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view] 來自E的問題:「卡爾·榮格出版於1929年的書《人格類型》以及隨後的凱瑟琳·布裡格斯和伊莎貝爾·布裡格斯開發的邁爾斯-布里格個性類型測量(MBT Indicator®),分為內向型或外向型、感知型或直覺型(iNtuition)1、思考型或感知型,判斷型或察覺型等個性偏好被用於描述十六種不同的人格類型。我相信十六種MBTI人格類型是Q’uo在之前的冥想中提及的人格外殼。你們能確認這一點嗎?在這個議題上、你們可以提供任何你們覺得可能會有幫助的評論嗎?」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致意,在祂的服務中、我們今天來到你們中間。

我們感謝叫做E的實體呼叫這個尋求的圈子在一起。能加入到這個圈子是一種榮幸。我們感謝你們,為了你們的存在之美,以及你們花費的能量和意志以創造這種時刻,在此,一個尋求圈子可以被呼喚。能和你們談話是我們的榮幸。我們將嘗試去盡其所能地和你們分享我們的意見。

一如既往,請瞭解我們非常希望你們在聆聽我們所說的內容的過程中,使用你們最大的分辨力。請和任何對你們可能有吸引力的想法一同工作,但是如果在你們的心智中、對我們所提供的觀點有任何問題,那麼我們會建議你們毫不猶豫地把它放在一邊。因為去跟隨任何一個權威對你都是不明智的。相反地,跟隨自己的分辨力的共鳴,去挑選那些看起來對你們有益的事物,丟掉其他看起來無益的東西。我們感謝你們在這方面的考慮。它將允許我們自由地發言而不用擔心我們會侵犯你們的自由意志或妨礙你們的進程。

「人格外殼」這個詞語,就我們所知,是我們鼓勵這個器皿使用的一個詞語,卻從未仔細地嘗試去精確地定義一個人格外殼可能包含怎樣的內容。我們推斷你要求的目標在於對人格外殼這個術語發現更多,尤其是當人格外殼可能類似於十六種人格特性的組合;而這些特性是邁爾斯-布里格測試所提供的、十六種描述各種各樣的人格類型的方式。

我們可以說在人格外殼這個詞語和一般概念的MBTI測試之間有一種粗略的對應性。的確,你們的任何一個測試,旨在區別實體們處理信息並做出決定的不同類比的方式,都可以達到對人格外殼的一項檢查進行粗略的命名目的。然而,這僅僅就是一種粗略的對應性,因為一個人格外殼是一個實體的完整結構,而測試所檢查的對象是一個人格中看起來有助於測量的特定方面。

當我們使用「人格外殼」這個詞語時,嘗試對人格外殼進行測量不是我們對那個詞語的使用中所呈現的內容。對於我們,人格外殼這個術語是表明從你無限的或永恆的靈魂或靈性的360度全方位之中被選取出來的某些項目的鬆散集合。

你們已經通過許多次轉世、經歷過許多事情。你已經在生命經驗上和一長串的列表上[包括完成得很好的行為、以及在投生結束之後你反思了並決定在未來的投生中重新體驗的行為] 獲得增長。這些經驗與行為就組成了我們之前稱為的裝滿禮物和局限的小旅行箱的全部內容,它們就是你已經選擇作為在此生中、你穿在人格上頭的衣服了。

邁爾斯-布里格測試查看一個人格之特徵的方式,在一小段時間中、替接受這樣一個測試的實體提供鑰匙來確定大量與堅實的信息,如叫做E的實體說過的,這可以被視為是極其有幫助的。

這不是當我們凝視一個實體的人格外殼時、我們看到的視野,因為如我們說過的,我們不以相同的方式來測量。我們檢查每一個實體的表面心智、並在我們被允許的以及我們能夠到達的程度上深入那個心智。有兩個分開的限定條件,首先,一些實體擁有受到極端控制的心智,他們已經花了特定額度的時間來守衛其能量場的區域,該區域是那個存有的意識或思想所創造的。

在你們人群中、大多數實體在他們的想法及其人格結構的方面,都是沒有被良好防衛的,因此他們對於組成你們的能量樣式的[諸如我們看得到或感覺的]各種各樣的能量混合物之品質是相當透明的。你可能就顏色或形狀的方面看到這一點,我們當然看見了。

我們不必去分析或思考我們所看到的事物,因為我們習慣以這種方式將能量視為純粹的振動,因此,以這種方式查看你對我們是第二天性,反之,進入你們的語言並在你們的心智中找到特定的信息,這對我們是比較困難的。

我們凝視這個問題來尋找那些我們可以進一步和你們談論的項目,在考慮這個問題[什麼是人格外殼]的時候,它們可能成為你們的一個資源。我們相信已經表達了人格外殼的概念,如我們使用那個術語一樣,人格外殼不僅僅是一套諸如獲取信息和處理信息的偏好和方式之類的人格特性,它也包含了那些難以對一個心智歸類的項目,好比我們發現這個器皿擁有這樣的心智。她並不了解你會如何表示或分類各種限制、特定的局限放置,如此等等。局限的放置在人格外殼中擁有一個特別的利基。

在此刻,你們處於肉身中、有許多人已經在他們身上放置特定的阻塞或局限,使他們避免沿著一條極端的道路通向一個並不被魂或靈所渴望的終點。這種局限的一個例子就是這個器皿、她一生虛弱和脆弱的健康狀況的動力關係。這個器皿小心謹慎地在投生之前就在其人格外殼中放置了一種局限,在任何時候、只要這個器皿基於她自己的自由意志選擇進入一種身體活動到達一定程度,以致於她無法尋求一種每日的、內在的、冥想的、沉思的面向,這種局限就會出現了。在過去,每當這個器皿發展出一種如此勇往直前又雄心勃勃的身體活動,以致於她發現自己無法餵養在沉思和冥想方面的更深需要時,肉體就會明白地故障了。

有一些實體他們沒有將這種阻礙物放置在他們的人格外殼中,因為他們並不擁有這個器皿在投生前為自己創造的那種人格設定。對於每一個實體,將有一種完全不同的動力關係、以及毋庸置疑地一種不同的人生之平衡,這種平衡是需要被遵循的,因此,在靈性的進程之內,(每個實體)對於不想要的活動有一種完全獨特的限制方式。

這一種隱藏的材料,一個(人格)測試[好比E實體一直在研讀的測試]無法涵蓋到、也無法期待它將來會涵蓋到,因為既然它們對於在此生中的實體用任何顯意識的方式都是未知的,那麼,記錄這類偏好的測量方式並不存在。

再者,當人格外殼在投生開始之初被帶入的時候,它不是以各種特徵被組織起來,而是以能量中心的開端被組織起來。有一些能量特別適合於紅色光芒,某些能量適合於橙色光芒,某些適合於黃色光芒,如此等等,貫穿各個能量中心2的所有顏色。

在許多的情況中,在表面上看起來是一個特徵的東西、實際上是一整個特徵的八度音程3,因為來自紅色光芒的特性具有一種著色,而來自橙色光芒的特性具有另一種著色,如此等等。

我的兄弟,在我們前往你的下一個問題之前,請問有後續的詢問嗎?我們是Q’uo。

沒有了,謝謝你們,Q’uo,我理解你們的話了。

(朗讀來自E的問題)

「第二個問題是,我相信經由Sandra Krebs Hirsh和Jane Kise的<注視類型和靈性>書籍,辨認出各種靈性成長的途徑,表明了靈性成長的各種道路、以及我們的人格外殼的演化的各種可能性。你們能肯定這一點嗎?」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因為這個研究是你在此刻活躍的進程的一部分,我們無法做出自己的判斷從而干擾你自己的判斷。

我們會簡單地說,我們覺得你所從事的全部研究都對你的進程有幫助,我們會鼓勵你繼續探索並尋求在幻象的皺褶之內的真理,它既揭示又隱藏如此大量的、人類整體在賦能作用中的無限性。

現在,容我們問,有另一個詢問嗎?

我理解繼續進行這種研究對我會有幫助,但它會對其他人有幫助嗎?

(Carla傳訊)

我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我們相信,一般來說,在此生之中、小心謹慎又深思熟慮地考量自我的本性,這對於靈性進程的外部工作總是有益的、有幫助的。

我們發現,基於人格的核心性質,容我們說,進一步說,基於那個實體在智力訓練方面的心智訓練性質,涉及心理類型的研究信息在其有益性方面是變化很大的。

對於某個類型的人,當他在真誠的沉思、默想、提問中查看自我的時候,這樣的信息是強有力的資料、並且推動有益處的反思。在其他的情況中,我們發現、幾乎不會有對這種信息的興趣,因為那個通過研讀他自己或她自己的實體,正在以一種非唯物主義的方式查看自我。

一般而言,相比於那些[這個器皿稱之為]隱士或靈性的學生,這類學生是這個器皿會稱為在一個古魯或老師指導下的小沙彌(chela) 4;那些通過分析性和智力性的方式工作的人將發現心理學和心理類型的研究是遠遠更有幫助的。

對於那些聚焦於某類型的古魯或摯愛的老師的人,涉及人格的唯一有幫助的信息是通過老師的存在或臨在而被給予的資訊。在這個(老師)實體臨在的無法言喻的完整性之中、蘊含著引起那種人格的興趣的全部信息。

移動到這種人格的極端情況,有一種實體,好比這個器皿,不會接受任何古魯或老師,除了外觀為基督的造物者自身之外,而這個器皿對祂的知曉不僅僅來自其文化和宗教的訓練,還來自於個人經驗。

無論一個實體是和這個器皿同類,把一張臉孔放在造物者上頭,或者他屬於神秘主義的類別,那個人格類別不會要求任何個人信息、以便於致力於奉獻無限造物者,容我們說,一個神秘主義者探索自己所需的圖像、標誌、完整的信息資料庫就是造物者本身。

在一方面,一個分析性的實體作為一個自我、進入到沉思他自己之中,可能是 一個造物者。另一方面,一個屬於非分析類別的神秘主義者會從造物者的能量進入自我,進入或達到那個被稱為智能無限的大門區域,就肉體方面而言、它位於頭頂,它一般被稱為第八脈輪或皇冠脈輪。

那麼,呼喚就是從造物者向下,而該實體是將超越所有分析的知曉傾注到自我之中。就是對於這類的實體,信息將以一種概念的形式進來、而非以一種可分析的形式進來。

就收到一種有益且屬於靈性信息的方面而言,這種人格的美妙是:信息以相對完整的方式被收到。這類信息的局限性是:它難以被轉譯成語言,因此,在一些情況下,很難用這樣一種方式去分析,好讓一個人可以看見牽涉該概念的想法結構的組成部分。

類似地,分析和測量的價值在於它是非常清晰的,提供了大量可以在第三密度中被獲取與使用的信息。它適合語言,它在空間/時間連續體中,在共識的實相中起作用。從分析、學習和研究進入一種對自我的知曉、其局限性在於它將永遠無法碰觸到領會或「感覺」自我的質地與自我感的範圍,自我感來自於接納自我為造物者的一部分、毫不理解整體可以被分析或切分,(即使)以最有技巧或最聰明的方式進行。

我們可以進一步回答你嗎,我的兄弟?

不了,Q’uo,我很感激這些例子、關於尋求者的各種各樣的進程。它有助於我更好地理解。

(朗讀E的問題)

「我相信我是一個流浪者,也相信我的兒子H和女兒M都是流浪者。你們能確認這一點嗎?在處理我個人的歷史和我在地球上的家人方面,請提供任何你們覺得對我進行思索有幫助的評論。」

(Carla傳訊)

我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我們真的可以確認你剛才提到的每一個人都是流浪者。一如既往,當我們提供這類的信息,我們的確想望把它安置在我們對此的理解之中,也就是說,在此刻、成為行星地球上的一個流浪者意味著什麼。

很多流浪者尚未從你們星球上的人生之夢境中醒來,那是他們原先的希望。對於那些尚未醒來的流浪者,在行星地球上成為一個流浪者沒有任何意義。若沒有覺醒於一種領悟:即有一個更大的觀點,超過你們所有人都被包含其中的文化向你提供的觀點,身為一個流浪者的知識、其用處尚未生效。

一旦流浪者已經在共識性實相的夢境之內醒來、覺察到他是永恆的一個孩子,覺察到他進入局限與限制之中是為了精心制定的原因,接下來了解到一個人是流浪者就有幫助了。它允許一個人有能力以一種明智而合理的方式和特定的孤獨、被拋棄、厭惡的感覺打交道,這是極有幫助的,對於一個為了服務與學習而進入第三密度的流浪者而言,這些感覺經常是伴隨著流浪者的經驗。

實體們了悟到、為什麼他們在行星地球上會覺得不得其所,這對他們是非常有幫助的。他們覺得不得其所是因為他們來自(宇宙的)其他地方,這在某些情況中是一種新的體驗。在其他的情況中則不是一個全新的體驗、卻肯定是一種跟很久以前的那些記憶不匹配的體驗;那些記憶是(環境的)振動屬於一個較高的密度、而生活的條件以某些方式是更加有吸引力的。

一旦該實體開始意識到疏離感和迷失感的原因,對於那個實體,去回顧他所知的、關於他的(真實)財產,接著嘗試去恢復他的決心[選擇進入行星地球上的人生]之菁華,這是遠遠更加容易的。

在所有的情況中,在這個時候進入行星地球上的一個身體、這個職位(spot)是非常難以獲得的。每一個實體,希望在你們星球的進程中的關鍵時刻去服務與學習,都獻出了他自己,他的存在,他的投生計劃,以及他同時去學習和服務的希望。你被給予了一個職位,因為你做好優異的準備進入此生,醒來、回想起你的計畫,因此能夠在你剩餘的此生成為一個共同造物者,顯化你如此努力工作以獲致的表達機會。

對於那些已經在人生中醒來、知曉他們的流浪者屬性的人,我們願意說兩件事。

首先,我們要求你們完全地使自己變得謙卑,了解到你們現在不是來自一個更高的密度。現在,你們是行星地球的原住民。你們已經賺取進行一次重大的冒險的權利。你已經躍入了,容我們說,第三密度的池塘的最深處。沒有任何你將會憶起的保證,即使你記起來了,也沒有任何保證你能夠成功地完全融入此生之中。那就是我們鼓勵流浪者去做的第一件事情。很容易去想念更高密度的體驗,不過,那不是你來到這裡的原因。如果你想望更高密度的體驗,你就絕不會離開(那兒)了。

你們非常渴慕在此刻去服務。因此,我們請你們充分地融入此生,盡你們最大的意志和熱忱這樣做。看見這個環境的美麗。儘管你的同伴們是困惑的,看見他們的存在之內的造物者。 在你自己的困惑之內看見造物者,在某些情況中,寬恕你自己花了這麼長的時間才充分地覺醒。

一旦你已經把你自己完全地帶到地球的土壤上,一旦你已經扎根自己、如同一個地球的原住民,接下來,我們會鼓勵你們去做的第二件事就是每天在一種開放式的心甘情願中歇息、好看入你的模式和目的。

任何一個實體的人生的完整形狀都是隱藏於那包圍著一次肉身的人生表象的事物之中。你的意識中有很多部分並未進入白天的亮光之中,相反地,在潛意識和無意識的進程中繼續其工作。然而,它會被給予那些請求去找到答案的人。如果你不請求,如果你不善用你的指導靈,你將無法被那些蒙福的存有造訪,他們等著你要求指引和幫助。

我們可以進一步回答你嗎,我的兄弟?

不用了,Q’uo,感謝你們、為了你們的評論的美麗和洞察力。我覺得特別地感動、並做好準備去實現它們。

(Carla傳訊)

我們是Q’uo,大大地感激你的評論,我的兄弟。知道我們的評論中的某些內容在你的尋求中可能會有幫助,這是對我們的一個祝福。而這種情況發生了,它遠遠超出我們的希望,我們為此極為感激。

在我們離開這個器皿之前、有另一個詢問嗎,我的兄弟?

沒有了,謝謝你們。

(Carla傳訊)

既然那樣,我們將離開這個器皿及其團體,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平安和大能中感到榮耀,並且在祂的愛和祂的光中歇息。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 Adonai,我的朋友,Adonai。


  1. [footnote start]

    在iNtuition(直覺)中的N是作者有意大寫的。使用那個大寫的N而非使用那個詞語開頭的I作為大寫字母是為了把它跟Introversion(內向)區別開來,在他們的縮寫系統中、Introversion使用大寫I。

    [footnote end]
  2. [footnote start]

    Q’uo提到的顏色是紅橙黃綠藍靛紫的「Roy G Biv」(各個顏色字首英文縮寫)彩虹色。脈輪沿著脊椎被分配在身體上,從脊椎底部開始是紅色光芒,橙色光芒位於下腹部,黃色光芒位於太陽神經叢,綠色光芒位於心臟(附近),藍色光芒位於喉部,紫羅蘭光芒位於前額,紫羅蘭光芒位於頭頂。

    [footnote end]
  3. [footnote start]

    Q’uo似乎在暗示,每一個脈輪或能量中心之內都有一列完整的子八度音程的關聯,從紅色直到靛藍色,假定伴隨著皇冠脈輪、就在頭頂上,以及白的染色作為八度音程的脈輪。

    [footnote end]
  4. [footnote start]

    在印度教,一個門徒被稱為chela,或者如這個詞語在古希伯來文中存在的樣子: selah。

    [footnot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