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朗讀)

「在身體複合體中 我們有一個程序,通過這個程序我們可以消化各種各樣的食物以供我們的身體生存和生長。然而,我們的身體卻不會使用我們給它的大多數食物。相反地,它將營養物和其他有用的材料從食物中分離出來,吸收那些有用的材料而將其餘的排泄掉。」

「在心智複合體中,我們有一個程序,通過這個程序 我們持續不斷地被來自內在和外在的催化劑所轟炸。與身體類似,為了向我們自己提供提煉過的經驗以實現靈性進化的目的,我們的心智必須只吸收我們的催化劑中 有營養的部分。」

「你們能否討論我們的心智是如何提煉我們的經驗,尤其是如何消除對我們的成長沒有幫助的經驗?」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在為祂的服務中 我們今晚來到你們中間。能被你們的團隊呼喚是我們的榮幸和快樂,我們非常高興能與你們談論關於正在發生的催化劑的有益食物和在發展優秀的經驗中 消化良好的主題。

然而,一如既往地,我們想要強調,請你們每一個人在聆聽我們的想法時使用你們的分辨力。如果你們發現它們是有益的,請務必以你的意願使用它們。如果它們看起來無法與你們產生共鳴,請將它們留在後面並繼續前進。對你合適的想法很快就會到來,而它並不是來自於我們。

由於這個緣故,請對你自己嚴格要求,不僅僅對於我們,同樣也適用你聽到的所有事情,這樣你就可以使你的生活變得更加簡單了。因為試圖去跟隨權威是沒有幫助的,除非那個權威就是你自己的分辨力。相信你自己,相信你的進程。我們感謝你們這方面的考慮。

我的兄弟,將正在發生的經驗的獲得物與食物的獲得物進行比較,這是非常恰當的。的確,有用於你的物質身體的食物和對於你的能量體是營養的食物。的確,就好像一個人如果是認真考慮過並且對它的營養非常重視,他將會在他吃什麼而不吃什麼、喝什麼而不喝什麼的問題上,做出他覺得是明智的選擇,同樣,當一個實體在每一天、每一時、每一刻遭遇到那淹沒他的感覺和情感的經驗的海浪時,有大量的事情是這個實體可以做的。

首先,一個人可以考慮某個新的催化劑實現的時刻。突然間你被要求去在某個新東西上大大地咬上一口,一個新的想法,在你自己和另一個人之間的一次交流,或者與自己的一次將你引向一個新的方向的對話。無論它是什麼,突然間,你會對一個新的思想、新的情緒、新的衝動或一個新的想法細嚼慢嚥。

「細嚼慢嚥」這個詞語是一個我們故意使用的詞語,因為有一種方式可以去考慮那個正在發生的事物。就好像你咀嚼你的食物直到嘴裡的唾液進入食物的分解過程中並因此促進消化,同樣地,當你收到某個觸發你的感情的事物時,當你發現自己被引誘發生一個衝動性的反應時,避免立即與衝動的回應,而寧可在你的頭腦中對那個觸發物細嚼慢咽,從靈性上而言,這是一個非常有技巧的事情。

也許該觸發物是個老朋友,你認出它,在過去就一直能夠向你提供催化劑。花一些時間去沉思該催化劑,你就可以開始與那個催化劑一同工作了,而除了去榮耀並尊敬那個已經賦予你的情感的過程之外,你無需做任何事情。你可以考慮你是否希望跟隨著那個衝動發生在你身上的反應而行動。也許你會行動,但是你可能不行動。你可能會發現它並不是你最深和最真實的反應。因此,接下來你就有機會去穿過無論怎樣的痛苦或苦難[位於觸發物中]了,而就是那個觸發物使你從之前的寧靜和滿足的環境中離開。

你並不是在為自己尋找更好的表現。比起心甘情願去誠實地發言,或如這個器皿說的「對權威談論真理」;「舉止得當」的嘗試經常會為尋求者製造更多的問題。如果你的倒楣和情感受傷是因為講真話對你來說在道德上是必須的,那麼,就這樣吧。

然而,有很多時候,被觸發的最初的表面反應並不是你更深的真理,相反地它是從你的幼年或今生的早期遺留下來的一種假象,在那時你沒有感覺到被支持、被珍愛或被尊重。要認出這樣的觸發物並轉向那個內在小孩,用愛撫、親吻和將它抱在手臂中搖動 來向他表達你對那痛苦的愛、榮耀以及尊重,這只會花費令人吃驚的極少時間,那個內在的小孩就是更年輕版本的你自己,它曾經受到傷害並已經遭受痛苦,你在這裡就是來撫慰並為那苦難賦予基列的乳香。

其次,帶著愉快和輕鬆的心去了解,很多流入你的系統的東西將會流出來,不會被你所改變,就好像你不會被它們改變一樣,這是好的。經驗就好像食物一樣— 帶有外殼、皮層和無用的部分,它們不會對你的能量體有任何益處。嘗試去緊握不放每一點經驗,認為它們全部有某種意義,這是很多走在靈性道路上人們經常會犯的一個錯誤。流過你的能量體的經驗的全部容量是令人震驚的,嘗試將其緊握不放並用某種讓智力上感到滿意的方式來塑造它,這確實會讓你的能量體遲鈍(便秘)。

叫做弗洛伊德的實體曾經提到 有時候一根雪茄僅僅就是一根雪茄。有時候一個巧合,確實只是一個巧合。當你為同步性做好準備的時候,你們將會看到它們全都在你周圍成倍地增加。當你每一次將一個巧合視為進行一次靈性的課程,你讓你自己更多地向著這個器皿稱之為「魔法的」生活的層次開放了。你對你存在的細節賦予越多的尊敬— 你看到的動物和鳥,你遇到的街道名稱和人名,如此等等— 你就會變得更加地開放並能從你的環境中收到很多有益的暗示和建議。

然而,這種思路有用的程度只到某個點,當你開始阻礙自己 無法單純地允許事物流動起來,而需要對所有的同時性進行鑑別、分類、思考的時候,它就不管用了。在以下兩者之間找到一種平衡是非常有幫助的: 前者是活出一個毫不察覺的人生,對於那些內在的連接將給予你的內在關係、暗示與線索的驚人豐富性無感; 後者是活出一個如此沉醉於自我分析的人生 以致於你永遠無法打破不斷思考自己的那個泡泡,而不能單純地做自己。

讓外殼就是外殼。讓表皮就是表皮。讓它們通過你並離開你。如果你的確收到了困難的催化劑,那麼讓它流動吧。直接地進入到它的核心。好好咀嚼它。盡可能小口小口地吃掉它,你僅僅是一直咀嚼,一直吞嚥,持續向你自己確認那麼多從你那裡通過的事物將離開你,而僅僅那對你有益的事物將與你同在。

第三,經常有人說,當食物與朋友一起吃的時候,當有歡笑、有益的對話和良好關係時,食物是最美味的,這是真的。在朋友的陪伴下,身體放鬆了,心能夠保持無防備,消化就會順暢地流動。

同樣地,在你的能量體中,將你正在吃的食物視為在一場派對上被吃掉的吧。你認為你是千篇一律的嗎?你認為你的生活枯燥無味嗎?再看一看。讓你的生命成為一場慶典!如果看起來 在派對上只有你一個人,那麼點起一根蠟燭,戴上一條餐巾,就你一個人舉行一場聚會吧。 找到理由去大笑。尋找那些將每一件事情放在遠景中的想法。養成一種習慣去後退並問你自己更寬廣的觀點也許會是什麼?

成為你自己的優秀同伴,這是一個被學會的技巧,如同任何習慣被學會的方式。留心那些自我貶低的、稱呼自己愚蠢的、歎息你的命運的想法,或者其他使你進入那種認為人生是艱難的看法。

我們並不非建議人生不會有時候是艱難的。的確如此。這恰恰就是你想要處於這個環境一個原因了,這個環境這個器皿會稱之為新兵訓練營。然而,同時,你內在擁有選擇用一個向上螺旋替代一個向下螺旋的能力。這個器皿和叫做G的實體都喜歡聖方濟各的祈禱,我們現在複述它。聆聽那些選擇並開始理解在任何的情境中 你可以如何創造一個正面和有希望的傾向。這個祈禱翻譯為你們的英文是這樣的:

[lyrics start] 哦,主,讓我成為你的和平器皿。 哪裡有仇恨,讓我播撒愛; 哪裡有傷害,播撒寬恕; 哪裡有不和;播撒和睦; 哪裡有懷疑,播撒信心; 哪裡有絕望,播撒希望; 哪裡有黑暗,播撒光明; 哪裡有悲傷,播撒喜悅。 哦,神聖的主導師,更多地教導我尋求去愛而不是被愛; 理解而不是被理解;安慰而不是被安慰。 因為就是在寬恕中,我被寬恕。 就是在給予中 我領受, 就是在死亡中 最終與我的摯愛者 一起升入永恆的生命。1 [lyrics end]

要讓怨恨之輪在你內在運行自如是多麼容易的事情呀!如果那個習慣在你內在扎根下來,那麼你就會用一種對你的能量體非常有害的方式來塑造它了。你可以認為催化劑完全有權利變得很糟,然而,當你有衝動去這麼做的時候,如果你拒絕接受催化劑的表面,而相反地 在那憎恨的時刻中尋找愛,在黑暗中尋找光明,在那絕望的想法中尋找希望,你就能夠將你的系統中的毒素清理出來了。

責備你自己或懲罰自己並不會特別地有幫助。唯一有幫助的是 去同情你自己並為自己提供那些希望、那些安慰、那一點點的光,那些光可以讓最黑暗的黑夜、最漫長的痛苦變為某種可以工作的、可以忍受的、可以存活下來的事物。

如果你不再抓住那些黑暗的情感,它們的確會從你身上沖走。肯定地,在一場就情感而言的打擊中,雖然看起來 你沒有可能可以痊癒並繼續前進,我們向你保證 你是可以做到。你擁有真誠的心,堅定的目標,渴望成為太一無限造物者的僕人、渴望在你的人生中 成為愛的一股原力。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些關於你的事物都是真實的。緊緊抓住它們並使用它們吧。使用你自己的知識 作為一個善良的人,值得信賴的人,一個忠誠和有愛的人,這樣你就能夠將自己那被撕裂的靈帶入合一中,並將你自己的黑暗思想帶入光中,那光來自於你自己的愛和自己對於一切都好的相信。

會有一些時候 你的能量體似乎生病了。讓它生病吧。進入那筋疲力盡,進入那沮喪,或者進入任何在一個特定的時刻讓你的能量體痛苦的情況。沒有必要去用一種特定的方式去表現或感覺。如此頻繁地,靈性的學生會嘗試去在行為舉止的層次上保持一種正面的視角。他們單純地將那些麻煩的情感鏟出他們的道路,這樣他們就能夠感覺自己是明智的、在形而上方面是正確的尋求者。

雖然我們鼓勵你去調整那些想法 就好像它們是經過你並會幫助你發現自己的真理的更佳版本。最重要的是,我們的確鼓勵你,去為你自己的真理作證,無論那真理可能是什麼。如果你情況不佳,這不是靈性世界的末日。

允許你自己痊癒,允許自己穿越那些已經以某種方式卡在你的系統中的龐大數量的催化劑,這比起嘗試去催促它是好的多的,即使你感覺到完全的悲慘。允許你的能量體自然流動穿越你的系統,真的感覺它在流動一樣,無需要求你的能量體 逼迫它流動,無需去擺脫那些你不想要的感覺。

所有你的感覺在它們的手中都帶有禮物,甚至是最讓人受不了和最讓人痛苦的情感。在每一件事物中 都有給那個英勇2的尋求者的一門課程。因此,如果你正在被似乎是「憂鬱症」3的一場攻擊所困擾,允許你自己回到存在的健康狀態的自然流動之節奏和恩典中,並知曉你的健康從根本上是非常健全的。

幸運的是,你的能量體有大量的[固有]健康。那就是我們在現在會向你們建議的最後一件事情了。有時候當你吃了錯誤的食物時,你可能會吃藥幫助你自己重建平衡。就是這樣,當你有了一個靈性上的消化不良的症狀時,呼喚你的指導靈並尋求所有你周圍的幫助,這是非常有幫助的。你的指導靈靠近你就如同自己的心跳一樣接近。你周圍的天使們只希望被要求來給予幫助。

就好像這個器皿最近被提醒的一樣,記得去請求幫助並開放你自己懷著期待去接受這些幫助4,這總是好的。無論你看起來多麼孤單,不用感覺你真的與世隔絕。我親愛的朋友,沒有任何事物能夠比這更遠離真理了。 你在一個合一與互聯的大海中游泳,如果你能夠看到它,你會為它震驚的。在內在的層面中你有很多很多的朋友,這些朋友是因為你的人格的美麗和你進行服務的巨大渴望而被吸引到你身邊。這些天使般的存有只希望將它們的愛和光借給你 並在內在層面上支持你,因此 你永遠都不會感到孤單。這就是它們的希望,它們可以進入到你的生活並幫助你實現你希望去實現的事物。

與你的指導靈一起工作的最便捷和最簡單的方法是每天進入靜默中。我們經常談到進入靜默並保持一個靜默的自我,就好像成為對尋求者有益處的資源的靈性電池的非常重要的部分一樣。在談及什麼事物可以使一個人能夠充分地使用催化劑的事物時,如果我們沒有同時提到被動冥想和主動冥想的類別,我們就是粗心大意了。

在被動的冥想中,進入靜默中並允許自我逐漸漂離,這是相當簡單的,無論你是簡單地跟隨你的呼吸或用其他方式獲得內在的靜默。的確,無論你是坐著,走動甚至跑步進入冥想,都是一樣的。它的實質是進入靜默。因為在靜默中有著愛的偉大的起初思維,如果你不讓你的小小自我擋住道路,它可以成為你的意識。

那麼,在你對你的一天進行沉思與冥思苦想的時候,這就是積極的冥想類別了。在那些時刻與那些今天觸發你的事物一同工作,在記憶中體驗它們,允許它們的對立面進入你的意識並允許那對立面的動力接管你的意識,這是有幫助的。接下來,當你完成的時候,將那兩個對立的事物面對面地保持在你的心智中,並肯定你與造物者具有360度的特性。

當你變得越來越知曉自己,所有這些獲得良好地消化和一個快樂的能量體的方式實現起來就會變得越來越順利與容易,甚至是毫不費力的。 我的朋友,許多事情就是一個習慣的問題。創造沉思和冥想的習慣吧,創造輕鬆愉快,深思熟慮和平衡的習慣,接著你將可以享用人生的上好美食。

我們為這個非常有趣的問題感謝叫做G的實體,現在請問關於這個問題 是否有後續詢問呢,我的兄弟?我們是Q’uo。

沒有了,在那個問題上沒有。Q’uo。

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現在有另一個詢問嗎?我們是Q’uo。

Q’uo,關於我已經開始的工作,和G與M一起閱讀《一的法則》這本書,我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當人們作為一個團隊 一起工作來更多地學習關於生命的靈性層面時,他們是否創造了一個被稱為群體心智的形而上實體呢?如果這是真的,他們可否使用該實體做為繼續研讀的資源?

我們是Q’uo,我們覺察你的詢問,我的兄弟。當實體們一起工作的時候,他們的確在靈性上創造了一個群體心智,但是,我的兄弟,比起一個群體心智,其上有更多的事情發生。每一個實體都有祖先,容我們說,一個靈性的家族樹。每一個人在這輩子之前的轉世都與其他實體一同工作過,因此他所關連的家族樹是令人驚訝地錯綜複雜,確實,這是一個小世界。

我們那樣說的意思是,當一個實體進入該環境中,在那個環境中 他能夠創造一個團隊的時候,這個團體與你和叫做M與G的實體一起創造的學習團體一類的團體,你們幾乎可以確定你們在之前已經一同工作過,而在內在層面 也有那些屬於你們團隊的實體們,他們再一次被吸引前來聚集到一起。這些實體是你們同時在過去與之工作過的實體。當你加入第三個實體,那麼你就會獲得一個遠遠更加複雜的模式,這個模式中有那些前世和那些在內在層面中屬於那些前世的實體們 以及那些希望你幸福並希望有所服務的實體們。

既然他們全部都被吸引到你的團體,你們所已經形成的就不單單是一個群體心智,或者容我們說,一個群體超靈、或者混合的指導靈或高我了,你們同樣也已經通知 並喚醒了內在層面中的一大部分實體,他們帶著良好的振動和能量聚集在你們周圍 以便於在你們的道路上幫助你們。

我們能進一步地回答你嗎,我的兄弟?我們是Q’uo。

是的。我認為群體心智是某種新的能量,由一個共同工作的團隊所創造,但是這個想法看上去並不是正確的。我想你們說的是 群體心智是一群形而上實體構成的團體,這些實體在過去曾經與這三個具肉體的實體一起工作並幫助過他們。那是正確的嗎?

我們是Q’uo,我的兄弟,那是部分正確的。我們說的是你們的群體心智包括了你們混合的指導靈系統加上我們談到的支持者團隊。實際上輪子有兩根輻條:有你們的指導靈系統的綜合,為那個團體形成了它自己的獨特高我。接下來,來自內在層面的實體們支持那個團體,將它們的能量借給那個指導系統。

我們能進一步回答你嗎,我的兄弟?我們是Q’uo。

在這個話題上不用了,但是,謝謝你們涵蓋它,我會將它與其他人分享。

另一個問題是: 既然我們三個人一起工作而我們都感覺被《一的法則》所激勵,而我們所有人也試圖學習通靈的技藝,當我們一起在這個特定資料上工作的時候,它是會任何方式幫助我們成為一個更好的管道嗎,它會幫助我們成為一種特定類型的意識的更好管道嗎?

我們是Q’uo,我們察覺你的詢問,我的兄弟。從線性的意義上,並不是這樣的。一同工作、一同被鼓舞、如此等等 並不一定會讓你們傾向於成為更好的管道或成為一種特定類型的管道。然而,你收到的幫助從那自我的意義上是難以量化的,卻是非常真實的。那幫助,接下來就會使你傾向於對自己有信心,並將你自己從對於通靈的憂慮或任何其他你希望去做的事情的憂慮中解脫出來。

[磁帶第一面結束]

(Carla傳訊)

當你給予其他人你的支持,而他們也慷慨地、無限制地將那些幫助返還給你的時候,你們能夠在一個團隊中體驗的友誼和相互支持的質量,對於你感覺自己的方式會有一種影響。在一個無法用言語表達的層面上 會有一種確認。它會讓你放鬆並允許你的自信逐漸產生— 不是自負與驕傲— 但這會消除朝向收縮和擔憂事物的趨勢,包括對於通靈的擔憂。

當然了,我們會說,讓一個人傾向於成為一個更好的管道的事物是在自我的裡面,在涉及自我的問題上獲得清晰度,這樣,你會覺察到 為什麼你在這裡,為什麼你在這個特定的技巧和技藝上進行工作,於是,舉個例子,當你著手處理通靈的學習時,它就會更加簡單 而講求實際。

關於什麼事物會讓一個人傾向於成為一種特定類型的管道的問題,這是某種對每一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事情。一個人會成為一種特定類型的管道並不是由外而內的— 它是由內而外的。

如果一個實體希望成為一個治癒的管道,但他卻努力成為星際邦聯的一個管道,那麼,容我們說,就只是把水攪渾。有很多種通靈的方式,對於每一個通靈的學生,這就是一個通過重複的工作積累經驗的問題,你會開始確定你特定的、獨特的服務道路,並接著提供你百分之百的意願和貢獻來沿著你最大極限的天賦方向改善你自己。

因此,在學習通靈的方面,每一個通靈的學生之興趣都需要是與自我的對話,在其中有對自我的一種逐漸增長的知識,有對自我和對於這個獨特實體希望去給予的服務類型的一種逐漸增長的清晰,這樣 當在通靈的圈子中進行工作的時刻來臨的時候 [成為對著我們謙卑的想法開放自己的努力的一部分],就沒有任何東西會爭奪你的注意力了,你也能夠放鬆,開放自我並去看會發生什麼事情,而不會擔心結果或者對於你應該如何行動而給自己任何的批判了。

我們能進一步地回答你嗎,我的兄弟?我們是Q’uo。

對於這個特定問題沒有後續了,而你們給予我們思想的食糧,我們為此感謝你們。

我想請求一個簡短的確定,那就是:當我們談話時,我有一種離題的想法進入我的心智中,既然我們在談論「一的法則」,作為一個實體 你很可能覺察到這一點。那是否正確?既然Ra是你們群體的一部分,當那種類型的學習進行時,作為一個實體 你會不會被吸引到在那個空間/時間和時間/空間的能量中?

我們是Q’uo,我們覺察了你的詢問,我的兄弟。這肯定是如此的。我們非常高興為你確認那一點。在形而上的世界中,當人們談到你,它是被知曉的。因此,我們全部都是,容我們說,一種特定類型的偷聽者,當你們與Ra團體提供的想法一同工作的時候,我們的確在那裡,而且我們是天使與星球邦聯的一部分,我們有時會簡稱為邦聯。我的兄弟,對於移動通過行星地球這所靈魂學校的那些人,從支持他們並成為一個有益的指導靈系統的方面而言,內在和外在層面是一同工作的。

我們能進一步回答你嗎,我的兄弟?

不用了,Q’uo,謝謝你們。

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現在有最後一個詢問嗎?我們是Q’uo。

我來問這一次的最後詢問吧。如果它太長或者在器皿的能量上負擔太大,請不用介意不能回答,我將在另一次集會中再問。

Ra談到業力,他說如果一個實體以一種有意識地 缺乏愛的方式對待其他存有,這個實體就會在業力上被牽涉其中。他們同樣說 停止行動的慣性可以被稱為寬恕。這引起了一個有趣的問題,考慮一個負面的實體,為了極化,他會有意識地嘗試從所有與其他實體的相互作用中排除心輪的能量。

那麼對於負面實體 業力是什麼呢?如果負面的實體積累諸如業力這樣的一個事物,負面實體如何減輕業力呢?

我們是Q’uo,我的兄弟。要回答那個問題 我們必須將你放置在負面的心態中。對於負面的心態來說,業力是可口的。業力的累積是可口的。在製造更多的業力中有很多樂趣,因為這是控制其他人並操縱其他人的副產品。因此,在服務自我的道路上不會有減輕業力的努力,而僅僅是去磨光狂怒和憤怒的刀鋒,直到它更加有穿透力,更加有效。

我們能否進一步地回答你,我的兄弟?

原來是這樣,那麼,業力在第三密度的實體上普遍地運作 但是有兩種不同對待業力的態度,是嗎?

我們是Q’uo。那是精準地正確,我的兄弟。

謝謝你,Q’uo。那就是我全部的問題了。

我們是Q’uo。我們很抱歉看到能量衰微,我們令人愉快的對話就要結束了。我們無法表達與你們談話有多麼快樂。這是何等的樂趣!

凝視你們每一個人的靈光 這同樣是一件快樂的事情,當它們混合在一起並創造了這個神聖的場所時,就是這個尋求的圈子。你們的美麗是極其美妙的,我們為能夠加入你們神聖的尋求中的經驗而感謝你們。

在這個時候,我們要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這個器皿和團體。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 Adonai,Adonai。


  1. [footnote start]

    這段意譯並不是完全準確的,但是它與普遍接受的翻譯[依據原初版本]非常的接近,原初版本是從意大利文翻譯為法文。

    [footnote end]
  2. [footnote start]

    Doughty的意思是勇敢而堅定的。

    [footnote end]
  3. [footnote start]

    一個有憂鬱症(megrims)的人是沮喪的,感覺淒涼和陰沉的。

    [footnote end]
  4. [footnote start]

    Carla:我剛剛做過一次通靈解讀,在其中的建議是,請求我的天使們每一天都與我在一起,而不是將它們視為理所當然的。

    [footnot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