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肯定你知道所有這許多問題 就是我在過去的幾個月的多次冥想中已經向你提出過的問題。我在這裡有一些我們在今天一直在討論的問題,我知道你們已經瞭解在那段時間我有過的很多想法和問題。

在我的生命中我已經來到了一個點,在那個點我想知道我的生命意義的核心是什麼,我的主要目標是什麼。我有很多的問題,我將會分別地詢問它們,但是,當我提出我的問題的時候,請瞭解我希望你們的回答將指回我的生命的中心和它的目的,這樣我就能夠將我對我的生命視野整合為一個意義的整合性網絡。

問題一:就如你們很可能瞭解的一樣,在我的生命中 有很多人,他們的名字都與草地有某種關係,無論它是「草原」、「屬於草地的」、「西部草地」等等。當我將這點所引起的那些問題帶入冥想中時,在我的腦海中兩次是這樣說的:「成為草地,成為草地」。請評論一下這個陳述以及牽涉的靈性原則。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致意,在為祂的服務中,今晚我們來到你們中間。我們感謝T實體創造了這個尋求圈。我們很樂於談論關於在他的人生的核心目標。

一如既往,我們會請所有那些聽到或讀到這些言語的人,在對我們所提供的內容排列重要次序時 使用他們的分辨力。如果我們的想法與你們發生共鳴,請隨意使用。如果它們沒有發生共鳴,請讓它們離開,用這個方法,我們就可以相當地確信在我們發言的時候不會以任何方式侵犯你們的自由意志。我們感謝你們在這方面的考慮。

我的兄弟,我們的確將在所有我們所說的事情中努力記住你是在尋求核心而非外圍,尋求實質而非細節。的確,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 很好地塑造我們的回答,我們為這個方向而感謝你。

當然有很多種方式來查看一個人存在的核心是什麼。一個人可以問一生中最重要的原則是什麼,或什麼是最心愛的事物,或什麼是最被渴望的事物。然而,總是要被記住的是,為了好好地活著,一生是活在當下一刻的。那個當下一刻的中心永遠都是愛。

對於一個尋求存在的核心的人的一個指導性的關鍵問題是:「在這一刻 愛在哪裡?」當它應用在你的第一個問題上時,那個問題就與你的人生的本質有關了。

現在,在第三密度的地球上 每一次人生的核心都會聚焦於存在而不是行動。它並不僅僅對於你是真實的,它對於所有在地球上呼吸的人都是真實的。一次人生的行動當然會以清晰有力地表述來為一個人內在本質作證。在聖經中說:「憑著他們的果實,你就可以認識他們。」1 在某種程度上,這是真實的。而在這些被完成的事情中的靈性是所有行動中的一個無可言喻的、無法觸摸的,卻又是非常重要部分,創造了那個行動的精華。

你收到的指導:「成為草地」,表明的是一種特定的關於生活的態度和關於你在那次生命中的位置的態度。在這次冥想之前的討論中,我的兄弟,你曾幾次對這個器皿說你已經完成了很多的事情,然而你卻不確定什麼是你真正的主要目的。在「成為草地」那個短語中,那扇門打開了,通過它你就可以用一個特定的方式來查看你的生命和愛的網絡,也就是你的人生。

這個器皿知道一個由一位名為魯道夫的實體提出的 被稱為生物動力學2的教學系統。它是一個在農業領域有實際應用的哲學系統。 以生物動力學的方式耕種意味著將農場的全部視為一個宇宙,農夫是這個宇宙的一個不可分的部分。這個理論設想這樣一個農場為一個小小的宇宙,在其自身是獨一無二的。它有它自己的禾本植物和草本植物,它自己的果樹和其他的農作物。農場上的動物從一個牧草地移動到另一個牧草地,傳播草本植物和禾本植物的種子,結果只要短短幾年 那個農場就會因為它的植物和動物而獨具特色了。因為動物和農作物是輪流(活躍)的,生物群落會變得越來越豐富。來自動物與農夫的設想一起創造的產品以及各種各樣的過程產出肥料對於這個特定的小小的造物而言是具有特效的,這樣這片土地就會一直變得肥沃,一直發展出更充足的生命,一直更有能力接收陽光和雨水了。

那位魯道夫實體總是將所有自然界和全體人類視為一體,因此不是人根據他的意願去對地球做事情,而是農夫作為造物者的一個代理人創造美麗和富饒的造物,他就是這個造物的一個部分。在這個脈絡中,「成為草地」是一個建議,建議去成為你的環境的統一與和諧的一部分。它是一個完全地投生進入地球的呼喚,這種呼喚同時是物質性-字面上地與非物質性-描述性地。從字面上而言,作為一個實體,你與土地一同工作對於你是好的,無論它看起來是否會增加產出,僅僅因為進入大自然,與大自然變得親密,它的情緒、感覺、敏感性、它的渴望、自然精靈的渴望等等,都是非常具療癒性和非常給力的。

再一次,這不單純地對於你是真實的,對於任何一個希望去整合他的生命中許多面向的人,這都是真實的。野生的大自然是一位管絃樂的編曲大師,對於一個希望去「成為草地」的人,有許多課程是要從大自然中去學習的。它是一個指示,去對你的宇宙負責,並知曉 真實的事物並不是你被賦予的事物,而是你所創造的事物。

因此,當你經歷日常生活時,讓你的頭腦變得平靜和安寧吧,不要尋求那麼多只為了釘住意義,毋寧,當意義流過你的時候,尋求去成為或體現意義,或者經驗意義。堅信你確實有能力越來越察覺那愛與光的網絡,你就是那網絡的一部分,那個網絡不僅僅和你生命中的人群或你頭腦中的那些思想相連,它還包括地球本身的元素、雨水、陽光、季節以及所有進入這個非常複雜而又完全和諧的環境的元素,那環境即是那片草地。

一個努力工作的人,一個有份工作要為他的家庭付賬單的人,就和你一樣,這樣一個人的生命是充滿行動的,沉重的、看起來微小的行動。你已經是是那個擔當重任的人了。已經是那個買回生活用品並用各種方式為家庭而工作的人,你讓孩子們上床睡覺,你洗碗,支持你的妻子。百萬次地前往百萬個商店,百萬種雜務和很多很多成千上萬的日子,所有這些都融入一個生命的網絡,這個網絡的特徵並不是任何一個雜務或在工作上的任何一天,它也不是任何單一的工作— 在人際關係上脫離合一,接著恢復合一;毋寧,這個網絡被很多的愛之行動經過一段很長的時間中所創造的。

了解這點是好的: 當一個人希望他的生活如同自己想要的樣子,當一個人心中想像生活,他設置的意願會創造一個遠為不同且更豐富的圖像,相形之下,如果他僅僅注視一生中的各項行動,看到的圖像就單調許多。

如同我們之前說過的,重點是愛的態度,你把它帶到一份工作、一個雜務或一個關係中,從而照亮那個工作或那個雜務。從靈性的觀點,那個意圖中的愛位於你的行為的核心。而非行為本身。

我們意識到會有一種巨大的渴望去在外部世界做某些有著一種顯而易見的意義的事情,諸如教導,建設,通靈或治療。我們欣賞你們在這個世界中有所幫助的渴望。因為它是你的當下過程的一大部分[決定那些外在的行動],我們無法直接談論它。然而,我們可以鼓勵你在你的每一個嘗試中,無論你在任何給定的時刻做出什麼樣的決定,對你自己有信心,你是不會出錯的。

然而,我們會說,從你希望為自己好好運用這段時間的方面而言,你在這裡的目標的核心是對你在行星地球上的生活中的「存在」面向感到越來越舒適。

你之所是的存在是一個靈性和肉體的聯合體。它們在你內在是相互纏繞的,因此你是一個心/身/靈複合體,它們是一起的,沒有分離。因此,從在肉身中的靈性角度來看,任何生命的中心之服務他人總是你允許你的能量開放之方式,這樣你就可以成為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的一個器皿。這個器皿有時候會稱這個過程為「對光變得透明」。

一個人對成為他之所是變得越來越舒適的最後結果是無論什麼樣的人格,它都會向著光開放,因此光就能夠通過他而閃耀,流出他並流入這個世界。這種存在的光輝將總是每一個實體的主要目的。

請問關於這個詢問是否有後續問題嗎,我的兄弟?我們是Q’uo。

在那個問題上,沒有了。謝謝你們。

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現在請問有另一個詢問嗎?我們是Q’uo。

是的。問題二:我已經與上帝有了很多的對話,在我早期教導的日子裡,我已經明確地請求聖靈通過我而說話。但是在1999年,我有一次聽到了一個聲音,甚至不是在冥想中聽到的。它是關於我的生命中的一個困惑的。那個聲音,在我的腦海裡非常響亮地說出一個名字: 埃德加-凱西。這個問題的一部分是,你能告訴我說出那個名字的聲音屬於誰?同樣地,有個靈媒,他曾經說老子是我在這一次投生的指導靈,他說我有兩個天使,一個叫做Leland,一個叫做Crystal。這個問題的第二部分就是,你能否告訴我,老子是我在這次投生的指導靈嗎?我的兩個天使是Leland和Crystal嗎?祂們是怎麼來到我身邊的呢?那些名字的振動的意義是什麼呢?如果你們無法回答那個問題 或者沿著那條路線,你能和我談談關於普遍意義上的指導靈嗎?

我們是Q’uo,我們理解了你的問題,我的兄弟。我們發現我們只能確認你的指導靈的關鍵主要面向上 有你給出的名字中所包含的振動能量。

一般而言 指導靈的本性是你與自己進行聯繫,它位於你的發展上的一個遠為高級的階段上。高我是來自第六密度中期的你給自己的一個禮物。在這一點上,你所是的靈魂已經到到達意識上的一個層次,在那個意識層次上 祂感覺到除了與太一無限造物者再次結合之外 已不再有任何要去渴望的事物了。

在那個連接處,那個就是你的實體為它自己創造了一個相當不可思議地錯綜複雜的形態。它包含了較高自我對祂自己所有的知曉。那個思想形態被作為一個禮物給予在早期第三密度的發展中的自我。完整的高我實體是巨大的,充滿了對於你是獨一無二的特性。當高我滲入你的意識時,它有三個主要面向,它們是男性的面向,女性的面向和一個可以被描述為一個導師或同伴的無性別導向的面向,這是很常見的。

女性和男性的面向並不涉及到一個肉體意義上的性別。它們涉及到該密度的神聖陰性能量和神聖陽性的能量,你就是其中的一部分,這些能量是極化的能量。因此,你的靈性的女性面向是那些諸如美麗、豐饒等等的那些特質的部分,而男性面向則會包括傳統上的陽性,諸如抱負、向外碰觸、生產能力、攻擊性等等的面向。

除了這些男性、女性和中性面向的指導靈之外,我的兄弟,對於一個和你一樣有意識地並且堅持不懈地尋求的人而言,在他自己周圍聚集任意數量的天使和存在,這是相當常見的事情,他們是因為你的尋求、服務 以及你的心之渴望而被吸引到你身邊。

在與這樣一個建議[即你的導師是老子]一同工作時,去做[這個器皿覺察到]你正在做的那些事情,這是好的。那就是,去熟悉這個實體留給這個世界的文學和哲學上的作品。在名為老子的實體的那些與你共鳴的作品中汲取知識並將你自己浸泡在其中,接著。當這個工作已經完成的時候,釋放那些對這些作品的局限性的具體言論,卻保留這個實體的作品中內含的態度。超越從一種語言和文化翻譯到另一種語言的那些特定言語和措辭,這總是好的。

但是,無論有多麼大量的內容上的替換,在那個哲學中有談及一種特定的對於生活的基礎態度的內容,那就是如何從「某一個實體是我的導師嗎」的問題轉移到彷彿這個實體就是你的導師一樣地去實踐,並接著看看這樣一種檢驗帶給了你什麼樣的禮物。

如果這個靈媒是不正確的,這會是很明顯的,因為你不會與這個實體的文字作品產生共鳴。

我們是Q’uo,請問關於這個詢問有後續問題嗎,我的兄弟?

只有一個簡短的後續問題,那麼,我假設,在1999年我聽到的那個說「埃德加凱西」的聲音是我的高我,這是正確的嗎?

我們是Q’uo,我們覺察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我們可以向你確定 那個聲音的確就是你的高我。

請問有進一步的問題嗎,我的兄弟?我們是Q’uo。

是的。我有兩個可能有點兒複雜的問題,所以,在我問那些問題之前,如果我可以的話,我想轉到兩個也許可以很快回答的問題。那會是問題五,那就是,我似乎持續遇到一些數字,就好像我在之前的對話中提到的,指向我生命中的一些特殊場所的道路的數字。它們看起來似乎加起來等於十一。有一些同時性發生了。我想知道,在關於我的生命的核心或者中心位置,以及在生命的目的方面,這個特定的同時性在告訴我什麼呢?

我們是Q’uo,我們瞭解了你的問題,我的兄弟。11這個數字,如這個器皿在今晚的早些時候告訴你的一樣,是這個器皿所稱的一個「大師數字」3

我的兄弟,什麼是一個大師呢?為什麼一個並沒有要求去成為任何形式的大師的人會看到大量的數字11呢?我們會說,一個大師並不是因為外部的標誌或外部的成就而是大師。一個人寧可將大師的精通考慮為一個層級,在那個層級一個學生成為一位老師。一個人可以將它考慮為一個層級,在那個層級,無論學習是多麼有趣,有已經被完成的學習上的成就,它使那個學生從課程畢業並轉入一個階段,它可以被視為一次進行中的畢業論文。

就好像在學校裡有一個特定點,在那個點 學院會授予一個學位,在一次人生中有一個時點,在那個時點 課程已經累積足夠的信息並在那個學生的重心上創造一個轉換,於是,雖然他可能會繼續為他的完整生命而學習,因為總會有更多要學習的東西,會有一種在學習上的根本性自由和一種他已經有能力去進行教導的領悟,如同他有能力進行學習一樣。

在一個人的生命中,這是巨大的一步,然而對於一些實體,這個層次就是這次人生對他的呼喚。我們可以說,我的兄弟,你就是那些人中的一個。你不是一個專業型的學生。在你的生命中,你並沒有打算要單純地一堂課接著一堂課接著一堂課的學習。在你的生命中,你想要去鞏固、簡化、整合並成為所有那些你已經學會的許多許多事的精通者。

為了這個投生的目標,你已經被呼喚很長一段時間。在你的生命中一個較早的時刻,我的兄弟,你已經離在這個層次上找到舒適感很接近了,然而你的視野開始變得太過於狹窄以致於無法讓你感到滿意。結果,你進入了另一個漫長的一連串的學習中,你再一次來到了那個點,在那兒,如果你選擇,你可以開始將自己從進一步學習的需要中釋放出來,並允許自己開始那種大師的工作,那個生命的畢業論文,在那個點 工作就是整合並精簡許多已經學會的事物,這些事物已經在你的人生中創造一個想法、意圖和渴望的網絡。

注視著這個問題: 生命的中心目的與投生的核心,我們會說這個問題已經很接近對於你的一個人生主題的表述了,那個主題就是整合、簡化並成為大師— 關你獨有的品牌 [做自己],這樣你就會在你自己的皮膚內感到舒適。

當然,你會繼續學習。當然你會繼續有新的事情整合到你對生命的基礎理解中,那是關於你是誰和為什麼你在這裡的理解。但是,你對於自己的希望,那個在你進入這次人生之前,在你對自己願景的核心的那個希望,是你應該對於你是誰變得如此舒適以致於你能夠讓那種存在性毫無勉強、毫無保留地閃耀出來,知曉你是完全勝任於攜帶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

請問關於這個詢問是否有後續問題呢,我的兄弟。我們是Q’uo。

關於那個特殊的問題沒有後續問題了。

我們是Q’uo。請問是否有另一個詢問呢,我的兄弟?

如果允許的話,有另一個簡短的問題。在聖經中說,耶穌是在麥基洗德教團之後的一位祭司。這讓我認為有可能麥基洗德是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而耶穌是那個社會記憶複合體的一部分。這是一個正確的假設嗎?

我們是Q’uo,我的兄弟,並覺察你的問題。據我們所知道的最大範圍,我的兄弟,耶穌實體並不是一個叫做麥基洗德的社會記憶複合體的一員。那些稱呼耶穌為一個祭司的實體的心願是將其樹立為舊約中 那個被預言為彌賽亞的人物。創造這個說法的意圖不是靈性上的,而是在某種意義上,是政治上的。

耶穌在投身到地球的第三密度上之前是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的一個成員。

[磁帶第一面結束]

(Carla傳訊)

請問現在有另一個詢問嗎,我的兄弟?我們是Q’uo。

是的,我還有兩個問題,但是我很難決定哪一個問題應該是最重要的,因為兩個都對我很重要。所以我將從這一個問題開始。

我的確希望成為一個器皿,一個發聲的管道。因為某種原因,我感覺好像那就是我過去的一部分 而我已經被這種天賦所吸引了。但是我看起來似乎在對這個天賦的開放上遇到了某種困難。你們能用任何方法對我進行一下檢查並告訴我,我可能缺少的是什麼嗎?或者有什麼東西以某種方式阻塞了 以致於我無法在這個過程上前進的更快一點或更好一點呢?

我們是Q’uo,我們覺察你的詢問,我的兄弟。那個會阻礙一個轉譯者的說話能力的事物單純地就是對出錯的恐懼。這種恐懼將能量體的開放性拉到一個越來越狹窄的配置中,因為它限制了能被該工作所使用的能量額度。因此,成為無懼吧,我的兄弟。

另外有種感覺可能止住概念轉譯者的舌頭,那是該管道在智力或詞彙上的種種限制而感覺努力不會成功。在這方面我們會說,我的兄弟,驅動通靈的不是智力,必需的詞彙也不是能夠被表達出來的事物的限制。通過管道被給與的事物要比言語多得多。因此,我的兄弟,除了變得無懼之外,讓你的言語自然地發生吧,不要嘗試去和其他人一樣地發言,僅僅嘗試用任何你能夠做到的方式對你接收的內容進行轉譯。毋寧聚焦在允許你接收到的能量透過你的聲音來臨。讓那已經進入你的愛、關心、慈悲、美妙與光,帶著那概念流過你,並在你的發言中流出。你越少擔心你的詞彙、語法與措辭,你就會感覺到更舒適 同時你的聲音將能夠攜帶更多的光。

最重要的是,讓你自己保持在當下。如果沒有東西到來,不要擔心。什麼都沒來。如果有什麼東西來了,向前移動,把它帶進來,接著讓它離開。

關於任何的轉譯(翻譯),它更多是一種藝術,而不是一種科學。當然,從靈接收一個聲音需要你用某種方式將自己更多地創造為一種非常明確的管道並接著要求一個非常明確的源頭穿過你的管道,而不是這個管道處理了一次通靈的特定的言語以及諸如此類的事物。

再一次,創造一個良好管道的不是外在的細節,而是一種無懼的態度,這種誠實和充滿正直(完整性)的態度將更多的價值放置在一種誠實的工作上,而不是放在創造漂亮的散文上。讓當你接收言語時,讓那源頭與你在你內在感覺到的心說話。我們感覺到,我的兄弟,你會做得很好的。

最常發生的是,當實體為通靈而努力的時候,會有各種關於自我的憂慮,它就像黑暗裡的螢火蟲一樣地增長並用這樣或那樣的擔憂照亮頭腦,因此頭腦就不再安靜和有信心了。正是那種信心、安靜、毫不懷疑地服務的無懼態度 創造了好的管道。

我們是Q’uo,我們覺察這個器皿只有最後一個問題的能量了,並且你更希望問那最後的問題 而非這一個的後續詢問。請問那是否正確,我的兄弟。我們是Q’uo。

是的,那是正確的。

我們是Q’uo。在那樣的情況下,我的兄弟,請繼續你的詢問。我們是Q’uo。

謝謝你,Q’uo。我有很多次都擔心我所做出的決定是不是真的是從對那個請求幫助的人最好的角度來進行工作,我是否真的是在靈性中進行思考,關於在一個給定的情境中,什麼才是對他們最好的,而不是讓小我或肉身的頭腦接管 只因為我不想做,或因為我對他們有批判。

所以我的問題是,我怎麼才能無困難地判斷?在向自我內在查看時,什麼是我的決定的基礎呢?它真的屬於服務他人的決定或它屬於服務自我的呢,它是一個靈性-傾向的決定,還是一個世俗或小我-傾向的決定呢?

我們是Q’uo,我們覺察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我們提供你一個簡單的想法來回答一個複雜的問題。因為,的確有很多很多次 一個深情的人的生命體驗會創造關於生命的性質、學習的性質和靈性成熟的性質的固定觀念。

不去使用你完整的生命經驗和你所收集的智慧的完整負載就是對你基本的自我的不真實,你已經在貫穿你的人生的過程中 如此努力地工作來盡你所能地在鍾愛和智慧中創造那個基本的自我。

時常地,當較高的智慧與較高的愛轉譯為實質的詞彙,它們也許看起來是批判性的,它們也許看起來並不是完全地給予。然而,我們願對你確認,我的兄弟,在利用所有那些你們已經獲得的洞見和所有那些你們如此辛苦地在你身上贏得的態度的過程中,你就在執行你能夠為另一個人所做的最佳服務。

一個檢查你自己的極性的方法是 實際地從那個情境中走開,安坐於孤寂中,接著感覺和感知你的選擇的共鳴。當你思考這個選擇的時候你感覺到光芒四射嗎?你感覺到你的引導和鼓勵嗎?

如果,在這種安靜中,你仍舊無法獲得一種與這種極性的共鳴感覺,我們會建議你向指導靈請求幫助。因為,真的 經文上寫著:「提問,你就會被回答。敲門,門就會向你打開。尋求,你就會找到。」4 一個提問的方法是簡單地問自己,「我最高和最佳的自我在這個情境中會做什麼?」通常,我的兄弟,如果你是用那種方式措辭,你就會立刻接收到一個印象。傾聽那個印象。如果你對你的決定感到一種共鳴和光輝,而當你問那個問題的時候,如果你同樣也感覺到了你的指導靈的支持,我們覺得你就能夠從你的擔憂中抽身出來了。

我們同意,在做出一個對你來說是便利的決定時,小我能夠找到狡猾的方式來將其合理化。然而,我們會向你確認,我的兄弟,你有能力辨別出這樣的擔心,這樣你就能夠觸及那個更寬廣的觀點了,從這樣的觀點上,答案是清楚的。

請問對於這個詢問是否有後續問題,我的兄弟?我們是Q’uo。

沒有了。你們今晚的回答已經非常有幫助了。

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的確,我們感謝你超越那些問題。我們感謝你是為了產生那些問題的生命,以及你的勇氣和堅持不懈— 它們讓你根據你所珍惜的原則而活出你的生命。

我們感謝你們拿出時間來追尋這些問題。我們感謝你們呼喚我們來與你們進行對話。我們祈禱我們貧乏的言語可以在你們進一步衡量它們的時候 為你們提供資源。

我們感謝坐在這個尋求圈中的每一個人。我們感謝這個器皿。我們感謝太一無限造物者 讓我們能夠在今晚帶著如此的歡愉和諧相遇。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Adonai。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


  1. [footnote start]

    《聖經》《馬太福音》7:15-20:「你們要防備假先知。他們到你們這裡來,外面披著羊皮,裡面卻是殘暴的狼。憑著他們的果子,就可以認出他們來。荊棘上豈能摘葡萄呢。蒺藜裡豈能摘無花果呢。這樣,凡好樹都結好果子,惟獨壞樹結壞果子。好樹不能結壞果子,壞樹不能結好果子。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裡。所以憑著他們的果子,就可以認出他們來。」

    [footnote end]
  2. [footnote start]

    魯道夫-史代納。關於這個主題的一個極好的網址是:www.biodynamics.com/biodynamics.html 。

    [footnote end]
  3. [footnote start]

    來自網站 www.decoz.com/index.html :「有三個雙重數字,雖然它們源自於單一數字,它們卻需要特別的強調和注意。它們是11,22和33。 它們被稱為大師數字因為它們比起其他的數字擁有更多的潛能。它們是高度充能的,它們難以操作,需要時間、成熟和巨大的努力來整合到一個實體的人格中。

    「11在所有的數字中是最具直覺性的數字。它代表了啟發。一個通向潛意識的通道,沒有理性想法的洞見,敏感性,神經能量,害羞與不切實際。它是一個夢想者。11擁有2的所有的面向,在魅力、領導力和靈感上獲得了強化和充能。它是一個天生二元性的數字,它僅僅只要在場就會創造動態,內在的衝突以及其他的催化作用。當它沒有被聚焦在某個超越它自身的目標時,它就會被轉向內在並創造恐懼與恐怖症。11走在偉大與自我毀滅之間的邊緣上。它的成長、穩定和個人力量的潛力蘊含於它對直覺的理解與靈性上的真理的接納。因為11,它在邏輯中不會找到多少平靜,而在信心中卻會找到很多。它是一個超心靈的數字。」

    [footnote end]
  4. [footnote start]

    《聖經》《馬太福音》7:7-11:「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求,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因為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求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你們中間,誰有兒子求餅,反給他石頭呢。求魚,反給他蛇呢。你們雖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東西給兒女,何況你們在天上的父,豈不更把好東西給求他的人嗎。」

    [footnot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