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view] 今天傍晚的問題,Q’uo,與靈性尋求者的概念有關。在旅程的開始,他感覺隨著他在旅程上越走越遠,旅程應該越來越輕鬆,可是看起來它卻變得更加艱難了。也許那是與鍛煉肌肉相同的原則— 為了獲得更強壯的肌肉,你必須舉起更重的重量。我們在想,也許在形而上學方面的道路是一樣的(道理)。我們希望你談論這個概念,讓我們知道旅程是否的確會變得更艱難,如果是那樣的,為什麼呢,當我在沿著旅程走得越遠,似乎我們彷彿並沒有真的走得非常遠,也沒有做那麼多。如果這個原則是真實的,它是否對於流浪者更加真實,相對於其他人而言? 是否在這次收割期間 它更適用於那些從其他地方來到這裡 對行星地球上的人們提供服務的人呢?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所知曉的Q’uo原則。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歡迎你們,我們以祂之名服務,在為祂的服務中,我們今晚來到你們中間 與你們談論關於靈性道路的問題。能被你們尋求的圈子呼喚是我們的榮幸,我們很高興能與你們分享我們卑微的想法。

然而,首先我們會請你們幫一個忙。當你聽到這些言語的時候,我們請你們使用你們的分辨力與洞察力,拿取那些與你們共鳴的觀點並將其他的留在後面。你們這樣做我們會非常感激,因為它使我們能自由地分享我們的想法而不用擔心我們會妨礙你們的進程或成為你們面前的一塊絆腳石。我們感謝你們這方面的考慮。

將尋求者的道路稱為一條靈性的道路 這是好的,因為,當一個尋求者從地球的夢境中醒來並了解到,比起他在本國文化中被教導的造物,這是何等地 更加深刻、更加寬廣和更加豐富的造物的時候,的確有一個旅程開始了。它就好像一個鬧鐘響了,他從睡眠中醒來。有時候 這是一個粗魯的清醒,然而一旦醒來,尋求者就再也無法返回睡夢了。這是一個巨大的祝福。不過 有時候它看起來並不是這樣。

你問到,當一個尋求者在靈性上變得越來越成熟,他的道路是否會變得越來越困難。你將這個情況比作一個希望變得更加強壯的運動員,為了讓肌肉獲得一種持續的強化,他因此必須為他的重複性(運動)增加重量。我的兄弟,我們會這樣說來回答你,你正在舉起的重量經常只是看起來似乎在變得更重。而這個比喻卻是不成立的,至少它並不精準。 為了察看這種感知到困難增加是如何在一個尋求者的生命中運作,我們需要補充一些背景。

在這次投生前 你們每個人都曾計畫這次人生的輪廓和方向會是什麼樣子。你和你的指導靈系統凝視著你的靈魂光流和它在力量、愛、智慧上的平衡,你設計了一次帶有主題或人生課程的投生,如果你願意,你可以將地球比喻為一所蒸餾並精煉靈魂的學校。

你選擇了各種關係,它們會挑戰你並支持你。看著你的人生課程,你設計了這些富含催化劑的情境。可靠性冗餘度成為這個計劃的組成部分。你為自己準備的關係會比你需要的多得多,這樣僅僅是為了確保如果你一直迴避某個包含了人生課程的情境,你將永遠不會耗盡替代的情境,這些情境會是具有相同的主題並帶來相同的機會來調整你的能量體中的愛、力量、智慧的平衡。

因此,當你覺醒為一個尋求者時,你會開始察覺到這些主題的重複性質。你會看到,為了在這些平衡[對於你的靈魂光流如此地重要]上進行工作,你曾經放置在自己面前的課程會一次又一次地被提供給你。

每一個實體都有個獨一無二的投生計劃。我們只能一般性地談論那看起來一次又一次地在你的生命中發生的課程的輪廓和質地。在你的旅程的開始,你在洞察力和理解的第一層上工作。逐漸地,當這些課程在你作為一個尋求者的生命中循環時,你會開始識別出該模式。

這是個巨大的祝福,因為當該模式被識別出來的時候,就會有種逐漸減少的恐懼以及領悟,現在就是作為一個光之勇士向前衝並應對你所面對的催化劑的時刻了,因此你就不會有無能為力的感覺了。不會有心驚膽戰了。會有一種承擔挑戰的回應,一個人會快樂地進入到回應的模式中,並為學習的機會而歡慶。於是旅程便開始了。

靈魂會有第一個黑夜,接著就會有第一個黎明。因為黑夜已經結束,你已經被清洗乾淨,煥然一新,並做好準備帶著一種感激去把握生命,一個人唯有在此生中經歷過暗夜的暴風雨的威脅,並已安然度過,方能感覺到這種感激。

如果你願意,不要將你的道路想像為筆直向前的,而是將其想像為一個螺旋。你可以將其想像為一個向上的螺旋,那將會是準確的,因為每一次你工作一個人生課程時,你就進一步地走入光中。你現在擁有支持你的經驗。你現在有大得多的能力去面對你的催化劑並全無恐懼地著手處理它。

而你同樣可以將這個旅程想像為一個向下或向內的螺旋。就如同你在剝洋蔥一般 剝掉一個有很多層的事物的表層,在那裡 你所有的苦難與所有的勝利都推動著你向人生課程之中心更近一層。那中心保持為一種神秘,而當你經歷這些學習的循環時,會等量地出現增長的洞見和增長的挑戰。

這種增強的挑戰是因為你離你人生課程的中心更加接近了。你已經贏得在此刻更直接地處理那些將對靈魂光流有幫助的事情的權利了,你屬於靈魂光流,你在此生中是一個人格外殼。你實際上就是個旅人,在一次旅程中,將你的各種技巧、天賦、關係、挑戰打包到一個小手提箱中。你無法將所有東西都帶入到此生中。為了穿越這個舞蹈[如果你願意這麼說]並做你來這裡要做的工作,你帶上你的靈魂光流中需要的那些部分。

所以你看,並不是重量變重了,也不是你要舉起更多,它不是線性的。挑戰增強的感覺是因為你正在更加接近你的目標。是故,色彩更加清晰了,能量更加強烈,更加真實了。你已經贏得確實性,在你的確實性中,你正努力更熟悉地解決這個平衡的問題。

作為一個尋求者,與投生課程或者你為自己提供的課程本性的達成協議並欣賞它,這對於你有極大的幫助。然而,對你的投生主題的這種熟悉感,卻不會阻礙那工作變得強烈。

,對於一個流浪者,這所靈魂的學校是否可能會是一件更加強烈的事情。對於那個問題 我們的答覆是,我們認為,一個具有增強的豐富經驗可供其使用的流浪者,相比一個覺知處於第三密度之中的靈魂,在投生之前他有可能在他的人生課程的計劃中裝入更多課程和更多服務的方式。因為你知曉更多,你和指導靈就選擇用更多的工作和更多的機會來挑戰在此生中的自我,那些工作是指改善平衡的工作

和你周圍的世界看得見的工作。 因此,我們會說,對於流浪者 確實有一種強烈的傾向去為他們自己安排更多的學習和更多的分享。

再者,流浪者經常會保留一種關於能量是如何在一種更精煉的能量系統中流動的記憶,無論這記憶是明確的或者是模糊的。因此,他會有一種對輕鬆交換能量的飢渴,一種對全時間都活在開放之心中的舒適的飢渴。

對於一個在第三密度投生之外的實體 要充分理解當投生開始時面紗落下的影響,這是不可能的。經常會有一種致命的驕傲,它是非故意與無意識的,它會以這樣的感覺的形式呈現出來:「當然,我會記得,我怎麼會忘記事物真正所是的方式呢?」

接著面紗落下,你在這裡了,不再處於那個你來自的密度,而是深深地進入那被面紗遮蓋的第三密度的存在、幻象的生活中,陷於喧鬧的、脾氣暴躁的、你稱之為身體的化學蒸餾室的困境中,並接著進一步地陷入相對地無助中,你無法表達,無法回憶起為什麼事情看起來如此不一樣,也無法用你的肉體感官來看穿面紗。

在第三密度中 萬物一體對於肉眼並不是顯而易見的。一點都看不出來 你遲鈍的、笨拙的物理身體正在參與一切萬有的美麗的、優美的舞蹈。當舞蹈之王[1]呼喚你時,你很容易花費數不清的時間想著:「我不會跳舞,我聽不到音樂… 我,我,我。」

對於每一個尋求者,當其舞蹈被清楚地在它所有的美麗與優雅中被感覺到的時候,當你超越懷疑的陰影而知曉你是舞者,知曉你的優雅,美麗和完美的時候,擁有這些明晰的時刻是多麼幸運的事情呀。 接著,面紗落下了,事情看起來很需要努力而且是嚴苛的。確實,對於你們每個人,你們已經選擇的課程並不輕鬆。

例如,這個器皿為她自己提供的投生課程是不期待回報的愛。這個器皿花費了很多年和經歷許多的關係才注意到,在她的生命中總是會出現某個要求愛卻無法回報愛的人。這種瞭解會讓課程對於這個器皿更容易嗎?在某個程度上 是的,因為當挑戰出現時認出它,這個器皿就能夠穿上她的光之盔甲,在她的長矛上繫上絲帶,並開始不求回報地去愛。

換個說法,她的課程變得更加地微妙 更加地強烈了,因為這個器皿正在沿著順時針螺旋的方向越來越接近那課程的中心。課程的結尾是學會愛自己。接著這些螺旋會合併為一種純淨和合一。然後,面紗落下,另一個螺旋開始了。

我們相信,關於這個偶發事件,對於表面上的事實最準確的描述是,當一個人變得更加有經驗並擁有更多的尋求和請求的歷史的時候,一個人的課程不會變得更加容易,而是的確經常看起來更艱難了。困難增加的深度是因為增多的真理和確實性的數量,它們被包裹進入你的投生課程的體驗[就在你的週期中的這個點]中,當你呼吸著行星地球的空氣時,這種事實的確會繼續存在。

我們這樣說並不是作為一種威脅,而是僅僅作為可能對你們有用處的信息。 你不是在建造一條通往天堂的階梯[2]。你正在螺旋進入真理之光中。當你前進時,你在學習去愛自己,愛其他人,愛造物者。你在學習接受來自妳自己,來自他人的愛,來自造物者的愛。妳正在學習存在。 這是存在於行星地球的遺忘面紗中的榮耀。因為當你能夠穿越面紗的泥潭並進入光,僅僅憑藉著信心,你已經最充分地使用第三密度的嚴苛環境了。

當一切變得清晰時,我們為那些時刻而與你們一同歡慶;我們為你們在旅程的道路上經歷的苦痛,表示深深的同情。

這個器皿早些時候曾在這次工作的會議之前的對話中說,上帝所愛之人,上帝就會考驗他 [3]。這是來自聖經[這個器皿擁有的神聖著作]的一條引文。它是準確的。在你們的大學裡,你們有你們的小考和測驗,有時候你碰到出其不意的測試,這個器皿所稱的突擊測試。那就是靈魂的暗夜降臨到你身上的方式了,如同一個突擊測試,它是無法預料的,意料之外的,而從更深的意義上它卻不是未經計劃的。

如果你能思考你的生命和如何活出你的生命就好比一場遊戲,這經常是有幫助的。規則是簡單的。在每一片挑戰性的催化劑中都有真理的絲線,「我是來(付出)愛的,我是來相信的,我是來獲得一切都好的洞見。」你可以想:「噢,這是一片極佳的催化劑。多麼好的一個遊戲呀。」如果你能保持那種更宏大,更寬闊的觀點,它將對你非常有幫助。

一如既往地,不論主題是什麼,我們似乎總是在結尾推薦你花費時間待在靜默中。進入你的心之至聖所,關上門,每天只要幾分鐘就好,這樣你就可以傾聽。因為在那個言語所無法達到的深度,它將會為你充能,只要你去詢問,只要你去傾聽。

我們為這個問題而感謝Jim實體,在我們開放這次會議給其他的問題之前  關於這個主題是否有後續的問題呢?有後續的問題嗎, 我的兄弟,我們是Q’uo。

沒有進一步的問題。

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現在請問在團隊中 是否有任何其他問題呢? 我們是Q’uo。

我有一個問題,Q’uo。我不怎麼理解無時性,在第四密度和更高的密度中,如何沒有過去,現在和未來?如果第三密度中有自由意志,那麼我不理解,從第四密度,第五密度或者其他密度,你如何能看未來如同看現在。我不知道這些話是否有意義,我是否已解釋得足夠?

我們是Q’uo,相信我們已瞭解你的問題,我的兄弟。我們的回覆是 我們注意到在更高的密度中 由於處於投生狀態 仍舊有一定額度的觀點的限制。 並不是更高的密度會察覺未來,而是從第四密度開始,因為沒有面紗,於是有一種對你自己的想法、動機如此等等的事物完全的透明度,對其他人的想法和動機也是一樣。

這並不會讓你成為一個沒有扭曲的人。它讓你成為一個能夠看到扭曲發生的理由的人。因此,雖然你是扭曲的,雖然其他人是扭曲的,在顯化的舞蹈和獲得洞見的歷程中,它讓你成為一種人— 能夠對你自己的扭曲和其他人的扭曲全然地憐憫並願意與之合作。

當一個人在中陰身期間時,不管這是在哪一個密度發生的,一個人能夠真正地查看通過一個人的靈魂光流獲得的經驗的全套華美陳列。然而,它並不會讓一個人能夠看到或預測未來。它讓一個人能夠更完全地知曉所有那些已經洗滌的靈魂光流的影響,並將它們的祝福留在後面。

對於自我身分的問題有一種永無止境的微妙,因為造物者本身就是一個奧秘,因此,作為造物者的一個火花的你,也被奧秘籠罩並約束著。某些人所稱的開悟與其他人所稱的變得能夠喚醒魔法人格,關鍵不是知曉更多;毋寧說,關鍵是接受一點點自己知道的東西,並因此能夠信實地和純正地成為自己之所是。找到你自己並慶祝你自己,這就是你的尋求,這是你的禮物。

在所有事情都被知曉的那一點,所有的渴望都已經被探索並被滿足 於是不再對任何事物執著,無論這種執著是針對個人性、成就或理解,都會阻礙你投注全部的希望、渴望和意志 朝向完整返回太一無限造物者的目標,獲得靈性重力並失去所有對自我的記憶,並最終被包覆於無限合一之中。 直到那一點發生之前,容我們說,從你目前所在的學校的年級 到(未來的)很多個密度,你都必須在不知曉未來的情況下行動,我的兄弟,自由意志將會被小心翼翼地遵守著。

我們能進一步回答你嗎,我的兄弟?我們是Q’uo。

嗯,嗯。謝謝你,謝謝你,Q’uo。

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現在有另一個問題嗎?我們是Q’uo。

是的,Q’uo,我的確有另一個問題。我想知道你是否可以將我們現在的宇宙發展軌跡的概念和靈性演化聯繫起來呢,前者也就是假定了某種程度環形的發展軌跡之大爆炸學說,而後者就是靈性演化的時間框架和時間線,它花費了一段非常長的時間在第六密度和第七密度,一個推論的概念就是在大爆炸的那一點 一切都從空無中進入存在。如果我說的還是非常的含糊,我可以嘗試說清楚些。

我們是Q’uo,我的兄弟,我們並不確定我們已經領會了你的問題的要點。我們將進行回答,然後如果你願意,可以重新提問。

大爆炸理論,如你們所稱,的確假定了一個來自空無的開始。然而,我們會建議,這個理論缺乏對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本性、對祂的原初思想或理則,即無條件的愛的察覺。造物者存在於一個被一切萬有所充滿的實空間中,而因為祂是無限的,因為無限是智能的,造物的本性看起來是從空無開始的。

而這就好像造物者的心跳動一次,那就是整個造物了,從你們的大爆炸一直到最後的黑洞,再一次收集了最終的經驗,再一次收割了對於祂是誰的知曉。然後,造物者的心跳動著。

這就好像在你胸膛中的心的跳動的中間,僅僅因為心正在跳動是無法被看見的,它被假定為什麼都不存在。永遠都不會有一種虛無,一直都有一個實空間,那實空間就是太一無限造物者:愛。

考慮到我們所分享的,我們現在請你重新點出你的問題。我們是Q’uo。

Q’uo,那個回答太好了,因為我自己的想法有些不清晰。我進一步的問題是,靈性演化有條時間線嗎,就好像Ra資料中談到的一樣,與科學上估計的宇宙心跳的一個循環的估計相一致,就是從大爆炸到最後的黑洞 一個循環約150億到250億年間?如果你把第一密度加上第二密度,加上第三密度,一直到第七密度的那些密度中的全部時期,它們加起來有大概200億年嗎?或者有其他的概念需要用來將兩者聯繫起來?

我們是Q’uo,我們察覺你的問題,我的兄弟。所謂的時間線在它所能夠達到的範圍內 它是準確的,但是要記起的是 第一密度在無時性中開始,而第七密度在無時性中結束。因此,在那心跳上 有比線性時間多得多的東西。沒有什麼翻譯能讓我們或任何人僅僅用語言的力量來正確處理無時性的性質。它只能夠作為無限的一部分而被領會,在那無限中 造物存在。

我們能進一步的回答你嗎,我的兄弟?我們是Q’uo。

不用了,謝謝你。

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現在有最後一個問題嗎?我們是Q’uo。

我有一個問題,Q’uo,對於第三密度地球體驗的可收割性,我的理解是,平衡我的能量中心,任何人的能量中心,尤其是較低的三個能量中心 接著打開心的脈輪,這是重要的。對於這最後這輩子的可收割性,補償對於那個時機的可收割性有什麼重要性?謝謝你們。

我們是Q’uo,我們請你重複你的問題,我的兄弟,因為這個器皿有點耳聾 沒有撿起你的問題。

[問題被重複]

我們是Q’uo,現在我們相信我們已經通過這個器皿的器官聽到了你的問題,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

對於可收割性,單純地去選擇用一種愛的方式去行動,用一種表達為你周圍的人服務的渴望的方式去行動,這是很重要的,你的渴望,真正地,就是去服務你自己內在的善,同時也服務其他人內在的善。這個聲明沒有附加條件。它是一個簡單的聲明。為了充分地極化而畢業,需要做的僅僅是設置你的意願去愛造物者並為其服務,藉由愛所有你看到事物中最好的部分並為其服務— 自己,其他人,你周圍的世界。

如果你不僅僅只是設置你的意願,而是當一個倫理性質的選擇來到你的面前時,你堅持且不屈不撓的,通過選擇愛的道路,擁抱的道路,諒解和富於洞察力的道路,你會看到,名為聖方濟的實體說的很好,去給予就是接受,去安慰就是被安慰,你將會畢業。

然而,在成為一個流露愛與慈悲的人的過程中,你會不可避免地發現有一些事情是你希望被原諒的。於是你那顆流露愛的心就開放了,你說:「請原諒我」。 最重要的是,從業力的意義上, 那流露愛的心向著自我開放,於是您就能夠寬恕自己。這就停止了業力之輪。

寬恕別人經常要比寬恕自己容易的多。因此,當你在自己內在發現那些你也許與另一個人有業力的懷疑,而你希望去停止業力之輪的時候,記住除了寬恕其他人之外,在一些情況下,在請求另一個人[如果另一個人與你有關係,他是活著的並且可以和你說話]的寬恕的過程中,總是去寬恕自己就是至關重要的。

從業力方面來說,要被牢牢記住的是當業力之輪停止時,還是有工作要做,那就是記住你已經寬恕了,因為作為一種習慣,不完美的記憶將會嘗試去翻老賬,就好像它們並沒有被清算,好像它們沒有被寬恕一樣。當這樣的誘惑發生時,喚起完美的記憶吧。再次捕抓那個時刻— 你確實寬恕和被寬恕的時刻,並讓它取代那些老舊記憶的焦慮吧。

我們能進一步回答你嗎,我的兄弟?我們是Q’uo。

不用了,Q’uo,說得太美妙了。我感激你們的智慧言語。

我可以在那一點上問一個進一步的問題嗎?

我們是Q’uo,我的兄弟,我很高興能回答你的問題。

Q’uo,你能和我們更多地談談關於喚起完美的記憶?

我們是Q’uo,我們瞭解了你的問題。當你在你的日常生活中充分意識到生命是一場混戰時,一些事情就會被記起。而另外一些事情卻不會。一些事情會經過你,你用你的視覺器官看到它們。你用你的耳朵聽到它們。但是它們並不會進入你的心。它們不會進入你的思想。彷彿它們沒有發生過一樣。那就是不完美的記憶。

然而,在你的內在,我的兄弟,如同這個器皿會表達的方式,你有一個圖書館管理員,他記得一切並將一切歸檔。最特別的是,那個圖書館管理員將所有那些平衡的時刻都安全地收好了,在那些平衡時刻,扭曲被減輕了,你的光找到一條途徑去更通透地照耀。很容易會忘記那些水晶般的時刻。有時候你必須要求那個管理員進入到書庫中並將那時刻給挖回來。

我們能進一步的回答你嗎,我的兄弟?我們是Q’uo。

好的,是的,Q’uo,你能……我想知道是否你能提供更多的 關於喚起那個圖書管理員的比喻呢?

我們是Q’uo,我的兄弟,我們很願意留給你一句話。問那個圖書館管理員,書架在那裡,你的記憶在那裡,你已經完成的工作是不會被忘記的。

這個器皿的能量正在衰微,所以我們現在將離開這個器皿和這個團體,我們可以說,我們是至為不情願的。我們為你們靈光的美麗,為你們通過聚集到一起來尋求真理而創造的這個神聖空間的美麗,而感謝你們每個人。我們感謝你們向我們請求我們的卑微想法。能與你們談話是我們的快樂。我們在太一無限 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如同我們發現你們時一樣。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Adonai。Adonai。


  1. [footnote start]

    這個短語毫無疑問是來自於這個器皿熟悉的凱爾特語的同名讚美詩。「我」指的是耶穌-基督。副歌如下:

    [lyrics start] 那麼跳舞吧,無論你們會在哪裡 我是舞蹈之王,祂說! 我會引領你們全體,無論你們會在哪裡 ` `我將在舞蹈中引領你們全體,祂說! [lyrics end]

    [footnote end]
  2. [footnote start]

    這個引用摘自齊柏林飛艇樂隊的歌曲,其中的選擇是在女士尋求事實智慧的「通向天堂的階梯」,與「在那低語的風」的萬物一體的洞見的階梯之間的選擇。

    [footnote end]
  3. [footnote start]

    《聖經》《箴言篇》3:12,「因為上主所愛的,他必責備。正如父親責備他所喜愛的兒子。」

    [footnot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