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view] 今晚的問題來自G,他說: 在《一的法則》系列中,Ra說,一的法則有一個變貌,它表明通往智能無限的大門是一個『位於一條筆直和狹長的途徑之終點的大門,如你們可能的稱呼。』1 問題是,為什麼通向智能無限的大門會被稱為是「筆直和狹長」的呢,這對於智能無限的尋求者有什麼涵義嗎?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歡迎你們,在為祂的服務中 我們今晚來到你們中間。

能在今晚被你們尋求的圈子呼喚,這是一種極大的快樂與榮幸。你們詢問我們簡陋的觀點,我們非常感激這份榮耀,我們非常高興與你們分享它。一如既往,我們會請求你們跟隨在我們的言語中產生的共鳴,使用那些與你們有共鳴的觀點,將其他的留在後面。因為我們不願意用我們的意見混淆你們的道路,我們僅僅希望其加強它並向你們提供我們能夠提供給你的資源。我們感謝你們使用你們的分辨力。

今晚的問題與來自這個器皿稱之為《Ra資料》2 的資料中的一段引文有關,在其中的表述是,通向智能無限的大門位於一條筆直而狹窄的道路的終點。在我們查看對尋求者的這個表述的涵義之前,我們想要對能討論這個短語本身的機會以及它被這個器皿的經驗中被使用的方式而表示感激,因為它是一個多少有點容易讓人誤解的短語。

正如「筆直和狹窄的道路」這個短語在《聖經》中被使用的一樣,在耶穌·基督實體使用的比喻中,它並非表示一條無彎曲的道路,相反地,”strait”這個詞語,在拼寫上是與它的同音異義詞筆直(straight)是不同的,它的意思是「狹窄的」。

這個器皿熟悉的對這個詞語的這樣一個用法是被稱為「直布羅諾海峽」(Straits of Gibraltar)的地理位置。為了穿越直布羅陀海峽,仔細地保持聚焦在一個人的船隻正在進行的事是必須的,因為它必須尋找海峽的正中心的位置。在旅程的過程中,在海峽的任何一邊都會有干擾和那些能夠將船底撕裂的岩石。

在一個實體生命中的實質就是這樣的。日常的生活會如同一個令人愉快的,開放的場域伸展開來,它帶著很多很多的吸引注意力的選項和很多的興趣愛好。有要去珍視並照顧的美妙關係。有要去進行的有益工作來謀生並供養全家人,如此等等。

所有這些日常責任都是受祝福和神聖的。這些責任中每一個單獨的責任,在其本身,都是一個小小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中一個任務可以被聚焦並被向其提供百分之百的愛,這樣一個日常零星的事物就可以閃耀並成為獻給太一造物者的一個禮物。

將生命創造為一次神聖的旅程的關鍵是對於這次旅程所採取的態度。我們會建議喚起感激和感謝是使一個人的日常生活的變得清晰的偉大鑰匙。因為在任何特定的情況中,無論一個人面對的事物會被這個世界視為一種祝福或一場挑戰,那出現在你面前的事物本質上仍舊是這一刻的完美禮物,它包含了你的服務和學習。

當出現在一個人面前的事物看起來並不像一種祝福的時候,會有一種傾向 忘記去喚起這種感激。然而,我們會建議,在你執行一個挑戰性的責任前,在那等待的幾分鐘裡有著一種智慧,這樣你可以打開你的心輪和心智 領悟你充分的感激,因為有機會活在天父的造物之中並面對這個時刻。

就是用這種方法 開始了人格的鍛煉。它不是從冥想開始的,雖然冥想對於靈性上的鍛煉是極其重要的。相反,它開始於事物的最表面,開始於最微小的雜務和責任中。它開始於對你正在經歷的這一刻所擁有的驚人幸運的領悟,就在你所在的地方,就是和那些正與你相處的人在一起,就是面對你現在恰好正在面對著的那些祝福與挑戰。

當靈性做好準備去磨亮它的焦點並將那些遲鈍的憂慮拋開時,當靈性做好準備並湧入內在的飽滿和垂直的存在中之際,就會出現一種狂喜。當這種狂喜發生的時候,整個能量體就會開始唱歌。在你做的事和你看到的人的方面,在這之前是一片平坦而令人愉快的景色的地方,而現在你卻處於當下此刻的最前線,任何事情都有可能。

帶著這種態度,當一個人接著進入冥想與其他的以深化靈性練習為目的之儀式時,他的道路會少了一種努力和複雜性。因為你內在的事物進入冥想中,它是通過你對當下此刻的聚焦而進入的,它已經處於一種冥想前的聚焦狀態了。

因此,我們會對你們說,雖然尋求更高的知識、更高的經驗和更高的關係的靈性的道路確實是一條狹窄的道路,從那個意義上 如「海峽」一般的道路,然而,它是一條蜿蜒的道路,而且它經常是一條令人激動且有驚奇的道路。道路是蜿蜒迂迴而強有力的,它在你面前展開,並對你本質存在的很多層次中的節奏及其在特定不斷變化的位置的能量或特性予以回應。

自相矛盾的是,當一個人聚焦於當下一刻並將他自己越來越完全、越來越深入地奉獻給對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服務時,那個正在經受人格的訓練的自我的體驗是遼闊的。這個器皿經常注意到 在狂喜的片刻,有一種如此精巧的聚焦,就好像感覺一個人正站在一根針頭上。然而,在一個寬廣而有活力的遠景上 有一種平衡性與均衡性,在其中 美麗與色彩的無限層次會在一個人面前 以一種無限的多樣性伸展開來,以存在的全然美好獎賞所有的感官。

在焦點的無限收縮和愛、光、狂喜波動之劇烈擴張[在美麗和真理的領域中無限地推動人靈]之間,總會有這種活動(玩耍)。

繼續使用這個器皿作為一個例子,在跟隨一條狹長而窄小的道路上,這個器皿不願意給自己高分。確實,它重視對輕快步調的使用。這是對狹長而窄小的道路的自相矛盾的性質的一個完美說明。

我們贊同這個器皿,在表面上 它對世俗意義上的細節問題的注意力上經常是不集中且疏忽的。然而,有一個位於通常理解的日常生活的層次之下的自我層次。每一個實體都有這種位於下方的層次,我們並沒有很多地談及作為一個驅動生命並影響實體的態度的內在實相的一個基礎,它位於對表面的催化劑的自發性表面反應之下。就是在那個內在的房間中 這個器皿必須在那裡花費它的時間。這個器皿從那個內在的房間中被呼喚去生活。無論它在表面上進行什麼活動,它都無法遠離這個內在的至聖所。這就是那狹長和窄小的性質展現它自己的所在之處了。它用愛的禮物告知了表面上的粗心大意。

這個器皿遠不是獨一無二的。這個圈子裡的每一個人都一次又一次地被那個內在的房間、最神聖的地方所呼喚。每一個人都渴望它並等待著造物者之手的觸碰,等待著造物者之愛的遮蔽。在大多數尋求者的生命中會有很多時刻,那條狹長而窄小的道路會通過渴望 進入那個內在房間來表達它自己,爬上這個器皿所稱的父神/母神的膝蓋,終於回家了,回到神聖之臂膀中。在那裡 可以安慰最深的悲傷、最大的傷害,當一個人再次在神聖之心中休息時,會聽到祂的心跳— 愛、愛、愛。

狹長而窄小的道路對希望去進入智能無限的大門的尋求者的涵義是什麼呢?涵義就是更深地探索。更深地進入到一種靈性的訓練 這並不是放縱。一個人如此嚴肅地對待自己 以致於他會有和之前不同的對待時間和對待自己的價值觀,這並不是自我放縱。

我們如此說是因為對於外在的世界[你們很多人將百分百的時間活在其中的那個世界]而言,在祈禱、冥想、沉思和內省中花時間,仔細考慮一天中的事件,為一個人在這一天的旅程中所經驗的事情和收穫的事物估量價值,這的確看起來是自我放縱和自命不凡的。

然而,我們向你們擔保,一個希望進入智能無限大門的人的必要條件即是這種聚焦,這種聚焦帶著喜悅接受了人格的訓練,它帶著從能量體意義上的柔軟輕快腳步 進入一種對於活著的基本態度中,這種態度無時無刻地意識到這個至關重要的內在空間,它是個巢穴 真實的自我從那兒浮現,似乎活著普通的一天,實際上卻是一種具有魔力、美妙的體驗。

為什麼它是具有魔力、美妙而神奇的體驗呢?因為當你聚焦愛與光的時候,當你要求真我前進的時候,你已經讓那些沒有被施魔法的事物,那些不神奇的事物逐漸消失。

在新約聖經中 你們一次又一次地聽到的句子是:「有耳朵去聽的人,讓他聽」生命會用一種永遠神聖且永遠中肯的聲音對那些有耳朵去聽的人說話。當你的焦點保持單一時,當你走在那狹長而窄小的道路上時,你不用嘗試去理解事物的意思。你滿足於注視著它們並找到方式去用愛來回應它們。

你會更深地探索。當你更深地進入自我的土壤、更深地進入那已經讓你成為你之所是的實體的深入經驗的模式的強健根部,你同樣也會發現自己在那強有力的魔法的圈子中飛得更高,飛的範圍也更加寬闊了,而那個魔法的圈子就是帶著對生命的神奇察覺而活出的生命。

我們從來都沒有說過如果一個人無法進入智能無限的大門 他就無法畢業到第四密度。簡單地通過服務他人而生活並由第三密度畢業到第四正面密度,這是完全有可能的。然而旅程的欣喜保留給那些以該大門為目標的實體。

這個器皿會說:「你離開這裡的票就在這一刻」。當你到達該大門的時候,你有極大數量的選擇支持著你。進入到開放之心的旅程包含了學會去深深地愛你自己和願意將你自己的全部帶入到開放之心中。它包含了百萬種選擇,關於你如何看待自己,如何回應周圍的那些人,回應你生命中的各種挑戰和機會的選擇。

為了來到大門,你必須已經找到了將你整個能量體帶入平衡,這樣能量就能夠急速流過你,而不會被那些紅色脈輪、橙色脈輪和黃色脈輪的小我式擔憂阻礙了— 那些小我的擔憂是關於生存、性、關係、婚姻、家園與家人的。那些到達大門的人已經「親戚與貨財可捨,渺小浮生可喪」了 3,而他們的完整實質已經與造物者息息相關,畢生奉獻和服務造物者;那促使一個人想望去使用大門。

當這個器皿與星際邦聯的成員通訊的時候,她移動穿過智能無限的大門,這樣她就可以有所服務。只有當她完全樂於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她才能夠接近大門。有很多的醫者必須經歷將一切事物放在一邊的過程,他們才能夠成為對於光透明的器皿,這樣光就可以流過他們並為那些他們治療的人提供新的機會去找到平衡。

而對於絕大多數人,智能無限的大門的最大用處與存有的光輝有關,因此實體接近大門單純地就是去在無限和永恆的增強振動中休息。這就是最有普世意義的離開這裡的票;這就是在尋求者的個人性經驗中 在地球上創造天堂的方式。

叫做G的實體之前問過這個器皿:「既然你的能量降低了,如果你縮短花在通靈上的時間將會怎樣呢?」我們帶著某種樂趣觀察這個器皿努力去掌握那個概念。因為叫做Jim的實體是正確的,這個器皿希望給出百分百。

當要分享的內容通過她的器皿時,這個器皿能夠在30分鐘內分享她可以花45分鐘分享的內容嗎?那是一個可以被仔細考慮的問題。然而,在提供自我給服務的方面,這就是狹長與窄小的道路的一個完美例子了,這個器皿在它的服務上是沒有限制的,的確,一眼看上去 她甚至不會欣賞縮短她的服務時間的想法。

有如此多的人類考量發生在顯意識的心智中 以致於很難最佳地知曉作為一個尋求者 什麼樣的想法是有價值的,什麼樣的想法是沒有價值的。這些考慮在很多方式上都是瑣碎的。就進入智能無限大門而讓自己做好準備的方面而言,在一個人向造物者獻身的基本核心面前,所有其他的事物都會逐漸脫落。那就是將會給你帶來真理的鉛錘線 4

我們感謝名為G的實體提供了這個問題,我們會對G實體和所有真理的尋求者說,當你們尋求去服務時,輕柔地走在天父的造物之中。擦亮你的眼睛。豎起你的耳朵。你正站在神聖地面上。有耳的人,讓他聽見。有心的人,讓他理解。

請問關於這個詢問是否有後續問題呢?我們是Q’uo。

非常感謝你們的回復,Q’uo。我的確有個後續問題。我不知道它是否言之有理,如果你們無法在其上工作,請放心地這樣說。有沒有可能就好像一個人在遠處的暴風雨接近時感知大氣中的變化一樣地去感知無限?或者無限是全有或全無?

我們是Q’uo,我們瞭解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我們可以說這是一個多麼令人愉快的問題呀。

你的問題並沒有明確的答案,因為對於一些人,無限就近在手邊,它的確可以被耳朵聽見,就好像風的呢喃和鷹的鳴叫。對於其他人,它就是全有或全無。對於一些人,要花費某種巨大的痛苦來擊退生命表面的防禦。

如果你願意向無限靠近,那麼我們會鼓勵你查看你的防禦並立刻開始拆除它。一個防禦是什麼呢?我的兄弟,心經常是重重防禦的。你在之前的小組循環討論中 曾經談到過你如何感覺你的心對V實體更加地開放了,因為在你們之間不再有一種涉及個人性議題的緊張。它已經被解決,一切都被理解了。因此,你們兩個人都擺脫未做好決定的動態張力,你們都精確地知曉了你們彼此之間所站立的位置,你們都知曉愛是無法被一個人在世界上擁有的人際關係所限定了。你們兩個人都發現你們的愛開始展翅和拓展。

你們為了獲得這種快樂的體驗,在適當的地方曾經拆除極大數量的防禦,不僅僅在你這邊分,同樣也在V實體那邊。正是通過長時間的討論、長時間的傷心、長時間的眼淚,才能在你們之間到達這個不再有預期事物的地方。沒有任何事物會拖住你。也沒有任何事物會拖住V實體。現在在你們之間唯一的考慮就是同伴的樂趣。

考慮所有在你的情緒中,在你的線性邏輯思維中,在你的心之核心中 你所做的工作,在祈禱的深處跪下,達到一個表面上快樂和無憂無慮的場所。這就是當一個人認真考慮他的心是如何變得防衛性的時候所發生的事情。

一個防衛這顆心的方式就是通過被編纂成法典的宗教信仰的教條。一個人可以將他的心放在一個宗教信仰的架構中,只要他的心忠實於那個特定的教條系統,他就是安全的。

心可以被防衛的另一種方式是使用憤怒和怨恨,它在心輪周圍建造起水泥牆壁以便於心靈不會再一次被傷害。一個人會花費很多年來建造這些牆壁。它們如何才能被推倒呢?這個世界是一個危險的地方。

心可以被防衛的另一條途徑是通過恐懼。假如這個世界無論多麼的友善和舒適,它都看起來是一個瘋狂的地方,一個瘋人院,一個混亂的地方,一個沒有任何事物是有意義的地方,它將會怎樣呢?很多走在大街上並努力去在地球上生活的敏感實體們,他們對這個叫做地球的地方有一種刻骨的恐懼。他們的心之防衛幾乎是不可打破的。

對於一些人,成為無防衛的並接著對不去習慣性防守感到舒適,這是一生的工作。然而,恰恰正是這種缺乏防守 允許無限靠近了。的確,在這個器皿的經驗中,無限會在很多時候悄悄地溜進來並接管那一刻,或那個小時,或那一天。這個器皿將那無防衛的禮物帶在它的身邊,雖然它經常丟失那個禮物,但是,比起大多數人,這個器皿要拾起它是比較容易的。

也許它可能會有助於將這個大門帶入日常經驗 以便於無時無刻地思考,在用哪一種方式來看待一個情境上 你是有個選擇的。你可以從空間/時間,線性時間、可度量的繁重空間來查看它,或者 通過在你的頭腦中的一個決定,你可以從時間/空間的位置來查看完全相同的時刻,視一切為完美,將所有的事件以一種循環的方式 從過去、現在、未來匯聚到你裡內,這樣你就會發現自己成為一個在空間/時間和時間/空間中的被精巧擺放的節點了。

讓你的靈性練習包含那觀想吧,也許你很快就會發現自己帶著一種巨大的驚訝和快樂的感覺陷入永恆和無限。

我們能不能進一步回答你,我的兄弟?

在那個問題上不用了。謝謝你們,Q’uo。

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請問現在你們有最後一個詢問嗎?

是的,我有個問題。這個問題可能已經被回答了,但是,考慮到你們擁有從各種各樣的視角來著手處理某個事物的能力。我想不管怎樣 我還是問了 看看它是否可以引出某個新東西。

對智能無限的體驗有各種不同的程度或等級或數量級嗎?一個實體能夠擁有比另一個人更深入的 對無限的體驗嗎?

我們是Q’uo,我們覺察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我們可以從兩種方式來回答這個問題,我的兄弟。首先,我們會從第三密度的空間/時間的角度來回答它,我們會說,當然,每一個從事魔法工作的實體與另一個在相同的能量或環境下工作的尋求者相比,在強度上或在持續時間上或在某種其他的測量方法上 都會有不同的體驗。

然而,從智能無限的角度上看,沒有任何方式可以量化對它的體驗。如果一個實體百分之百完全地進入對一個時刻的體驗中,而另一個實體是用非常不同的方式構建了它的體驗,而它同樣能夠百分之百地沉浸於它對智能無限的體驗中,那麼,誰又能說一個實體的體驗的品質是否與另一個實體不同呢?

太一無限造物者看到整體性並將全體稱之為一,反之,實體仍受到空間/時間的價值觀的困擾,他會說:「哦,比起我那貧乏的自我— 帶有許多的局限和缺點,而這個偉大的靈魂有個更出色、更廣闊、更深入的 對無限與永恆的體驗。」 批判一個人在靈魂學校中的進展的品質,這件事最終要被丟棄與拋下。

我們能進一步地回答你嗎,我的兄弟?

是的,在這個問題中 我正在嘗試理解的是 某個事物在經驗中的主觀性,對於我的心智而言,似乎是終極的。它似乎是這樣,如果在這個宇宙中 有任何客觀性的事物,它會是智能無限。我正在嘗試與那個事實搏鬥,對於那似乎是客觀實相的事物,一個實體仍舊擁有一個主觀的體驗。一直會是那種情況嗎?

我們是Q’uo,我的兄弟,我們只會說,恩典的圓滿就在於釋放這種評判一個人之經驗的嘗試。「無限」這個詞語本身是無法被掌握的。這可能就是你的最佳線索,去釋放對這個問題[一個人可能會如何體驗這無限]的任何擔憂了。

只要一個人還在質疑他是否完全地察覺無限,他就尚未實現對無限的完全察覺。無限是無法被衡量的。嘗試去觀想無限不可避免地為無限放置局限並歪曲了該字彙。很難使用語言來表達對無限的察覺的徹底之無限可能性,它被包裹在這個字彙中。但是我們可以說,當一個實體位於對無限的察覺中時,他會有一種完美與圓滿的意識。世界是整體的,世界是一,沒有尋找一個人在其中的位置的嘗試。一個人與全體是合一的。

這些貧乏的言語對於分享智能無限的菁華只有一點點的能力!就好像我們給予這個器皿凌亂的言語並知曉你的靈將會聽到的是 這些言語周圍的空間以及言語之間的空間。就是通過這些言語之間的空間中的能量,我們才能夠與你們分享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的完整概念與絕對的實相。

我們為這次美妙的會議而感謝這個器皿和團體,再一次,能被你們的圈子所呼喚,我們感到非常興奮。分享你們的美麗和冥想,這對我們是一種極大的祝福。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這個器皿和團體。 Adonai,我的朋友。Adonai。


  1. [footnote start]

    Ra,1981年2月3日,第十七場集會 (學者版編號: 17.33)

    [footnote end]
  2. [footnote start]

    Elkins,Rueckert和McCarty所著的《一的法則》第一部,又名 「Ra資料」: Atglen, PA, Whitford,(c)1983年出版。

    [footnote end]
  3. [footnote start]

    這是馬丁·路德於1952年所作的讚美詩《堅固保障歌》中的一行。它所在的詩節是: 主言權力偉大非常,遠勝世上眾君王,聖靈恩典為我所有, 因主耶穌在我方。親戚與貨財可捨,渺小浮生可喪, 人或殘殺我身,主道依然興旺,上主國度永久長。

    [footnote end]
  4. [footnote start]

    鉛垂線:一條在其末端附著一個鉛球的線,被用來確定垂直性。

    [footnot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