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view] 問題: 到底什麼是時間旁軌? 是不是表示說在幻象中較虛幻的幻象,或者是像星艦迷航中擬真式的練習艙? 放眼望去,所有的星星、星球都是所謂的時間旁軌,都是全相式的幻象呢,只有地球相對比較真實? 或者反過來說,若一開始地球就沒有所謂的時間旁軌,那地球現在會變成什麼樣的光景呢?

我們是你知曉的Q’uo原則, 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 一如往常, 我們請求妳使用辨別力, 仔細地傾聽, 將那些沒有共鳴的部份拋開, 運用你的自由意志去區別對你有用與無用的思維, 我們感謝妳的細心考量.

一如往常; 關於這個問題, 由於器皿Carla對於數學、物理科學上沒有多少知識或字彙,我們的回應不能很精準, 雖然如此, 我們仍將盡最大努力分享我們的想法.

當地球到達第二小週期的尾聲,那時候土星議會感到有些關切,因為整個太陽系可以達到正常畢業的狀態,然而只有一顆星球的進度有些落後,於是土星議會決定要為地球創造一個時間的旁軌,並且將地球放置於一個嚴格的隔離狀態,同時 當時所有在第三密度中,進度被中斷的實體們都被帶到地球, 加入地球通往收割的進化週期.

依此,你們地球的形而上部分,或說時間/空間的部分,跟主要的軌道再次相連,地球的時間/空間與空間/時間以某種方式演進,好讓它是被隔離,被保護的,就有點像是在溫室裡,好讓靈魂可以自然的成長.

它跟時間/空間的主要軌道一樣的真實,它是一個被十分小心創造的旁軌,而它會很自然的將旁軌上所有的進展或狀態回饋到主要的軌道,

在時間旁軌的終結點,地球上的人類會利用這個機會的好處,很適切結束第三密度,好迎接這七萬六千年的週期的結局。

所以這其實比較不是物理上的轉變,而是形而上的轉變。所以在時間旁軌的終結時候,我們看不到物質的,物理的標記;事實上,這個時間旁軌的實驗,跟過去的實驗比起來,算是相當成功的.

逐漸覺醒的興趣正在累積中,它也在改變地球的一些振動路線,這些覺醒的力量是比較晚近才開始的。然而它開始快速的蔓延,並且不斷的增長力量,在地球的每一個部分,每一個人種或者文化,以及所有地方,你們的世界真的在覺醒中. 再次地, 這些活動主要是形而上, 而不是實質可見的。

地球振動的改善,在物理上可能不明顯,然而值得慶幸的是地球仍然在正常運作而不需要極地轉換.

我們可以去回想在20世紀的最後一年,那時候是有個可能性,就是因為沉重的地球的振動而導致地球被摧毀,但是那個災難已經過去了。

無論如何,有許多光的團體的工作,好比L/L團體,他們創造出一個可能性,就是讓這個時間的旁軌更加有力量,並且稍許將它延長,好讓更多的實體能夠覺醒,並且選擇兩個道路的其中之一,不管是服務他人或服務自我。

再一次的,這些描述和物理的改變沒有直接關聯,但是在你們宇宙的原子的核心振動中已經開始改變,一顆原子接著一顆原子,一個細胞接著一個細胞,一個生靈接著一個生靈。

你們問到說時間旁軌的方式是不是像全相體驗艙,我們要說確實,不管有沒有時間旁軌[你們在其中經驗的東西經過小心的隔離,與那思維完全的光譜隔絕],你們都有同樣的材質和單一的議程去向前邁進,去實現你進步的希望,在此生,在第三密度中。

此時 是否還有其他詢問?

在這麼龐大的銀河系中,時間旁軌這樣的實驗,是不是在別的星球也有發生過呢?如果有,這些時間旁軌實驗是不是都很正面,結果都是成功的?

Q‘uo: 我們察覺到你的詢問,我的兄弟,這樣的實驗確實不時會發生一次,結果不一而論, 實驗的結果一半一半,有成功有失敗,對於成功的描述大概是說,在這星球上各式各樣的群體,會逐漸從爭鬥轉向於統合更為單一的視野,亦即從充滿紛爭的各個群體變成單一的族群,而其他的現象(指不成功)則會造成整個行星能量的流失,然後甚至不可能將這些智能生物帶入單一統合的靈性的集體的存有,或者說社會記憶複合體。 地球實驗有一個比較特別的地方,就是我們的子理則(即太陽系的太陽)選擇的實驗室極度的豐富,可以讓我們充分的玩耍,充分地嘗試自由意志,那要如何達到這個目的呢?就是使罩紗相當的厚重,並且幾乎是不可穿透,這麼厚重的罩紗可以讓自由意志自由的去玩耍,但也可能造成一個結果,就是智能生物可以選擇不要轉向造物者。而單單依賴自己的智慧、能力,去找到解答,去迎接所謂的挑戰; 而在先前的實驗,有些星球的罩紗是比較薄的,故相對的自由意志就比較不那麼充分;所以你們的星球(地球)有個傾向就是會停留在原始狀態更久一點,相對而言 在罩紗比較薄的星球 實體們就會比較快理解到一切皆為一體的精神;所以因為這層厚重的罩紗,在這次的週期 地球上的人們會發覺許許多多的理由寧可彼此分離而不要統合。有許多理由要彼此爭論、鬥爭、而不努力去尋求大家的共同點,也比較缺乏動機去尋求這個星球上意識的統一,然而在這個時點,我們可以說這次地球實驗的成功機率是相當高的。

另一方面我們可以說較高密度的一些負面的存有,他們對地球有什麼期待呢?他們希望地球上儘可能愈多人有這些期望愈好-- 就是決定活在恐懼之中,持續地尋找敵人,持續地戰鬥,表明自己為勝利者,控制所有可用的能量資源,

唯有這樣,才可以得到安全的環境 並且成為靈性陣營中正確的一方。

我們說的這個現象不止包括物理界,同時也包括形而上界的現象。如果真的如負面存有的期望的話,那這樣的一個全球社會複合體將會進入恐懼的糾結,

這個情況就會造成大部分地球人自願選擇不要重回正軌,而使這個星球閉鎖在第三密度的週期,而且沒有更多能量去進展,成為奴隸般的星球。在其中,所有的生靈永無止境的戰鬥,永無止境的受苦,同時源源不斷的創造食物給第五密度的負面實體去使用,因為這些負面實體長久以來已經覬覦這個星球很久了,非常希望征服地球。

再一次,我們並不知道最終的結果,因為這完全要你們集體的自由意志來決定,我們只能說目前的可能性漩渦是朝著勝利的方向,當然是指服務其他的有利方向。目前的事態看起來是有希望的,因為愈來愈多覺醒的意識,選擇以更好的方式,選擇不要以鬥爭的方式來生活。所以當人們對於真正的和平和愛合一的渴望愈來愈強烈,就會有愈來愈多的人成長,看起來這個時間旁軌的終點站將有一個正向的結局。

此時 是否還有其他詢問?

進化到第四密度似乎是個遙遠的目標,有沒有什麼簡單的方法可以衡量我們離第四密度的路口有多近呢?活在地球上單憑信心似乎單薄的很, 我們很容易失去信仰,那在這個過程中,有什麼靈性原則是有關的呢? Q’uo有什麼務實的建議,可以提供給我們呢?

我們是Q’uo群體,我們察覺到你的詢問,這個問題分兩部分,我們傾向分兩個回答來回答這問題。

首先回答關於信心的部分,然後再請Jim重複問第一部分的問題。

我的弟兄,信心是使用意志的產物,你就是選擇去知曉一切都是好的,它並不是可以衡量或可以量化的。然而每一個人都會知道信心是什麼,因為他們會被信心所吸引,並且被那道光所祝福,人們藉由具有信心的雙眼,信心的聲音,以及信心的雙手表達那道光。

在此所牽涉到的靈性原則非常接近造物的開端,因為在此牽涉原則是一個成熟的理解,理解自由意志的機能,以及組成你們身心靈結構的要素,因為這個罩紗是厚重的,所以你們要在第三密度去證明信心是非常困難,甚至是不可能的。所以信心並不是去尋找一個可以證明的東西,不管宗教領袖們是多麼喜歡用邏輯或者話語去製造一個氣氛,去說服信徒們只有一條路可以遵循,只有一條路可以找到救贖。

確實信心在每一個人心中誕生,當每一個人選擇在信心中休息,有絕對的信心相信一切都是好的,這個選擇就不斷的在我們內在強化,就好像鍛鍊肌肉一樣,每一次的使用我們的肌肉,它就越來越強壯。

然而我們注意到有一些人群,他們選擇不要成為強而有力,就是說有些人喜歡仰賴外在的援助,好比是許多宗教所提供的;就我們的思考方式, 所有這些努力在潛能上是有幫助的。我們鼓勵每一個人以各種方式尋求造物者,好比說定期參加聚會,或是組織靈性的團體等等,或者研讀神聖的著作。然而一旦我們將神聖的力量給予他人,就好比說我們需要一個仲介者在人與神之間,我們必須要透過一個仲介者才能夠得到親切,憐憫心及恩典,這樣的人可能還沒有能夠接受責任,就是說要善加運用自己的力量,確實你們身為一個人創造自己的實相,你們人類群體創造一個地球村的實相。

如果你不喜歡你現在的實相,你是有能力去改變它的。 然而為了改變你的實相,你必些相信你有能力做到,你必須要相信你自己選擇的力量,當你在極化的過程,經由一個一個又一個的選擇。我們邀請你們去看,尋找那賜與你們每一位的光,尋找那唾手可得的智慧,並且深深的去挖掘你們的內在,去發現就在你內在心輪中的憐憫心,你的心輪中央不會被任何人類的錯誤所碰觸。因為在那兒,你是與造物者合一的。造物的真實本質就是善意以及愛。在你身體裡的每一個細胞,在細胞的每一個原子中,都是存在的。你真實的本質與太一造物者的無限愛與光是共振的。 你自己就是一個造物者。但並不比其他任何造物者更加偉大,你能夠選擇自己的實相,並且將它顯化。另一方面,我們每個人也都在這個世界上選擇各式各樣的方式,去過生活。同時也看到我們選擇的結果。然而我們現在提到的是一個可以改變你的存有的振動的那種力量,所以當你調頻你的思維,當你持續堅忍底工作你的信心,你就會成為你轉移過程的一部分。 你不但可以減輕你的振動,同時也可以減輕這整個星球沉重的負擔。有許多宇宙的生靈正在看著這個偉大的地球實驗。祂們很感興趣,想知道有多少人會培養出烈火般的愛並且能夠以純粹的方式去分享這股愛。這樣的愛並不會製造隔離,也不會將自己與他人分離。我們希望在相對很短的時間,這個星球能夠成為一個整體, 並領悟發現到一個方式去表達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 這樣的方式,將與第四密度的的能量更加的一致。

容我們現在請Jim重複剛剛的問題的第一部分。

進化到第四密度似乎是一個遙遠的目標。是不是有個簡單的方式衡量我們離第四密度有多近呢?

我們是Q’uo原則,我們察覺到你的詢問。 你應該可以猜到,你們已經很靠近第四密度了。我的朋友們,事實上你們已經在第四密度,然而因為你們還在第三密度的身體中,所以還未能夠看到這不可思議地美麗的第四密度嬰兒正在地球誕生。同時現在第三、四密度是彼此交錯,又同時存在的。無論如何你們在你們的潛意識的深處,你愈來愈察覺到你的力量,你的真理,以及你的美麗。

罩紗越來越薄,已經發生好些時候了。當這些能量彼此互相穿透,事實上在這個時期,第三密度的能量已經非常非常的稀少,但是還是足以讓人們做出一些重大的選擇,還有幾年的時間。好讓這些人有機會能夠從第三密度畢業到愛的密度,也就是你們的第四密度。 此時 是否還有其他詢問?

在星際邦聯文章中好像存在一個矛盾,關於Latwii 的故鄉. 我不是故意要挑毛病, 而是想確認永久居住在太陽光體內是不是第六密度生命的專屬特色?

我們是Q’uo原則, 我的兄弟,確實第六密度生命能夠居住在太陽之中,而第五密度沒有辦法有足夠的純度去承受這樣的熱度,居住在太陽體中。

然而,當第五密度的男性能量和女性能量在結合的時候,他們產生的相互之愛,表達一種融合的能量,是光到光,愛到愛的過程。這股能量無法一直持續, 所以 當愛的表達過程結束之後 第五密度生命就要離開太陽體, 回到它們第五密度的肉體中, 容我們這麼說.

我希望知道Q’uo的意見。想知道Q’uo對東方智慧的看法,比如說佛教、風水、中國醫藥、命理等。

我們是Q’uo,我們察覺到這個詢問。在這個詢問的部分,我們也必須要非常小心,因為我們不願侵犯自由意志。無論如何,一般而言,我們的看法是,所謂東方宗教、習俗,或是民間信仰,是和西方的宗教信仰習俗是同樣有價值的。你可以從剛剛我們提到宗教的一些說法猜到幾分,也就是說我們感覺所有的經過組織化的嘗試理解太一無限造物者,或者理解自我的方式都是有價值的。我們並不想去打分數或者比較哪一個比較有價值。我們注意到有人可能對於關於理性上的討論或者沉思感到被吸引,其他有些人可能對於愛的純粹的放射感到被吸引。而有些人對力量的表達有興趣,並且希望跟那個力量看齊。 每一個宗教的儀式,每一個民間信仰多少會依這三種路線[理性、感情、力量]走其中一條,或兩條。不管是理性上的理解或是抽象的理解,或是非理性上的尋求洞見跟領悟,或者是靈知,或者是試圖去操縱自然界的力量,為了自我的安全以及利益,等等。然而在所有的結構體下都是意圖追尋所謂的真理,而真理就在你的心中,它是無聲的造物,它以靜默向你說話,它給予你的資訊,比起任何字句都來得更加有力量。 所以當一個人嘗試去發現自己的道路,就是去與靜默對話,然後在某一點自我的領悟就會發生。對我們而言,我們並不在乎一個實體是採取哪一個方式去調頻自我,去尋求真理。根本的重要性就是去觸及自我的內心, 在那兒 靜默對你說話。

此時 是否還有其他詢問?

在我們上次的聚會中,有討論到紅色脈輪與性能量,所以想要請求Q’uo給一些建議。如何將紅色脈輪能量更加提升或打開這方面的阻塞呢? 我覺得自己大部分的能量多在支撐我的大腦,而我認為下三輪的能量較弱,希望能夠強化我的紅色脈輪,讓我的能量流能夠從靛藍色衝到頂輪(紫羅蘭脈輪)

我們是Q’uo原則, 再一次,我們必須要很小心的回答這個問題,以免侵犯自由意志。

首先讓我們嘗試從不同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首先,要更正一個誤解,就是所謂的去除紅色脈輪的阻塞,好讓能量可以移動到頂輪。這樣的邏輯並不正確,因為我們要讓紅色脈輪保持暢通的最主要理由是將力量帶入心輪,雖然說我們在開啟紅色脈輪跟較高脈輪之間沒有直接的關聯,但是有一件事,我們必須一次又一次地去做,就是說我們在每天生活中,很可能都有幾個脈輪會阻塞,不管是因為恐懼,或者是過度活躍,或者是過度渴望等等。

第二個誤解就是,發問者認為說能量幾乎都流動到心智當中,那我們一般很容易去聯想到能量體就是心輪和心智有一個動態的關係。那確實在能量的移動中。其實並沒有一個實體可以叫做”心智”。無寧說有好幾種能量在能量體中,我們可以說心智的能量可以被視為橙色輪脈以及紅色輪脈能量的組合。 那你們一般人稱為ego就是小我。所謂小我或是說人格的軀殼。他主要跟兩股能量有關,第一個即橙色的能量,就是在集中個體表現其個人的力量。而橙色能量怎麼被阻塞呢?好比說我們可能覺得不喜歡自己或是感覺自己沒什麼自尊,沒什麼價值。有可能我們覺得不喜歡其他人,或覺得其他人沒什麼價值,也可能造成阻塞。

黃色脈輪是一個強有力的脈輪。因為你們正在黃色光芒的密度當中。在這個脈輪中,你們表現你們的力量,做為一個群體的部分,好比你們人類是相當喜歡社交的團體,你們彼此互相依賴,彼此供應生命之所需。所以這是一個自然的傾向。當一個人加入,比方說宗教團體或者一個大家族,或者娶妻生子之後,以第三密度的方式, 他會覺得自己更有力量。

當你說到你的能量幾乎主要進入你的心智,你其實應該在說你是阻塞或是過度啟動你的橙色、紅色、黃色脈輪。這表示說你的能量可能沒有完全的貫穿進入心輪。以我們的意見,工作能量其實是供作一個感覺的結構,以及各式各樣表達感覺的方式。當你成功的保持你的各個光芒的敞開,對於那能量流你就是成為透明的,所以並不是說你去做任何事去清除你的脈輪。無寧說你們已經成為一個器皿,一個像是管風琴的樂器。就是風在其中自由的流動,然後讓造物者可以彈奏你,讓造物者可以將靈性的風吹過你,所以你可以自然的創造出一首歌,一首愛的樂章,以及透過你的器皿閃耀的發光。

在這一天當中,有多少次認為你的思想是美麗的呢?有多少次,你曾經很仔細地考量你的想法呢?我們鼓勵你們每一位每天都檢驗你的思想和感覺,有哪些在今天已經改變你,有哪些讓你的情緒遠離平安,有哪些感動了你,有哪些是正面的,有哪些是負面的呢?又有哪些東西今天吸引了你,哪些東西讓你感覺到愉快、感到厭惡呢?這些事件,這些形象都是你想要去平衡的,因為你們是一切事物,沒有任何事情對你們是陌生的。所以你可以嘗試去收集你完整的自我,並且去了解說開除一切外觀或是表象的東西。你可以去看到它的反向,或者去看到它更深入的地方。我們也請求你去考量這個可能性就是停駐在某個脈輪,或者另外一個脈輪並不是靈性追尋者的目標。 毋寧說靈性追尋者主要的目標是服務太一無限造物者,因為這麼做,器皿或是樂器的所有音符都可以被彈奏。我們脈輪沒有哪一個比另一個更加的重要。每一個對能量體的運作都是必須的。 一個強健的紅色脈輪跟強健的橙色脈輪,跟強健的靛藍色脈輪都是同等地重要。如果你真的要工作你的意識,你必須對你的能量有一個健全的觀點。去珍惜你每一個感覺的層面。我們使用感覺或情緒,用來描述一般的東西,因為我們很困難使用言語很深入的去探究那原型情感河流深層的流動。總體而言 你的能量體的綜合速率與解讀就在你們的紫羅蘭光芒脈輪。

當你嘗試要開啟你的心,並不是直接從心輪跳躍到靛藍色脈輪,而是單純發現到你能夠使用心輪的資源,使得工作你的意識這件事變得愈來愈可能,所以你的心不只是敞開,同時會不斷地調頻,不斷得維持敞開直到最後。你有一個很習慣的設定,就是你會很自然的敞開心,並且仰賴愛的概念,並且成為地球上光與愛原則的一部分。 藉由這樣一個愛的方式,可以讓你的系統敞開,並且準備說出愛的話語,唱出智慧的旋律,練習與愛合一。容我們問此時是否是有其他詢問呢?

有許多問題在我的心裡,但它們都被享受靜默蓋過,因為在靜默中 即是答案之所在。

Q’uo說:我的兄弟,我覺察到你渴望靜默,所以我們在靜默中離開你, 我們感謝這個器皿,以及這個小組創造這個尋求的圓圈,並且邀請我們參與。我們希望我們卑微的話語,對你們有些用處。我們榮耀你,並在太一無限 造物主中,離開你們;我們是你們所知曉的Q’uo原則。 Adonai,Adonai va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