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抄本

26 December, 2009

週六冥想

Jim:今天晚上的問題與情緒有關。我們將愛與恐懼辨識為相反的對立面,我們想知道是否所有其他的情緒,例如嫉妒、憤怒、疑慮、貪婪、貪吃等等,它們都是愛與恐懼的某種程度的混合物嗎?我們是否能夠正面地使用這些原以為的負面情緒呢?如果我們工作這些情緒,我們是否可以從中獲得一些益處呢?當我們觀察到我們日常生活中經歷的各種情緒時,我們可以使用什麼樣的靈性原則呢?

19 December, 2009

週六冥想

Q’uo, 我們今天傍晚的問題和尋求者有關: 當尋求者嘗試成為魔法師, 在人生中有一段時間任意改變自己的意識; 在這麼做的同時 保持理智、情感、靈性、肉體的平衡. Ra建議我們注視尋求者的途徑如同魔法師的途徑, 正確的看法是他有能力任意地在意識內創造改變. 接著 這點置放一個重擔給尋求者—魔法師. 我們猜想 那份重擔是個責任, 也就是將增高的意識用在服務他人的方向. 你們能否告訴我們, 這個想法是否正確? 你們能否告訴我們關於魔法師的平衡, 當他沒有達到平衡, 可能導致某些需求, 如尋求諮商、各種療法以重獲平衡? 你們可否告訴我們關於平衡、任意地在意識內創造改變, 以及這些對尋求者的意義?

28 November, 2009

週六冥想

來自J的問題:今晚的問題與尋求的道路有關。當一個尋求者努力去整合他在這一生和之前的生命中所嘗試學到的一切事物時,Ra說,尋求者會變得越來越成為他所活出的生命,越來越成為他之所是。做為他之所是,即是太一無限造物者。我們想知道,當我們成為太一造物者的時候,我們是否會放棄我們的身份呢?當我們成為太一造物者時,我們將失去什麼東西嗎?當我們越來越如造物者一般生活時,這樣的生活看起來似乎更多地是存在而不是行動。Q’uo能否告訴我們,尋求者可以如何沿著這條演化的線路前進,沿著演化向上的螺旋線路而成為造物者呢?他會得到的是什麼?他會失去的是什麼?它會如何被完成呢?

21 November, 2009

週六冥想

Jim朗誦: 這個傍晚的問題來自S : “在我們的文化中, 從孩童期開始, 人們通常不鼓勵女人取得和使用力量. 請你們對我們談論力量的最恰當用途, 同時包括保護自我和服務他人; 更明確地, 請針對尋求活出一的法則的女人來說. “

20 October, 2009

週六冥想

M寫道,「我是一個有24年經驗的海豹特遣隊隊員,現在做為一名安全協調員 已經在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以及其他世界各地的熱點地區工作了六年時間。我曾有個經驗: 當我直覺地知道我的隊伍將會被火箭攻擊時,我有一種勢不可擋的感覺想要送出愛的思想。該攻擊就受到阻撓。在那一刻之後,在接下來數年間,我開始使用愛的思想能量來阻撓更多的攻擊並保障我所保護的團隊的安全。我的問題是,如何才能與其他人分享使用愛的思想能量的資訊,這樣他們就可以對改變戰爭的典型做出貢獻。」

17 October, 2009

週六冥想

Jim:今天晚上的問題,Q’uo,是關於我們如何更多地在生命中找到我們自己,並成為生命中更大的一個部分。Ra建議對於一個希望這樣做的尋求者,有三件事情是重要的: 第一是去知曉自己,第二是接納自己,第三是成為造物者。你們能簡要地論及知曉我們自己和接納我們自己,以及接著我們如何成為造物者?成為造物者是什麼意思呢?

13 October, 2009

Tuesday meditation

Jim:今晚的問題是:「在剛剛過去的幾年裡,工作對於我一直是一個巨大催化劑的源頭。看起來自從我開始這份工作,人們就一個接一個地試圖把我開除。此外,就在去年十一月或十二月我有了一次重要的心輪開啟之後,催化劑的程度也劇烈地升高了。與自我的催化劑和業力相比較,這種情況有多少是因為外在力量引起的呢?關於這個問題我可以用什麼樣的靈性原則來思考呢?」

26 September, 2009

週六冥想

Jim:Q’uo,今天傍晚的問題來自G,問題是:「尋求者會從誘惑的角度來戲劇化並構建他們所面對的選擇,我們相信在尋求者中間 這是一個常見的經驗。 是否自我創造了誘惑以便促進並測試他的成長?如果是這樣,誘惑做為一種手段 讓先前的學習結晶化並推動一個實體向著新的學習前進,如果沒有成功實現,誘惑就會重複,是這樣嗎?或者誘惑就只是一種讓焦點離開道路中央的方法?」

22 September, 2009

特別冥想

Jim: 今天晚上的問題來自J,「我如何才能進入與我的高我的聯繫並從它那裡獲得如此清晰的日常指引,以致於能夠清晰地確認我正在從高我那裡接受指引,而不是來自我的想像或從任何其他的來源接受的指引呢?我可以使用什麼樣的靈性原則來幫助我接受指引?」

12 September, 2009

週六冥想

今天晚上的問題是:在提供智慧或愛,或嘗試對其他人有所服務的過程中,我們理解如果他們沒有做好準備去接收這一類信息,就可能會侵犯另一個人的自由意志。我們有興趣知道是否這會製造在第五脈輪上的一個不平衡,如果是這樣,一個人應該如何平衡它呢?

6 September, 2009

特別冥想

今天的問題是關於我們如何保持我們這個週末在這裡生成的正面能量, 並帶回到我們家中。我們如何保持在正面並且與我們周圍的人分享我們的愛與光?

11 August, 2009

特別冥想

來自G的問題:在《一的法則》系列的第52場集會,Ra說: 當人格變得更加強有力時,使用意志有很大的危險,因為它甚至可能潛意識地被使用,從而以某種方式減少該實體的極性 。 Q’uo,看起來意志是一種原初的流動性能量,它可以被使用,可以被祈請,可以像身體的肌肉一樣通過反覆使用而變得更加強壯。Ra的意思是不是說,意志這種運動 可以在顯意識心智的範圍之外操作? Ra是在說一個人沒有察覺到的渴望會控制意志的機能,並利用意志最終導致極性減少?沒有渴望的指引,單獨的意志是沒有用途的,可以這樣說嗎? 同時,我們如何才能避免這樣的情境呢?請進一步詳細描述。

4 August, 2009

特別冥想

今天傍晚的問題,Q’uo,與《活出一的法則-102:外部工作》有關,這是Carla正要開始工作的一本書。她想問你們是否有關於外部工作,外部的催化劑的任何的建議呢?那些外部催化劑是在我們經歷生活、日常活動、各種類型的體驗的過程中,我們每個人所經歷的,這些經歷都向我們提供了催化劑,我們很希望在處理轉化這些催化劑為經驗。

23 May, 2009

週六冥想

今晚的問題與我們所稱的心智不平衡或心智扭曲有關。它們看起來更頻繁地發生在流浪者身上。我們在先前已接收過關於流浪者的困境和異鄉-密度的振動與這裡的振動混合在一起的出現的困難方面的信息,但是隨著時間推移,看起來在這裡越來越多的人,不管他們是什麼來源,在心智平衡與開始將振動轉變到正在接近我們當前的文化的能量的第四密度上他們都遇到了困難。你能給我們關於為什麼這種不平衡會發生的信息嗎?它們會更多地發生在流浪者身上嗎?在這樣的心智困難的背後是什麼樣的靈性原則呢?

9 May, 2009

週六冥想

今天傍晚的問題,Q’uo,與靈性尋求者的概念有關。在旅程的開始,他感覺隨著他在旅程上越走越遠,旅程應該越來越輕鬆,可是看起來它卻變得更加艱難了。也許那是與鍛煉肌肉相同的原則— 為了獲得更強壯的肌肉,你必須舉起更重的重量。我們在想,也許在形而上學方面的道路是一樣的(道理)。我們希望你談論這個概念,讓我們知道旅程是否的確會變得更艱難,如果是那樣的,為什麼呢,當我在沿著旅程走得越遠,似乎我們彷彿並沒有真的走得非常遠,也沒有做那麼多。如果這個原則是真實的,它是否對於流浪者更加真實,相對於其他人而言? 是否在這次收割期間 它更適用於那些從其他地方來到這裡 對行星地球上的人們提供服務的人呢?

25 April, 2009

週六冥想

今天晚上的問題,Q’uo,是關於謙遜。我們想知道當一個人沿著一條靈性道路前進時,謙遜是否為演化進入更高意識狀態時一種自動的顯化,或者它是一種品質必須被有意識地加以培養?另外,為了進入更高的意識狀態,謙遜是一個必須的先決條件嗎?

19 April, 2009

“準備好迎接2012” 集會

Jim: Q’uo, we would like to know something about what we, as seekers of truth and those who are desirous of being of service to others, might do in these coming days to aid in the transition to the year 2012. Is there anything we can do now? And will this opportunity to serve change as times goes on and we get closer to 2012, or even after 2012?

11 April, 2009

週六冥想

Jim: 今天晚上的問題,Q’uo,是關於為什麼男性遍及整個歷史並一直到現在都如此害怕女性或女性原則?一路下來,每一個宗教看起來都似乎有某種方式制服女性,於是她們無法參與神職工作、主持宗教儀式以及貢獻各種各樣的服務儀式。我想知道關於女性原則如此讓男性感到威脅的原因。你能給我們一些那方面的信息嗎?

28 March, 2009

週六冥想

Jim:今天晚上的問題是:「當一個人希望盡可能地向著服務他人極化,Q’uo會給他什麼建議呢?」

14 March, 2009

週六冥想

Jim:今天晚上的問題來自D,它是關於當我們與其他人談論靈性原則時,我們如何才能避免侵害或侵犯其他人。Q’uo能否告訴我們任何可以遵循的確保我們不會侵犯任何人的指導方針?如果我們侵犯了某個人,它會對我們的業力造成影響嗎?如果會,它是如何影響的呢?

14 February, 2009

週六冥想

來自G的問題:我正在研讀《一的法則》並在平衡練習上進行工作,我對該平衡練習的理解是這樣的: 當在一天的結束時或獨處時,在心智上進行檢查,就好像用一個外科醫生的手術刀一樣,去檢查你能夠記起來的每一個偏見。嘗試去精確地回憶起在經驗性空間/時間的清醒狀態上被自我持有的偏見與品質。有意識地觀想,感覺並再一次成為那個偏見。慢慢地強調那個偏見直到它充滿了你的存有。接著,觀想相反的極化偏見。不要從心智上去創造這種偏見,而是一直等到它通過自然發現的過程從你自己的內在被喚起。允許這種相反的偏見充滿你的存有直到它和你最開始感覺到的偏見以一樣的程度被強調。接下來觀想一個被兩種偏見同時充滿的圖像。 我的問題是,在這種冥想中 使用的詞語「偏見」是什麼意思?

3 February, 2009

特別冥想

I have come to the point in my life where I want to know what the heart of my life’s meaning is, what my main purpose is. I have many questions and I will ask them separately, but as I ask my questions please know that I hope your answers will point back to the center of my life and its purpose so that I can integrate my vision of my life into one integrated web of meaning.

27 January, 2009

特別冥想

來自D的問題:「我一直在探索夢境與睡眠瑜伽來加速我的靈性發展。夢境瑜伽的觀點是在夢中變得非常清醒與察覺。睡眠瑜伽的觀點是整晚都保持有意識的察覺,一直不陷入一種深沉、無意識的睡眠中。雖然我只是剛剛開始,對它尚未非常精通,它已經產生了良好的進展了,這主要是我規律性午夜冥想的結果。我可以用有什麼樣的技巧來促進這個練習嗎?」

24 January, 2009

週六冥想

Q’uo, 克里希那穆提曾說在主體和客體之間的缺口躺臥著人類所有的不幸. 在我看來, 靈性旅途可以被視為主體和客體之間的複雜和動態的關係.

20 January, 2009

特別冥想

這是T的問題: “我碰到一本很棒的書叫做宇宙·宇宙, 作者是卡爾·薩根. 該書有一章生動地描寫鯨魚的智能, 並且描寫人類對待他們的殘忍行為. 簡短地說, 星際邦聯曾說海豚和鯨魚是心電感應和自我覺知的存有, 他們的靈性水平甚至比人類還高, 他們的原生家鄉是地球. “我主要的問題是: 我們如何在每日、穩定的基礎上向海豚和鯨魚學習? 我們是否迫切需要學習和他們溝通? 如果真是如此, Q’uo可否教導我們和他們溝通?”

10 January, 2009

週六冥想

來自G的問題:Q’uo,牛頓運動第三定律闡明對於每一個行動都會有一個相等與相反的作用力。類似地,《博伽梵歌》的中心主題包含了一種在過去的習慣和條件作用下的較低的、自我服務、感官束縛的力量與較高力量的辨別力、自由、愛、合一之間的隱喻性戰爭。 當所謂的較高力量在這種隱喻性戰爭中開始行動時— 就是說,當自我開始覺醒並渴望尋求真理的時候— 所謂的較低自我就會被激起、被鼓動並投入戰爭中。向著一個更高和更謙卑的理解發展所做出的努力越多,較低的自我就會更加努力地工作來擊敗那些努力。 Q’uo,在純粹的、無差別、未顯化的合一層面上,是沒有動態的力量在起作用的。但是,尋求者在二元性和對立性力量之幻象中進行無論什麼樣的工作,是否都會有一種對演化的努力的反向拉力呢?換句話說,當一個人努力去知曉光並成為光時候,是否會有一種相應的內在黑暗的增強效應呢?