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view] 今天晚上的問題,Q’uo,是關於謙遜。我們想知道當一個人沿著一條靈性道路前進時,謙遜是否為演化進入更高意識狀態時一種自動的顯化,或者它是一種品質必須被有意識地加以培養?另外,為了進入更高的意識狀態,謙遜是一個必須的先決條件嗎?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在為祂的服務中,我們今晚來到你們中間。能被你們尋求的圈子呼喚是一種巨大的榮幸,我們很高興與你們分享關於謙遜這個有趣的主題一些謙卑的想法。

然而,一如既往,我們會在發言之前要求你們每一個聽到或讀到這些言語的人使用與生俱來的分辨力與洞察力,拿取那些吸引你們的想法,隨心所欲地和它們一同工作,而將其他部分留在後面。我們很感激你們遵守這一點,因為它將讓我們能夠分享一些想法而不用擔心我們會侵犯到你們的自由意志。

我們會對R實體說,雖然今天晚上發言的是Latwii群體,Hatonn群體特別地親近R實體,Hatonn非常高興用他們的愛和臨在為R實體消除疑慮。這一點對於這個尋求的圈子中的所有其他人同樣是真實的。然而,這是相應R實體的呼喚,在Hatonn群體的能量中會提供一種特別的關懷來增強與激勵愛的表達。

我們發現在你們的人們中,「謙遜」這個詞語和「愛」一樣都經歷了因為過度使用而承受糟蹋,所以當我們說到謙遜這個詞語,每一個人都可以假定已經知道我們要講的意思。然而,經由圍繞在謙遜或者謙卑的品質周圍的各種假設,它的意思變得遲鈍而散亂了。

這個詞語的意思是,「溫順或者缺乏在自己身上堅持一種應得的權利感或重要感」1 這樣的解釋已經開始意味著一種自卑或無法支持自我的品質,而當我們使用謙遜這個詞語的時候,這些都不是我們想要表明的意思。

並不需要變得謙卑好在靈性上進展。謙遜的品質是一種能夠被某種能量增強的品質,而這種能量與那個為靈性成熟的尋求者創造一種察覺[即他就是造物者] 的能量是相同的。雖然這看起來似乎是個矛盾,這兩種覺知卻是一枚硬幣的兩面。

如果一個實體察覺到 在他的心之深處的最中央位置發現的造物者身分或造物者狀態,他覺察到,造物者狀態的品質或作為創造原則的一部分,明確地並不屬於表面自我。一個實體如果能誠實地對待那個擺在他面前的 知曉自我和接納自己的任務,他必然將自動地獲得一種純正的謙遜。因為他已經體驗到那個小小的「我」的狀態,即小我,當無條件的愛流過他的時候,小我在無條件的愛的力量的面前變得透明了。

我們會說,尋求者越深入與越全面認識自己,他就會變得更加的謙卑。雖然這是真實的,但是它不會推論出謙遜出自於 看到自己最差的部分並對自己的內在存有如此多表面上錯誤的品質而感到悲傷。 相反地,謙遜出自於一個人越來越多地覺察到自我的真實價值,因為只有當一個人成為一個可以讓聖靈彈奏的[恆常地被更良好調音的]樂器時,那真實的價值就蘊含其中。

因此,如這個器皿的說法,在真實的謙遜中,沒有一絲一毫的自我否認或自卑。因為謙遜不是因為覺察到自己是一個極為容易犯錯的實體而引發的一種謙卑。謙遜是同時意識到自我的偉大價值和自我的犯錯傾向的一個工藝品。

謙遜經常會被認為帶有某種看輕自我的性質。然而,我們不相信它是這樣的。如果一個人凝視人格外殼或小我的工作,一個人可以看到如果有一種自卑,他同樣會有一種傾向去回應這種自我匱乏的感覺,這種回應是去抵制對這些缺乏的通知,或者甚至創造一個人物角色或一個面具補償這些感覺,因而導致了一種自負或驕傲的顯露。

我們剛才說提供我們的謙卑觀點做為這次工作集會的開場白,但我們說我們的觀點是謙卑的並不是因為覺得我們的想法沒有價值。確實,我們選擇與多個團體[好比目前這個團體]來分享我們的想法恰恰是因為我們感覺有這個禮物提供給那些尋求加速他們靈性演化的步伐的途徑的人們。我們甚至可以說,我們對自己溝通的能力感到自豪。

我們的想法是謙卑的 因為我們知道自己是信差。我們充分地覺察我們所說的內容的功效是經由我們,經由這個器皿而進入顯化之中。我們和這個器皿一樣,都是讓聖靈可以彈奏的樂器(器皿)。我們的每一個渴望都是去為自己調音,於是當我們在意識中持有你們所顯化的問題以及支持和環繞著這個問題[這個團體尚未言說]的能量,我們可以在那些想法與能量的愛與光流經我們面前時變得透明。

在尋求者的生命中會有一些時刻會比其他的時刻更易於容納真實的謙遜。在尋求過程的起點,無論它是發生在青年時代還是發生在生命中稍後的日子,有一種去抓住轉變能量的需要。這個器皿會稱這個過程為「個體化」2。在個體化中,謙遜的品質比較不可能突顯出來。一個人需要從舒適的位置移動[如果沒有特別地滿足] 進入未知中。

容我們說,這是一種跳出文化「盒子」的運動,跳出文化背景,就形而上意義而言 進入一個誠實、完整以及個人特質的位置,伴隨著這種運動的能量是狂暴的、實質上不舒適的。因此,對於較年輕的尋求者,如果有一種謙遜的感覺,它也許包含了更多的不需要和有害的自卑論斷,這是經常會發生的情況。因此,在靈性道路的那個階段上,我們並不推薦去尋求這樣的能量。更確切的說,我們推薦的是去尋求諸如堅持和耐心這樣的品質,因為當一切都是未知的,而景色是令人困惑的時候,單純的不屈不撓就可以推動尋求者穿越那些轉變的時刻。

想一想所有伴隨靈魂之暗夜的黑暗和苦難的意象。當心智橫跨那些黑暗神秘的未知時,也許在這個時期 堅忍不拔和毅然決然成為心智最渴望的配置。 要記住的是,與你們的文化對靈性尋求的流行性的概念不一樣,在這種情況下靈性的尋求是一個困難的,艱苦的,狂暴的過程,這個器皿經常將其比作新兵訓練營。

為了從一個在其中有很多的身體動作的環境轉到一個靈性的環境,在其中沒有身體動作或完全沒有外在的能量消耗,而是進入一個巨大的洞穴和巖洞的系統中,在其中只有完全的黑暗,在很多情況下,為了找到一種完全不同的形而上性質的運動和行動,一個人要將自己放置在一個環境中,在其中看起來,當啟蒙來臨時,它幾乎是非常粗暴,爆發性或突然地來臨。

這樣用一種不同的方式來知曉自我的過程並不總是會有這些特性。肯定地,對於一些實體,有一種更加溫和的,更加沉著與平和的感覺來打開內在。然而,對於大多數人,這些轉變的時刻看起來並不舒適,儘管尋求者仍然會被無止境地拖入到那黑暗中,在其中他可以體驗到自己尋求的神秘,而獲得這些體驗的方式太過於深邃以致於無法用語言來描述。

然而,一旦尋求者通過了這種最初的能量巨浪,混亂就會變小了,為了進入適合進一步的靈性工作的環境中 並脫離物質世界的迷惑,這種巨浪是需要的。因為在一個人現在有經驗來支持他了,當尋求者到達另一個彎曲點3與重力中心轉移的位置時,他就知道黑夜降臨到他身上了。雖然對這些時刻的不舒適也許會有一種完全瞭解,尋求者卻知道他過去已經撐過黑夜並看見黎明,因此他會再一次做到。

在自我之中,在發展的歷程之中會有那樣一個信賴的層次,而它在第一次遭遇時卻是缺乏的。靈性上正在成熟的尋求者會遇到一個時期,在那個時期喚起謙遜的確是好的。當一個人開始體驗靈性道路的喜悅時,開始感覺到一個人已經以某種方式完全靠他自己做到這一點了,很容易有這種感覺,驕傲的能量和應得權利的感覺就會出現了。

這個器皿經常聽到來自靈性尋求者的情緒意見,它好比是這樣的:「所有我想望去做的都是造物者的意志,因此,我應該被支持。因為比起那種(俗世)工作和付賬單的生活,這是遠遠更值得去做的事情。」

當那些想法在頭腦中閃現時,喚起謙遜是好的。因為走在靈性的道路上沒有什麼應得的權利。有的只是去利用已分配好的時間的機會。先前,覺醒發生在一個尋求者身上之前,他或許已經很大程度地忽略了周圍的造物。當尋求者聚焦在那些對他有意義的事情上時,他也許已經不再看到他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人類的一部分或造物的一部分。尋求者花費時間卻極大地漠視宇宙造物的珍貴性。

當尋求者開始覺醒時,他開始意識到投生中的時間的豐富的禮物。每一個當下時刻都成為進入他自己的覺知的一個機會。開始為那些時刻承擔責任是一件令人陶醉的事情,而那些時刻 名為瑞克的實體稱為珍貴的當下。4

我們先前曾經透過這個器皿談到做出極性的選擇,然後重複那個選擇的倍增效應。每個選擇都會倍增第一個決定的力量,因此,通過對那個選擇始終如一的簡單過程,很快你就會變成一個比你以前更加強有力和神奇的實體。

類似地,當一個人選擇自己負起覺察當下的責任時,作為一個愛與光的實體, 尋求太一造物者,尋求在那個時刻有所服務,為了完全地進入到那個當下時刻,他能夠關注的一致性讓他的覺知力量加倍、再加倍、再加倍,很快地 那個尋求者成為一個比起他以前遠遠更強有力的、神奇的、根基穩固的尋求者。

當一個人用這種方式接近一種靈性生命的生活時,變得自豪是沒有問題的。然而,尋求者擁有這種層次的意識和這種專注地對當下的時刻負責任,這卻不是一直的情況。尋求者很容易開始漂移,就好像R實體說的「停留在表面上,在意識的水域的正上方飛掠而過」,注意同時性,看到靈性尋求的宏偉設計,擁有恰好足夠的理解去超越神秘,接著進入到一種對世界的虛假感知中,在其中每一件事都意味著某個東西,每一個巧合都有一種解釋。

我們並不是說相反面就是真實的。毋寧,我們是在說,有時候一個巧合僅僅是一個巧合,就好像這個器皿在今天早些時候說過的一樣。當一個人開始要求每一個巧合都有一個意義的時候,這就是去喚起謙遜的時刻了。因為靈性尋求的目的或目標不是去確定理解力或成為一個知道答案的實體,毋寧,靈性尋求是一個過程,深化一個人欣賞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持久、壓倒性的奧秘。這一個過程深化一個人欣賞他在靈性尋求中發現的許多矛盾的能力,而不僅僅是忍受它們。

因此,既然你正向著一個偉大的未知前進,也就是說,一種覺知: 一切都是未知的,萬物透過信心而存在,就會有一種天然的趨勢 (使你)真正地變得越來越謙卑。

跪在上主的面前是好的,就好像和這個器皿經常說的一樣。然而,那個謙遜的姿勢不是一個人會感覺到無價值的姿勢。相反,這是一個幾乎無法瞭解太一造物者的無限神秘的實體的姿態。

當這個器皿思考那個姿勢時,她傾向於想起某種時刻,戀愛中的男人在他摯愛的心上人面前跪下並請求有這個榮幸成為她的人生伴侶。這其中有種崇敬,甚至是對這個場合的深度之敬畏,激起(這個人)屈膝跪在摯愛者的面前。 這種能量和尋求者面對著太一無限心懷謙遜時帶給他的能量,是相同種類的能量— 那位尋求者不是較差的,而是能夠與摯愛者分享生命的喜悅和驚奇是一種令人無法置信的榮幸。

我們的觀察是,在第三密度的一生中,在尋求者的生命中沒有什麼時候是他能完全地免於驕傲與自負的破壞。只要人生的課程還在整個投生過程中發揮它們的力量,這些誘惑的時刻就會一直被給予。因此,一個人無法簡單地假定因為一個人在大多數時候是真實謙遜的,他在這個特定的時刻就是謙遜的。

於是,保持對自我的察覺,當一個人遇到一個驕傲的時刻時,或者當一個人開始出現那種知道另一個人的答案的傲慢時,設置一個警告信號,這總是有幫助的。

然而,當靈性的旅程向前推進時,當內在的靈在一個尋求者內在變得更加成熟時,我們確實發現 缺乏謙虛的危險的確逐漸褪色了。當一個人前進時,當一個人偏離愛與光以及服務他人的光柱,變得再一次捲入自我之中時,傲慢的危險不會消失,但是該實體會看得更清晰。

那些聽到智慧言語的人們多少能聽到超越言語的事物,這是有趣的。 因而,當一個人感覺或看到驕傲和傲慢已經開始侵蝕他所提供的服務時,監督自我並將自己從傲慢和驕傲中拉回來,這是改善一個實體服務他人的一部分。 因為你談話的那些對象聽到的不僅僅是言語,還有伴隨著那些言語的能量。

[磁帶第一面結束]

(Carla傳訊)

因此,那些言語作為你提供服務的方式,聽眾的可用資源,如果攜帶著那些言語的呼吸包含了明晰度[來自真實謙遜和對服務的知曉,也就是服務通過他而來,而永不會起源於他],它們在功效上會被大大地增強。

就像我們如此經常做的一樣,我們以提醒每天沉浸於靜默中的優點來結束我們的討論。那是在無限太一面前變得謙遜的一部分,它心甘情願地停止生活的表面過程並花時間去傾聽摯愛者,祂在靜默中說話,那些想法過於深奧以致於言語無法表達。

我們是Q’uo,現在請問關於這個詢問 是否有後續問題。

對於主要的問題,沒有後續問題了,Q’uo。

我們感謝G1實體,那麼現在請問是否有另一個問題呢?

Q’uo,在一的法則系列中,Ra說正面服務的實體會將「強烈的紅色光芒性能量轉化為綠色光芒能量轉移。」5 這種從紅色能量中心到綠色能量中心的轉換是基於一種有意識的意願而實現的,還是基於一種強烈的潛意識的偏向而實現的呢?如果是通過有意識的意願而實現的,一個實體如何才能有意識地將性渴望轉化為無條件的愛呢?

我們是Q’uo,相信我們理解你的問題了,我的兄弟。紅色光芒性能量轉化為綠色光芒的能量轉移幾乎總是會包含意願的要素。這種能量是被賦予的禮物,卻沒有一套使用說明(方向);除了將標牌A插入狹縫B的天然方向之外。

在一些人格中,心已經達到如此的開放性 以致於那個特定的人格幾乎無法在表達自我過程中缺少綠色光芒的面向。然而,這並不是大多數參與性行為的實體的情況。需要記住的是你們現在的性經驗有著沉重的文化覆蓋物,它鼓勵將性的價值堅固地保留在紅色脈輪中。

你們的大眾傳播媒體充滿了對情慾的炫耀、年輕的美女與性能量交換上最膚淺的概念的宣傳。更進一步,當一個人嘗試去深化一個性關係時,他會遭遇到不可避免的矛盾。一種情感上的不均衡的趨勢是可觀的。在如何深化被渴望去發展的情感的方面的一種渴望上的不均衡的趨勢也(使結果)傾向於不均衡。 在應該如何深化關係,一個人應該對另一個人做出什麼樣的承諾,諸如此類的等等方面,很少會有兩個實體是恰恰正好想要一模一樣的事情。這些事情傾向於變得明顯地不均衡和不匹配。結果,性特徵經過紅色光芒、橙色光芒、黃色光芒向綠色光芒的開放之心表達的過程就幾乎總是涉及到一個決定- 設置意願並使之發生。

我們並不是在說,為了讓心開放,(雙方)必須做出相等的承諾或成為完美地匹配。我們是在說,有一些障礙路線,在其中遍地皆是的障礙物會阻礙紅色脈輪的性特徵和綠色脈輪的性能量之間的轉移。擁有的需要和被擁有的需要必須被平衡。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期待必須經歷一段交流的時期,直到產生一種理解。

這不是簡單或短暫的進程。它們要花費時間、能量和一種持續地渴望 將那種世俗的、表面化的、缺乏造物者的事物轉變為那種不僅僅是世俗的,還是神聖的,不僅僅屬於身體,也屬於聖靈和太一無限造物者。

有時候 會出現一些閃耀地進入綠色脈輪的性能量交換的捷徑;在那些時候,因為無論什麼樣的原因的混合,這是完全清楚的,性是一種在兩顆心之間分享的能量,一切都變得開放而無防備。就是在這種無恐懼的開放之心中,一種(綠色)交換就可以發生。然而,在人類日常的體驗中,我們會說 若沒有意願,沒有完成對紅色脈輪和開放的心之間的干預性能量的檢查工作,綠色脈輪的能量交換就不會成為一種尋常的事件。然而,它肯定是一種對所有人開放的能量,不管他們有何扭曲或恐懼。

我們能進一步回答你嗎,我的兄弟?我們是Q’uo。

這個問題不用了,謝謝你,Q’uo。

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現在請問有另一個問題嗎?我們是Q’uo。

Q’uo,有一個來自G2的問題,G2說:「我在巴拉克.奧巴馬的就職典禮上經歷了一種情感上如此強烈的體驗。我們對於一個新世界的所有渴望的事物,愛、接納等等,一切看起來似乎都已經被顯化了。有一種不同尋常的能量。我想聽Q’uo從他們的制高點上談談他們的體驗是什麼樣的。在我們的靈性進程上有一個主要的轉變嗎,有速度上的提升嗎?在我這邊 有如此多喜悅的呼喊和安慰。」

我們是Q’uo,為這個問題感謝G2實體。我的兄弟,叫做巴拉克的實體就職成為你們國家的總統的那個時刻是你們行星的心輪開放的時刻。這是一個強有力的時刻,這是一個非常真實的 察覺到無限可能性的時刻。

我的兄弟,我們無法說,由於這個時刻 全球的振動級別就向前跨越了一步, 因為我們注意到,我的兄弟,那些使無條件的愛的能量發生困惑和混淆的各種能量還沒有被治癒,它們尚未離開你們的世界舞台。就像這個器皿所說的,這個世界繼續搖擺,無視全球心輪開放的那個時刻。

然而,當這樣一個時刻發生時,在這個時刻所涉及到的人類群體中,記憶被保留下來了。於是那個時刻就可以被自我或人類群體所憶起或者喚醒,如果那個群體如此選擇。我們知道,從就職典禮那一天開始,很多人已經個別地,一次又一次憶起並喚起了那個心輪開放的時刻。我們知道,一些團體為這個星球和地球人而在團體冥想中靜坐,這些團體已經喚醒並憶起那個時刻。而我們尚未看到,卻總是有可能看到的是: 更進一步的時期,屆時 這個星球的全體人類族群將再次地記起並喚起那個心輪開放的時刻。

我們能進一步的回答你嗎,我的兄弟?

不用了,那就是G2所有的問題了,謝謝你。

我們感謝G2實體。那麼現在請問是否還有最後一個問題。我們是Q’uo。

我有一個問題。Q’uo,你能從人類靈性進化的角度討論一下我們現在稱之為「全球暖化」的現象嗎?你可以從未來的幾十年的時間/空間的背景,或是從任何更大的幾世紀的時間/空間的背景,或者從你覺得我們聽起來可以接受的更長的時間背景來討論嗎?

我們是Q’uo,我們瞭解你的問題,我的兄弟。在一個人類身體中的物質層面上會發生的事情之所以會發生通常是因為它沒有被領會,沒有被充分地看見,因此,它肯定無法被帶入一個人的覺知,好讓人類的心智與情感的部分中的解答能量發揮作用。因此,當實體生病的時候,通常是能量體中的不平衡或扭曲一直被忽略或未被察覺導致的結果。

這對於你們星球的鮮活身體而言 同樣是真實的。情況並非特別簡單,因為你們的行星上居住著多個來自其他行星的群體,在這些群體中有一種對他們的家園的星球的有害的不尊重以及一系列行動,加總起來 將他們的星球變成了一個對第三密度的工作而言無法居住的環境。因此,大量的實體進入你們星球的大地層面,他們無法掌握內在的寧靜以及與他人和諧一致的需要。相反地,你們地球人喚起侵略和毀滅其他-自我的能量來解決感知到的問題。

我們說的不僅僅是明顯的在戰爭中 對其他自我的身體的毀滅,還有那些不是那麼明顯的,卻一樣是致命性的能量 促使實體對抗實體、力量對抗力量,批判對抗批判。在業力的概念中包含有一個慣性事物的連續性的概念,或者不可避免的向前行動之概念。

在其他地方創造毀滅的那些能量存留下來了,在意識根部的最深處保留著。那個侵略性和毀滅性的解決方案似乎又一次成為了一個有效的選擇,甚至成為一個必須的選擇。再一次,它需要一種響應性的能量來停止那業力的能量,在你們的人群中 那種能量經常不會被視為一件好事。

一次又一次,那些合作、和諧與溝通的響應性能量已經開始在你們的人群中增長力量,卻遭到渴求帝國的腳跟[它助長一國侵略另一國; 一些實體侵略其他實體]之踐踏。

所有這種侵略和毀滅的熱能已經被傾瀉到你們雙腳站立的地球中。地球已經開始表達這種熱量,就好像這個器皿的身體最近出現的皮疹一樣,因為她的身體嘗試排除一種讓她過敏的毒素。

雖然對於全球變暖的各個方面的肯定會有合理的、科學的解釋,從靈性意義上來說,這個現象的有趣和生動的部分是位於你們人群的內在的能量上的。因此,人們或者團體將愛送入地球能量、將和平送入地球能量等等的每一個努力都是一個良好的,也是很有效用的嘗試。

就好像熱能已向下進入到你們的行星實體[地球]一樣,合作、愛、合一、理解和溝通的能量同樣會起到很大的幫助。在這方面,我們同樣會指出,有很多現在已經從你們的第三密度獲得畢業的那些人,在過去的三十年間,他們已經清楚的看到這個模式,他們的心對這個行星本身充滿了同情,他們已經開始返回地球了。很多你們稱之為「靛藍小孩」的實體,他們會更多地聚焦於療癒地球勝過將全體居民作為一個整體帶到畢業的位置。

他們並不是覺得在自己可以繼續前進之前 地球必須被清理乾淨。他們看到了這種殘留的業力並希望用對星球的愛與情感的平衡性能量來結束業力,這種對星球的愛與情感會使自我永遠地脫離那個特定的業力之輪。

我們能進一步的回答你嗎,我的兄弟。我們是Q’uo。

我很滿意,Q’uo。

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我們是Q’uo,我們發現這個器皿的能量正在減少,我們現在將向這個器皿和這個團體告別了。能在今晚成為你們尋求的圈子的一部分,這是一種純粹的喜悅。我們為你們的靈光之美和你們謙遜地拿出時間來尋求真理而感謝你們。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我們是祂的僕人]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 Adonai,我的朋友,Adonai。


  1. [footnote start]

    這個釋義與www.dictionary.com上的釋義非常接近,它的釋義是,「謙卑的品質或者情況,一種適度的觀點或者對自己的重要性、等級等的一種適度評估。」

    [footnote end]
  2. [footnote start]

    個體化: 個體性的存在;個人性。然而 我相信Q’uo使用這個詞語與卡爾-榮格對這個詞語的使用有更多的共同點:「通過對心理上的衝突的連續性層面的解析而逐漸地整合與統一自我。」

    [footnote end]
  3. [footnote start]

    在這個上下文中,彎曲點是道路上的一個轉彎或轉向。

    [footnote end]
  4. [footnote start]

    瑞克‧皮蒂諾在一次勵志的演講中說,「珍貴的當下會將生命放置於它最簡單的形式中。我們都應該跟隨它的信息並用珍貴的當下獎賞給我們每個人的一種美妙的狀態而生活。在我們進入場地開始第一天的練習之前,我向我所有的隊伍朗讀它。」 皮蒂諾在這裡引用的是斯賓塞‧約翰遜以《珍貴的當下》為標題的書。

    [footnote end]
  5. [footnote start]

    《一的法則》卷三,第54場集會,1981年5月29日:「負面實體使用較低的三個(能量)中心並透過性(能量)的手段、個人主張、及社會行為等,達成與他人分離,及控制他人的目的。 相反地,正面導向實體會將強烈的紅色光芒之性能量轉化為綠色光芒能量轉移 並放射藍色與靛藍色光芒;同樣地,將自我本位與社會地位轉化為融入他人,與服務他人的情境;最終, 照耀他人而不期待任何(能量)轉移的回報。」

    [footnot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