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G的問題:我正在研讀《一的法則》並在平衡練習上進行工作,我對該平衡練習的理解是這樣的: 當在一天的結束時或獨處時,在心智上進行檢查,就好像用一個外科醫生的手術刀一樣,去檢查你能夠記起來的每一個偏見。嘗試去精確地回憶起在經驗性空間/時間的清醒狀態上被自我持有的偏見與品質。有意識地觀想,感覺並再一次成為那個偏見。慢慢地強調那個偏見直到它充滿了你的存有。接著,觀想相反的極化偏見。不要從心智上去創造這種偏見,而是一直等到它通過自然發現的過程從你自己的內在被喚起。允許這種相反的偏見充滿你的存有直到它和你最開始感覺到的偏見以一樣的程度被強調。接下來觀想一個被兩種偏見同時充滿的圖像。 我的問題是,在這種冥想中 使用的詞語「偏見」是什麼意思?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所知曉的Q’uo原則。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歡迎你們,在為祂的服務中我們今晚來到你們中間。能加入你們的冥想並與你們分享我們卑微的想法,這對我們是一種巨大的榮幸和快樂。我們非常地感激這種榮幸。

在我們看來,如果你們能如此好心地在你們讀到或者聽到這些言語的時候,謹慎小心地使用你們的分辨力對我們所提供的那些想法進行仔細篩選,簸去糠皮[在其他人的磨輪上 它們也許不是糠皮,但在你的磨輪上,它們就是糠皮],找到那些對你們個人有意義的內容並將其他的留在後面,這將協助我們給予意見的過程。 因此,僅僅聚焦在那些與你發生共鳴的想法上吧。我們感謝你們這方面的考慮,因為它讓我們能夠更加自由地談話而不用擔心會侵犯你們的自由意志。

今天晚上的問題與在一的法則系列中所使用的一種偏見的特性有關。為了充分地掌握這個被Ra群體所使用的詞語,查看這個詞語和行星地球的背景與環境,查看你們每一位在行星地球上的投生經驗,這是有幫助的。

無差別和未賦能的無限造物者沒有偏見。只有一物,那一物是被自我理解和自我掌握,祂是滿足的。然而,無限造物者選擇通過自由意志的第一變貌來知曉祂自己,創造了一個(多)密度的系統,所有祂的火花可以通過這個系統發展以便於它們體驗到所有能被經驗的事物,滿足它們所有的渴望並穿越每一個密度的所有學習。

你們每一個人在此刻都是第三密度環境中一員。你享受第三密度的局限並習慣於遵循它的規則。在第三密度本質的最核心的位置上 是存在所有屬性及其對立面之間的動態張力。它是一個重度極化的幻象。男性和女性,雖然屬於相同的物種,卻在身體和心智上有很多的差別。男性原則和女性原則作為你們在行星地球上的經驗之指導性神秘符文、標誌符號或圖騰,它可以實際地和象徵性地同時被看到。

我們不是說在男人和女人之間有一場競賽來決定哪一個是更好的性別。我們是說物種上的雙性的本性是其他的屬性的一個看起來似乎無止境的列表的中柱,而這些屬性中的每一個都有其對立面。第三密度塞滿了不平衡的,有偏向和 扭曲的觀念。我們不會說這是一個糟糕的事情。它為每一個尋求者賦予了它需要的 推動其前進的燃料。那麼,「偏見」,就好像Ra群體所使用的一樣,它可以是「扭曲」的同義詞,從完全靜止和全然平衡移動到動態對立的蹺蹺板的這一邊或另一邊。

在這次冥想之前的調音歌曲中,當名為Yusuf 的實體說「到最後,善向高處走,惡向低處走。」1,另一個強烈的偏見的設置就被談到了。什麼是善 什麼是惡,有一種相當大的神秘附著在這個問題上。我們寧願從極性的意義上來描述它,我們會說,有一條服務他人的發光道路和一條服務自己的磁吸道路。雖然說 服務他人會向高處走 而服務自己會向低處走 這可能是不公平的,然而 這兩種動力學存在於第三密度中卻是不可避免的,在接下來的兩個密度中,第四密度和第五密度中也的確如此。你們可以看見在自我感覺和他人感覺上,以及在任何數目的配對的動態對立關係的感覺上,它是多麼地深邃。

在這個器皿用來[在每一次通靈會議前]調音的聖-方濟禱詞中,提供更多的動態對立面:

上主,讓我成為你和平的器皿。 哪裡有怨恨,讓我看到愛;哪裡有傷害,寬恕; 哪裡有不和,統一;哪裡有疑慮,信心; 哪裡有黑暗,光;哪裡有悲傷,喜悅。 哦,神聖的主人,教導我更多地尋求去愛而不是被愛, 理解而不是被理解,安慰而不是被安慰。 因為就是在寬恕中我們被寬恕,就是在給予中我們領受, 就是在死亡中,我們上升 抵達更大的生命。

在今晚這個圈子開始冥想時使用的主禱文中,進行的祈禱是寬恕他人如同他人寬恕你一樣。所有這些都是互補性的偏見的例子。另一個簡單的例子是一個非常樸素的例子,注意到這個器皿剛剛喝了一小口水。她的乾渴就是個偏見,對該偏見的回應和平衡就是那杯水。那麼,你可以看到,稱呼某個東西有偏見不是詆毀它或不尊敬它。除了偏見之外,什麼東西都沒有。在你們造物的所有層層套疊的幻象中,除了扭曲(變貌)之外,什麼都沒有。

然而,當尋求者開始觀察偏見的必然性,並無評判地超越整個情況 看到其上存在的平衡以及所有對立面的最終的統一性時,在每個尋求者的內在生活中就有一種逐漸減輕扭曲的過程。

當一片布料被斜裁併從那個斜裁的位置縫紉起來的時候,它會傾向創造出有趣的皺褶並增添一件衣服的風格。人類的偏見也是如此的。在一個具肉身的人類的生活中,將會有一種連續和持續的經驗 從一個特定的偏見或者偏向去看待事物,這個人接著就能夠選擇去重新思考、重新想像並從一個相反的偏見上看待事物。

這個問題與執行平衡的冥想有關,我們推薦每天進行平衡的冥想。在冥想過程中,尋求者被要求回溯那一天,仔細搜尋自我沒有保持不偏不倚、沉著、安心,全然地處於平靜和平衡,反而被這樣或那樣的方式引向不平衡的那些時刻。

也許今天是你的生日,你因此有一個快樂的偏見,因為你被給與了蛋糕、冰淇淋和一些要被打開的禮物。那引發了你內在的情緒。即使它是一種正面的偏見,而對於一個希望去訓練意識不僅僅對到來的催化劑的偏見做好準備,也同樣對於相應與回應性的偏見做好準備的人而言,它仍舊是一種磨坊中的穀物。

一個駕車很差勁的實體在州際公路上突然插入你的車道就可以引發負面的情緒,也就是有著一種負面氛圍的情緒。它們可能包含恐懼、憤怒和生氣。那個觸發性的催化劑因此會引起你的能量體收縮,於是造物者的普那或光/愛的完整流動就無法通過心輪了。對於一個甚至沒有見過你的陌生人[幾乎要奪走你的性命]有這些感覺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偏見。 當你查看這些被觸發而偏離平衡的時刻時,你可以通過允許你最初的情緒增強並接著要求這些感覺的動態對立面出現而產生一種對該不平衡的療癒。

再一次,無論是正面的偏見還是負面的偏見都不是更可取的,毋寧在心中與意識中用一種平衡的方式持守(兩個)動態對立面。進行這些平衡練習的目的不是去清理能量體並接著在一個實體剩下的人生中「良好運轉」。在你們星球的第三密度中,只有極其稀少的實體能夠用這樣一種方式[沒有進一步的想法,沒有要問的問題,沒有要努力獲得的新的解決方案]獲得領悟。因為尋求者的理解將會超出他在之前對於這個世界的視野的狹窄範圍。

你們每個人都居住在一個有著很多偏見的系統中。有性別上的偏見,個性上的偏見。你所體驗的這個世界包含了一層又一層的偏見。那麼,一個人如何才能在這樣一個有著深入偏見的環境中學習呢?實際上這是可能的,這是因為幻象的不透明度和第三密度所工作的毫不留情的對立性系統。因為第三密度與做出一個選擇相關,這一個非常根本的選擇,一個服務自我或服務他人的選擇。增強那種傾向,在你的生活中和你的思想中嘗試越來越多地將服務他人最大化,這確實是值得努力的,這樣你就可以加速你自己靈性演化的速率。

我們是Q’uo,我的姐妹,現在請問關於這個詢問 是否有後續問題?

沒有,沒有後續的問題。那些話語非常有幫助。謝謝你們。

我們感謝你,我的姐妹。我們是Q’uo。現在請問是否有進一步的詢問。

是的,Q’uo,我有一個關於冥想的問題。有一天晚上當我正在冥想時,我感覺到似乎在我的橙色脈輪和黃色脈輪中間有某種密室,位置就在它們正中間。我想知道你能否對此進行評論,也請你們對呼吸與通過身體流動的能量之間的關係進行評論。

我們是Q’uo,我們覺察你的詢問,我的兄弟。回答你的第一個問題,在你的能量身體的第二和第三脈輪之間的空間的問題,我們會說,那是因為你在此刻在意識中一直在進行的工作的原因,你正在體驗到第二脈輪和第三脈輪的一種連結,它允許能量可以非常自由地在橙色脈輪和黃色脈輪之間移動。這個工作是你在最近非常有意識地完成的,我的兄弟,當你與你的家庭成員一起工作,從家庭關係上創造個人關係,反之亦然,這些工作同時刺激了橙色脈輪和黃色脈輪。你所感覺到的能量是那些在那兩個脈輪之間自由地流動的能量。這是一種正面的和有幫助的配置,它是由於你對你的家庭的鍾愛關心而引起的。

事實上,在每個脈輪之間都有空間,它有時候會變成一個複雜而非常美麗的事物,在其中你可以看到在三個或甚至四個脈輪在同一時間的活動,它取決於包含於其中的活動或思想過程。你可以發現,我的兄弟,當你繼續你冥想的練習時,在能量中心之間會有數個這樣的囊、梭、隧道,它們上上下下遍佈能量系統。對於它們的體驗會是什麼 單純地依賴於在任何給定時間被要求在那個能量體上進行的工作。

我們是Q’uo,我的弟兄,你能再說一次你的第二個詢問嗎,我們是Q’uo。

你們能談談呼吸和經過身體的能量流動之間的關係嗎?

我們是Q’uo,我們很高興在這個主題上提供我們卑微的觀點。如果你思考呼吸的動作,你會很輕易地意識到你的身體的自動性的功能對於你的生命是多麼至關重要與核心的。如果一個人必須提醒他自己去呼吸,他很快就會死亡。

典型的尋求者很可能會通過深呼吸而開始他的生命,但是,在你們的文化中非常普遍的是,在成年期之前就不會再有鼓勵身體進行深呼吸的辛苦的身體活動了,而相反,身體將會進行學習、使用電腦等等的少量肌肉的活動。在缺乏一種常規的、每天進行辛苦工作的情況下,工作一己的呼吸是一件非常有幫助的事情。

跟隨呼吸的簡單行為就是在冥想的過程中用於清空頭腦的一個非常有幫助的技巧。深呼吸對於該系統是非常有益的。就好像植物吸入光並通過新陳代謝轉化為食物一樣,你的能量體也一樣從更深的吸入和呼出中受益。更深的吸入的確攜帶著光。當設置意願去在普那或光/愛中呼吸時,它會大大地增強尋求者從空氣中接收光之食物的能力。

各種各樣的呼吸技巧的練習是廣為人知的,對於那些希望去提高他們移動愛/光、光/愛、普那通過肉體載具和形而上學的載具的能力的人,使用諸如那種呼吸瑜伽所提供的練習當然是推薦的。

呼吸的益處同時到達肉體和形而上的身體。當呼吸被有意地加深時,肉體上的生理性改變是優異的。

我們是Q’uo。我們能進一步地回答你嗎,我的兄弟?

說得很棒,謝謝你們。

我們是Q’uo,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能與你談話是非常快樂的。接下來,請問現在是否有進一步的詢問?我們是Q’uo。

Q’uo,我有一個關於思想形態的問題。我將通過閱讀產生這個問題的《一的法則》的段落開始這個問題。Don問Ra關於約四十年前鐘型太空飛船的報告和照片,以及它們與來自金星的實體的聯繫,Ra回答說,

我們不再屬於金星。然而,從我們在你們中間行走的時候開始,在你們的人群中就有思想形態被創造出來了。因此,被創造的記憶和思想形態,就成為你們社會-記憶複合體的一部分。2

在我們的線上學習團體中 我們進行的討論是Ra所提到的: 什麼是思想形態。我們記起Ra創造的金字塔是一個思想形態,Ra自己作為一個思想形態來到地球進行教導。所以,我們認為也許一個思想形態是某種不擁有意識的東西,而它卻是某種可以被一個擁有意識的存有所創造的東西。所以,你們能用其他方法描述思想形態嗎?感謝你們。

我們是Q’uo,我們覺察你的詢問,我的兄弟。在第三密度的空間/時間中,在日常生活的環境裡,要理解有一些實體和要素沒有物質性卻擁有它們自己的有效性和真實性的概念,對於人類的心智是困難的。然而,如果一個人可以從形而上的或從時間/空間的視角來查看事物,脫穎而出的是人類的想法,而不是物理載具,物理載具實際上僅僅是嵌套(多個)能量外殼的系統。

一個思想形態是一個實體或要素或品質,它擁有不依賴於最初構想它的那個人的生命。當你思考成為一個有愛的人和一個友善的人的時候,你經常會想到的那些詞語— 美麗、真理、幽默、公正 等等— 它們都是形而上領域的思想形態,它們有自己的生命和本性。這是永久性思想形態的一個實例。

另一個思想形態的例子是關於鬼魂的常見現象。當實體離開了它享受一輩子的肉體載具 卻因為某種原因 不願意繼續進入內在層面進行對他們此生的回顧和治療時,通常被稱之為鬼魂的那個無身體的人格外殼可以在物質世界中逗留。而它卻完全不是物質性的。它們可以無限期地逗留 直到某個人能夠聯繫到那些靈魂並引領它們拾起尋求的節奏並通過其他的投生和其他的選擇繼續學習。

屬於星際邦聯的我們僅僅以思想形態出現在你們的天空中。那就是說,在作為似乎非常真實的UFO現象上是沒有物質性的。當然,那些忠誠的反對派,從事於服務自我之通訊的那些人,它們與你們星球上希望進行那種通訊的那些人進行通訊,它們是並不會因為以完全的物質形態出現在你們的天空中 而感到不安。但是,我們很早以前已經發現進入到你們的物質性存在是對自由意志的侵犯。然而,所謂的金星人的鐘形飛船的思想形態是一種深邃心智的一部分,因為你們的人群已經看到這些思想形態數萬年了。

另一個思想形態的例子是自然精靈、提婆、地精和小仙子。對一個希望用僅僅用觀察(經驗)的方式來衡量和判斷物質性造物的人,所有那些生靈都是很容易被忽略的。然而,所有這些無身體的生命形態都是真實的,以同樣的方式,你的能量體也是真實的。有一些人能夠看到能量身體的脈動色彩,有一些人能夠看到精靈、地精和小仙女。有一些人能夠與提婆和自然精靈一同舞蹈。因為他們被賦予了一種更寬廣和更深入的視野,於是他們物質性的眼睛允許他們看見。

所有這些都是思想形態的很好的例子,我們願多給出一個例子來指出物質世界和形而上世界是可以合作並相符一致的。如果你考慮在基督徒教堂中被稱為聖餐的服務,你就可以看到牧師通過耶穌-基督而祈請太一無限造物者的臨在。有一種對耶穌存在性的祈請,這種祈請將會進入聖餅中和一小口的酒中,它們將能夠吸收這位承受十架苦刑的救主的身體和血液,而耶穌的無條件愛是整個世界都認得的。這種思想形態與聖餅和酒結合在一起,而攝取這種思想形態的益處是非常真實和有效的。

稍早 R實體曾經陳述說,所有的造物都是僅僅由思想形態而組成的,我們發現這是一個有洞察力的觀點。原初的理則,即無條件的愛,在旋轉中生成光以顯化出一切萬有。因此,每一個實體都是由愛的思想創造的一種形態,透過光 以愛的方式加上各式各樣的圖案。從那個意義上,你們每個人都是一種思想形態,那麼,你們作為理則的一個火花的實質比起你們的物質性存在更加真實。

我們是Q’uo。我們能進一步地回答你嗎,我的兄弟?

是的,Q’uo,我有一個後續問題。感謝你們談論這個主題。後續問題是這樣的。意識到他們的道路的尋求者有時候會將他們的想法歸類為正面或負面的。我想請問,對於那些走在服務他人道路上的有意識的尋求者,當它面對在日常生活中的活動所創造的那些思想形態時,你們會有什麼建議或者提供什麼樣的原則呢?從平衡的方面,或者 也許是將更多的愛帶入尋求與存在中的方面,你們會提供什麼建議呢?

我們是Q’uo,我們覺察你的詢問,我的兄弟。在之前G實體問到的平衡練習的目的就是將不穩定的和不受控制的思想和情緒帶回平衡中。在日常生活的行動中堅持使用這種思考的技巧並願意花時間去平衡所有察覺到的扭曲與偏見,這當然是一種極好的 創造一個你居住於其中的個人空間的方式。

經常會有一種不言而喻的假設,人生就是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然而在這樣一種架構中,尋求者就是一個受害者。這與我們對你的看法是不匹配的。這個器皿昨天下午與一個客戶談話,他希望理解他如何才能將他的生命創造成一個更加神聖的事物,這個器皿與那位客戶分享了她的看法,尋求者塑造他的生命不是依照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而是依照他如何對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進行回應(來塑造他的生命),我們也贊同這一點。

在每一個人的生活中很多發生的事情並不是受到喜愛的,對這個事實我們不會含糊其辭。然而,人類的心智或意識是一個強有力的事物。你們每個人都擁有巨大的力量 內建在你們的存有中。你們擁有對你們遭遇到的每一個刺激物說是或否的能力。我們了解 當我們說你創造了你的人生, 這已經是老生常談了。它是這個器皿所稱的「新時代」的一個主要觀點,即認為你的生命是由你選擇的,它也能夠通過你的渴望和意願而被你所塑造。然而,就我們所知,在字面上這是相當真實的,你們每一位確實都擁有創造你們喜歡的人生的能力。對於大多數嘗試為他們的靈魂的發展創造一個正面環境的實體,這是一個巨大的任務。每尋求者希望如何塑造他的內在的環境,這個選擇留給了每一個實體。

在塑造一個正面的環境中的一個巨大的困難是來自幼兒時期甚至成年早期的那些揮之不去的聲音,它們都是負面的聲音,這些聲音告訴年輕人和不設防的存在,他或她是不聰明的,不漂亮的,無法取得進步的,沒有價值的,如此等等。如果這些聲音一直不被處理,它們會在一生中持續存在。關於這些聲音的狡猾之處是,很多尋求者已經將這些聲音內化了,因此他們無法識別出這些聲音不是來自內在的聲音。這些聲音是痛苦和陳舊創傷的記憶之聲。

當你有了一個諸如「我真蠢,這我做不到」或者「我是沒有價值的」的想法的時候,你找到時間和耐心來糾正那個聲音,這是非常有幫助的。如果你聽到自己在說一些會讓你情緒低落的類似事情,介入進去,並說些有著更深的真理的事情吧,那是正面的:「我是造物者的子女。我是完美的。我也許是一個笨蛋 但在我心中我真的擁有愛。我犯了那個錯誤實在太糟糕了。讓我看看如何在下次做的更好。」有很多種方式可以拿走那些負面的聲音並將評論轉為一種對你自己的價值和你的自尊的肯定。

創造你自己的環境的菁華是尊重與榮耀你擁有如此做的能力。一旦尋求者掌握這個能力 挖掘那些聲音並將其拉到表面上,於是他就能夠將它們放在一邊並重新貼上陳舊記憶的標籤了,對於每一個尋求者,這就是一件在那些聲音出現的時候堅持看到那些觸發物的事情。傾聽那些負面的聲音,將那些聲音拋開,並用你自己的聲音來替代它們,那些為自己發言的聲音有著不可估量的幫助。

我們是Q’uo,關於那個詢問 請問有後續問題嗎,我的兄弟。

你們之前曾經說過思想形態可以不依賴於它們的源頭而存在。產生思想形態的那個實體需要保持聚焦或者為那個思想形態供應能量來讓思想形態繼續存在嗎?或者當能量不再聚焦於它時,它會分解嗎?

我們是Q’uo,我們領會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思想形態會持續是因為很多熟悉這些思想形態的人對其投入精力。一個很好的例子是聖誕老人。柯林格勒或聖誕老人的形象清晰地是一種思想形態。沒有真實的柯林格勒,沒有真實的聖誕老人。然而,當聖誕節期到來的時候,你們的人群會體驗到用一種愛與情感的流露,並通過製作美食籃子和禮物籃子來向那些無法負擔他們自己的聖誕節的家庭表達他們的關心。聖誕老人是活著的,他就活在在那些希望在聖誕時節做好事的人們的心中。

諸如妖怪、可怕的怪獸、龍 等等的思想形態,所有這些形態會保留下來是因為當講故事的人一代又一代地講述你們種族的故事的時候,這些思想形態就被反覆不斷地想像出來了。因此,有很多非常持久的思想形態。

同樣也有短暫和和容易消散的思想形態,當一個人有了一個固定的習慣,思考特定的想法,直到它被凝固為一種思想形態並對你的生活造成相當大的破壞時,這些思想形態就是你的一個人造物。幸運的是,就好像你發展出思想形態一樣,你也可以將它們放在一邊。

我們能進一步地回答你嗎,我的兄弟?我們是Q’uo。

不用了,謝謝你的評論,Q’uo。

我們是Q’uo,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

我們發現這個團體和這個器皿的能量正在衰微,因此我們將用這個機會離開你們,再一次因為你們的陪伴的快樂和你們混合的靈光之美而感謝你們。你們對我們是一種鼓舞。

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如同我們發現你們時一樣。Adonai。 Adonai。


  1. [footnote start]

    尤素福‧伊斯蘭,以前被稱為 凱特‧斯蒂文斯(Cat Stevens),在他的2005年的CD《另一個杯子》中唱了這些歌詞,來自歌曲《最後》:「你不能與真理討價還價,因為有一天你會死去,最後,善良會向上走,邪惡會向下走。」

    [footnote end]
  2. [footnote start]

    Ra,通過愛/光研究中心在1981年1月24日傳訊,它被標記為第六場集會。

    [footnot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