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view] Jim:今天晚上的問題來自D,它是關於當我們與其他人談論靈性原則時,我們如何才能避免侵害或侵犯其他人。Q’uo能否告訴我們任何可以遵循的確保我們不會侵犯任何人的指導方針?如果我們侵犯了某個人,它會對我們的業力造成影響嗎?如果會,它是如何影響的呢?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所知曉的Q’uo原則。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歡迎你們,在為祂的服務中 今晚我們來到你們中間。我們感謝你們在生活中為了尋求真理 和為了聚集為一個尋求的圈子而創造這個神聖的空間。你們呼喚我們加入到你們的圈子 這是我們的榮幸與對我們的祝福,我們很高興能與你們談論這個問題以及關於業力的問題。

然而,一如既往,我們會在評論之前請你們每一位在聽到或讀到這些言語的時候使用你們的分辨力和辨別力。因為我們的評論無法在所有的時候都切中要害。因此,從我們的評論中拿取那些與你們共鳴的內容,如果它們能幫助你,就遵循它們,並將其他的留在後面。我們感謝你們這方面的考慮,因為它使我們能夠自由地發言而不用擔心我們會侵犯你們或打攪你們尋求的自然步伐。

你可以注意到當我們請你們跟隨共鳴的途徑去選擇記住我們今晚卑微的評論中的哪些部分之際,我們和你們說起我們對侵犯你們自由意志的關切。 自由意志是一的法則的第一變貌。它對於你們環境的運作方式而言是核心性的。我們不來自這個星球 而是來自(宇宙的)其他地方。我們不是你們的鄰居。我們不是你們的(鄰家)朋友。我們沒有權利用一種強迫你們聽我們的話的方式來給你們好建議。

我們是一個服務他人的原則,如果我們用任何方式表明我們是必須被信任的權威,我們的極性就會受到干擾。在那些限制中工作是令我們高興的事情。我們並不希望擁有比我們所宣稱的(力量)更大的力量。而我們所宣稱的力量僅僅是通過這個器皿談論關於無條件愛之太一原初思維的能力,在太一原初思維的眾多扭曲中 自由意志是一個原初的扭曲。

在你們的人群中,自由意志是一個最初的行動者,從一個靈性上的層面而言,這是絕對的。在身體、心智和情感的層面上,當你們被詢問時,你們確實有權利彼此提供你們的觀點。當你們用合適的方式在人際關係以及那些已經被你們要求的邊界內使用你們的力量時,你們確實有權利相互影響。在你們的日常生活中和在你們與環境中的那些人的相互作用中,你們不必和我們一樣擔心侵犯自由意志。當你們被要求時去表達你的觀點,甚至是當有人向你索取一個觀點的時候 甚至去再一次討論那個觀點,這都是可以接受並位於自由意志的邊界之內的。

在你們第三密度的環境中,在很多方面 自由意志是需要被刪減的。當你有一個孩子時,那個孩子的自由意志必須多次地被刪減。他必須遵循家庭的規則並學習他的力量的局限。不讓一個小孩在一個火爐上傷害她自己,不讓她走下門廊的邊緣或者在其他方面傷害自己,這不是對自由意志的侵犯,從這個意義上也不會有任何業力的損害。

當父母和老師訓練受他們照顧的人並向他們展示並解釋如何去成為有用的人,這些表面上對自由意志的侵犯是適當的,而且是必須的。當一個人被請求成為一個導師或者老師時,你用最佳的能力來表述自己,這不僅僅是可以接受的,它還是滿足需要的,因為對方已經要求指導。

當你被問及一些問題的時候,無論是一個身體上的問題、情感或靈性方面的問題,提供你的觀點並再一次使用你自己良善和正確的感覺來構建你的回覆,這是完全合適的。

然而,在第三密度中,人們用那些真的會牽涉到業力的方式來侵犯彼此之間的自由意志,這的確是有可能的。用你們稱為婚姻的習俗來舉例子。一個平等的伴侶關係的婚姻包含很多鼓舞人心的討論,但是如果一個伴侶保留了向對方發出命令的權利,對於那個人的自由意志就會有一種侵犯,那個人的自由就被限制在他或她的同意範圍之內了。 在一個工作的情境中,領導者向員工發佈命令這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只要這領導者沒有羞辱員工,沒有貶低他或不尊重他的人格。當一個實體使用武器來強制或強迫另一個人服從他的命令,無論這是一個犯罪行為還是戰爭行為,這都超出了對自由意志的使用的可接受範圍並會構成對於一個受限者的自由意志的侵犯。

這三種情況毫無疑問地侵犯自由意志,但在你們人群中 還有更多情況大量地侵犯自由意志。有一些人他們會有個疑問— 對於他們的行為是否合適或他們是否超越了可接受的影響邊界而侵犯另一個人的自由意志;我們的建議是,你可以在你的頭腦中將桌子轉過來並將那個情景看成以相反的方式發生,不是從你對另一個人的情境 而是從另一個人對你的情境。如果在那種轉向中你看到你的行為是善意的,你就有很大的可能是舉止得當並維護了自己與其他自我之間的合一。如果當你轉過桌子時,你意識到如果這樣一個事情發生在你身上 你會對其產生怨恨,那麼你就可以知道你在侵犯另一個人的權利、平靜和自由了。

通常來說,當你是通過提供資訊或者繼續一個討論來回覆另一個人的要求時,你可以相信你的行為是沒問題的。

我們理解,當你已經覺醒並對那已經向你揭示出來的真理的美好、真實、美麗感到激動和充滿激情的時候,而這些真理看起來是有吸引力的並且值得被分享的,去與他人分享這些美妙的真理做為用一種聯繫的方式,這是一種很大的誘惑。然而我們會建議你們避免這樣做,你與那些實體建立聯繫不是通過你所思考的事情,而是通過你之所是,在你與他們之間的關係 你提供的不是你的觀點,而是你自己。當在自我和自我之間發生聯繫時,你可以用任何吸引你的方式鼓勵並支持你在另一個人身上看到的美德,但是你要避免去分享你的觀點,除非這些觀點看起來似乎是在談話中自己冒出來的一樣。

就好像我們以前通過這個器皿談到過的一樣,分享一個想法並讓那個想法像一粒種子一樣播種在另一個人的意識的土地上,這是非常好的。但是,就好像強尼-蘋果籽先生一樣,當你已經播下那種子之後,不要回頭看。繼續前進。種子會生根發芽還是枯萎死亡不是你要去關心的事情。

你們詢問關於業力的問題。作為回覆,我們會對言語的力量進行沉思。如果你將另一個人用繩子綁起來,很明顯你侵犯了他們的自由意志。如果你將另一個人用言語綁起來,自由意志被刪減了卻不是顯而易見的。然而,你的言語力量是巨大的,也許比你所了解的要大的多,尤其是當一個與你對話的人和你有著親密關係的時候。

當你傾聽的時候,你是不會做錯的。支持性的傾聽是對所有人的一種祝福,當你傾聽的時候,你無論如何都不會出錯的。鼓勵性的言語永遠是受歡迎的。它們不會侵犯另一個人的自由意志。鼓勵和支持會在你自己和另一個人之間創造信任並賦予那個[你與之談話的]實體好些可以帶走的禮物。

不過,當你與某個人非常熟悉的時候,對你的言語的不小心是多麼容易發生的事啊。你知道另一個人的缺點,知道另一個人的痛苦。你知道那些思量起來讓人痛苦的位置。你知道那些記憶,那些會造成另一個人痛苦的提醒。當因為催化劑尚未被處理而出現憤怒或怨恨的時候,要去按下那個按鈕而引發一個傷心的記憶,或者用你的言語引發痛苦,這是多麼容易的事啊。

如果你開始了一個句子:「你有什麼毛病嗎?」 在你結束這個句子前思考一下。如果你必須要批評,那就一直等到你的心被愛與同情充滿以致於那些必須要被分享的事物是在合一、和諧、支持中被分享。當其他人粗暴地對待你的時候要記得在你的言語中保持溫和,這是特別困難的。希望去保護你自己,這是可以理解的,那是人類的本性,而我們會鼓勵你以那些防守的言語表達相信自己和相信自我的價值。

然而,對於用傷害對抗傷害、用輕蔑對抗輕蔑、對侮辱對抗侮辱的誘惑保持察覺吧。那個侮辱了你、怠慢了你、或用某種方式冒犯了你的實體已經給予你一個禮物。你被賜福了。伴隨著被誤解、被怨恨或其他任何方面的傷害,總是有一個賜福和禮物。那禮物就是自我-知識的禮物。

自我-知識接著會引領著你通向對自己的一個更大的覺察。對於那些願意去與被賦予的催化劑一同工作的人,所有挑戰你的事物就是那些會促進你靈性成熟的事物。感謝言語的侮辱和傷害帶來的挑戰,這與你們的文化方式相違背。你們的文化的方式是用憤怒的言語回應。

我的朋友,我們察覺到 在那些時刻 潮水一般流過你的情緒的正確性。我們並非阻止你去體驗這些情緒。我們僅僅是鼓勵你察覺到自己的言語之力量。

在你自己的內在做你的工作— 由你的憤怒、怨恨、苦難提供的工作。給你自己時間去處理那些困難情緒。但是,在你能力所及的範圍內,迴避與你周圍的人們分享你的那些困難。要去確定什麼是單純的交流,什麼是恃強凌弱,什麼是操縱性的對話,你可以認識到這是一件微妙的事。

我們意識到,當你努力爭取那種你所能找到的最開放和最清晰的交流時,你必須永無止境地與這些判斷為伴。我們不是阻止你談論真理。我們僅僅提醒你有很多種接近真理的途徑。更進一步,當你嘗試和其他人分享時,語氣、姿勢、面部表達和其他位置的身體語言,這些隨之而來的無聲的語言會進入交流之中。

避免對其他人的傷害性的和侮辱性的言語,這樣的關注與誠實的努力會在其自身帶來一種很高的可能性,即無論你實際的行動是多麼地不完美,你都不會保留業力。

你們所有人都在一個或另一個時刻考慮過某種情境,在那個情境中一個實體殺死了另一個實體並因此從那個行動有了附著的業力。有很多種方法去獲得附著的業力。只有一種解除業力的方法,那就是去寬恕。如果你感覺你已經傷害了或損害了另一個人,那麼我們會鼓勵你走到那個人面前並請求寬恕。接著我們會鼓勵你走到自己的面前並請求你寬恕自己。

到目前為止,最具附著性的業力就是自我審判的業力。不要落入那個寬恕別人卻無法寬恕自己的陷阱中。因為在一個業力的相互作用中有兩個人。全部的相互作用必須都被寬恕,業力之輪才會停止轉動。

你如何才能寬恕你自己呢?這的確是個困境! 因為在你的造物中 你就是審判者,你所寬恕的就被寬恕了,你所無法寬恕的就無法被寬恕。

你是嚴苛的還是寬容的呢?你有完全寬恕並重新開始的勇氣嗎?你能夠在舊的記憶中死去並醒來成為一個新的、純淨無暇的人?我們請你給自己這樣做的許可。用那樣的方式,你的生活將變得甜美,不會有業力而只有嶄新和綻放的機會。

我們是Q’uo,現在請問關於這個詢問是否有後續問題呢,我的兄弟?

謝謝你們,Q’uo。我想有很多人會為你在那個主題上帶來的光而感謝你們的。 我的問題是,你們建議去避免去成為一個(不斷)談論真理的覺醒者,以及一個好比強尼-蘋果籽一樣的人— 提供思想(種子) 接著繼續前進,在兩者之間你們能夠區分一下嗎?

我們是Q’uo,相信我們已經理解你的問題了,我的兄弟。

在就好像這個器皿會說的 播種想法與喋喋不休之間的區別是,在播種想法中,一個被播種想法的人不會覺察他是被迫的。在關於你想要去分享的那些事物上,那個你感覺是一個美麗機會的主題會在談話中出現,於是你就可以分享它並繼續前進。 兩者之間的那條(分隔)線在此被畫下: 前者是利用一次碰巧進入一個方向的對話,而在該方向上 你有一些東西可以分享;後者是創造一次對話,讓它給你分享的機會。

一方面,你單純地來回反覆地交流,你會用一種自然而然的方式發現一個你想要去分享的珍品,於是就分享它。

如果你創造該對話藉此提出你希望去討論的觀點,那麼用一種細微的方式 你在圈趕或脅迫這個實體 並希望施加一種特定的效果在他身上。

不要創造機會來分享靈性上的真理,而是僅僅對機會進行回應,在這些機會中這樣一個真理是相關的而且是貼切的。

我們是Q’uo,我們能進一步的回答你嗎,我的兄弟?

說得很好,謝謝你。

現在有另一個問題嗎?我們是Q’uo。

是的,Q’uo。這裡是T,我正在嘗試寫作,主題是第三密度中的一個最大的催化劑,也就是金錢。我想知道關於這個催化劑你們的建議 無論是怎樣的,就正面、服務他人的方面,它是好的或是壞的?

我的姐妹,我們覺察你的問題,我們非常高興和你談論關於被稱為金錢的事物。

金錢也被這個器皿更普遍地稱為供給,它的優點是創造了一個方式來滿足自我的需要以及那些依賴於那個自我的人的需要。沒有錢,身體沒有辦法被庇護。沒有錢,沒有辦法為一個人買衣服。金錢是一種巨大的祝福。

在你們的星球上過去的某段時期,以物易物的交換系統[這個器皿的稱呼]大範圍地取代了貨幣系統。在這個交換系統中 人們之間有一種給予和接納,人們對實體們所奉獻出各種各樣的勞動的所有價值擁有一種尊敬。對於努力工作,諸如在土地上的勞作,各種藝術技巧,各種手工藝 以及實體們相互之間提供的服務,人們有一種平等的欣賞。在這樣的供給環境中,要將在實體之間流動的事物看成是一種滋養,這是容易得多。將財富、金錢、或供給想成一種滋養,一種向自我提供其需要的東西的方式,這或許是好的。

金錢或供給,就其自身而言是無罪的。你們的神聖著作中說對金錢的熱愛是萬惡之源,這是恰當的。1

當實體們將金錢視為一種從他們生活中流過的能量並向外延伸到其他實體的生活中,那麼我們感到金錢被賦予其合適的價值。好像這個器皿會說的,能夠去付賬單,餵養肚皮,有衣服穿並保護身體,一個人獲得他發覺需要的那些事物,這是一種祝福。

當那些被稱之為貪婪或佔有慾的東西進入涉及金錢的想法時,金錢就會被積累並為了它自己的目的而儲存了,金錢也就會開始變得有毒了。這樣一個實體的價值觀不再視金錢為一種不停息地從文明中流過並在它行進的過程中增長其價值的滋養。相反地,該實體會抓牢金錢,積累它並停止它的流動。在這樣的貪婪中有一種遺忘,那種遺忘是對許多其他自我的需要的遺忘。

足夠有趣的是,一個對金錢的滋養非常慷慨的人,他確信他所接收到的要被傳遞出去,就在這樣一個人身上 豐盛是最容易出現的。越來越多的事物不會被賦予一個握住(金錢)的人,而是賦予一個張開手的人。

我們能進一步地回答你嗎,我的姐妹?我們是Q’uo。

只有一個簡要的問題。我猜想我想在聚集財富上做出一些澄清。大多數人傾向去積累財富或把它存到另一個地方,不管是通過商業或公司股票或政府債券或市政債券,或其他的那些維持該系統運轉的事物。這與你們談到的是相同的事嗎?大多數積累財富的人會傾向於將財富放在某個地方來運轉。

我們是Q’uo,我們瞭解你的問題,我的姐妹。當一個人檢查在保存財富背後的想法時,一個人要嘛會看見一種確保家庭的安全的謹慎計劃,要嘛他會看見因為自己的原因而對金錢的一種無理性的貪婪與渴望。

當有一種工作上的合理而公正的計劃來將你手頭上的工作或者勞動轉換為工資、金錢和供給而儲存起來,這裡面沒有包含貪婪,那只是謹慎。

舉個例子,我們想到你們的神聖著作中的故事— 關於某個富人,另一個人欠他錢。這個人對那富人乞求,說他沒有辦法償還,請求富人能否免除他的債務。那個富人憐憫他並免除他的債務。接著,這個人轉而向另一個欠他錢的人要求還錢。

[磁帶第一面結束]

(Carla傳訊)

那個人說:「哦,請寬恕我 因為我沒有錢償還給你。」但是這個人不願意寬恕那個欠錢的人並要求他還錢,當他無法償還的時候,這個人將他投入監獄。2

該富人,當他面對需要時,他是慷慨的。並不貪婪,他也不感到困惑,因為他並不只為他自己而愛錢,而僅僅對金錢能做到的事情表示感激。而另一方面,這個已經被寬恕的人,卻無法寬恕另一個人,他用一種貪婪的方式喜愛錢。

我的姐妹,這樣說更清楚一些了嗎,或者我們需要進一步回答嗎?我們是Q’uo。

感謝你。那很清楚了。

現在請問有另一個問題嗎?我們是Q’uo。

是的,我有另一個問題。你能談談超心靈致意與極性的關係嗎,或者超心靈致意是如何影響極性?

我們是Q’uo,我們覺察你的問題,我的兄弟。我們會說,我的兄弟,在超心靈致意和極性之間並沒有必然的連結。如果一個人經驗到超心靈致意,最起碼,那個經驗會是困難的。然而,如果試圖保持自己並允許自己無批判地體驗超心靈致意,那個實體的真實自我就可以被允許維持它的完整性了。要避免用鮮明的負面情緒來回應心靈致意,這經常是非常困難的。然而,在那些情況中,保持對自我是誰以及自我的極性是什麼的記憶,並接著繼續肯定那些關於自我的真理,這種能力會消除在極性上將會發生改變的可能性。

在面對一次超心靈致意變得非常灰心氣餒,這肯定是有可能的,而這並不必然改變那個實體的極性,如果那個實體持續地確認他是誰和為什麼他在這裡。

我們能進一步地回答你嗎,我的兄弟?我們是Q’uo。

讓我看看我是否能直接地懂你。你是說如果一個正面的實體可以一直保持一種愛的態度,不論超心靈致意如何的嚴重,他都可以保持他的極性?

我們是Q’uo,相信我們理解了你的詢問。這是正確的,我的兄弟。甚至在面對最讓人氣餒的催化劑時,記住一個人是誰的能力是強有力的。 如果一個人是被定住不能移動,他仍舊是他之所是,如果一個人對他自己的真實的本性堅持不放手,並在面對令人氣餒的催化劑時記住自己的真實本性,接下來 真實自我就會繼續唱出它的歌曲,如它的振動一樣地振動,甚至當情緒已經破敗不堪的時候。

在維持那種記憶中有驚人的力量,對於那些在面對負向催化劑的過程中努力保持正面極性的人,他們會有很多的幫助。在內在層面中有很多很多的實體,他們會在支持與鼓勵中回應那些呼喚的人,那些人呼喚的原則是內在層面的實體願意確認的: 良善、愛、美麗 還有那些當所有的幻象都被沖走時保留下來的事物。

我們能進一步地回答你嗎,我的兄弟?

那就是全部了。謝謝你們。

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我們是Q’uo,請問現在有最後一個問題嗎?

我有一個簡單的問題,只是在D的想法上繼續。一個實體此刻的極性會對超心靈致意有多麼強烈造成影響嗎— 服務他人的實體越強有力,服務自我的實體的超心靈致意就越強有力嗎?

我們是Q’uo,覺察你的問題,我的姐妹。超心靈致意的現象是一個很大的主題。基本上有兩種類型的超心靈致意。迄今 最常見的是由那些尚未被整合的人格 部分[或許已從完整的人格中分裂開來]對完整人格的致意,因此那些自我的部分會攻擊自我彷彿自我是另一個人。另一種類型的超心靈致意則包含一個自我以外的真切實體。

在自我對自我致意的情況下,在那個時刻發生的瞬間振動與為什麼那個致意會發生很可能有關聯。然而,如果超心靈致意是來自一個自我以外的實體,那個實體瞬間的極性幾乎與那個致意沒有任何關係。相反,那個致意會與那個實體站得與光有多麼靠近有關聯。

當一個實體站得靠近光並嘗試以某種超越平常方式的服務時,諸如治癒、教導或以某種方式服務他人,那道光就會暴露出品格上的任何微小的缺陷並向一個外部實體顯示一個誘惑最可能的位置,或者入侵能量體最可能的位置。因此,那些用這一類方式服務的那些人會發現超心靈致意是不可避免的。

我們能進一步回答你嗎,我的姐妹?我們是Q’uo。

如果你們能進一步的回答的話。在這個情境中,靠近光並不必然意味著要對其他人有一種強有力的服務的整體性振動,是這樣嗎?它能否是一種環境性的「靠近光」?

我們是Q’uo。我的姐妹,我們相信我們理解你的詢問。我們所談到的超心靈致意的方式牽涉那些打算站得靠近光的人。那些僅僅在某種情況下 與之擦身而過的人無法創造一種足夠的持久形象來吸引注意力。

我們能進一步地回答你嗎,我的姐妹?

不了。謝謝你。

我們感謝你,我的姐妹。我們發現這個器皿的能量開始衰微了,所以我們帶著巨大的感激與感謝離開這個器皿和團隊,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每一位。我們是你們所知曉的Q’uo原則。 Adonai。


  1. [footnote start]

    《聖經》《提摩太前書》6:9-11:「但那些想發財的人,就陷在迷惑,落在網羅,和許多無知有害的私慾裡,叫人沉在敗壞和滅亡中。貪戀財富是萬惡之根源。有人貪戀錢財,就被引誘離了真道,用許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但汝,喔 屬神的人,要逃避這些事,追求公義,敬虔,信心,愛心,忍耐,溫順。」

    [footnote end]
  2. [footnote start]

    《聖經》《馬太福音》18:23-35:「天國好像一個王,要和他僕人算賬。才算的時候,有人帶了一個欠一千萬銀子的來。因為他沒有償還之物,主人吩咐把他和他妻子兒女,並一切所有的都賣了償還。那僕人就俯伏拜他說,主啊,寬容我,將來我都要還清。那僕人的主人,就動了慈心,把他釋放了,並且免了他的債。那僕人出來,遇見他的一個同伴,欠他十兩銀子,便揪著他,掐住他的喉嚨,說,你把所欠的還我。他的同伴就俯伏央求他,說,寬容我吧,將來我必還清。他不肯,竟去把他下在監裡,等他還了所欠的債。眾同伴看見他所作的事,就甚憂愁,去把這事都告訴了主人。於是主人叫了他來,對他說,你這惡奴才,你央求我,我就把你所欠的都免了。你不應當憐恤你的同伴像我憐恤你嗎。人就大怒,把他交給掌刑的,等他還清了所欠的債。你們各人若不從心裡饒恕你的弟兄,我的天父也要這樣待你們了。」

    [footnot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