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view] 和原型一同工作以成為原型,這如何在魔法人格的發展中幫助我們?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致意,在祂的服務中,我們今天來到你們中間加入你們的尋求圈子。我的朋友,感謝你們邀請我們成為你們的圈子的一部分。

我們十分樂於回答你們的問題:關於使用原型以尋求行家身分。然而,一如既往地,我們會嚴格地告誡你們,使用你們非常勝任且稱職的分辨力來辨別我們所說的內容,哪些部分對你們有幫助、以及你們沒有共鳴的部分。如果我們說的任何東西沒有產生共鳴,無論它可能在智力上是多麼有趣,我們要求你們把它放下。

跟隨並使用確實對你起共鳴的信息,我的朋友,以那種方式我們就可以確信沒有侵犯你們的自由意志,而相反地,正在享受一次平等的對話。我們不願意成為一個高於你們的權威,對於我們在今天向你們提供的內容,我們無法被視為權威而又在我們的心智中擁有平靜。因此,以這種方式,我們極其感謝你們親切的寬容。

今天,你們的詢問圍繞著對原型心智的使用、以及在這過程中對原型心智的學習,你稱該過程為發展魔法人格或成為一個祭司或行家。我們意識到名為T的實體一直在關注行家身份和祭司身分的議題,因此我們想講述這種關注為我們第一個討論的主題,因為我們覺得它承載很多的含義。

在面對這種可能性時,不是僅僅是叫做T的實體,這個器皿也是謹慎小心的,也就是說,一個人可能通過詢問某個問題或跟隨一條特定的研究路線而讓他自己致力於一種終身且集中的研究,對於魔法人格、生命之樹1 之研讀,以及在一個白魔法祭司的成員身上累加的隱含任務與責任;白魔法祭司團體的數量令人吃驚地巨大且普遍不被知曉,在你們星球上的數千年時間之中,他們一直維持著管事人的職責,看守地球上、地球底下的那些能量、和這個器皿所稱的內在層面或無形層面之內的那些能量,從而不停息地工作,毫不考慮個人的聲望或名聲,當地球繞著你們的太陽旅行而你們的太陽繞著該銀河系的邊緣旅行時,他們致力於平衡、穩定你們的島嶼家園。

通過認同他們本地的山川、平原、海洋,通過呼喚崇高中的至高下來,通過無懼且不斷地跟這個器皿稱之為自我的陰影面或未知面的事物打交道,這種祭司團一直不停息地服務。

在這個團體中、很多人的內在有那種共鳴的能量,和活出服務的一生、一生活在祭司身分中的觀念起共鳴。我們察覺到這個器皿和T器皿內在的擔憂,在你活在其中的生活中,對於那些如你一樣地生活著的實體,可能會有任何道德承諾的暗示或跡象會是在他們能夠完成的事物的範圍之外。我們想要每個人都確信,那些心智上的保留意見會在形而上的世界中創造一種不去成為這樣一個祭司的約定。

有一種你在自己身上設置的限制。你們希望直接地跟這個世界關聯起來。你們不想望從這個世界退入隱居處。你們想望參與這個世界。在一個更加廣義的概念化模式的範圍內,關於致力活出如一個祭司或行家的人生,這是可接受的。

在一般性的意義中,每一個實體都是一位祭司。在你們的神聖著作中說,你們是一個祭司的國度,以及一群神聖的人2。 我們相信這是完全準確的,如你們一些人在這個週末的豐富多彩的談話期間已經注意到的一樣,而我們非常享受通過這個器皿的心智成為這個談話的一部分,你們多生累世的祭司性質的面向正在對你變得越來越清晰,。你正在開始越來越多地察覺你於內在攜帶著被這個器皿稱為基督意識或無條件愛之意識。

你正如此百折不撓地追尋的事物:那即是太一無限造物者,或者可以替換為,關於你自己的真理,它不在你的覺知的外面,而是在其最核心之處等待著你。你尋求的東西就在你的心中之心裡內。

以那種方式,行家身份或祭司身分可以被視為進入心的外圍庭院、接著進入內在之門、通往至聖所、你的心中之心、太一無限造物者的寶座。

或者相反地,我的朋友,它是一個馬廄?造物者等待著你、如同躺在稻草堆上的一個孩子或嬰兒,等待著你去襁褓它、帶著你對內在基督的認知?

你在心中尋求一個權威人物嗎?你在尋求一個白髮蒼蒼的、古老的萬主之主嗎,你在尋找那個同時進行評判和愛的舊約人物嗎?

在你的頭腦中想到的人物是什麼、它部分揭露又部分隱藏了造物者身分的真理?你所尋求的是什麼呢?你在尋求一個肖像嗎?你在尋求一個聖像嗎?或者你尋求那奧秘— 超越所有的言語但承載無條件愛之名?

因此,在這一點上,我們願對你們說,如果你真誠地、由衷地、誠實地尋求你自己存在的真理,如果你願意無可避免地、單純地追尋在那種尋求之中致力於活出你的生命,你就值得被稱為一個祭司和行家。

因為你的生活方式,你可能無法如在聖職團體中所見的一樣、每一天中拿出數個小時投入涉及祭司身分的儀式。你可能無法以一種儀式化的方式在特定的時刻祈請並喚起特定的能量,因為那的確將需要大量在觀想中的微妙工作,它將需要你保持一種聚焦的層次,只有[這個器皿會一般性地命名為]瘋子、聖人、狂熱信徒達到這種層次。這就是祭司身分的特性了。

我們預期並理解這不是你們所致力的層次,我們明確地表達我們的理解,從形而上的平衡意義而言、這在倫理上是可接受的,這種平衡不僅僅是對於你個人生活的平衡,也是對於[當你們在這次集會期間經驗體驗自己時、]你們的團體生活,以及行星地球上的人類種族的生活的平衡。

你們的服務是可接受的,如其所是,就是本來的樣子,無需改進。你早已走在我們會稱為一條健全與良好的道途上了。我們感謝你們走在那條道途上,我們感謝你們呼喚我們來到你們的團體,我們感謝你們在倫理上足夠地有意識、並關注以致於以擁有了關於這些問題的警戒感覺。

我們現在轉過來凝視魔法人格。這個器皿已從威廉實體3的著作中學到的魔法人格的定義是足夠簡單了。魔法師是一個有能力在意識中任意造成改變的人。

每一次你在生活中面對一個情境並做出一個有意識的選擇,以一種在你的回應系統中不是自動的方式來回應被提供給你的催化劑的時候,你就已經是一個魔法師了。當你已經選擇一條更高的途徑,當你已經選擇了一個溫和的詞語而非嚴厲的詞語,一個仁慈的舉動而非無禮的舉動,或者一個誠實卻困難的回答、而不是一個虛偽卻輕鬆的回答的時候,你就已經在用一種魔法的方式行動,選擇提升你的意識到一條更高的途徑。

這個器皿將她所做的、大量的這種工作稱之為「調音」,我們會同意,以這種比喻修辭法來看待你對意識的調音,這其中有些事情要被談論。

什麼是在你的意識中透過一個意志的行動創造改變?在這個主題上有三個權衡 的基本要素。

第一是你自己、作為一個行動者和選擇者。

第二是你的意志,認可它為一個要素,以及通過你的日常工作鍛煉它。

第三是作為一個意志的行動、你造成的東西,那個在你面前完全主觀的選擇。沒有兩個人會以完全一樣的方式看待催化劑。因此,沒有兩個人作為魔法般的實體會在意識中創造相同的改變。

當你面對一個選擇、如何回應你所感知到的一個情境,在這個時候,正確地使用意志成為一把解決那個擺在你面前的謎題的鑰匙。

當你面對當下此刻,正是在你的心智狀態中,蘊含著對原型的使用。原型心智,如同在這個聚會期間已經經常被重述的,它是深邃心智的一種資源。如果你願意這麼說,原型心智是一張特徵地圖4,關於可能的能量途徑,它們在你們星球上的第三密度中構成空間/時間與時間/空間的幻象系統。它是一種有限的、劃定界限的資源,它被創造給第三密度的[行星地球上具肉身的]實體們所使用。

它是一本綜合性的百科全書,這個器皿曾數次稱為道路地圖、在內在的地形地貌中、有著各種道路、小路、小道與小徑的基礎結構,可以用它來從這裡到那裡。 當你在探究如何回應你在當下此刻看到的、進入你的視野的事物之際,這些基礎結構建構了你可以在其中轉彎並做出選擇的方式。

在大多數時候,你們漫不經心地使用原型。你們通過帶著一定程度的純度穿過一個情境而成為原型之一。我們無法(說的)比這更明確了,因為在每一個情境中、有範圍廣泛的方式,你們可以通過它們而變得純淨,這取決於你是如何評估在你面前看到的情境、以及你從怎樣的立場來評估它。

有很多層次、你們可以從中查看共識性實相,在你做出如何看待一個給定情境的選擇之前,在每一個層次上、都有很多你們可以做出的選擇,那個情境通過一套特定參數把你帶到偏頗或扭曲的選擇點,所有的情境都是有用的。

我們經常通過這個器皿說:(宇宙)沒有錯誤,在這方面,我們願帶著一種特別的強調來說這句話。當你們和對於表面意識是相當模糊的事物一同工作時,你一定不要用對錯的觀念來限制自己,毋寧,提供允許給你自己、去探索在尋求上的共鳴途徑。

當你感覺你也許可以祈請或成為人類經驗的原型部分的時候,那並不意味著你已經從人類身分移動到一個原型。它意味著、你已經以足夠的清晰度、誠實、純淨度清空你自己,以致於在你對尋求的奉獻中,你已經留出空間讓你的經驗被共鳴所充滿,那是從有限到無限,從特異性或地域性到寰宇性或非地域性的共鳴。

成為一個原型是一種不依賴於事實、細節或學習的知曉。觸及原型就是觸及在特異性之中可獲得的整體性。它肯定不是可以有意識地得到的、或通過應用學習或分析來獲得。原型的真理是本質的,如同好幾位在貫穿這整個週末期間建議的一樣,原型的事物會永遠地保持為神秘的,所以,就是通過你的存在、你闡述並見證了那個在你內在純淨的事物或於你內在被淨化的事物。

這個器皿會稱這種被淨化的實質為感覺或情緒,我們會同意這些詞語最接近地描述了那些能量河流的詞語, 那些河流流過原型的大地,流過那豐饒又如山岳一般的珍寶庫,在其中,伴隨著永無止境的發現和領悟,一個山脈通向一個又一個的山脈。

那個魔法般的事物於你的內在等待著你的選擇。接下來,讓我們注視在你面前的選擇的特性以及你可以用來面對選擇的資源。

在每一個時刻,你的選擇都是要嘛以你的文化和你的環境所暗示的自我來接納你自己,要嘛接納你自己為某種遠遠更加清晰的事物。對於那些喜歡缺乏力量且從任何道德的意義上都無需負責的觀點的人,這可能看起來是浮誇的。對於那些渴望太一無限造物者的人,被尋求的渴望牽引向前,這似乎是一個正面的祝福。那些想望成為超越他們所知曉的事物的人會選擇成為共同造物者,帶著他們在出生時就運轉起來的原力。

當你選擇加速你的靈性演化的步伐的時候,你就正在活化自己的一個魔法部分了。那就是你的選擇的特性。選擇去休息並避免認出自己的存在力量的練習,這是完全沒問題的。當你已經積攢氣力並想望在你的旅程上向前邁進時,你就的確是個傻子。無論你是否覺得你需要行李,你都拿起了自我、你的能量、意圖,你離開了熟悉的安全又受保護的山谷— 屬於你過去的理解。

因此,所有把自己想像為在其魔法人格上工作的實體也可以把他們自己想像為踏上了一條和很多很多其他人共同的旅程。在這一場朝聖之旅之中、你永遠不是孤單的。肯定地,每一個實體在自己的選擇和自己的進程範圍之中是孤單的。然而,造物者之陽光的其他碎片和裂片正走在你旁邊,祈禱來自相同的造物者之指引,被光與愛的偉大無止境的來源照耀,從相同的指引獲得靈感。

所以,雖然在某種程度上、你是永無止境地孤單的,如果你能夠對著你的情境的更大視野開放你的覺知,你就可以看到你在一個(特定)空間中和很多人一起行走,該空間因為每個足跡、每滴眼淚、每一聲歎息、每個喜悅的片刻、每一個驚奇、驚訝、敬畏的時刻、每一個受苦與悲痛的午夜而變得神聖。

在這條旅程上、圍繞著你的事物是一個多層的、幾乎無限的世界。當你移動感知的焦點時,你將選擇聚焦於三百六十度探究的特定部分,對於一個完全有能力轉身凝視任何方向的人,這是可能的。每一次、你改變尋求的焦點時,一些事物將被照亮,而許多其他事物將被扔到最暗的陰影中。

你將一直在對你似乎是昏暗的光中工作。你已經凝視著塔羅牌影像中的許多象徵,包括太陽、月亮,月亮之靈的傾向、就是給太陽蒙上陰影並把太陽隱藏起來。那就是你們尋求的環境了。

你可能永遠無法以真實魔法行家的技巧和技藝祈請原型或允許它們進入你的存在、充滿你。你可能必須滿足於以你自己所認為不完美的努力來祈請或成為原型。我們向你們保證,在形成意願的過程中,在每個時刻,當你形成這樣一個意願去尋求、去服務太一無限造物者、提高你對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摯愛,或去增強你對發展意志的熱情以便於最大化你對造物者的服務,不管你的意願的實際結果是什麼,就魔法的意義,你都已經完成高度極化的工作了。

在你的心智中進行轉換,將共識性實相的作為狀態轉換為時間/空間或形而上實相的存在狀態。了解那些在物質界之中的東西僅僅是影子— 也就是說,你的想法在形而上世界中變成活生生的、呼吸的客體、菁華、生靈。

形而上而言,你的意圖是非常真實的,你隨後的行動,就形而上而言,如同那些意圖的影子。那些在共識實相可能看起來輝煌的事物在形而上的世界中幾乎沒有重量,而那些在物質世界中似乎只是一個影子的東西可能在形而上世界中擁有可觀的重量,從而,令人驚奇地改變邏輯,也把你所有的野心都化為塵埃。

如果有任何物質性含義是跟在空間/時間中的真實行動有關係,請允許那情況立刻發生吧。釋放它們,我的朋友,知曉你們的工作是想望為自己調音的水晶之工作。

因為你們每個人都是一位造物者。以一種特定的方式、你是造物者。你是一個樂器(器皿)。如同任何水晶一樣,你擁有特定的特徵。從形而上的方面而言,你在自己的架構的邏輯中用規則性被設定了。你的能量系統通過某種方式在這種不平衡中是平衡的,那就是你在此時的完美了。這是一種穩定的設置。

一個想望去調整水晶設置的人是一個想望去做魔法工作的人。你正在工作自己的意識結構、以便於改善你的調音或你作為一個善於接收的能量場的設置,很像一個善於接收的水晶收音機。

這個器皿先前曾使用該類比,把她自己比作那個能夠接收一個廣播電台的東西。當她嘗試去為通靈調音時,她在調音的目標是:最高與最佳的信息來源;前提是她作為一個穩定的、有意識的實體能夠接收到的(頻率)。她在對她的器皿的水晶進行調音。當她盡其所能完成調音時,她有意識地將那種固定並結晶化該設置,接下來,她小心地選擇接受者或她將要去通靈的通訊來源。

以一種較不正式、更加日常的方式,每一個人在所有時刻都在接收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當愛與光流過脈輪的能量系統時,每一個人都在一定程度上持續地轉換它。

[磁帶第一面結束]

隨著造物者的愛與光移動進入皇冠脈輪(頂輪)的八度音階的光芒,當它在紫羅蘭光芒的位置離開你的能量系統之際,它已經受了必要的調整來穿越你的能量系統。如果你停歇在你的預定設置而不嘗試調音你的器皿,那麼你的信號,容我們說,將會是相應地未聚焦的、虛弱的。取決於在當下此刻、你已經完成的工作,在遇見你在當下看到的那些情境時,你的輸出很可能跟你的預定設置有很大的不同。你可能已經以數種不同的方式選擇和太一無限造物者的能量一起工作,不是以這種方式銳化它,就是以那種方式使它擴散,如此等等。

如果你,作為一個水晶的存有,已經在你的人生中來到了一個點,在此,你在自己之內是相對寧靜與滿意的,那麼你就很可能允許大量的太一無限造物者之光通過你的系統無扭曲地傾瀉而下。

不滿意和疑慮是一種干擾,它將十分有效地摧毀光之能量。因此,當你做功為了在你自己的皮膚之內在變得越來愈舒適的時候,你不是自私的。你沒有在自己身上花費太多的時間。相反地,你在通過清理自己的能量系統而工作,服務造物者和服務他人。做這項工作不是自私的,毋寧是對他人的服務。

在很多服務他人導向的實體的心智中、在能夠為自己留出時間和注意力的方面,這是一個非常困難的糾結,而對於你保持清晰和有用的,以及成為一個靈性的器皿,這些時間和注意力的確是必需的。 雖然如此,你可能必須在你忙碌的一天的邊緣周圍拿出那份時間,一次五分鐘。但我們向你們保證,如果你仔細地選擇那些五分鐘,如果你把自己灌注在那些五分鐘(時段)之中,你將豐富地創造魔法。你將不會耗盡時間,因為就魔法上的意義而言,你可以在一個小空間中做很多事。

你正在嘗試拿起你們的文化已經教導你是無價值的事物:你的想法、感覺、你的預感以及直覺,並從它們之中收集信息,該信息是你們的文化尚未尊重或讚賞的。在這樣做的過程中,你正失去那些讓一個跟心智打交道的人感覺舒適的工具。因為在進行魔法工作的過程中,或者在嘗試創造一己的焦點好越來越多地成為有魔法的,你就在持續不斷地移動、從頭部移動到心,從思考移動到知曉。

知曉的機能是什麼呢?名為S的實體在這個週末談到兩種能量之間的不同,一種能量是穿過腳底向上通過底部脈輪或紅色光芒脈輪,上湧並從頭頂流出的能量,另一種能量是被尋求所呼喚的能量,它因著你的渴望之原力、焦點、純淨度;而[在頂輪]通過智能無限的大門被拉下來。

名為S的實體注意到,那兩種能量相遇的位置就是你們稱為昆達裡尼的巨大能量所在位置,昆達裡尼運動的目標是去創造靈性的演化,它是以昆達裡尼的比喻或標誌而作為象徵。那個昆達裡尼在你內在停留位置就是你可以從這裡十分穩定和信實地工作的位置。

那麼,在準備好你自己以做魔法工作的過程中,嘗試如這個器皿所說的,真正地變得謙卑與空無。每天檢查你的脈輪系統,尋找扭曲,無論是過度激活或缺乏激活。當你找到它時,跟它坐在一起,凝視著它,邀請它,尋求去理解什麼東西在這個特定議題上觸發了你的注意。如果你能夠在自己內在找到這種觸發影響的泉水所起源的扭曲,移動到那個觸發物的源頭、並看看你能夠做什麼來挖出這份被埋藏的寶藏。藉由在這份禮物身上除去它周圍的礦石,創造對於該鑽石的賞識,這是你從你的苦難之中得到的鑽石。看著它的純淨之美,在一次人生的催化劑的熔爐中、從驚人苦難的壓力的體驗而知曉。讓你產生這種美麗、真理、寶藏,這代價是怎樣地昂貴呀!

如果你可以的話,每一天花時間在靜默之中。我們並不關心你們進入靜默的模式或在那個時間中做什麼事情。你可以什麼都不做。你可以有一個祈禱、觀想的練習,或其他規律化或儀式化的方法以組織這樣的時間,或者你可以簡單地進行一次孤獨的漫遊,聆聽鳥兒的鳴叫,凝視樹木、灌木、草地之美。

無論你如何組織這些時間,我們鼓勵你們把自己投入一種每日的練習,這是太一無限造物者臨在之練習,祂的聲音只有在靜默中才被聽見。

最後,我們鼓勵你們練習對造物者的識別。當你看見祂的時候知曉祂,無論祂是在你自己之內、大自然之內、他人之內,或單純地在那瞬間本身之內。

我們為這個問題而感謝你們。一如既往,我們僅僅刮掉這個迷人又深入的話題之表面,但是我們感謝你們、為了這個和你們分享想法的機會。在我們離開這個器皿和團體之前,在此時,我們請問是否有一或兩個後續詢問?我們是Q’uo。

在我看起來似乎一個先決條件… [聽不見]

[該問題是關於在一個人著手開始並進行靈性化的時候,什麼原型會對於祈請一個配偶的人際關係或靈性上的友誼關係有幫助]

我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弟兄。關於如何著手處理調整一個人的非常個人性和私人性的練習、到和另一個重要另一半之間的人際關係,如這個器皿稱為的一般配偶的人際關係的迫切需要上,我們與其在解決你的這個問題的方面建議單一的原型,我們願意說,一個在這次集會期間已經被反覆討論過的特性是可以被聚焦為有幫助的。那個特性就是男性獻慇勤或求愛的特性,這個特性會向賦能者求愛,或者伸手觸及那等待著該觸及的(原型)。

無論何時,一個實體,無論是男性或女性,當它在任候考慮如何去著手處理和一個夥伴協商某種個人性的事情來作為一種祈禱者的生活或練煉或一種生活的規範,那個實體可以視自己為那個上前去獻慇勤或去求愛的人物、而非控制或操縱的人物。

該伴侶擁有和(你)自己的一種動態關係,在其中有共通性的區域。那麼,這樣一個情況的魔力就在於發現那個共通性的區域,帶著最大限度的一絲不苟來停留在裡面,並創造一種靈性的練習,它會滿足雙方,儘管他們有許多的不同之處。

這是一種具有挑戰和微妙的協商。它正是協商,因為從開始這樣一種討論的立場移動到解決問題,或產生一個令人愉快的結果的顯化,其中沒有快速的路程。

對抗這樣一個快樂結果的東西不僅僅是你和該其他自我之間的區別,還有在你的真實自我與你自己的[你知曉並能夠無扭曲地分享的]那個部分之間的變量。若你越好地知曉你自己,你能夠看到更多的你自己,包括你自己的那些這個器皿會稱為較少被發展或更多屬於陰影面的部分,在找到你們的共通性區域並盡可能地利用它而不會產生顯著扭曲的方面,你就將會更加地成功。

我們可否進一步回答你,我的弟兄?

不了,那好極了。謝謝你們。

現在有另一個詢問嗎?我們是Q’uo。

Q’uo,我有一個問題,它跟在原型中被清晰表述的靈性有關。可否從你們的角度評論靈性之家鄉,它和身體、心智及其構成力學的區別是什麼呢?

我們是Q’uo,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在注視你的問題之際,我們有個非常棘手的情況,因為在此刻、對於在這個房間中的幾個人,這個問題形成了他們的進程中的一個活躍部分。因此,我們必須在討論中謹慎守衛著,我們為此致歉,但為了維持意志的自由,這是必須的。

在不冒犯自由意志的情況下,我們可以說的東西是:靈性允許在第三密度的內在層面和外在層面之間的旅行。就靈性在原型心智之內的功能方面,很難詳細解說靈性的穿梭器如何發揮作用,因為如Don實體所稱呼的5,它是通過90度相位轉換而發揮作用,該相位轉換把一個人從空間/時間帶到時間/空間。

在地點上,甚至在從某種意義上的空間/時間和時間/空間之間的數量級上,有一種額外的次元上的改變。你從一個,容我們說,在空間/時間方面、從非常微觀而有序的混亂移動到時間/空間中的一個較不明顯有序、但遠遠較不混亂且非常巨大的情境中。你可以在身體中做那種轉換而不用離開此生。在原型心智之內工作,你安全地做轉換,並且始終如一地做轉換。就是這個過程被用來創造幻覺和夢境的受造物。

當你觸及原型心像的邊緣時,那些信使就會回到你這裡,它們通過靈性的穿梭器被呼喚進入顯化,它們可能來自第一密度,諸如元素,或是來自第二密度,諸如你的圖騰的信使,或者它們是那些來自許多密度的內在層面的實體,它們非常可能因為你的振動的光輝和你的渴望焦點而被呼喚到你尋求中的自我身邊。

我們可否進一步地回答你,我的弟兄?

不了,謝謝你們。

現在有最後一個詢問嗎?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

感謝你們,Q’uo。

我們是Q’uo,我們同樣感謝你們。我們感謝每一位。我們經常評論一個團體的美麗,但我們從未見過比這支舞更美麗的一道彩虹,這支非常複雜的生動舞蹈是由你們結合的和諧存有所組成。這是一項受祝福的工作、由於你們已經調和你們的能量,毫無保留地愛彼此,並且一起尋求。我們向你們保證,你們將會將那種祝福、增強的穩定性、和[當你們在歡慶中前進時獲得的]那種友誼帶在身邊。我們也會這樣做。這真是一段非常特別的時光。

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Adonai。Adonai。


  1. [footnote start]

    生命之樹的圖像是卡巴拉教派研究魔法人格的中心圖形。你可以在這個網站上看到對它的一個陳述:www.ucalgary.ca/~elsegal/Sefirot/Sefirot.html 。

    [footnote end]
  2. [footnote start]

    聖經,以賽亞書,62:12:「人必稱他們為聖民,為上主的贖民。」在舊約中對這個概念有幾段其他的參考(文字)。

    [footnote end]
  3. [footnote start]

    Q’uo指稱的是威廉(William E. Butler),他的作品包括《Apprenticed to Magic and Magic, Its Ritual, Power and Purpose》你可以在www.amazon.com上找到W. E. Butler的其他書籍。

    [footnote end]
  4. [footnote start]

    Plat:一個顯示諸如街道、建築區塊的、實際或規劃好的(特徵)地圖。(www.dictionary.com)

    [footnote end]
  5. [footnote start]

    Don Elkins與Carla在1970年開創愛/光研究機構,他的研究啟發了在網站www.llresearch.org 和www.bring4th.org上的、全部的通靈作品和其他作品的最終檔案庫。

    [footnot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