的鼓舞或者狂熱提出反對。然而,這是一個正確有效的問題:詢問在極端的事物之間的搖擺情況、那種情況可能指出什麼,它如何才能被帶回到一種更有紀律、更加平衡的配置中。

在一定的程度上,在情緒上會有一種變化,這是完全自然的。無論它單純是生命的自然週期的一部分,在其中,一個人在某些日子,會比其他日子有一種更強的精神,或者無論是否涉及其他因素,從非常正面性的感覺到多少有些負面性的感覺並再一次返回的循環,這對於實體們是自然與正常的事情。

我們並不相信這就是名為M的實體正在詢問的內容。我們相信,她關注的事情是,在一個人的(生命)流動中,過多的極端經驗表明了也許有某種有害的事物需要被帶入更多的控制之中。我們會對M實體說,在嘗試去約束妳自己的過程中,最好非常溫和與平靜地進行。對於正在演出這些心情的自我,我們會鼓勵一種觀察和陪伴的態度。

每一個實體都是一個由意識組成的複雜實體,該意識即是觀察者,它觀察生命以及行為中的那個人格外殼的各種各樣的表面部分。該觀察者的目標並不一定要去改變那個行為;其目標是去理解該行為,並且體驗那個行為的效應。

你並非單純地是一個行動者。你是要求自我去做這件事或那件事的那個實體。你是那個批評家,觀察自己是如何做這件或那件事。從生活如何發生在你身上的方面,你有很多種角色,因為人生真的是一個反饋系統,就是從那個方面,我們會鼓勵覺察,在你處於極端狀態時,記得去觀察,並且成為一個同伴,陪伴那個包含所有黑暗和困難的情緒的實體,這是尤其重要的。

當你是自己的一個好同伴時,你會擁有一種感覺,遠遠更加能夠穿越你正在體驗的那些能量。你不是無助的,不是一個受害者。你是一個觀察者,看著一場通過你的情緒和脈輪的巨大風暴橫掃而過。你的工作是去觀察和體驗,不是去評判,也不是去改變任何事情。

當你從一個無條件愛的立場觀察自己的時候,你將開始自我修正那些極端的行為,因為你已經能夠打斷那個充當了絕望的一種觸發物的舊模式。我們無法說那種模式是什麼。對於每個實體和在每種情況中,它是不一樣的。我們簡單地鼓勵,你們去小心謹慎地注意極端感覺被觸發的那些時刻。

當你開始收集數據時,你將開始看到你特定的扭曲模式。你將能夠看到更多東西,關於你是如何被阻塞的、能量在哪裡被阻塞了。

在我們離開這個主題之前,還有最後一個想法,那就是,直到你已經於內在找到那個有愛的、有洞見的、慈悲的自我之前,在自我檢查上應用智力和分析的力量不會特別有幫助。有很多實體,他們會單純地在他們自己內在的深處感覺到他們不配超越某個位置。請知曉你是有價值的。你是無限造物者的一部分。當你產生出這些你是不值得的感覺時,和它坐在一起,成為它的一個同伴,在平靜和愛中把你的性靈帶回家。

當你進入困難時刻時,看待自己為一個被打碎的人。沒有失落任何最小的微粒,但是,你處於破裂的碎片狀態。所以,那承載著人格外殼的覺知四處走動,溫和地拾起那些碎片,然後你之所是的意識等待著時間和造物者把它們全都粘起來,再一次恢復完整,狀況比以前更好了。

我的朋友,你們比自己所認為的更加堅韌。你們是非常強有力的、神奇的存有。我們榮耀你們。我們對你們獻上我們的愛,我們帶著愛離開這個問題,因為,或許不管我們嘗試去討論它多少次,它都不是一個能夠被充分回答的問題。

把看起來是自我的那個自我帶到那個相遇點,跟全時間都一直在那裡的自我會合,這是一份微妙的工作。一個人不會想要抹除人格。該人格是跟世界接觸的界面。另一方面,當一個人能夠成為菁華的自我時,他不會想去成為那個人格的,而那菁華自我即是意識。

請問現在是否有其他的詢問呢?我們是Q’uo。

我有一個問題,Q’uo。我想要問,假定有很多一的法則的讀者,以及很多通靈信息的讀者,那是你們幫助傳遞的信息,這些讀者嘗試去從各種各樣的讀物中構建一個尋求和靈性工作的系統。既然你們是一種外部-實體的通訊,你們受到自由意志的限制,以及你們能夠提供的細節程度是有限的。我總是覺得另一個名為亞倫的老師能夠在個人層面的情緒工作的指導方面,提供更多的細節,而你們曾與它一同工作過。因此,我想問你們是否同意亞倫所教導的內容跟你們正在嘗試去做的事情是非常協調一致的,如果那些尋求更多指導的尋求者實際上能夠嘗試去綜合這兩種途徑,亞倫和你們的途徑,或者更準確地說,在一個人的尋求之內,就有足夠的指導,以致於任何外在類別的指導都不真是必須的?

我們是Q’uo,我們相信我們理解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我們同意名為亞倫的實體比我們遠遠更加能夠提供特定的信息,我們的確非常喜歡和亞倫實體以及名為芭芭拉2 的實體所分享的每一次的交流。我們會說,向人們建議他們可能會發現有幫助的來源,這是一件有益處的事情。如果你期待他們注意你所說的內容,我的兄弟,這就是僅有的錯誤了。一個人撒下一粒種子,他不會回頭去看。

最後,我們會同意你,朝向演化的基本推動力存在於一個人的內在。尋求者的意志,即使沒有無論怎樣的任何激勵,最終都會讓他遇見自己需要的每一條信息和靈感。然而,注意留心傾聽,在某些時刻,你感覺到某個人需要你可以提供的、一個有幫助的想法,這是一種對他人的服務。當有人問你時,去分享觀點,這不是一種對自由意志的侵犯,唯一不合適的是,期待實體們以任何特定的方式回應你的想法。每個人都有他的一條道路,對於任何兩個人,肯定不會有相同的道路。

我們可否進一步回答你,我的兄弟?

我感謝你們的回答。我想你們所說的意思是,我理解了某些對我有效的事情,而我嘗試把它向外推論,用於一個更大的團體,而除非你考慮了自由意志法則,並且不對其他人會如何回應抱有期待,它不必然是有幫助的。以上是否正確?

我們是Q’uo,正確,我的兄弟。

我也享受你們能夠使用在我們開始通靈之前的分享過程中,我先前所說的內容。能夠提供諸如這樣的某件事,這是一件讓我非常喜悅的事情,因此你們在任何時候,看到一個屬於我的想法或體驗是你們能夠使用的,請隨意使用它。

我們是Q’uo,我們感謝你們,我的兄弟。

為什麼亞倫能夠比Q’uo群體給予更加特定(明確)的信息呢?

我們是Q’uo,我的兄弟,我們理解了你的詢問。你們居住於其上的行星不是一個地球,而是很多個,它們在各種振動的細微的層次上彼此貫穿,因此,實際上,有七個內在地球與一個物質性的地球。居住在地球上,並在你們的行星上投生的實體們會在死亡後進入內在層面中,即「天堂的諸世界」,他們會居住在因為他們的振動而贏得的、無論什麼樣的合適位置上。

我們搜尋了一個「贏得的」之外的其他的詞語,因為這不是一個努力學習並通過考試的事情。它是一個對自我絕對誠實的事情,而那個自我就是你的紫羅蘭光芒之本質。無論你的紫羅蘭光芒表達了什麼,它都會把你帶到內在層面中的合適位置,在那裡,一切事物都與你在那一刻的振動協調一致地振動。

實體們會從內在層面返回到投生過程中,接著返回內在層面。有時他們會在內在層面中停留相當一些時候,並決定不再投生。這就是亞倫實體的情況了。名為亞倫的實體將它自己描述為一位過去的佛教僧侶,因為他在名為芭芭拉的實體走到他的面前並保護他的時候,他獲得證悟,因此他發誓成為芭芭拉實體的一名內在層面的指導靈,直到她也領受證悟為止。3

這個實體已經在地球上活過,他已經在此工作、進食、流汗,死亡。這個實體有一個歸屬。他是行星地球上的人類部族的一部分。同一個部落家族中的那些成員可以彼此談話。他們可以給予建議。他們可以分享任何他們已經可得的信息。他們有權干涉家族中的其他成員的自由意志。

我們這些服務於無限造物者的星際邦聯的成員尚未在地球上投生。我們不是行星地球上、人類部族的一部分。我們來自其他地方。我們沒有干預你們的決定的權利。那就是一個內在指導靈和這個器皿所稱的一個外在源頭之間的區別了,而外在源頭的意思是,它來自其他地方而非內在層面。

我們可否進一步地回答你,我的兄弟?

不用了,非常感謝你們。

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現在有最後一個詢問嗎?

我還有一個問題,Q’uo。當我嘗試去想像在七個彼此貫穿的層面中的地球時,接著我添加了內在和外在的層面,你是在談論那七個相異地球的內在層面和外在層面嗎?為什麼內在層面被稱為「內在」,而外在層面被稱為「外在」呢?

我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內在層面」這個詞語是誤導性的,因為內在層面是在時間/空間或形而上世界之中的層面,它跟好比你們的行星的空間/時間形成對照,而空間/時間附帶著固體的岩石、水,以及諸如此類的東西。因此,內在層面沒有一個物質上的地點,除了因為它們屬於行星地球,而稍微有關聯。這個器皿稱呼它們為內在層面,因為她讀過其他的一些著作,也稱之為內在層面,另外,也因為它們就在你的內在。

[磁帶第一面結束]

(Carla傳訊)

它們不是位於造物的裡面。你是一個意識的中心,既是本地的、又是非本地的。意識的所在就是它與肉體相連接的位置,它在懷孕和出生後幾周中間的某個點發生的。

我們可以進一步回答你嗎,我的兄弟?我們是Q’uo。

你們已經回答了我的問題的第二個部分,非常有啟發性。另一個部分是這樣的:當我考慮內在層面和外在層面時,我認為它們以某種方式與這次通靈過程中談到的七個地球有關,我嘗試去為自己創造一個視覺圖像來領會它看起來是什麼樣子。我想你們說的是,這些層面存在於時間/空間中,因此在空間/時間中沒有物質上的等價物,而內在和外在是一些詞語,單純被選來指出這些層面的特定面向或性質,而不是其位置。是否正確?

我們是Q’uo,我們為這個問題而感謝R實體。我的兄弟,在意識到這些天堂的世界沒有一個物質上的地點的方面,你是正確的。也許我們會說,它們沒有一種大小順序方式的排列,因此它們嵌套在一起而不會彼此干擾。在每一個層面中都有造物者的焦點,這些焦點就是你和你們行星地球上的每一個其他人,它是進入到那些內在層面的一扇大門。再一次,這就是那些情景中的一個了,在其中,若你能夠穿透大門並進入內在層面,你將相當自動地被帶到匹配你的需要或你最渴望的地點,除非你非常、非常地有經驗與老練的。

七個內在層面的每一個層面都與一個相應的位置相連接,就我們對情況的瞭解,這個解釋是不正確的。所有的內在層面都被回向連接到行星地球的影響圈的一個物質性位置。

這回答了你的詢問嗎,我的兄弟,或者你要想要後續的回答?我們是Q’uo。

不了,謝謝你們,Q’uo。它的確回答了我的問題。雖然這個問題是詢問關於「天堂的設施」,我還是為你們滿足了我的好奇心而感謝你們。

我們是Q’uo,我的兄弟,我們非常高興做我們能做的事情。

親愛的朋友們,這是一段多麼令人享受的時光呀。這個器皿的能量真的要用完了,我們很快將要離開。但我們的確希望與你們分享、我們在你們美麗的臨在中所感受的喜悅。再一次感謝你們,為了這一次共享的冥想,以及一起體驗神聖時刻。我們與你們進行的能量交換是非常蒙福的。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 Adonai,Adonai。


  1. [footnote start]

    鐘形玻璃容器(bell jar):「一個帶有一個圓形頂部和一個開放底部的圓柱形玻璃容器,被用來保護和展示易碎的物品,或者在科學實驗中,被用來設置一種真空或受管制的氣壓。」

    [footnote end]
  2. [footnote start]

    傳導亞倫(Aaron)的芭芭拉(Barbara Brodsky)和傳導Q’uo的卡拉(Carla L. Rueckert)從1991年到1996年,一起共同傳訊了一系列的會議。要找到那些會議,你可以在www.llresearch.org 網站上搜索「Aaron與Q’uo對話」(The Aaron/Q’uo Dialogues)。

    [footnote end]
  3. [footnote start]

    Aaron說,在五百年前的投生是他最後一次投生在物質界。

    [footnot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