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view] 來自D的問題:就時間和對時間的知覺而言,我感覺就好像某種事情發生了故障一樣。日子感覺起來好像和它們應該的樣子不一樣了。這就好像某種事情錯位了一樣。我們想知道Q’uo是否可以給我們任何的關於在此刻影響我們的幻象的能量的信息。為什麼對這類事情敏感的人可能會感覺到,在我們感知時間的方式上和時間在我們的幻境中正在被體驗的方式上,有某種事情不是那麼正確了,這方面有什麼特殊的原因嗎?有任何Q’uo可以在這裡提及的,能夠幫助我們理解這種情況的靈性原則嗎?

(Carla傳訊)

我們是Q’uo原則。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能被你們尋求的圈子呼喚,這一種快樂,能被要求與你們在對時間的知覺之主題上與你們分享我們的想法,這是一種榮幸。

一如既往,我們請你們成為你的心智和心靈的聖殿的管理者和守衛者。用一隻耳朵來傾聽我們的言語,那隻耳朵尋求的是與你們產生迴響和共鳴的想法。如果你在那個想法上進行工作,它將是最有可能產生結果的一個想法。如果我們與你們分享的想法沒有那種共鳴的感覺,我們會建議你將它們放在一邊並繼續前進。因為你所尋求的事物正等待著你去探索。因此,專注於共鳴的途徑,而非你對任何特定發言者的較高評價。我們感謝你們這方面的考慮,因為它使我們能夠隨意地發言而不用擔心我們將會侵犯你們的自由意志或干擾你們靈性演化的進程。

你們今天詢問關於時間或時間的知覺的問題。的確如此,時間之流以各種各樣的方式是可塑的,我們會討論這些方式,而不會因為它們所影響的人以及諸如此類的原因而讓一種變貌優先於另一種。

在此刻,體驗到時間上的變化的實體們,最大比例是那些經驗到一種單純的時間加速的實體。看起來似乎小時不是小時,一天也不是一天了。一年太快地飛逝而過。這種時間的扭曲沒有形而上的部分。毋寧說,它是在最近兩百年期間在你們的環境中的改變的一種人工製品。

在過去兩百年間,在你們的環境中,作為一個種族,你們發生了大量的改變,我們談及的主要是那些在第一世界,容我們說,即新世界中的人們,在這個時候的文明的全體榮耀中,他們擁有文明的便利性,他們已經歷工業革命的過程。兩百年前,如果一個人想望從費城旅行到聖路易斯,一個人會搭乘一輛木製馬車旅行,裝了幾個輪子並由馬匹或公牛拖動著。或者一個人會騎馬、乘手推車或步行,在真實的時間中,會前往那些他想望去的地方。

自然地,這使得每個人會小心謹慎地思考他們想要到哪裡去,因為他們將必須將要花費的時間,無論有多少,都投注於走到那裡、做那些要在那裡被完成的事情,然後再走回來,要不就騎馬或駕馭某種輕便馬車去那裡。所有這些事情都會讓事件放慢速度。它們必須以人類身體的移動能力之速度,或者最多以一匹馬或一頭牛移動的速度發生。

一百年前,事物在那個世紀中有了可觀的進展。你們現在能夠坐上一輛火車來旅行。跟以前要花費的時間相比,你們只用了三十分之一的時間就能夠跨越從費城到聖路易斯的距離了。雖然如此,你們仍舊只是受限在地面上。你們看出窗外並看到從沿著那條鐵路的鄉間[從費城到聖路易斯]每一個微粒。你仍舊在真實的時間中,這是就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這期間伴隨的事物的一種觸覺、感官的關係而言。

在你們當前的時代,如果你要橫跨從費城到聖路易斯的距離,你可以在費城登上一架飛機,在同一天的下午,於聖路易斯機場著陸,即你的目的地。除了與坐在一架飛機上的獨特經驗有關的那些感覺之外,你並沒有實際旅行的感覺,至少在這個器皿的頭腦中,那種經驗並不算一場實際的旅行,因為除了一個美麗的天空之外,沒有意識到一個人在哪裡的感覺,沒有從A到B之間的土地的感覺。

注視兩百年前的生活的另一方面,如果你希望與人寫信交流,你拿起你的筆和大頁書寫紙1,你以一手好字仔細地寫出你希望說的內容。你接著將那封信交給郵差,他透過騎馬來進行工作,最後那封信會被收到。在地方性的書信中,實體們簡單地派信使從一間房子走向另一間房子傳送便條,那些便條會被同一個信使走路帶回來。最後,計劃制定了,關係形成了,生意安排好了。

一百年前,實體們用打字機交流,他們能夠迅速地將寫好的文件通過火車送到他們的目的地。電話在那個時代的早期出現了,因此人們能夠在特定的,有電話系統的區域溝通,從這裡到那裡。越洋電報和電報同樣也是快速溝通的方式,生意和通訊已經加速了。

在你們的時代,實體們傾向於讓他們的手機保持開機來經歷生活,這樣他們就可以任何時刻,都完全能夠被來自全球的任何地方,任何擁有他們的手機號碼的人找到了。電腦以光作為媒介來傳送信息。不消說,這種通訊是快速的。實體們現在完全被信息、通訊、一種全球性的緊密關係所淹沒。擁有這樣大量的通訊的反諷事實是:實體們感覺比一百年前更孤單了,就好像實體們會感覺到事物在他們周圍加速一樣,他們感覺到被該變化所隔絕了。

這是人們的主要體驗,如我們說過的一樣,關於它,沒有形而上的內容。當人們在休息之前,有太多的東西要從他們的(工作)清單上劃掉時,這就是會發生的事情了。當生活獲得了更多的輔助,而實體們從用手洗衣服、跪在地板上擦地、生爐火,以及諸如此類的苦差事中解脫出來的時候,越來越多的選項就已經開啟了。在越來越多的領域,有著越來越多的期待。

在單純的生存模式中,生命曾經擁有的中心已經失落了,因為現在有很多生存的輔助設備。食物為你準備好了,你能夠買現成的食物或把它帶回家冰凍,然後用你的微波爐加熱它。不過,在同時間,你失去了與土地和從那兒生長出來的莊稼的連接感,在黎明出門,收穫你的莊稼,仔細地保存它,享受食物,它是你的食物,它生長在你的土地上,它適合於你。這過程已經失落了。在許多不同的領域,這種中心已經失落,因此,實體們正野心勃勃地要做大量的事情,但是有一種趨勢:不要有一個理解存在感的中心,或者讓你的生命之輪可以繞著它轉動的樞軸了。

糾正這個扭曲的解決方案就是為你自己移除這個必要性:得回應在現代生活中,有不同面向的可能性[如你所知的]。當你做每一件正在做的事情之際,帶著這些事情有個中心的感覺來執行它。

你的中心是什麼呢?你從什麼中心進行工作呢?

這個器皿每天早晨祈禱:「現在,在平安中,遣送我們進入這個世界,授予我們力量和勇氣去愛,一心一意地,以愉快的心服務禰。」2

當你的心智定於服務太一無限造物者之際,接下來,你就能夠將生活減速下來,因為你有一個中心。你能夠花時間將你的努力奉獻給太一無限造物者,無論那些努力是怎樣卑微或怎樣宏偉。這會正常化你的時間。它也許仍舊飛快地流逝,但你擁有了更多的一種在那裡的感覺,並成為你自己的生命的一個活躍與有意識的部分。沒有那個中心,就有一種傾向去感覺:生活已經把你淹沒與壓倒了,你永遠無法追趕上它。

還有另外一種方式,在其中,時間正在被扭曲,我們僅可以一般性地觸及它,因為這個器皿缺乏科學的知識,尤其是物理學。

地球的兩個密度,如它們一直存在的方式,它們是同時存在的。然而,直到大概五十年前,對時間/空間進行塑造的兩個密度中,遠遠更加強有力的密度是第三密度,即你們現在正在體驗的那個密度。在大約那個時刻,五十年前,第四密度的行星地球開始活化。

這些事情是分階段發生的,從顯化的最高領域開始,容我們說,通過生命之樹向下過濾到個別的銀河、個別的恆星系統及其行星。但是,隨著輪盤的轉動,它把時鐘從一點鐘移到兩點鐘,時間之手開始喚醒第四密度的行星地球,第四密度開始活化,接著成為這個特定行星的顯化密度了。

所以,你此刻存在於一個中間時刻,在其中,第三密度的能量快要消失了,第四密度的能量正在噴湧而出。然而,對於你們每一個在所謂的時間旁軌上經驗地球的人而言,這仍然是一個第三密度的體驗。

在此刻第四密度與第三密度的靠近狀態意味著一種滲透作用。當一個人基於第三密度的價值觀的預設值而運轉時,好比保護家庭和部落、成為勝利者以及那類的價值觀,對於這種混合振動的體驗就單純地是一種疲倦、暴躁、厭惡的感覺,或者以某種方式,「失衡」了。它們單純地似乎是有毒的,而不會開始去歡迎這些第四密度的振動。

當然,這情況的原因是因為實體們在一個特定的層次上振動。它不是一個單純的電磁屬性[屬於你的身體]的問題。你的想法是非常強有力的,有一種振動,那是你透過你的想法所創造的振動。

當你調頻將你的想法朝向感激、喜悅、尊敬時,你的振動正在上升。你的振動的頻率正在增強。當你允許沮喪、失望、悲傷、憤怒、怨恨的想法,以及其他的負面情緒存留於你意識之中時,尤其是當你允許它們變得習以為常時,你就開始在一個較低的振動頻率上振動。你就是無法享受第四密度的振動了。它們看起來正在攻擊身體。

那些有意識的、覺醒的,走在靈性尋求的道路上的人們不會感覺到這些振動是有毒的;不會感覺這些振動讓他們不舒服。然而,它們也許會非常清楚地感覺到它們具有挑戰。因為這些振動是閃耀著真理的振動。它們迫切要求真理,它們活在真理之中。

你可能會說:「什麼是真理呢?」我們對你說,對於每一個人而言,真理是不同的事物。第四密度所做的事情就是讓每一個人的真理變得透明。一個人不僅僅可以看到他自己的中心,也可以看到每一個人的中心;而你現在生活於第三密度中,你是無法看到的。

位於第四密度的層次是一件奇妙地常態化的事,看到造物者的兒女們如一朵接一朵地開放的花兒,居住在地球上,他們在投生中盛開。如果你們完全地活在第四密度中,那就是你們每個人的真實本性,那就是你們會如何看見彼此的方式。

這並不是說你會變得更好。這是說在關於你是誰的問題上,它會是透明的。在關於每一個其他人是誰的問題上,它會是透明的。所有那些現在阻礙你,把你向下拉入自我評判的不完美都沒有任何意義了。因為很明顯的,每一個努力都是不去犯錯的努力。而錯誤卻是不可避免的。因為當一個人進行學習時,他從自己的錯誤中學習。為了進步,一個人必須犯錯。

因此,當一個人凝視著他周圍的其他自我時,他有種包含一切的感覺,一己成為了一個種族。第三密度之內的實體經常會在一些特殊時刻,非常地接近於實現這種第四密度的經驗,好比這次冥想,好比復活節儀式和逾越節的宴會,以及所有標注一年中這個時間的其他神聖的場合,因為有許多不同的宗教信仰和好比威卡魔法之類的靈性習俗,在這個時刻舉行歡慶春天的儀式。

在這些片刻,實體們幾乎能夠看到那應許之地,屬於完全的平等、徹底的悲憫和全然地擁抱彼此。他們幾乎能夠品嚐到那渴望— 作為一個種族一起前進,不再彼此對抗,而是去服務彼此,如同耶穌實體教得如此之好— 為了領導而成為最小的一個。

但是,處於第三密度的身體中,第三密度的面紗仍然是落下的,絕大部分,它 仍然是一種具有挑戰的振動;你被要求去檢查每一個不讓你成為第四密度存有的事物,每一件阻礙你越來越多地朝向服務他人極化的事物。

什麼使你退縮呢?對於任何兩個人,它都將是不一樣的東西。一般而言,阻礙實體們的事物是那些導致他們不去注意他們是誰、和為什麼他們在投生中的事物。與全貌失去聯繫,這是很容易的事情。如果你能夠持續掌握全貌,並在你發現自己偏離它的時候返回它,你將擁有最佳的可能機會,能夠與之合作並享受這種第四密度的能量正在帶給你的真理之啟示。

如果你看到了你不喜歡的事物,特別留心去擁抱它,檢查它,並研究那個你正在看著的事物。不要說:「哦!那不會是我。」相反,在你自己的內在深深地挖掘並找到它,它是你在他人的鏡子中正在看著的事物的陰影和回音,或者它是你已經聽過的,讓你覺得恐懼的事物的某種關聯。不要轉身背對那個事物並說「那永遠都不會是我!」相反地,找到那個與你已經看到的事物的陰影面發生共鳴的自己的部分,並將那個你自己的黑暗形象帶上來。

當你面對內在的黑暗時,你可以請求它為你工作。你可以說:我需要你,憤怒。我需要你,悲傷。我需要你,所有表面的負面情緒,因為我需要堅持不懈。我需要一直向前。你是我的剛毅,你是我的決心。你是那強化我的意志並鼓勵我返回信心的毅力。同我一起踏上這條旅程。讓我們,黑暗面和光明面,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神秘中,崇敬與鍾愛祂。

這些行動將帶給你越來越多內在的平安和寧靜。當你承認並擁抱你的不完美,並分派它們任務去幫助你變得更好,幫助你成為那個在你前方,即將成為的更好事物,在你的腦海中想要成為什麼,如果不是那個一直更多地極化,更多地充滿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的實體,還能是什麼呢?

我們並沒有說這對任何人是輕鬆的時刻,但它們是有趣的時刻。你們每一個人在這裡是因為你想要在這個非常糟糕的時刻投生。你們想要締造不同。你們想要去服務。你現在想要在這輩子結束的時候畢業。

使用這些古怪感覺,關於時間被歪曲地感知,來提醒你,你正處於這個閃耀真理的時期之中,因為第三密度和第四密度的互動方式,這真理是用一種間接與迂迴的方式如雨點一樣落到你身上。它們的空間/時間是充分地不同,以致於它們對於這時代有一種挑戰性的動力。

在此刻,還有另外一種我們可以注視時間的方式,我們在之前曾附帶提到這種方式。因為你們的地球是在一個時間旁軌上,為了人類種族的成員有更多的機會,帶著一種使他們能夠繼續前往第四密度的極性,達到畢業(資格),時間已經被故意地減速了。我們可老實說,為了最大化這種可能性,有很多、很多的實體真的搖撼了天與地,此為實在的陳述。

為這種時間膨脹效應做出貢獻的不僅僅是那些來自行星影響圈外部的實體。同樣有很多很多的光之工作者也做出了貢獻,他們在過去的半世紀以及更長的時間中,已經加入該永恆的社群,由那些為了行星地球的利益而冥想的實體組成, 帶著非常專門化的議程,跟他們做為流浪者並進入地球投生以便於幫助能量從第三密度的振動轉變到一個更高的振動相關;該振動更多地充滿光,並帶來更密集的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

接著,那些流浪者已經感染並傳播了光,以致於很多很多完全不是流浪者的人也已經覺醒,他們自己變成流浪者,他們轉而讓光從他們身上向其他人流出去並傳播開來,那些人也會依次接住光並將光繼續傳遞下去。這同樣極大地改善了從第三密度轉換到第四密度的嚴酷性。

最後,有一種體驗是非常罕見的,但我們覺得名為D的實體詢問的,就是關於那種體驗。當實體聚焦於靈性世界並越過了以言語思考的位置時,他們通常會進入靜默。因此,D實體是非典型的情況,因為她尚未通過如此深入地進入靜默,以致於門戶開啟而進入奧秘的核心。這個實體透過下沉到語言的根部來做到這點,這幾乎就彷彿她能夠用一個電子顯微鏡來檢查人類的聲音或呼吸,接著透過使用符號和呼吸,發現可以實現怎樣的神聖行動。

所以,這個實體也已經突破了一種障礙,一旦它被突破,就會打開一種無限的遠景。當這種性質的領悟出現時,就會有一個標記被留在本地時間的池塘中了。這就彷彿每個領悟都是一塊鵝卵石,被扔到本地的、個人的時間體驗之中,於是就會有波浪、漣漪、擾動。它們是本地的,它們並不危險。但它們肯定無疑地就在那裡。唯有那些能夠調音進入那種空間/時間的經緯線的實體能夠發現並感知它們。

空間/時間起因於一種不匹配。在空間/時間中,空間比時間多了一些,而在時間/空間中,時間多了一些,同時在空間/時間和時間/空間中,這個因素對於帶有特定器官[被設計來做這個工作]的特定實體創造了能力,而能夠理解這種振動。因此,在空間和時間之間的不匹配,而有利於時間,把你們的幻象帶入焦點。你的眼睛接著能夠解釋在它們前面所收集到的少量信息了。它們將其送到大腦中的一個位置,大腦把它形成一種猜測,關於你的眼睛正看到什麼東西,接著能夠向前進,彷彿它們正在完美地看到每一個東西,而此時,事實上,在一個人的環境中,通常只有非常少的部分位於焦點中,實體的眼睛一般會聚焦於他們正在談話的人的臉,或者某個位於注意力中心的事物,而所有其他的事物或多或少被看到,卻又沒有被看見。

當一個實體能夠穿透這種不匹配時,那兒有一個靜止點,一個令人驚訝的體驗,充滿了可能性。當這個特殊時間的變貌發生時,我們鼓勵經歷它的實體對發生的事情給予非常密切的關注,並且詢問一己的心之渴望是什麼。

我們為這個詢問感謝你們,請問此刻關於這個問題,是否有後續問題?我們是Q’uo。

[暫停]

我們是Q’uo。請問現在是否有另一個詢問。

我有一個問題,Q’uo,它是多少有些個人的問題,因此我請你們在你們能夠做到的範圍內評論。這個問題是關於我感知到,對於星際邦聯之類的實體缺少問題。當我持續地學習我的靈性課程,我注意到當我對該尋求沒有經驗或在有意識層面上,是尋求的新手,我有很多的問題。而隨著我在靜默中花了越來越多的時間,我似乎問題越來越少了,縱使我對於來自邦聯的信息和通訊仍舊感激,跟和我在剛開始的時候一樣。其他人已觀察到一個類似的過程。我的問題是:這是靈性尋求的正常過程嗎,即轉向內在?

我們是Q’uo,覺察你的詢問,我的兄弟。確實,對於剛開始尋求的實體而言,非常地活躍於這持續不斷的過程,詢問每一件事,這是正常的。在靈性尋求中,一個實體必須做的第一件事是去撕掉大量限制他的成長的誤解,甚至是他並不知曉的誤解。當一個實體開始覺醒,他發現很多之前沒有在他身上發生過的事情,因為他尚未準備好迎接這些概念。

這是一個令人激動的時刻,這是一個對實體們很重要的時刻— 那個開始的時刻,那個覺醒過程!它是要被鼓勵的。接下來,就有一個更漫長的時期,在其中,如你所說的一樣,問題越來越少,但是你繼續有問題,它幾乎看起來就好像在你完成了問題的一個層次之後,卻僅僅發現問題的一個更深層次。

接下來,我的弟兄,最終,當一個人繼續尋求,一個人抵達一個層次,在那裡,有一種對於靜默之中的信息的極大欣賞,它的趨勢就是不再對言語有如此強烈的渴望,言語是人類的創造物,但是,對於充滿太一造物者的神秘的概念,它只能在心與心之間交流,而非從頭腦到頭腦之間。

請問有後續問題嗎,我的兄弟?

沒有,為你們的評論感謝你們,我對它非常感激。

我們是Q’uo,我們一直也感激你們的振動。現在有最後一個詢問嗎?

[沒有進一步的詢問了。]

我們是Q’uo,既然我們看起來已經耗盡了這個特定的尋求圈的問題補給,我們將離開這個器皿和團體,感謝你們,為了這真正的快樂,成為這個神聖的靈魂聚會的美麗的一部分。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Adonai。


  1. [footnote start]

    foolscap: 一種廉價的書寫紙,尤其是法律用紙尺寸紙張,帶線條,黃色紙張,以寫字板的模式裝訂在一起的。它的名字來源於它在十七和十八世紀使用的浮水印,圖樣就照著字面的意思:一個傻瓜的帽子。

    [footnote end]
  2. [footnote start]

    這些文字是在聖公會的聖餐儀式的第二部程序的一個結束祈禱詞的一部分,在《公禱書》的365頁可以找到。在那個聖餐儀式中,「通過基督,我們的主」的文字緊跟在那段文字後面。在我們早晨敬拜儀式中的完結禱詞中,這段文字是其一部分,有比它多一些的內容和關於讚美、祈禱、奉獻、感激的想法,並在祈禱結束前,請求指導靈的介入。然而,我們的祈禱總是會以相同的「通過基督,我們的主」或者那段措辭的某種變化的方式結束。

    [footnot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